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18章 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女人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504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3


“先生,”楊慧珠輕輕喊了一聲,見沉思中的安博瑞沒有反應便抬高了一點聲調又喊道:“先生----”

安博瑞的思緒完全沉浸在這場妻子設局挖坑逼迫自己往下跳的往事回憶之中。突然間聽見楊慧珠的呼喊,他怔了怔,下意識地問道:“你叫我?”

“先生,”楊慧珠不知道安博瑞為什麼發呆,便小心翼翼地問道:“您,您在想什麼呀?”

“我在想……”安博瑞思忖了一下,回答說:“我在想你,想我,想夫人,想我們之間的關係問題。”

楊慧珠笑了,說:“這有什麼好想的,你倆是夫妻,同時又都是我的東家嘛。”

算起來,與楊慧珠之間維持曖昧關係也有年頭了。安博瑞原本就是一位不但多情而且頗有責任心的男子漢大丈夫。但凡與他上過床的女人,只要向他提出要求,基本上都能夠得到一定的滿足。因此,他覺得現在也應該為楊慧珠做點什麼。

“慧珠,你娘家近來可好?”安博瑞以關懷的口吻問道:“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說一聲。”

“啊,托您的福,我娘家人都很好。謝謝您,先生。”楊慧珠十分客氣的回復東家的關心。

“那就好。”

安博瑞貌似有點失落,他淡淡應了一聲。

“不過……”楊慧珠猶豫了一下,說道:“不過,我的前夫有個侄子,他想到咱安氏找份工作……”

“哦?”安博瑞打斷了楊慧珠的話,他問道:“你前夫的侄子怎麼會找到你這兒來了?”

“是的,按道理我與前夫都離婚這麼多年了,也犯不著管他們家的閒事兒。可是,這孩子救過我的命……”

“是嗎?”安博瑞挺感興趣的問道:“怎麼回事兒,你不妨說給我聽聽。”

在楊慧珠的印象裡難得看見安博瑞這麼有耐心,有興致與她交流,因此很痛快的說起了不堪回首而又刻骨銘心的往事兒。

……

說起來,楊慧珠可真是苦命的女人。

俗話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其實,剛成親的那陣子楊慧珠小倆口還是有些恩愛的意思。可誰知道好景不長,滿村子的人很快就都知道這位在十裡八鄉遠近聞名的漂亮女人卻不會生孩子。

這事兒是楊慧珠和全家人的心病,也成為丈夫吃喝嫖賭的絕好理由。

老祖宗說過“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從小就因為家境貧寒而沒有機會讀書的楊慧珠也許並不明瞭這句話的含義。但是,作為不能夠為婆家傳宗接代的女人,楊慧珠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因此,她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干涉丈夫不良嗜好的權力。就算丈夫做得再出格,她也只好咬斷了牙根往自己的肚子裡咽。

然而,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接下來,在這個不幸的家庭裡發生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的發生讓楊慧珠覺得再也沒有忍耐下去的耐心和勇氣。

那天是圩日,一個晴空萬里的好日子。

大清早,楊慧珠就和村裡的一群大姑娘小媳婦結伴去鎮上趕圩。

她們居住的村莊離鎮子並不太遠。到了快要做午飯的光景,辭別了還在圩上流連忘返的姐妹們,買了幾樣要緊東西的楊慧珠就大步流星、匆匆忙忙的趕緊往回走。

來到家門口,楊慧珠看見堂前屋門洞開,前前後後也不見一個人影。

“唉,”楊慧珠歎了一口氣,心裡暗自埋怨丈夫說:“下地幹活也不知道把門關好,這要是小偷過來可就方便了!”

她在心裡叨叨著,卻見自己的臥室門關得好好的,倒也覺得一點安慰。

看看時間不早了,楊慧珠準備把買好的東西放到臥室,然後去做午飯。於是,她趕緊掏出鑰匙開房門。

就在這時,她發現臥室裡似乎有人。豎起耳朵仔細一聽,從門縫裡清清楚楚的傳出來一陣又一陣女人妖妖冶冶的呻吟聲。

這是怎麼了?難道這青天白日的,自己家裡竟然會轟轟烈烈地上演鳩占鵲巢的鬧劇?

楊慧珠早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女人,可是她想不到自己的忍讓會使他得寸進尺,今天竟然敢明目張膽的將野女人帶到家裡來尋歡作樂。

一股強烈的醋意翻江倒海般湧來,再也無法忍受的楊慧珠頓然感到怒從心頭起,惡自膽邊生。被怒火燒得渾身顫抖的她,抖抖索索地用鑰匙開了門。

天啦!

果然不錯,一對狗男女真的纏綿交錯地扭在床上。

楊慧珠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呆若木雞的她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就見壓在女人身上的丈夫扭頭朝自己瞪著眼睛吼叫:“出去。你給老子滾出去!”

