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13章 她居然勸女傭當自己的情敵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51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安博瑞是一位敢做敢當的漢子,他從來沒有逃避和推卸責任的習慣。之所以今天大言不慚地對楊慧珠說出“我們之間的第一次究竟是誰勾引誰,至今我還沒鬧明白呢。”這句話實在是他太想解開這個謎。

眼看著楊慧珠無言以對的樣子安博瑞更加覺得自己的猜忌並非空穴來風。因此,他問道:“慧珠,這麼多年了,我有個問題。也許不該問,但是我總想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先生想問什麼儘管問就是了。但凡慧珠知道的,肯定會如實回答。”

雖然不知道安博瑞要問什麼問題,但是東家要提問,出於禮貌和尊重,楊慧珠覺得都很有必要認真回答。

“慧珠,”猶豫了片刻,安博瑞還是問道:“那天晚上你的酒喝得真有那麼醉嗎?”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那天晚上是楊慧珠生平以來唯一一次與前夫之外的男人單獨喝酒。所以,安博瑞一提這事兒,她的臉就“刷”的一下紅到了脖子根兒。

雖然那天晚上的情況記憶猶新,但是楊慧珠覺得如實回答安博瑞的這個問題還是有點心理障礙。因此她搖搖頭說:“對不起,先生,我能不能不回答這個問題?”

“我很想知道。”安博瑞固執地說道。

楊慧珠是一位不喜歡說謊的老實人,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情,既然東家執意要瞭解當時的真實情況她覺得沒有編故事的必要。再說,她認為只有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那麼今天吃蔣菲菲的醋的原因也就解釋得通了。因此,她爽快地回答說:“既然先生一定要知道,好吧,我告訴您,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沒有醉。”

“啊?”雖然早就在心中存疑,但是楊慧珠自己親口說出實情還是讓安博瑞大吃一驚。他忍不住追問說:“為什麼?慧珠你為什麼要裝醉呢?”

楊慧珠看了安博瑞一眼,低下頭沒吱聲。

這就奇了怪了,楊慧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安博瑞太想知道個中原由,看見楊慧珠不吭聲,便有些激動地說:“難道說你借著喝酒的機會故意裝醉就僅僅是為了要和我上床?”他想了想,覺得不對,又說道:“不是,這也不對呀?當年我是百般挑逗,逮著機會就騷擾,就差沒有採取強迫手段。可是你一直都毫不動心,怎麼會突然間反倒這麼著急的成全我呢?”

“因為,”楊慧珠欲言又止。

“因為什麼?”

楊慧珠用細如蚊蠅的聲音輕輕說道:“因為夫人,她……她……”

“夫人?”這簡直是天方夜譚!覺得好氣又好笑的安博瑞差不多喊了起來:“你是說夫人她讓你順從我?這,這,你這個故事也編得太離譜了!”

安博瑞居然不相信,楊慧珠十分委屈地分辨說:“真的,真的是夫人讓我一定想辦法要把你弄上床。不要說您不相信,若是換了我,我也不會相信。

聽見楊慧珠這麼一說,安博瑞又覺得她貌似並沒有編故事。於是,他下意識地問道:“為什麼?”

楊慧珠惱恨地埋怨說:“為什麼?就因為您再三再四的糾纏我!”

“啊?”

楊慧珠的話讓安博瑞又墜入雲霧山中。

“因為您的死纏濫打,讓我害怕,就想找個保護傘。”

“於是,就把我追求你的情

況告訴了夫人?”

“是的。我沒有辦法。”

其實,在向夫人傾訴這一切之前,楊慧珠猶豫了好久。

她覺得這樣做會有一定的風險:如果夫人出面制止丈夫那就謝天謝地,千好萬好;萬一夫人拿丈夫沒辦法而遷怒下人的話,自己就得蒙冤受屈,捲舖蓋走人。

與此同時,她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如果不告訴夫人,求得保護的話,長此以往生活在安博瑞的淫威之下,要末就委曲求全,要末誓死不從。前者,難免會被夫人發現,東窗事發必然要掃地出門;後者,安博瑞總有一天會失去耐心,丟失了面子的他又怎麼會容得她繼續留在這個家裡呢?

左右都是一個死,還不如死馬當成活馬醫。

權衡利弊之後,楊慧珠終於下定決心向夫人告狀的。

然而,就在楊慧珠向夫人哭訴自己的遭遇之後,她怎麼也想不到夫人會十分平靜地勸她,還是遂了男人的心願才好。

“為什麼?”

面露慍色的楊慧珠質問這位不可思議的女人,既然說出有悖常理的話來,總得給個理由才對。

夫人輕輕歎息一聲。

她告訴楊慧珠,沾花惹草這是男人的本性。以前的皇帝家裡配著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另外還有三千佳麗隨時可以供他寵倖。按道理他一個人累死了也玩不完這些精挑細選的絕色美女,可是人家當皇上的就是覺得家花沒有野花香,不是還惦記著去外面尋花問柳嗎?像安博瑞這樣的,若是放在舊社會還不是三妻四妾,左擁右抱?

只是現在的婚姻法不允許這樣做,那麼他逢場作戲,找個情人消遣消遣也就用不著大驚小怪。

夫人的一番言辭把老實巴交、恪守婦道的楊慧珠雷得目瞪口呆。

“其實這很好理解的呀。”夫人微笑著對大惑不解的楊慧珠說道。

接下來,她向楊慧珠訴說了自己的想法。

她對楊慧珠說,現在的社會是個開放的世界,為了錢財而不惜以身相許的年輕女郎滿大街都是。像安博瑞這類身家億萬的情種,他不主動去尋花問柳,也會有美女上趕著投懷送抱。

楊慧珠覺得夫人的話似乎有些道理。但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想不通,即使思想再開放,也沒有勸說家裡的保姆做自己情敵的道理。

夫人說我這樣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她告訴楊慧珠:“來我們家你也不是三天兩天了,我最看重的就是你的忠誠老實。既然先生已經無可救藥了,與其被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蠱惑,還不如讓知根知底的你來拴住他的心。”

看來夫人有這種想法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只是沒有找到一個說出來的機會而已。

楊慧珠是一位品行端正的女人,聽完了夫人這一席也算得是推心置腹的話,氣得恨不能揚手給她一個大耳刮。

“把我楊慧珠當什麼人呐?”

楊慧珠在心裡咬牙切齒地怒吼著,但是她並沒有從嘴裡蹦出半個字來。因為她並沒有忘記自己面對的是富豪家中的女主人,一位隨時都可以叫她捲舖蓋走人的東家。

就在這時,從樓下客廳裡傳來一陣電話鈴聲。

楊慧珠用目光請示了一下夫人,見她朝自己點了點頭,便三步並作兩步逃也似的離開了夫人的臥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