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9章 令人生疑的玫瑰花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28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在賓館的總統套房裡,經過了一夜的鬧騰,清早醒來之後蔣菲菲還覺得腦袋瓜子有點兒暈暈乎乎。

想起昨天晚上的經歷,蔣菲菲自己都大吃一驚。

她覺得自己墮落了,原本是正正經經的好女孩兒,怎麼就看起了激情影片。看了也就看了,居然還把握不了自己,如若不是月經來潮的話,恐怕早已經成了與安博瑞卿卿我我的小情人了。

“這傢伙真是一隻狡猾的老狐狸!”

現在,蔣菲菲對安博瑞倒是有了深刻的認識。

蔣菲菲覺得,或許自己就像一隻單純而又柔弱的小羊羔,從邁進安氏大門的那一刻起便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安博瑞設計好的陷阱。

但是,她一點也不後悔,更談不上憎恨誰。或許,說得更確切一點,在蔣菲菲的潛意識裡倒真的覺得,如若傍上了安博瑞這位富翁未嘗不是一大幸事。

從小就愛慕虛榮、好出風頭的她做夢都想過童話裡的公主生活。然而,“北漂”生涯的經歷卻讓蔣菲菲倍受打擊。

現在既然有了攀龍附鳳的機會,她當然不想錯過。可是昨晚出現的意外情況卻沒有讓安博瑞如願以償,蔣菲菲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懷著幾分尷尬和忐忑的蔣菲菲都不知道自己上班後見到安博瑞應該做出怎樣的表情。

事實證明蔣菲菲是多慮了,她怎麼也想不到安博瑞是那麼的淡定,給人的感覺不僅僅是她倆之間啥事都沒發生,而是貌似他們昨晚根本就連見過面的事實都不存在。

安博瑞的表現似乎讓蔣菲菲有點失望,但她並沒有影響自己的情緒,該幹嘛還幹嘛。

看看表,下班的時間到了。

在董事長辦公室的外間,忙了一天的蔣菲菲收拾辦公桌,正準備開路。

就在這時,有快遞員將一束玫瑰送到她的面前。

聞著花香,蔣菲菲滿懷狐疑的在心裡琢磨這火紅的玫瑰來自何方。

“難道宋普洲又從老家返回來了?”

除了宋普洲,蔣菲菲想不出在京城裡還有誰會給她送玫瑰花。可是,她又覺得不可能會是他,因為就算他回來了也不知道自己在安氏上班呀。

“難道是他?”

蔣菲菲將目光投向里間房門關閉的安博瑞的辦公室。可她想想也不對呀,這一整天了,安博瑞對她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如果是他給自己送鮮花的話,怎麼著也會流露出一點異樣的神色嘛。

想了半天,也沒有想一個頭緒。蔣菲菲只好作罷,就當快遞員送鮮花找錯了地址。

誰想,第二天臨下班的時候快遞員又送來了紅玫瑰。

蔣菲菲向快遞員打聽送花人,可是快遞員表示無可奉告。

接下來,整整一個星期,每到快下班的時候都有快遞員光顧蔣菲菲的辦公室。

新的一周開始了。

這天下午,蔣菲菲看看手錶又該下班了。她一邊收拾辦公桌一邊用目光掃了一眼房門口。

“今天不會又有人快遞紅玫瑰吧?”

蔣菲菲自己都奇怪怎麼會這樣期待快遞員的出現。

就在這時,安裝在她桌上的指示燈亮了。

都下班了,不知道老闆還有什麼活兒要讓自己去幹。儘管心裡不太樂意,蔣菲菲還是趕緊敲門進了安博瑞的辦公室。

“菲菲。”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安博瑞需要蔣菲菲做什麼事情一直都稱呼她“蔣秘書”,乍一改了稱呼倒是讓蔣菲菲有點吃驚。於是,她用詫異的目光盯著安博瑞應聲道:“嗯,安董,您有什麼吩咐?”

“菲菲呀,還叫我‘安董’嗎?這都已經下班了,咱就不用這麼正規好啦。”

安博瑞微笑著說道,與上班的時候的他似乎判若兩人。

蔣菲菲也是一點就通的聰明人,安博瑞的話讓她這些天一直都擱在心頭的鬱悶頓然煙消雲散。她立刻就換上嫵媚的笑臉,嬌聲問道:“那,菲菲應該怎麼稱呼您才好呢?”

“你說呢?”安博瑞盯著蔣菲菲的眼睛說。

蔣菲菲咕嘟了一下眼珠子,臉上掛著頑皮的笑容,嗲著聲音大聲喊道:“安叔叔好!”

“叔叔?”安博瑞一愣,苦笑著問道:“我,我有那麼老嗎?”

