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25章 他終於讓嬸嬸心跳了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61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胡郭華的威脅讓楊慧珠感到怒不可遏,她狂怒地喊道:“那我就我去死!不,我死也得先殺了你!”

“嘿嘿嘿。我說嬸嬸呀,”胡郭華奸笑著說:“人死如燈滅,一了百了,這倒是個解脫的好辦法。不過我相信一點,您恐怕不打算連累別人吧?”

“嘁,”胡郭華的話讓楊慧珠感到好笑,她撇撇嘴,不屑地說:“沒兒沒女,我無牽無掛的連累誰?”

胡郭華馬上接嘴說:“是呀,您是沒兒沒女。不過您有老娘呀,還有姐姐和她的兒女。他們替您蒙羞,他們世世代代都將生活在被人鄙視的氛圍裡。因此,他們會恨您,會對著您的墳頭吐唾沫……”

胡郭華的話像刀子一樣戳得楊慧珠的心頭鮮血淋漓。

她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最對不起的就是母親。

母親年紀輕輕的就沒了丈夫,獨自一人辛辛苦苦地拉扯著兒女。想不到孤兒寡母、清清白白的熬過了大半輩子的老人家卻要因為女兒的風流韻事而被人指指戳戳,因為忍受不了世人鄙視的目光而生不如死。

想到這淒慘的一幕,楊慧珠的淚水就像斷線的珍珠,立刻掛滿了兩腮。

一失足,千古恨!

楊慧珠終於對這句千古名言有了切身的體會。

她好悔,她好恨!

悔不該當年聽從上官紫玉的教唆,害得自己現如今成了一位被人唾駡,任人擺佈的可憐蟲。

她恨上官紫玉、恨安博瑞,更恨無視尊長、忘恩負義、卑鄙下流的胡郭華。

天呐,恐怕是前世殺人放火造多了孽,想不到一位與世無爭的老實人竟然會落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

“別說了,求求你別說了!”

傷心欲絕的楊慧珠哭喊著打斷了喋喋不休、沒完沒了的胡郭華。

胡郭華知道自己終於得手了,看見嬸嬸悲痛欲絕的樣子,他洋洋得意地說:“其實問題還沒有那麼嚴重,我肯定不會隨便拆穿您的西洋鏡。不過……”說著,他緩緩地退下褲子。

“幹什麼?你,你又想幹什麼?”

楊慧珠本能地雙手護住了自己的胸部。

“嬸嬸。”就像眼看著獵物已經落入陷阱的獵手,覺得自己穩操勝券的胡郭華卻又提起褲子,語氣溫柔地喊聲嬸嬸,出人意料的突然跪在當地。

“你,你……”楊慧珠不知道胡郭華為何要如此作為,大惑不解的她竟然不知所措地愣在那兒。

胡郭華這小子雖說是個渾蛋,但是他卻明白強扭的瓜不甜。

經過了一番唇槍舌劍的交鋒和再三再四的威脅逼迫,終於攻破了嬸嬸的心理防線。他知道,現在女人那脆弱的神經已經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如果像剛才一樣強行施暴的話,恐怕她就崩潰了。

他的本意是希望嬸嬸能夠心甘情願的與其長期交往。萬一將她逼瘋了、逼死了豈不前功盡棄?

為了儘量的消除嬸嬸對自己的反感和厭惡,他覺得還必須裝孫子,把女人的心哄軟來才為上策。

“嬸嬸,我對不起您。”胡郭華裝出一副無窮懊悔的樣子說道:“我就是一不要臉的畜牲。這麼多年嬸嬸您把我當親兒子寵,可是,可是我卻犯下了如此大逆不道的罪行。”

胡郭華的這一席話勾起了楊慧珠的傷心事兒,她忍不住屈辱地嗚咽起來。

“不過,這也實在不能全怪

我……”

楊慧珠一聽這句話就急了,她惱恨地打斷了胡郭華,說:“不怪你,那倒是該怪我了?怪我下賤勾引你是吧?”

“不是不是,嬸嬸您別急。”胡郭華慌了神,他趕緊解釋說:“剛才我沒把話說明白。我的意思是,原本我也不是要想故意傷害您。誰叫我一時獸性發作,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請您相信,我決不是為自己找藉口,其實您是真不知道男人在那種狀況下的感受。”

楊慧珠狠狠地剜了胡郭華一眼沒有吭聲。

“唉!正如嬸嬸您說的,我是想女人想瘋了。”頓了頓,胡郭華又說道:“不過,話又得說回來。書上都說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注:正因為此人沒讀書,所以曲解了詩文的原意)。人家君子都盼望能夠摟著女人上床,何況是我這種不著調的人呢。再說,我也二十好幾了,瞅瞅村裡那些玩伴,孩子都打醬油了,這能不眼饞嗎?您說,我想女人不是也很正常的,對吧?”

或許楊慧珠覺得他說的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於是接嘴說:“滿世界的女人多的是,幹嘛吃的你?”

胡郭華沮喪地說:“您還不瞭解我嗎,像我這樣的,會有女人看得上眼嗎?”

一聽這句話,楊慧珠就氣不打一處來,她幾乎要跳起來吼道:“那我就該著讓你欺負是吧?”

“哎喲喲,我的好嬸嬸,親嬸嬸,這您可就冤死我了。”胡郭華站起身來,他一邊作揖一邊充滿激情地說:“我愛您。不管您信不信,我是真的愛慕您!”

“又在胡說八道!”

“我沒胡說!我愛您,我想您,我想您都想得白天茶飯不香,夜晚輾轉難眠。真的,我都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

這世界上多有受不了女人引誘的男人,也不缺少經不住男人糾纏的女人。

胡郭華的這番表白雖說不可能那麼容易的就能消除嬸嬸對他的反感和厭惡,但是他這一而再再而三的示愛的確在不經意間讓嬸嬸莫名奇妙的心頭微微一顫。

楊慧珠本來打定主意不與胡郭華搭話,這時也忍不住數落說:“人家是少男少女,花好月圓。你放著年輕的、漂亮的女人不去追求,偏偏跟我這老寡婦過不去。見過沒出息的,還沒見過像你這樣的!”

胡郭華嘻嘻一笑,說:“蘿蔔青菜,各人喜愛。嗨,不是‘情人眼中出西施’有這麼一說嘛。”

楊慧珠半真半假的嗔道:“嘁!都讓黃土埋了半截身子的黃臉婆,咱還西施呢。就你一張死嘴會說。”

“說真格的,我從小就覺得嬸嬸您長得好看,喜歡跟您在一起。長大了,我發現您跟其他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在女人堆裡那就是那雞群裡的白鶴,混在魚目中的珍珠。當然,漂亮的女人也不止您一人。可是若論心腸好、忠厚老實、溫柔賢淑還真沒見過能夠趕上您的。”

胡郭華這一頓讚賞的話讓楊慧珠覺得心中很是受用。為了掩飾自己,她故意拉長臉說:“難道這就成了你心生邪念的理由?”

這胡郭華雖然是個不著四六的角色,可他倒是有些觀顏察色的小聰明。他就知道嬸嬸現在已經被自己這一番迷魂湯灌得心情開始舒暢了。因此,他欲擒故縱地問道:“嬸嬸您想聽真話,還是想聽假話?”

楊慧珠乜了胡郭華一眼,雖然心裡已經不覺得有多難受,可她仍然沒好氣地說:“廢什麼話呀你?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