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17章 小心老娘我閹了你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75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上官智勇走了。

這回是上官紫玉親自關上了房門。在安博瑞的身邊坐了下來之後,她輕輕舒了一口氣,說道:“好了,現在這兒只有咱夫妻倆。開始吧。”

安博瑞用不解的目光盯著對方:“開始?開始幹嘛?”

“你緊張什麼嘛。開始幹嘛?你說開始幹嘛,我總不至於叫你開始上床吧。”上官紫玉輕蔑地說。

“沒緊張呀。我憑什麼要緊張?就算你要我上床,老子也用不著緊張嘛。”安博瑞用猥褻和下流的目光看著夫人說:“告訴你,我這支槍正頂著火呢,被你特麼姐弟倆攪和得還沒有來得及發洩,小心我立刻就辦你。”

“無聊至極!好了,我沒工夫和你磨牙。言歸正傳吧。”上官紫玉說:“剛才你答應我還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對吧?”

安博瑞無可奈何地說道:“是,我是說過這話。”

上官紫玉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意,她說:“就兩點。第一,將咱安氏集團在你名下的股份劃撥百分之十到上官紫玉的名下。”

“你沒病吧?”安博瑞一聽就火了,他態度強硬地說:“想搶劫呐?不行,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好吧,我退一步,百分之五。”

“百分之一。”

上官紫玉用異常堅定的口吻大聲喊了起來:“百分之五!”稍停,她壓低聲音說道:“安博瑞,姑奶奶我很生氣,你特麼最好別跟我討價還價了。我最後說一遍,你必須讓出這百分之五的股權。”

安博瑞已經被夫人逼到了牆角上,他覺得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只好咬咬牙,惡聲惡氣地說道:“我說過的,答應答應都答應!行嗎?還有一條是什麼趕緊的說,說完了老子要睡覺。”

上官紫玉的臉上露出勝利者的笑容:“不著急。興許姑奶奶我高興了,還得和你親熱,幫你泄火呢。”

安博瑞老老實實的說出了心裡話:“去你的,你想那啥,我還沒心情呢!”說完他再次催促:“你那剩下的一條要求說不說?若是不好意思提了,就請自便吧。”

上官紫玉說:“好,我說。”

“說呀,看你這磨嘰勁兒。不說就回你自己的臥室去吧,我真要睡覺了。”安博瑞催促說。

上官紫玉看了安博瑞一眼,咬咬牙說:“我們離婚吧。”

“什麼?你瘋啦!”安博瑞喊了起來:“為什麼會這樣?”

上官紫玉說道:“我沒瘋!如果瘋了也是被尼瑪逼給逼上梁山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外面沾花惹草,我還跟著你過日子,那上官紫玉真的就成了腦子進水的傻逼一個。”

“不行!我不同意離婚。”安博瑞口氣堅定地說。

“為什麼?”

“因為我不希望孩子們在單親家庭裡成長。”

“你還知道心疼孩子?”上官紫玉的眼睛裡蒙上了晶瑩的淚花,她質問說:“你怎麼就不怕孩子們因為有一個不要臉的淫賊父親而蒙羞?”

“我可以從此改邪歸正。”

“這句話都說過幾百遍了,你就哄鬼去吧!”

“再說了……”安博瑞話到嘴邊又咽回了肚子裡。因為他將今晚遭遇的前前後後聯想了一下,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上官紫玉設計好的陷阱裡。

她不是帶孩子們去看戲嗎?怎麼會突然間回來了,而且還帶著弟弟,拿著相機。

她為什麼非得讓上官智勇當財務總監?

她為什麼逼著自己出讓股權?

這一個又一個疑問把安博瑞嚇得直冒冷汗:上官紫玉的目的就是要奪權!

他想起來了,早先他們夫妻倆就有約定,一家四口,安氏的股份平均分配,每人各占百分之二十五。現在自己答應讓出百分之五,那麼上官紫玉就占百分之三十,自己只剩百分之二十了。

經過今晚的這場變故,上官紫玉不但在安氏佔有絕對優勢的股權,而且公司的財會和銷售業務這兩個關鍵部門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那麼她要將安氏改換門庭還不是易如反掌?

安博瑞還在沉思之中,上官紫玉見他話說了一半就又沒有下文,便不耐煩地說:“再說了,說呀,再說什麼?吞吞吐吐的你什麼意思嘛!”

安博瑞還沒把事情的頭緒完全捋清楚,因此言不由衷地敷衍說:“再說,我也捨不得你。”

“有什麼好捨不得的?老婆就是一件衣服,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上官紫玉嘴裡這樣說,可是心裡卻正如安博瑞所說不希望兩個孩子生活在父母離異的陰影裡。於是她改口說:“既然你不同意離婚,那麼從今天開始,咱倆正式分居。”

安博瑞一聽樂了,他笑著說:“嗨,咱倆不是從來就分居的嗎?”

其實安博瑞這話說得一點都不誇張。打從新婚之夜開始,他們小倆口就從來沒有在一張床上睡過到天亮。

說起睡覺來,這兩口子還真是有點水火不相容的味道。上官紫玉怕吵,稍微有些動靜就失眠。偏偏安博瑞睡覺的呼嚕打得比誰都響,只要腦袋一靠著枕頭,不出五分鐘便鼾聲如雷。

就因為這個原因,上官紫玉從來都不敢與安博瑞同床共枕。

然而夫妻之間不可能沒有親熱之舉。他倆只好纏綿歸纏綿,睡覺歸睡覺。耕耘播雨之後各回各的房,各上各的床。

“你笑什麼笑?安博瑞,告訴你,我是認真的!”

“我也沒說你是開玩笑的呀。”

“那麼好吧。”上官紫玉一本正經的說:“從今往後咱倆只有夫妻之名,你再也不許碰姑奶奶我。”

“這,這……”

“這什麼這?”上官紫玉惱恨地說:“姑奶奶我嫌你那杆槍髒。到處亂插,鬼知道你麻痹會帶什麼病回家來。”

安博瑞無言以對,只是傻子一樣愣在那兒。

“好吧,現在你自由了。”上官紫玉歎了一口氣,說:“至於你麻痹跟誰上床從此與我一概無關。但是我警告你,你要玩女人我不管,若是弄出小雜種來姑奶奶我會一刀下去閹了你!”

上官紫玉這番話等於給安博瑞吃了定心丸,讓他高興得趕緊點頭哈腰地說:“嘿嘿,不敢,不敢。”

“不過,還有一點要跟你講清楚。”

“還有啥呀,您老人家有完沒完啦?”安博瑞不耐煩了,他皺著眉頭嚷了起來。

上官紫玉瞟了安博瑞一眼,說:“不著急,一句話就完事兒。”

“說呀,快點!”

“說就說。”上官紫玉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她說:“你可以隨便玩女人了,那麼我也來嘗嘗養小白臉的滋味兒。從此咱倆河水不犯井水,誰也別干涉誰好了。”

“你……”

安博瑞被上官紫玉的話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他的這副德性讓上官紫玉十分惱火,她擺出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姿態,忿然說道:“怎麼,不樂意,對吧?這事兒我考慮,要末咱就離婚,要末你就得忍著。憑什麼你們男人可以不顧妻子的感受,一而再再而三的找野女人尋歡作樂,風流快活?我們女人不就想找個小白臉玩玩嘛,這還沒怎麼著呢,你就覺得比被人掘了祖墳還難受,啊?告訴你,現在也該姑奶奶我出軌尋樂子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