“那,那該叫您什

麼好呢?”不等安博瑞回答,蔣菲菲羞澀地微微一笑,說:“讓我想想。哦,就叫您,叫您瑞,瑞哥,行不行呀?”

“好,好哇!”說著,笑容滿面的安博瑞起身離開他的座椅,然後繞過大班桌向蔣菲菲走了過來。只見他的右手擱在身後,說道:“菲菲,閉上眼睛。”

蔣菲菲不解地看了看他,然後順從地閉上了眼睛。

憑感覺,蔣菲菲知道安博瑞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忽然,有一股甜幽幽的清香撲鼻而來。

“鮮花!”

蔣菲菲趕緊睜開眼睛,驚喜地喊了出來。

安博瑞雙手捧著一束紅玫瑰,笑盈盈地輕聲說:“獻給我心中最美麗的女神!”

“謝謝瑞哥!”蔣菲菲接過玫瑰花,激動地嬌聲說道。

“我愛你!”

安博瑞朝蔣菲菲張開了雙臂。

已經不用再說了,這些天一直快遞玫瑰花的人就在自己面前。蔣菲菲感動得淚花在眼眶裡直打轉。

她深情地注視著安博瑞。

然後,神使鬼差的,好似金屬遇上了磁鐵,蔣菲菲像只可愛的小白兔,居然情不自禁的乖乖地投入了他的懷抱。

安博瑞心花怒放了。他緊緊地抱住蔣菲菲,發瘋似的狂吻起來。

“菲菲,你太可愛了!”

安博瑞由衷地讚歎著。他鬆開了擁抱蔣菲菲的手,卻撩起她的裙擺……

很快,這對野鴛鴦便在富麗堂皇的董事長辦公室裡展現了一幅活生生的春宮圖。

猛然間,蔣菲菲想起一件迫在眉睫的重要事兒,因此輕聲提醒安博瑞:“瑞哥,等等,等等。”

安博瑞有點不耐煩地問道:“又幹嘛?怎麼一到要命的關口你就有事兒?”

“瑞哥,您還沒戴,戴那個,那個……”

“沒事兒。”知道蔣菲菲要說什麼,正在興頭上的安博瑞不以為然地打斷了她,之後又不顧一切地動作起來。

“瑞哥,您看您嘛,以後這事兒怎麼辦呢?”

蔣菲菲一邊穿衣一邊憂心忡忡地埋怨安博瑞。

安博瑞不知道蔣菲菲要說什麼,便問:“什麼事情不好辦呐?”

蔣菲菲撅著嘴說:“還好意思問什麼事兒,剛才這事兒呀。叫您戴那玩意兒,偏不聽!”

安博瑞呵呵一笑,說:“我還以為什麼事兒。告訴你,但凡做這這件事情我從來不戴那玩意兒。”

“啊?”蔣菲菲吃驚地問道:“為什麼呢?”

“你說呢?”安博瑞用狎昵的目光瞅著蔣菲菲反問說,然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安博瑞沒事人似的打著哈哈說著笑,蔣菲菲卻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她不無擔憂地說:“我這剛剛結束月經,現在正是最容易懷孕的時候。萬一搞大了肚子,咱不就慘死了嘛。”

“好哇,”安博瑞高興地囔了起來:“你能夠懷上孩子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真的?”

“對,真的。”

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蔣菲菲如釋重負。她想想也是的,作為億萬富翁,別說多養一個孩子,就是十個八個也不在話下。於是,她上前一把摟住安博瑞,激動地吻著他,說:“瑞哥,您真好!”

此時,安博瑞已經穿著整齊了,他摟住蔣菲菲說:“寶貝,接下來我們該用晚餐了。”

“好哇,您打算帶我上哪家酒店呀?”蔣菲菲嬌滴滴地問道。

安博瑞看了蔣菲菲一眼,說:“哪兒也不用去,我們家的廚師可是花了大價錢從五星級賓館挖來的哦。”

蔣菲菲吃驚地盯著安博瑞,幾乎是一字一頓地問道:“我上你們家去吃飯?”

安博瑞反問說:“對呀,有問題嗎?”

蔣菲菲遲遲疑疑地再次問道:“這,這合適嗎?”

“合適。”

安博瑞肯定地回答。

“那,夫人會不會有意見?”蔣菲菲不無憂慮地問道。

安博瑞很爽快滴回答:“她呀,到美國給兒子的陪讀去了。”

“哦。”

蔣菲菲沉默了。

瞅著蔣菲菲傻呆呆的樣子,安博瑞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十分溫柔地耳語說:“寶貝,你是上蒼送給我的珍貴禮物!菲菲你放心,我安博瑞一定會好好珍惜的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