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12章 究竟是誰挑逗誰?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29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送蔣菲菲出門的安博瑞心懷眷戀。

望著絕塵而去的寶馬車,他似乎還在回味與美女纏綿的銷魂時刻。默默地朝蔣菲菲離去的方向凝視了許久之後,安博瑞終於戀戀不捨地返回了書房。

“先生。”

安博瑞從外面回來時,楊慧珠正在書房裡收拾整理。她看了安博瑞一眼,小心翼翼地打了一聲招呼。

“嗯。”安博瑞應了一聲。

不經意間,他發現楊慧珠眼神裡流露出了一絲畏怯,心中便有些不忍。於是,安博瑞很隨意的問道:“慧珠呀,平日裡可不是這樣子的,今天你是怎麼啦?”

楊慧珠一愣,說:“沒,沒怎麼。”

“你過來,坐這兒。”此刻,與美女一道用過餐的安博瑞的心情還不算壞,因此他叫楊慧珠坐在自己身邊,拉著她的手,柔聲說道:“剛才我發脾氣了。”

楊慧珠一聽便紅了眼圈,她哽咽了一下,使勁忍住了沒有哭出聲。“不怪先生。是慧珠不好,做事不用心。”

楊慧珠聲音沙啞地輕輕說道。

安博瑞看了看淚珠在眼眶裡打轉的楊慧珠,說:“怎麼?哭啦。有什麼委屈不妨和我說說。”

“我沒哭。沒有,沒有什麼委屈。”

楊慧珠儘管嘴裡如此說著,不爭氣的眼淚卻忍不住流了出來。

一看這陣勢,安博瑞想起了剛才蔣菲菲對楊慧珠的猜測,心中暗自嗟歎還是女人更懂女人。於是,他問道:“是不是因為菲菲的到來讓你感到心裡彆扭?”

安博瑞的話讓楊慧珠一驚,她悄悄的從安博瑞的手中抽回胳膊,說:“慧珠不敢。先生的朋友來了慧珠有什麼資格鬧彆扭呢?”

“還說呢,怎麼這話我聽起來酸溜溜的。”

“哦,先生是說慧珠吃菲菲小姐的醋吧?”楊慧珠被安博瑞點中了死穴,嘴裡還說硬話,她反問道:“人家菲菲小姐年輕漂亮,又有文化。我已經人老珠黃,又是保姆,一個供人使喚的下人。還敢吃醋,我憑什麼呢?”

安博瑞心裡說不錯你還有點自知之明,只是這話他不好意思說出口罷了。

思忖一下之後,安博瑞還是忍不住說:“我真的挺納悶哦,你們做女人的怎麼都喜歡吃醋來著?”

“先生,我沒吃醋。真的沒有……”

楊慧珠的一再否認讓安博瑞覺得不爽,他便直截了當地說出心裡的存疑:“是嗎?那,怎麼我剛進家門那會兒分明看見你一瞅見蔣菲菲便臉色不對了呢?”

安博瑞的話說到這份兒上,楊慧珠被他逼到了牆角。於是,她豁出去說道:“對,看見您帶著一位小姐來家,我的心裡是覺得很不是滋味。”

楊慧珠居然痛痛快快地承認了,倒讓安博瑞一時之間不知說啥才好。

接下來楊慧珠又說:“我難受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夫人。您與她分別才幾天時間,就大模大樣的把野女人帶回家來,我替夫人感到悲哀!”

在安博瑞的印象

裡,楊慧珠從來都是低聲下氣、唯唯諾諾的。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位平日裡忠厚老實的女人會因為吃醋而說出這麼一大堆的話來。

“你是在教訓我,對吧?”

安博瑞不急不慢地說道。雖然有些惱火,但他並沒有失態。

既然撕破了臉皮,楊慧珠也便索性頂嘴說:“慧珠不敢。慧珠只是說出心裡話而已。”

“這麼說,你是一心一意的替夫人著想,對吧?”安博瑞情緒有些激動,他壓低嗓門說道:“如果你完全是維護夫人的話,當年為什麼……”

楊慧珠知道安博瑞接下來要說什麼,便插嘴說:“當年,虧你還好意思說當年!若不是你三番兩次的挑逗騷擾,我,我是那種隨隨便便就和男人上床的人嗎?”

“是呀,事前我確實時常騷擾你。那時候你年輕,漂亮,又溫存老實。好比擱在嘴邊的一塊肥肉,是個男人都想咬一口,難道我有什麼不對嗎?”安博瑞說:“再說了,我強迫你了嗎?從來沒有!而且,我們之間的第一次究竟是誰挑逗誰,至今我還沒鬧明白呢。”

“你……”

楊慧珠被安博瑞的話噎得啥也說不出來。

安博瑞說得沒錯,當年的楊慧珠確實是一位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女。

也是怪事兒,生在鄉村,經年累月在田間地頭忙碌的她卻比城裡的姑娘皮膚還要好看。她不僅僅是臉龐白白淨淨,要命的是這白皙細潤的兩頰總是透著微微的紅暈。

由於楊慧珠從未懷過孕,這位三十歲不到的成熟女人,苗條身段就夠惹火了,更有那前凸後翹的三圍曲線,足以讓色男們浮想聯翩、朝思暮想。

家裡雇著這麼一位如此美貌的女傭,已經功成名就的富翁能不絞盡腦汁以期有朝一日同床共眠嗎?

楊慧珠雖然老實本分,對東家惟命是從,卻對安博瑞時不時的挑逗和騷擾回報白眼。

喜歡沾花惹草、招蜂引蝶的安博瑞逮著機會就要對她騷擾一番,可是楊慧珠的冷眼相待每次都讓他既十分掃興又百般無奈。

但凡求偶的癡人,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想得到。那種抓心撓肝的滋味的確難以名狀,無此經歷者實難感同身受。

就在安博瑞為求采得楊慧珠這朵長在身邊的野花而絞盡腦汁,急得抓耳撓腮之時,突然有一天,事情居然發生了根本性的轉折。

記得那是一個酷暑難耐的夏夜,夫人帶著倆孩子去了大舅家。

安博瑞不管不顧的硬要楊慧珠陪他喝酒。幾杯老酒下肚,倆人竟然把持不住,楊慧珠則半推半就的與東家做起了戲水的野鴛鴦。

有了這第一次之後,安博瑞和楊慧珠之間便時斷時續的一直保持著不明不白的曖昧關係。

不過,這麼些年來,有一個問題安博瑞始終想不明白。他總在問自己,為什麼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和騷擾面前守身如玉的楊慧珠,喝了幾杯酒之後便會那麼痛痛快快地委身於之前千方百計躲避的男人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