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4章女孩子沒談戀愛也有錯?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7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女人終於笑了:“哇,好好漂亮吔。”說著,她往蔣菲菲身邊挪了挪屁股,竟然伸手試圖去觸摸對方。

青春年少、靦腆敏感的蔣菲菲能夠在人前脫成光膀子,這原本就是無奈之舉,眼見得女人伸手就要摸自己的胸部,嚇得她張開兩個巴掌趕緊捂住要緊之處。

“哈哈哈……”看見蔣菲菲的狼狽樣子,女人樂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畢,她一臉正經地說道:“蔣女士,我再申明一次哈,第一,我不是‘女同志’;第二,我更不是‘人妖’。你可以看看,我是不是和你一樣正常的女性。”說著,她又脫去了小褲衩。

蔣菲菲覺得自己簡直就要暈菜了。之前,打死她也想像不到求職的面試會出現這麼一種令人尷尬的場面。她低下頭,不好意思看著女人,更別說驗證什麼玩意兒。

“好了啦。咱們還應該繼續,對吧?”

聽見女人的提問,蔣菲菲想也沒想就滿口答應說:“好,好。繼續,繼續。”

蔣菲菲的回答似乎讓女人覺得很高興,她微笑著催促說:“繼續呀,你繼續呀。”

不知道是沒有明白女人的意思還是故意裝傻,只見蔣菲菲不知所措地望著對方發呆。

“喂,”女人大概又不耐煩了,她忙不迭地催促說:“繼續呀!”

蔣菲菲似乎仍舊不解地看著女人說:“繼續,我說了可以繼續呀。”

女人不高興地嘟囔:“裝什麼裝呀,那你趕緊的繼續脫嘛。”

蔣菲菲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僅僅剩下的巴掌大一塊布,有些遲疑地自言自語:“這……,還要,幹嘛還要脫呢?”

女人接嘴說:“對,還要脫。咱要的就是平等,我都早脫好了等你半天了。”說著,她撇撇嘴,有些不屑地說道:“這泰山十八盤,你都爬了一千六百三十二級臺階,怎麼著就差這最後一級,還真的邁不上去了?不就巴掌大的一塊布嘛,脫了它,蔣女士你就得了正果了。”

也許覺得女人的話言之有理,為了實現“寧要京城一張床,不戀老家大瓦房”的理想,蔣菲菲咬緊牙關狠了狠心,動手除去了自己身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好!”女人終於成功地將一位窈窕淑女剝得精赤光溜。她輕輕拍拍自己的手掌,異常興奮地告知蔣菲菲:“恭喜了,恭喜蔣女士終於取得加入安氏集團的資格!加油,再努力一把,安氏集團的董事長秘書就非你莫屬了。”

瞅著面試主考官幾乎是欣喜若狂的表情,蔣菲菲都差不多快要哭了。這叫什麼事兒嘛,難不成這安氏集團準備改弦更張,從此不做正經生意了?

就在蔣菲菲百思不得其解的當口,與她同樣一絲不掛的女人微微一笑,隨即十分直白地問道:“蔣女士大概是處過男朋友的人吧?”

雖然這是個人隱私問題,而且也與求職面試沒有什麼必然聯繫,但是蔣菲菲覺得自己連衣服都被人家剝光了,這麼一點點無關緊要的所謂隱私也就根本沒有必要隱瞞。於是,她點點頭,說:“對,談過男朋友。”蔣菲菲估計女人接下來還要問些什麼,於是不等她開口便接著說:“談了兩年。但是,我倆卻剛剛斷了關係。”

“噢,是這麼回事兒。”蔣菲菲的爽快顯然讓女人覺得有點意外,但這也許正是她所期望的結果,於是高興地說:“好,談過就好。斷了更好。”

“老闆,”女人表現出來的幸災樂禍的言行令蔣菲菲很不樂意,於是,她很婉轉的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想來您肯定不是那種把自己的快樂建立

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人,對吧?”

蔣菲菲禮貌而又鋒芒畢露的反詰使女人一怔,掩飾不住的慌亂和尷尬頓然掛在了臉上。但她很快就恢復了居高臨下的神態,用冷冰冰的語氣解釋說:“也許你覺得我應該向你道歉,對吧?但是我告訴你,關於是否談過男朋友正是此次面試需要回答的問題之一。而且,假如有幸被安氏錄用,對於你,我們也有必須立刻與男朋友斷交的要求。”

“也就是說,沒有戀愛經歷的女孩就不能夠錄用?為什麼?”蔣菲菲不解地問道。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不妨直言相告。”女人繼續解釋說:“因為我們招聘的是董事長秘書。作為一個沒有談過男朋友的女孩,我們認為她至少在人生的經歷方面有所缺憾。這對於她能否勝任這項工作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面對女人的解釋,蔣菲菲真的無語了。

鬼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思維邏輯,難道年輕的女孩子不談戀愛也是一種錯誤?

蔣菲菲暗自慶倖自己幸好有過這麼一場令人傷心的愛情經歷,而且還真的要格外的感謝宋普洲,感謝他的不辭而別。

想到這裡,蔣菲菲忍不住問道:“那麼,為什麼與男朋友分道揚鑣會成為安氏集團錄用女孩子的條件之一?”

原本就感覺蔣菲菲的反詰使自己很失面子,又見她一再提問,女人的心裡就覺得堵得慌,於是拉下臉毫不客氣地訓斥說:“今天我是面試的主考官,提問是我的權力,回答我的提問才是你的責任。”

蔣菲菲知道女人心中不爽。儘管自己對這女人也煩得要命,但是現如今小命攥在別人的手裡,無奈之際她只得趕緊陪上笑臉道歉說:“老闆,對不起。請您原諒菲菲年輕不懂事兒。”

“唔,”蔣菲菲的道歉讓女人的臉色和緩了許多,她瞟了蔣菲菲一眼,繼續訓導說:“當然,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作為一名員工,在老闆面前就不應該有那麼多的為什麼。服從,才是自己的本份。懂嗎?”

蔣菲菲聞聲趕緊忙不迭地點頭說:“感謝老闆教誨,我懂了。”

“我的意思你真的懂了?”女人問道。

蔣菲菲又點頭說:“真的,我真的懂了。”

“真的明白就好。”說著,女人移動一下身子,與蔣菲菲靠得更近了。然後,她探頭將嘴巴對著蔣菲菲的耳朵輕輕地問道:“你和男朋友上過床嗎?”

女人的話讓蔣菲菲覺得有點噁心。她厭惡地瞟了對方一眼,又迅即收回目光,低頭不語了。

“蔣女士,我問你呐。”女人提高了聲調提醒說。

蔣菲菲有點不滿地應道:“我可以不回答嗎?”

女人用不容置疑的語調說:“今天我代表的就是董事長,我的每一句話都可以理解為董事長在對你發號施令。”說完,她又補充了一句:“你必須回答我提出的任何問題。”

“如果我拒絕回答呢?”一種逆反心理促使蔣菲菲不管不顧的反問了一句。

“蔣女士,安氏集團的大門已經向你打開了。我想,大概你不會說服自己拒絕向這扇門內邁步吧?”女人似乎把住了蔣菲菲的脈搏,她陰笑著,慢條斯理地告訴對方:“如果你拒絕回答的話,很遺憾,我只好有請下一位面試者了。”說完,她冷冷地瞅著蔣菲菲,又補充一句說:“當然,我可以耐心地等待你兩分鐘。”

女人說完了這句話,大概覺得這場面試已經到了應該收場的時候了,於是隨手拿起漂亮的蕾絲小褲衩要往身上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