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1章美女勇鬥咸豬手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4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該回家了。

下午三四點鐘,這會兒正是京城公車上最寬鬆的時段,車廂最後面的一排座位竟然無人就坐。上車後蔣菲菲則趕緊在這排空座位中挑選了靠視窗的位置。

在汽車的顛簸中,已經在幾個人才市場奔波了大半天,感覺十分疲累的蔣菲菲倚靠著窗玻璃閉目養神。不一會兒功夫,她竟然迷迷糊糊地做起了白日夢。

車到站,有一個戴著墨鏡,蓄著小鬍子的年輕人上了車。看見後排座位空著,他便毫不猶豫地將屁股塞在緊挨著蔣菲菲的座位上。

沒等小鬍子男人坐穩,公車就啟動了,他的身子一歪,裸露的胳膊恰好靠著了正在睡夢中的蔣菲菲。與身著吊帶裙的美女肌膚碰撞的瞬間,小鬍子感覺似乎有一股突如其來的電流掠過身體,瞬間衝擊得自己頭暈目眩。

無意中侵犯了美女的小鬍子作好了被人呵斥的思想準備,誰知身邊的姑娘卻毫無反應。

這種狀況的出現讓小鬍子興奮不已,他瞅了一眼前面一排排男男女女的後腦勺,又回頭將睡夢中的美女端詳了老半天。猶豫了一下之後,他壯著膽子悄悄的掀起姑娘的裙擺,用手輕輕摸了摸蔣菲菲那光滑溜圓的大腿。

朦朧中,蔣菲菲感覺到腿部有些異樣。她驚詫地睜開眼睛,發現鄰座一位小鬍子男人正在對自己胡作非為。

“臭流氓,幹什麼呀你?”

蔣菲菲一把擋開了小鬍子的鹹豬手,十分惱怒地低聲咆哮起來。

“誰幹什麼了!你瞎囔囔,神經了吧?”

這位留著小鬍子的年輕人大概是個一貫混跡在公車上的變態色情狂,面對蔣菲菲的咆哮他不但毫無懼色,反倒採取先發制人的手段企圖壓制受害者。

蔣菲菲也不是好惹的,見對方出言不遜,便厲聲喊道:“抓流氓!”

這一聲喊叫差不多驚動了車上所有的乘客,車廂前邊的人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踮起腳尖探頭張望。後面幾排座位上的乘客都怒視著與蔣菲菲對峙的那位小鬍子。有幾位見義勇為者甚至從座位上站立起來,摩拳擦掌的似乎準備隨時動手幹那傢伙。

騷擾蔣菲菲的小鬍子眼看著自己犯了眾怒,情急之下只見他抬手就給了蔣菲菲一個耳光,嘴裡不乾不淨地罵道:“他媽的我打不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婊子,在老家偷了人,竟敢躲到京城來撒野!”

突如其來的大耳刮子把蔣菲菲打懵了,小鬍子的混帳話也讓車上的乘客們無所適從。

眾人看見小鬍子不但大打出手,而且發出先聲奪人的話語,都以為是一對夫妻在鬧矛盾。於是,站起身來的人紛紛坐了下來,瞧著蔣菲菲和小鬍子的目光也都收了回去,大家調整了一下心情,重新注視著車行的前方。

蔣菲菲莫名其妙的被人騷擾,眼看著不但壞人沒有受到懲罰,自己反倒憑白無故的遭受毆打,這讓她覺得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屈辱。

看見剛才還同仇敵愾的乘客們因為受到狡猾的壞蛋蒙蔽而主動放棄了鬥志,從來不吃啞巴虧的她定了定神,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與壞蛋的關係已經在人們的感覺裡被攪混了。她認為自己現在的處境是有理說不清,而且是越說越麻煩。

情急之下,她從手袋裡掏出手機就要撥打110的電話報警。

小鬍子見蔣菲菲火急火燎、匆匆忙忙的撥打電話,知道美女要報警了,於是一把奪過她的手機。

手機被搶了,蔣菲菲著急地大吼一聲:“救命啊——”。喊叫的同時,她雙手抱住這個壞蛋的腰,撲過去張嘴就咬住對方的臂膀。

小鬍子沒想到蔣菲菲會來這一手,臂膀頓時被咬得鮮血直流。

“哎喲——”短袖T恤上出現一片殷紅的血跡,小鬍子疼得忍不住喊了起來:“放開,他媽的快放開!”

