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15章 你該嘗嘗“宮刑”的滋味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03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趁著夫人上官紫玉和孩子都去木偶劇場觀看兒童劇的時機,安博瑞將楊慧珠叫到自己的臥室。

他送給楊慧珠一張存有五萬元的銀聯卡,說是讓她給母親買滋補品。

想不到安博瑞出手如此大方,這讓楊慧珠覺得既意外又感激。用不著他再多說什麼,兩人就相擁著倒在富有彈性的進口席夢思上。

就在倆人纏綿著漸入佳境之時,突然間房門“嘭”的一聲被人踹開。

隨即,照相機的閃光燈一再亮起。

接下來便是一對赤身裸體的野鴛鴦無遮無攔地暴露在通明透亮的燈光下。

“臭不要臉的騷貨。滾!”

橫眉立目的上官紫玉反手抽了楊慧珠一個耳光,命令她立刻從自己的眼前消失。

像一隻受傷的小動物,楊慧珠戰戰兢兢地撿起衣裙。她既委屈又傷心,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有這麼難堪的一幕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她覺得自己應該申辯些什麼,可是遍身是嘴又能夠說明什麼呢?就算有理又能夠向誰傾訴呢?萬般無奈的她唯有一路哭泣著跑回了自己的臥室。

滿懷著憤懣、委屈、懊惱和悲涼的楊慧珠一路狂奔,來到了自己的臥室後直接就倒在床上嚎啕起來。

她沒敢開燈,因為害怕光亮。

黑暗中的楊慧珠覺得周圍有無數雙鄙夷、嘲弄和蔑視的眼睛緊緊盯著自己。

打從記事起,由母親守寡拉扯長大的楊慧珠就是一位懂得自尊自愛的女孩子。

婚後,丈夫的移情別戀讓她無比痛恨和鄙視負心的出軌者。可是她做夢也想不到,居然有一天自己會成為被人捉姦在床的第三者。而且,讓她痛不欲生的是,出爾反爾的夫人那一巴掌無形中就將她楊慧珠定格在厚顏無恥、不要臉面的娼婦之列。

這可真正叫做一失足千古恨。

她悔恨交加。後悔不該向夫人告狀,更惱恨聽信夫人的讒言而誤入歧途,從而玷污了自己的一世清白。

她覺得無顏面對世人,更不知道今後如何在安氏家中容身。

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楊慧珠想到了死。一了百了,這是古往今來來薄命紅顏的最佳選擇。

然而,母親還在死亡線上掙扎。

想起三十歲不到便開始守寡的母親,想起寡母獨力拉扯姐妹倆吃盡的千辛萬苦,楊慧珠感到心如刀絞、柔腸寸斷。

假如病榻上的母親因為承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而成為女兒的殉葬者的話,楊慧珠覺得自己就是做了鬼也會不得安寧。

想起這一切的一切,楊慧珠覺得活著很難,去死也不容易。

已經是走投無路了,楊慧珠能夠做到的唯有用聲嘶力竭的哀嚎來排解心中的痛楚,用無窮無盡的淚水來洗刷自身的恥辱。

就在這時,電燈突然亮了。

是夫人站在楊慧珠的面前。

“你不能這樣對我!”

楊慧珠幾乎就要一躍而起,沖著面前這位不講信譽,出爾反爾的壞女人痛痛快快的吼一聲。

然而,事實上她並沒有吭氣,只是閉著眼睛任由淚水橫流。

因為她沒有死的勇氣,既然還要活下去,就得忍氣吞聲,就得逆來順受。

“別再哭了。”上官紫玉面無表情的看了楊慧珠半晌,冷冷地說道。隨後,她在已經從床上爬起來的楊慧珠身邊坐下,不慌不忙地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那條墜著鑽石的鉑金項鍊。“轉過身去。”她輕聲命令說。緊接著就將項鍊掛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上官紫玉伸手按住正要站起來的楊慧珠,輕輕地歎了一口氣,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剛才那一巴掌,其實我打的是安博瑞。”

俗話說,“打狗欺主”。

在有錢人的眼裡,雇來的傭人就是自己豢養的看家狗。從這個意義來講,楊慧珠面前的這個女人說的倒是大實話。

如果剛才沒有這無情的一巴掌怎麼能夠顯示

原配夫人的威風?如果沒有剛才這打狗欺主的狠狠一擊,如何能夠鎮得住以沾花惹草為業餘愛好的丈夫?