這還了得,病人居然強似郎中!

無論楊慧珠平日裡再怎麼軟弱可欺,再怎麼忍氣吞聲,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她也無法忍下這口氣,“不要臉的流氓!混蛋!你這個不得好死,千刀萬剮的!”她一邊義憤填膺地怒吼著,一邊抓起身邊桌上的茶杯朝丈夫扔了過去。

看見妻子來了還騎在女人身上不肯下來的丈夫一眼瞄見楊慧珠揚手扔了什麼過來,他急忙將頭一偏,好歹躲過了這突然襲擊。

想不到從來就逆來順受的妻子會來這一手,一貫為所欲為的男人哪會放過楊慧珠,他猛地一下從躺在床上嚇得瑟瑟發抖的女人身上翻身爬將起來。也不顧自己還一絲不掛的裸著身子,只見他迅速跳下床,一個箭步躥到楊慧珠面前,左手抓住她的胸襟,揚起右手就是一個大耳刮子。

鮮紅的血流立刻就從楊慧珠的嘴角冒了出來。

被丈夫這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的楊慧珠還沒站穩腳跟就被狠狠地推到了門外。

房門“嘭”的一下關上了。

身子柔弱的女人哪經得起丈夫這猛力一推,楊慧珠往後急速退了幾步便四腳朝天地摔倒在地上。看了一眼緊緊關閉的臥室,她翻身爬起,氣急敗壞地一邊哭鬧一邊拼命的捶打房門。

楊慧珠的哭鬧咒駡聲驚動了住在隔壁的婆婆。

婆婆的到來讓悲憤至極的楊慧珠覺得撈到了一根救命草,她一把鼻涕一把淚,怨怨艾艾地向老人家哭訴起來。

“好啦,哭什麼哭。”楊慧珠才說了幾句婆婆就不耐煩了,她撇撇嘴,陰陽怪氣地說道:“有什麼好哭的?男人嘛,誰不想生個兒子傳宗接代。你不是不會生嗎?怎麼著,別人替你代勞還不樂意?不樂意不要緊嘛,你可以和我兒子離婚呀。哼哼,不會下蛋的母雞不好找,會生孩子的女人滿大街都是!”

楊慧珠覺得沒有活路了,一氣之下跳進了村口的大

池塘。

不會游泳的楊慧珠在好幾米深的池塘裡胡亂撲騰著。死神即將降臨了,剛才還一分鐘都不想活的她卻又產生了求生的欲望。

就在楊慧珠被水嗆得快要失去知覺的關鍵時刻,有人向她伸過來一根竹竿。

靠著竹竿的拖拽,楊慧珠終於獲得了重生。

與死神插肩而過的楊慧珠怎麼也想不到,救命恩人居然是丈夫的親侄子胡郭華。

其時,胡郭華不過才十三、四歲。也是楊慧珠不當死,這麼點小屁孩兒居然臨危不亂,使出了一個這麼專業的救人絕招。

……

“哎呀,了不起,這孩子可是真的了不起!”楊慧珠的故事讓安博瑞十分的感慨,他有點兒激動地說:“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又這麼聰明,咱還讓他打什麼工嘛!我決定了,好好培養一下,讓他上學,讀書。”

“謝謝,謝謝!先生,有您這句話慧珠真的感恩不盡。”想不到東家這麼熱心,楊慧珠感動得熱淚盈眶。但是,她不打算接受東家的這番好意,只是婉言謝絕說:“不過,我看還是讓他做點事兒為好。讀書,就算了吧。”

“怎麼會這樣呢?”安博瑞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按照常理,既然東家願意出資讓侄子讀書,感恩戴德的楊慧珠就不應該婉拒人家的好意。可是,面對安博瑞,楊慧珠這樣做實在是有她的難言之隱。

……

說起來她這個前夫的侄子確實是忒不爭氣了。這個人聰明倒是格外的聰明,可是從小就頑劣不堪,打架鬥毆啥都幹,拿起書就喊腦袋瓜子疼。

初中沒讀完這小子死活都不去上學了,從此就與一幫臭味相投的小流氓偷雞摸狗的鬼混在一起。

好逸惡勞的壞小子在家裡待不下去了,少不得溜到叔叔的前妻家裡混吃混喝。

為了報答侄子的救命之恩,與丈夫分道揚鑣的楊慧珠便把胡郭華當成自己的親兒子。從此,但凡胡郭華有物質上的要求,楊慧珠一概有求必應。

之後,楊慧珠來到北京打工,憑著手腳勤快和對東家的忠心,楊慧珠在京城居然站住了腳跟。

年初,已經成年了的胡郭華隨著進京打工的同伴在一個建築工地做事。

起先,這傢伙還老老實實的跟著泥水匠學習砌牆抹砂漿的技術。沒過多久,從小就不願讀書,好逸惡勞的他因為幹活拈輕怕重而遭到師傅的嫌棄。後來因為不服師傅的管教,大吵一場之後便炒了老闆的魷魚。

