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7章醉美人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404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下班了,到了應該去出席飯局時候。

由於蔣菲菲能夠開車,因此安博瑞覺得沒有必要讓司機跟著上飯局,而是吩咐他等飯局之後打計程車過來接車。

臨行前,按照安博瑞的要求,蔣菲菲在董事長辦公室里間的休息室裡換上了時尚的晚禮服。

這是一條質地高檔的黑色低開胸的無袖緊身連衣裙,身材高挑的蔣菲菲穿上了它,越發的光彩照人。

端坐在大班桌後面的安博瑞一邊看文件一邊等候蔣菲菲的出現。

沒過多久,里間休息室的門開了。

看見蔣菲菲的刹那間,安博瑞的眼睛一亮,只見面前的美女在黑色衣裙的反襯下,白白淨淨的膚色格外奪人眼目;一襲裙釵包裹著亭亭玉立的青春酮體,魅力曲線顯現得恰到好處的身子凹凸有致,令人感覺十分的養眼。

作為女人,從安博瑞直愣愣的眼神裡,蔣菲菲感受到了被男人欣賞的滿足和幸福。她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垂下眼簾,紅著臉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此時,已經讓蔣菲菲的美豔折服了的安博瑞,竟然被她的嫣然一笑撩得心裡砰砰直跳。

他從自己的座位上站立起來,歪著頭,對蔣菲菲從上到下的仔細端詳了一番,笑眯眯地一邊點著頭,一邊嘖嘖稱讚說:“仙女,仙女,咱們的菲菲果真是位下凡的仙女。”

被安博瑞誇讚得越發不好意思的蔣菲菲嬌羞地低下頭,她不敢看安博瑞了,只是盯著自己的腳尖輕聲說:“讓董事長見笑。”

安博瑞笑呵呵地說道:“呵呵,實事求是,實事求是嘛。”說完,他又煞有其事地哎呀一聲說:“我說哪兒不對呢,瞧瞧,天使般的美女秘書出席酒宴,脖子上光光的,豈不讓人笑話咱安氏集團忒寒酸。”

說著,他從屜子裡取出一個小巧精緻的禮品盒。打開後,蔣菲菲看見裡面有一條晶瑩剔透的珍珠項鍊。

“董事長,你,我……”

蔣菲菲吃驚地張大了嘴巴,老半天了,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安博瑞取出項鍊,朝蔣菲菲調皮地眨眨眼睛,說:“沒啥,不就一條項鍊唄,不至於吧?”

說完,他雙手托著長長的珍珠項鍊,邁著矯健的步伐來到仍舊愣在當地的蔣菲菲跟前。

蔣菲菲正在考慮要不要拒絕董事長的饋贈,身材高大的安博瑞伸出雙手不由分說的就將項鍊套在了她的脖子上。

事已至此,蔣菲菲覺得就算自己要拒絕董事長,也根本就無法開口。現在,她能夠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對自己的老闆說聲謝謝了。

就在蔣菲菲抬起頭要表示謝意的時候,意外地發現安博瑞正低頭盯著她的胸脯發呆。

蔣菲菲的心猛烈地哆嗦了一下。

她開始後悔起來,她覺得有一個聲音在暗暗責怪自己:“為什麼要接受寶馬車鑰匙?為什麼要用信用卡去選購時裝?為什麼要戴這串昂貴的珍珠項鍊?”

然而,又有一個聲音在為自己辯護:“董事長的指令就是皇上的聖旨,違背皇上的聖旨就會遭殃的。”

很快,指責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太誇張了吧?無非就是被老闆炒魷魚。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不行!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被炒魷魚,當‘北漂’的日子已經受夠了。”

蔣菲菲十分清楚,在這三個月的試用期內如果冒犯老闆的話,好容易得來的工作就會化為烏有。俗話說,“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家店”。如果離開了安氏,恐怕這輩子再也不會有機會實現自己‘做北京人’的夢想了。

“潛規則!”

突然間,她想到了一個時下挺流行的名詞。

在這以男人為中心的世界裡,多少女人或者為了在政治上出人頭地,或者為了在娛樂界一枝獨秀,或者想在商潮中獨佔鰲頭。總之,為了自己的夢想,她們都曾自願的,或者無奈地被“潛規則”了。

“那麼,在這無數個遭遇‘潛規則’的女人當中,多了蔣菲菲一個不算多,少了蔣菲菲一個也不算少。‘自古紅顏多薄命’,誰叫咱是個女人呢?”

其時,安博瑞雖然有些按奈不住,但他並沒有完全失去應有的理智。

猛然間,從對方的眼睛裡他發現了晶瑩的淚光。閱人無數的他看出來了,這稍縱即逝的淚光裡面滿含著委屈和無奈。

一貫以來,“兩廂情願”是他與女人周旋的原則,“投懷送抱”更是他樂在其中的追求。可以說,他從來不做霸王硬上弓的齷齪事兒。

安博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正要擁抱美女的雙手改成輕輕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然後,他用平靜而又愉悅的聲調說道:“好了,菲菲,現在你照照鏡子去吧。瞧瞧看,咱們的仙女是不是能夠賺得更多的回頭率?”

安博瑞的話適時地解除了蔣菲菲內心的警報。但是,與此同時她又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失落。事情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重,她覺得自己實在是冤枉了董事長。回想适才的心路,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一位神經過敏且又內心卑劣的傻女人。

為了避免董事長看見自己異常尷尬的神態,蔣菲菲用盡可能溫柔的目光看了安博瑞一眼,微笑著請示說:“董事長,現在咱們可以出發了嗎?”