蔣菲菲已經發狠了,死死的咬住對方根本沒有放開的意思。

小鬍子感覺臂膀上的那塊肉已經被蔣菲菲的牙齒咬得開始撕裂了,鑽心的疼痛讓他一邊嘴裡“哎喲哎喲”的叫喚,一邊揮起老拳,照著姑娘的腦袋就往死裡砸。

倆人如此拼命的要置對方于死地的動作終於讓車上的乘客們醒悟了。大家很快就明白,蔣菲菲和小鬍子並非夫妻鬧矛盾,而是少女與騷擾者之間的生死搏鬥。

於是,大家紛紛起身湧向車廂的後排座位,人們很快就制服了小鬍子。

這一特殊情況的出現使公車臨時改變了行駛線路,司機駕著載有滿滿一車廂乘客的汽車直接開到了就近的公安派出所門口。

下車後,見義勇為的人們簇擁著蔣菲菲和小鬍子一道走進了公安派出所。

派出所的民警錄完口供之後,留下了蔣菲菲的電話號碼,又好言好語的安慰一番,便打發她走人。

情緒已經完全恢復正常的蔣菲菲謝了民警,然後依舊坐公車回家去。

在派出所折騰了這麼久,也就到了下班的高峰時間。公共汽車裡人滿為患,擠在人堆裡的蔣菲菲突然十分的想要見到宋普洲。她巴不得立刻就撲在他的懷裡,痛痛快快地哭訴自己今天遭遇的這一切。

現在她真有些後悔不該清早起來就與男朋友唧唧歪歪的吵鬧。如果不是和宋普洲慪氣的話,有他在身邊,臭流氓也就不可能膽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欺負自己。

當然,這也不能全怪蔣菲菲。

已經被“北漂”生活折騰得身心疲憊的蔣菲菲聽見宋普洲改變主意,想要回老家去工作,內心的失望和不滿便油然而生。

最近,為這事兒他倆可沒少吵架。

今晨,吵完之後,她沒有再搭理這位與自己一道留在京城尋夢,卻又在困境面前當起了縮頭烏龜的動搖分子,氣鼓鼓地獨自一人出門去找工作。

北京的人才市場可謂多多,可是京城裡的“北漂”更是多多。

因此,尋夢者要想找到自己滿意的工作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這段時間裡,蔣菲菲已經記不清和宋普洲一道跑了多少個人才市場,也不知碰了多少次一鼻子的灰。

不過今天還好,竟然有兩家京城聞名遐邇的大公司讓她回頭等候面試通知。

就因為這個,蔣菲菲覺得今天很有成就感,甚至幻想著從今往後就可以在京城裡擁有夢寐以求的職位,之後努力打拼,賺了錢就買房定居,爭取解決京城戶口,結束‘北漂’生涯,做一個真正的北京人。

誰知道黃粱美夢還沒做完,便在半道上遇見了臭流氓。

“真是倒楣透頂!”

心情十分糟糕的蔣菲菲一邊暗自嘀咕一邊取出手機撥起了宋普洲的電話號碼。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或者不在服務區。”電話裡立刻傳來語音提示。

這怎麼可能呢?她知道,自打來到北京宋普洲就從來沒有關過機,為的是生怕父母親找不到他而著急。

也許撥錯了號碼,蔣菲菲又撥了一遍,耳機裡傳來的仍舊是提示語音。

感到十分失望的蔣菲菲心裡開始難過起來,她決定見面後一定要狠狠地修理修理宋普洲,誰讓他一大早就惹人生氣來著。

一路想著心事的蔣菲菲下了公車就急急忙忙地直奔每月花費好幾百元錢租賃的那間陰暗潮濕的地下室而去。

“喂,蔣小姐,請你把這個月的房租給交了。”

還沒等她進房間,業主黃阿姨便踩著尾巴跟了過來。

“黃阿姨,我們家每個月不都是由宋普洲交房租的嗎?”

蔣菲菲有點不爽,所以說起話來也就少了幾分客氣。

“對呀。”黃阿姨並不想計較蔣菲菲的態度,她接嘴說:“以前每個月宋先生都很準時的交錢給我。可是,今天他讓我向你要錢。”

“是嗎?好吧,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錢呢?”黃阿姨向蔣菲菲伸出巴掌。

黃阿姨的態度讓蔣菲菲覺得很生氣,她把臉拉得長長地說道:“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我還沒進屋呢,等我見到宋普洲再說也不遲嘛。”

“閨女您用不著進屋了。”黃阿姨朝蔣菲菲詭異地眨眨眼睛,說:“我說啊,宋先生已經走了。”

“宋普洲走了?什麼時候走的?他上哪兒去了?”

看起來黃阿姨的神色有些不對,她的話讓蔣菲菲聽起來也有點兒怪怪的,於是忍不住追問起來。

聽見蔣菲菲很急切地問她,黃阿姨來勁兒了,只見她拿出一副擺龍門陣的架勢,說:“哎呀,讓我想想,宋先生應該是上午走的吧。他拖著一個行李箱,也沒說去哪兒。不過他說了,如今他身上除了買張火車票的錢,差不多就只夠買幾包速食麵以供路上充饑而已。所以,今後每個月的房租都只能管你要了……”

這話著實讓蔣菲菲大吃一驚:怪不得這死豬頭不明不白的就關了手機!

她顧不得再與黃阿姨糾纏,沒等對方把話說完,一撒腳丫就朝自己的房間狂奔。

進了門,果然不見宋普洲的那只深褐色的拉杆箱,只有飯桌上留著的一張用茶杯壓著的信箋紙。蔣菲菲抓起信紙一看,眼淚便唰唰唰的流個沒完沒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