當然,這些都是堂而皇之,能夠擺在桌面上來的說法。其實,作為夫人為什麼要千方百計的讓楊慧珠勾引自己的丈夫,為什麼又突然之間翻臉不認人,這並非她思維紊亂,或者一時間的心血來潮。

可以說,在安氏家中發生的這一系列的變故全部都源自一個陰謀。毫無疑問,這個陰謀的策劃和導演就是上官紫玉。而且,在這個因為陰謀而存在的故事中她本人還必須扮演一個無可替代的角色。

為了這個陰謀的實現上官紫玉可是絞盡了腦汁,其中最讓她感到棘手的就是尋找故事中的女主角。就在左右為難之際,楊慧珠向她密告安博瑞的非禮行為,這就正好給了她一個順勢而為的機會。

剛才,就在楊慧珠被一個耳光打得嚎啕大哭之時,陰謀成功的喜悅卻讓上官紫玉激動得渾身發抖。

“安博瑞!”看了一眼悲傷欲絕、落荒而逃的楊慧珠,上官紫玉回頭朝安博瑞瞪圓了曾經令多少帥哥神魂顛倒的丹鳳眼。

“我,我……”

狼狽不堪的安博瑞不敢抬頭,他一邊哆哆嗦嗦地穿著衣褲,一邊語無倫次的想解釋什麼。

呆在一旁的小舅子義憤填膺地一步上前,揮起老拳就要動武。

“小弟!”上官紫玉用威嚴的聲音喝住了與之一道前來捉姦的弟弟。隨即,她奪過弟弟手上的相機,並且吩咐說:“小弟,你走吧。”

“姐----”

看了看面露難色的弟弟,上官紫玉朝他揮揮手,柔聲說:“放心,沒事兒。小弟你走吧,我與你姐夫有話說。”

“去,把門給我關好!”

猶如接到上帝的旨意,安博瑞立馬上前關好了房門。

“安先生,安董事長……”上官紫玉舉手搖了搖手上的照相機,用調侃的語調喊道。

安博瑞像一位敗陣下來成了光杆司令的將軍,他朝夫人作了個揖,可憐巴巴地道歉說:“紫玉,對不起……”

上官紫玉打斷了安博瑞的道歉,她惱怒地質問說:“對不起?這句話你是第幾回說了?”

“不是,其實,這事兒其實是……”

“你不會說是楊慧珠勾引的你吧?”

安博瑞一抬頭,看見上官紫玉正用嫌惡的眼光死死地盯著自己,他感到了一陣心慌,趕緊垂下了眼瞼。

“安博瑞,你不用在這兒推卸責任了。你這種不要臉的下流胚子還用得著別人勾引?”上官紫玉用手指點著安博瑞的額頭說:“告訴你,你們這對狗男女的爛事兒姑奶奶我門兒清。”

安博瑞不傻,既然姐弟二人帶著相機來捉姦,就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那麼,夫人這麼處心積慮地設局來捉姦,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就在安博瑞百思不得其解之時,上官紫玉又搖了搖手中的相機,她以居高臨下的口吻說道:“這件事情如何了結,你想好了嗎?”

“你說怎麼處理都行。”

“真的?”

“嗯。”

“那好。”上官紫玉斜著眼睛盯住安博瑞,她思忖一下,說:“古時候有一種懲處犯人的刑罰,名字叫‘宮刑’。我想,為了從根本上防範你繼續危害女性,就讓你----尊貴的安博瑞先生體驗一下這‘宮刑’的滋味吧。”

“嘿嘿,”安博瑞傻笑著往上官紫玉跟前靠了靠,涎著臉說:“夫人,親愛的,我發現你真的很幽默。”

“滾蛋!誰跟你這種不要臉的下三爛幽默來著。”上官紫玉黑著臉罵道。

看見夫人一本正經的樣子,安博瑞心裡一驚,他正色道:“紫玉,你不會是狠心的女人吧,難道真的要這樣做?”

“你說呢?”上官紫玉的丹鳳眼又睜圓了。她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水果刀,沖著安博瑞咬牙切齒地說:“照著姑奶奶我的話去做,趕緊的,自作自受,自己動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