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19章 現場辦公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51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劉一鳴站在落雁湖的湖岸邊,眉頭緊鎖,遠處浩渺的湖面罩在一層薄薄的水霧中,望不到邊際。身前的腳下,褐色的湖水隨著風浪輕輕拍打著湖岸。

張俊去喊田嶺村和羊角咀村的村委幹部去了,劉一鳴不願意在會議室內談問題了,今天就來個現場辦公,讓這些村官們自己看看,好好看看。

張俊才去了一會就小跑著回來了,劉一鳴正狐疑著,這小子怎麼了?這麼快?

“劉書記,都通知了,等下就到。”張俊見劉一鳴望著他,好像不相信似的,趕緊的又解釋:“我在那家小賣部打電話到他們村委的,都有人,說一會就過來。”

劉一鳴聽了,釋然,眉眼笑了笑,這小子心裡還挺活泛的,一來一去省不少時間了。想著,摸出手機看了一下,不由得苦笑,在這山區,哪還有信號嘛,手機變成了磚頭,只當看時間用了。

半個小時後,落雁湖羊角咀村那邊的沿湖小路上,出現了三四個人,向著劉一鳴站的地方,急急的走來,小路泥濘,他們時不時的向前跳著,躲避泥漿翻起的地方。遠處田嶺村那邊的路上,騎著自行車往這趕的也來了四五個人。

劉一鳴簡單的和他們寒暄完,人來的倒是齊整。兩個村的書記,村長都來了,羊角咀村的婦聯主任也都被叫著一起來了,田嶺村來的甚至還有一個副書記,一個副村長。

“我今天不請自來,不為別的,就是請大家一起看看落雁湖的美景,來,我們往這邊走走,邊走邊看吧。”劉一鳴不管一眾人的大眼瞪小眼,轉身朝田嶺村那邊的富民鐵礦方向走過去。沒人敢吭氣,看劉一鳴的臉色似乎有點嚴肅,還沒搞清楚這年輕的新書記葫蘆裡賣什麼藥呢。

劉一鳴邊走,邊用手指著湖邊鐵銹一樣的湖水,對後面跟著的一群人說:

“雁落潮頭處,不復去南方。清溪志你們都有讀吧?現在你們自己好好看看,現在這樣子,還有雁?還有鳥願意呆在落雁湖嗎?人都吃不上水,只怕用不了多久,鳥也要跑光了吧?”語氣從輕緩到後面的急切,聲調隨之提高。眾人心頭都是唬了一跳,這是什麼意思?明顯的問責啊。這得要趕緊表態,不然今天這關難過。

“劉書記,這個,這個鐵礦廠啊,他採礦的地方屬於周家畈村那邊的,不是我們田嶺村也不是羊角咀的。”說話的是田嶺村村委書記田家民,瘦瘦的,穿一件長袖藍色中式外褂,腳上一雙沾滿褐色泥漿水的膠鞋,他向前趨了兩步,跟近劉一鳴,想要解釋一下。

“田書記啊,你的意思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些美景,全部都是周家畈村的責任?”劉一鳴沒等田家民接話,手一指富民鐵礦的洗選廠,聲音頓時高了些:

“你看看,好好看看,田書記,富民鐵礦違規開採,嚴重破壞環境的程度,觸目驚心,令人髮指。竟然敢私自炸裂炸斷山體,蓄積堆場,礦渣不經任何處理,隨意堆放在湖邊,我想問各位,這些場地屬於哪個村的?”

田家民傻眼了,他哪料到這個年輕的新書記會跑這來呢,多少年都沒領導下來過的地方啊,前幾天去鎮上開會,除了會議時間太短,其他沒覺得這個劉書記有什麼不一樣,怎麼會這麼嚴肅啊,不是很平和很好說話的樣子嗎?

田家民猶豫著該不該回答,這個礦的位置,龍柱山的那部分是周家畈村的,可富民鐵礦的洗選廠是他們田嶺村的,還有那湖邊的堆場,這,田家民愁死了,這要是回答不合劉書記的要求,真的要下不來台啊。

“是你們田嶺村的吧?田書記”劉一鳴直接點名,田家民還在那吞吞吐吐,象卡住了脖子一樣,臉色漲的有點紅,默認了。

“這邊,這塊堆場,是不是羊角咀的?”劉一鳴轉身又指著眾人身後的那條坑坑窪窪的跑大車的路,路旁之前劉一鳴已經看到那個小界石,上面寫的正是“羊角咀”。路旁靠羊角咀一邊,足球場那麼大一塊地,被辟出來做了堆場,廢渣還不多,小山丘才幾座,按富民鐵礦現在的速度,估計要不了多久也會被塞滿。

“劉書記,是我們村的,是我們村的。”羊角咀村的村委書記黃國安強擠著笑臉,這些人都不傻,月月開會,年年開會,早學會了察言觀色,從劉一鳴的問話中,濃濃的不安籠罩在每個人的心頭,這是位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啊。

黃國安此刻耷拉著腦袋,他本來是想趁機訴訴苦的,我們羊角咀村無辜啊,被污染鬧的水都吃不上了,組織上要關心關心我們啊,不是總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嗎,說不定會多得一份財政撥款的救濟呢。

黃國安做夢也沒想到,劉一鳴不跟他來這一套,和田家民一樣,跟在後面傻眼了。

一行人踩著泥濘,在落雁湖湖邊足足來回走了一個小時,劉一鳴把自己看到的問題毫不掩飾的一一點出來,幾無遺漏,哪還有人敢再解釋,解釋也沒有用了,事實擺在面前,再狡辯就是打臉啊,老老實實的緊跟著,生怕遺漏了劉一鳴的一個字。今天的這些話,他們需要消化,需要揣摩,很久沒被震驚到的內心,像落雁湖的湖面刮過的風,陣陣波濤在翻滾。

“今天,請大家來,看了這些觸目驚心的場面,我相信你們的心裡也有感觸,這是老百姓的家園,是你們的,也是我們大家的,糟蹋成這樣,我們應該有愧的。時間有限,我也不耽誤你們太多時間,鎮委很快會召開會議,就龍柱山落雁湖的問題開專題會,我們要給老百姓一個交代。”

劉一鳴站在田嶺村和羊角咀村交界的路口,臉上的凝重之色依然,語氣很鄭重很嚴肅,

“回去之後,我希望三天內收到你們關於整改的報告,要快,越快越好,我們耽誤不起啊,各位,你們都是老同志了,響鼓何須重錘?我的話可能不好聽,大家多包涵,但是,問題必須解決。我劉一鳴是很願意和大家一起,重新再看到落雁湖,“漁舟向晚歸,清歌唱斜陽”的那一天。”

田家民和黃國安一行聽了,也不免覺得心裡有點小小的激動,幾曾起,沒有聽到過這樣直白這樣直抒胸臆的領導講話了,走過場的官樣文章實在太多,人快麻木了,劉一鳴的直率講話雖然尖銳,但反讓他們覺得舒服,劉書記是在真真正正為他們考慮,為這一方百姓考慮的。

拒絕了大家挽留吃飯的好意,劉一鳴帶著張俊要趕回去,望著劉一鳴半挽的褲腿,腳上的鞋已經分辨不出原來的顏色,被泥漿染成了赤褐,沒人說話,沒人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只在靜靜的看著劉一鳴的聲影走遠。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