安博瑞倒也爽

快,他呵呵一笑,朗聲應道:“好,現在就出發。”

飯局設在京城聞名遐邇的“老北平海鮮樓”。

來到北京之後,蔣菲菲倒是跟著前男友宋普洲上過幾回小飯館,進這種高檔次的飯店,她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一進門,映入眼簾的富麗堂皇讓初來咋到的蔣菲菲暗自咂舌。溫馨柔和的燈光下,十幾位迎賓小姐的夾道歡迎更讓喜歡出風頭的蔣菲菲得意非凡,隨之而來的滿足感也就油然而生。

顧名思義,到海鮮樓來擺飯局必定吃的是海鮮。

瞧著大圓桌子上大盤小蝶的魚翅呀,龍蝦和鮑魚啥的,蔣菲菲頓然產生出大快朵頤的欲望。

等了半天,客人終於露了面。

開席了,蔣菲菲怎麼也想不到,點了一大桌子豐盛的酒菜,安博瑞就為著宴請一位貴客。

客人是一位鬚髮俐落的中年人,個子雖然不高,卻也儀錶堂堂。

安博瑞介紹客人時只說是章先生,蔣菲菲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但是看見董事長點頭哈腰、畢恭畢敬地敬酒,一個勁兒說奉承話的樣子,她心裡明白,這位客人的地位必定十分的尊貴。

席間,章先生不時打量蔣菲菲,雖然擺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但是不安分的眼睛卻總愛在美女的胸前瞄來瞄去。

章先生十分健談,剛剛入席之時,他說起話來引經據典,文采斐然,儼然是一位飽學詩書、滿腹經綸的大學者。

及至後來,酒酣耳熱之際,章先生把什麼范兒和風度統統都丟到爪哇國去了,言談舉止全都信馬由韁、口無遮攔。

“我說,美女呀美女,你一言不發,就光看著安先生和我,咱哥倆喝酒,聊天。幹嘛呀,你,你也應該參與才對嘛。”章先生舌頭有點大,他又轉臉向著安博瑞,說:“你的這位小蜜當得不咋的,我建議開,開了她。”

很顯然,章先生準備對蔣菲菲進攻了。

俗話說,男女搭配喝酒不醉。

今日裡,安博瑞帶著女秘書來擺飯局其實就是要讓客人盡興。眼看著該蔣菲菲派上用場了,於是向她眨眨眼睛,附和著說:“對對對,章先生說得對,蔣秘書你在這兒怎麼能夠像個看風景的局外人呢?”

蔣菲菲明白安博瑞的意思,於是趕緊堆起笑容為章先生斟上酒,然後端起自己的酒盅,似嬌似嗔地說道:“菲菲閱歷尚淺,兩位老闆神聊,人家不敢胡亂插嘴嘛。想來菲菲笨嘴笨舌的,還望章先生多多指教。來,這裡我敬您一杯薄酒,也算拜過老師了。”說著,她一飲而盡。

總算聽見蔣菲菲開口了,章先生來了興致,他端起酒盅抿了一口,說:“拜師?不敢當不敢當。”說著,他眼珠一轉來了主意:“要不咱來個段子?”

“好主意,我贊成!”

聞聲,安博瑞高興得鼓起掌來。

章先生睨了蔣菲菲一眼,壞笑著說:“不過,我有個建議。每人一個輪著講,如果不能把大家講笑了,就罰酒一大盅。”說著,他在一隻盛啤酒的高腳杯裡斟滿了白酒。

安博瑞補充說:“很好。我補充一點,誰先笑,也罰酒一小盅。那就以年齡為序吧,我虛長幾歲,先獻醜了。”

不等別人表態,安博瑞就按耐不住,開始講了起來。

安博瑞的段子剛講完,蔣菲菲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好!罰酒,罰酒!”

章先生幸災樂禍地眼瞅著蔣菲菲喝幹了杯中酒,又奸笑著催促說:“該你了,美女。”

蔣菲菲講不來,也不好意思講這種低俗的黃段子。

章先生沒有放過她,說是不講段子該罰大杯酒。

雖然有些酒量,但是陪著老闆和客人杯來盞往的喝了這老半天,蔣菲菲已經感覺腦袋瓜有些暈暈的了。現在,瞅著眼前起碼裝有三四兩白酒的大杯子,她感到頭也大了。

“欸,美女,怎麼回事兒?咱可是有言在先的,現在可不許耍賴了哈!”看見蔣菲菲呆如木雞的盯著酒杯不說話,章先生便催促說:“來吧,咱要麼說段子,要麼就喝酒。趕緊的,這道選擇題美女你必須完成它!”

“章兄,要不然的話,我替蔣秘書喝得了。”

喝酒海量的安博瑞出面幫蔣菲菲解圍了。

“不行!哪有老闆替小蜜喝酒的,你這不就弄反了嗎?”章先生沒有給安博瑞的面子,他不依不饒地說:“美女不喝也可以,還是那句話——必須講段子!否則,這杯酒我可要捏著鼻子灌哈。”

想不到看起來文質彬彬的章先生,骨子裡竟然是這樣的卑俗。對於他這種明顯的挑逗,蔣菲菲感到難以忍受。怎奈他是安博瑞的客人,就是想發作也只好忍了。為了不讓老闆難堪,她只好端起酒杯,閉著眼睛一飲而盡。

這杯酒下了肚子,沒過幾分鐘,蔣菲菲覺得頭暈目眩的睜不開眼睛。她似乎坐不住了,於是趕緊起身,掙扎著疾奔幾步就重重地朝旁邊的長沙發撲倒過去。

安博瑞對章先生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說:“她醉了。”

章先生帶著幾分醉意,用酒色迷離的目光呆呆地盯著兩頰漲紅緊閉雙目的蔣菲菲看了半天,然後搖頭晃腦地歎道:“傾國傾城、秀色可餐!仁兄得此世間尤物,真是豔福不淺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