無奈中的胡郭華千方百計、費盡周折,最後他終於找到了在安博瑞家當女傭的嬸嬸。

楊慧珠當然想為他在安氏謀份差事,可是她知道進入安氏集團沒有文憑是免談的,所以拿出一筆錢打發胡郭華回老家。

可是胡郭華並沒有回老家,他毫不吝嗇地將這筆錢當成了在京城遊玩的旅費。

沒過多久,錢用完了。嘗到了甜頭的胡郭華就三番兩次的又到嬸嬸這兒來討要。

算起來已經兩三個月了,胡郭華悠哉遊哉的就一直賴在北京不想走,只要錢花完了他就必定會來找楊慧珠。

楊慧珠怎麼也想不到這小子會如此死皮賴臉。三回兩回的她不好意思拒絕,次數多了楊慧珠也就不願再當冤大頭。

這不,就在今天上午胡郭華又來這兒向她討錢。

楊慧珠實在是受不了,便教訓他說:“你自己說說你,二十多的人啦,老大不小了,還在那兒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就你這樣子,三天兩頭問我要錢,我也就是幫人家當保姆掙幾個辛苦錢……”

“好啦,嬸嬸您就別再教訓我了。”胡郭華打斷了楊慧珠的話,幾乎是哀求的說道:“您就幫幫我好不好?我真的是準備做生意,沒有本錢哪行呀。好嬸嬸,我叫您親媽都行。就這一回了,最後一回,求求您支援一下好不好?”

楊慧珠知道胡郭華是在胡說八道騙錢,便不耐煩地說:“最後一回,你自己想想這是第幾個最後一回。算了,也就是前世欠你的,這回你又準備訛我多少錢?”

胡郭華一聽有門了,高興得嗓門也大了許多,趕緊說道:“不多不多,最多給我萬把塊錢就行。”

楊慧珠聽見這不要臉的侄子又在獅子大開口,忍不住吼出了聲:“你當我開銀行是不是?”想了想,無可奈何的她氣鼓鼓地說道:“給你兩千好啦。”

“嬸嬸,您也太小氣了吧?”

“一千五。不要拉倒!”

胡郭華一聽急了,他不敢再討價還價,趕緊回應道:“兩千就兩千,要要要,誰說不要了。”

接過楊慧珠的錢,胡郭華說:“嬸嬸,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兒。”

“還有啥事兒?你有完沒完?”

楊慧珠真的不耐煩了。

看見楊慧珠不耐煩的樣子,胡郭華趕緊說:“不是。嬸嬸您別急,我跟您說正經事兒。”

“說吧,說吧。”

“嬸嬸,要不跟你們老闆說說讓我當個保安也行。”

楊慧珠根本就不相信胡郭華會真的要當保安,便揶揄地問道:“你不是說從我這兒拿錢要去做生意的嗎?”

胡郭華嘿嘿一笑,說:“我不這麼說您能給錢嗎?再說了,若是真做生意的話,你這區區兩千塊錢還不夠請人吃頓飯呢。”說完,他又正色道:“嬸嬸,我真的想做事,別的幹不了,當保安還行。”

楊慧珠想想也是這麼個理兒。就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胡扯淡,於是她借著話題使起了激將法:“對呀,當保安每月工資才兩千多塊錢,不就也上不了幾回飯館,你會樂意幹嗎?”

“嬸嬸,您不是說我不務正業嗎?人家想做事兒您又來潑涼水。”胡郭華不高興了,便撅起嘴巴提抗議。

……

思緒到此,楊慧珠覺得如果讓安博瑞安排胡郭華去讀書的話,不光是讓東家的錢白白的扔進水裡,而且天知道這小子會做出啥丟人現眼的囧事兒來。

因此,她對安博瑞解釋說:“先生,說實在的,我這個侄子他不是讀書的料,小時候總翹課,拿出書來就喊腦袋瓜子疼。再說,他已經二十多歲了,早過了上學讀書的年齡。”

“呵呵,原來是這樣子呀。”安博瑞釋然了。

“先生,這孩子做不來要求有文化的事兒,如果方便的話,看看您能否安排他當個保安就好了。”

安博瑞想了想說:“你的侄子來安氏當保安?這不是罵我安博瑞嘛。這樣,讓他在這院子裡呆著,當個生活車司機,就在你的手下聽調遣,行不行?”

楊慧珠一聽激動得連聲說:“謝謝!先生,謝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