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26章 樂極生悲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80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得嘞!嬸嬸您聽我說。”胡郭華一邊說,一邊試探著在嬸嬸身邊坐了下來:“說句實在話,一直以來我雖然覺得您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也喜歡和您呆在一起。可我總告誡自己那是我嬸嬸,是比我媽還疼我的人,不可以有什麼非分之想。”

楊慧珠下意識地往旁邊挪了挪,說:“你說我會相信你這鬼話嗎?”

“對,現在我自己也不會相信這話了。”

“那你說了半天敢情是放屁呀?”

“嬸嬸,事到如今我就說掏心窩子的話吧。之前我的確只是仰慕您,尊崇您。可是凡事都會變化呀。”胡郭華故意的往嬸嬸身邊靠了靠說:“自從那天我無意間窺見您和安董事長在一起。也是巧了,你倆也沒鎖門就在這床上……”

“啊?啊……”

楊慧珠又是吃驚,又是羞愧,真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先前被夫人抓了現行,而後又會被侄子窺視得一清二楚。她用懊惱的目光瞅著胡郭華,傻子似的呆坐著,半天也沒有動彈。

心懷鬼胎的胡郭華看了看嬸嬸,發現自己這麼緊挨著她,對方好像沒啥反應,心跳又不知不覺的加速了。猶豫了一下,他壯著膽子拉住嬸嬸的手,急切地說:“從第一眼看到這該死的臭男人一絲不掛滴壓在您身上,我就火冒三丈,真恨不得沖過去一把掐死這老東西!”

楊慧珠的心裡一動,她緩緩地從胡郭華的掌中抽回了手,下意識的眼瞅著自己的手,輕聲問道:“為什麼?”

胡郭華說:“當時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突然間產生了這麼一個十分衝動的思想意識。應該是吃醋吧,現在想起來好比就是丈夫猛然間看見妻子和別的男人滾在一起的那種感覺。”說著,他又把嬸嬸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裡。這回楊慧珠居然沒有將手往回抽。

思忖了一下,胡郭華接著說:“自打那天起,我就突然萌發一個念頭,叔叔早就拋棄了您,我倆根本不存在什麼輩分關係。既然我未娶,您未嫁,我就要讓您成為我的女人,從此充當您的保護傘,再不允許別的男人欺負您。”

一口氣說完這些,胡郭華別過臉意外地發現嬸嬸的臉上竟然掛著淚珠。他的心中一陣竊喜,知道自己的這番話點到了嬸嬸的關鍵穴位。為了進一步鞏固已經取得的成果,他裝出關心的樣子說:“您哭了?是不是我又惹您傷心了?”

楊慧珠沒吱聲,只是將頭輕輕的靠在胡郭華的肩頭上。

“華子,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半晌,楊慧珠輕輕的問道。

“嬸嬸,我的話句句屬實,若有半句虛妄必遭天譴五雷……”

楊慧珠伸手捂住了胡郭華的嘴巴。

“姐----”

胡郭華心念一動,充滿激情地喊出了聲。

這一聲喊,喊得楊慧珠直愣愣的發起了呆。

胡郭華一看,詫異地問道:“怎麼,不喜歡?”

“哎,哎……”

楊慧珠用蚊蠅之聲遲遲疑疑地應道,淚水卻奪眶而出。

這兩行熱淚意味著什麼傻瓜都能夠明白,胡郭華強忍住劇烈的心跳,將嘴緩緩地靠上前,輕輕地嘬著楊慧珠掛在臉上的淚珠。

楊慧珠沒有動彈,默默地閉上倆眼。

“姐,我愛你……”

胡郭華一邊喃喃碎語一邊和楊慧珠的嘴唇吻合在一起。

倆人緊緊相擁著,在女人身上特有的氣味刺激下,心旌搖盪的胡郭華忍不住一把抓住楊慧珠的胸。

楊慧珠象徵性的用手推了推胡郭華,其後也就任由他在胸前胡作非為。

一般來說在兩情相悅的狀況下男性都會變成進攻型的動

物,而且往往會將得寸進尺的秉性演繹得淋漓盡致。

楊慧珠終於又一次被胡郭華剝得一絲不掛之時,她那潔白如玉的酮體頓然間讓她身邊的男人兩眼放光、神魂顛倒。

“姐,我愛你……”

胡郭華脫光了自己,夢囈般喃喃著撲向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的女人。

“別,華子,別這樣……”

胡郭華終於讓楊慧珠扯下了矜持的面紗。

“姐。”事畢,胡郭華十分溫柔的喊了一聲,又在楊慧珠的臉上使勁吻了一下。

臉色潮紅的楊慧珠滿含羞澀地看了胡郭華一眼,輕聲問道:“華子,你以後會對我好嗎?”

胡郭華立即信誓旦旦地回答說:“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要當一把傘,給你遮風擋雨。為了你的快樂和幸福,我可以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此話似乎讓楊慧珠有些感動,她雙眼飽含淚花,默默地盯著胡郭華。許久,她翻身起床。穿好衣服後,她正色道:“華子,你得答應我幾件事兒。”

“必須的!別說幾件,幾百件我也答應你。”

“首先,人前你還得喊我嬸嬸。”

“哦……”胡郭華想了想,說:“沒問題。”

“你不要恨安董。他和夫人對我有恩,若沒有他們收留,我哪能過上這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再說了,”猶豫了一下,楊慧珠還是接著說道:“再說,我和他,是我主動的。”

胡郭華沒吭聲,只是十分勉強的點了點頭。

楊慧珠看了胡郭華一眼,又說:“還有,從今往後你不要老往我這兒跑,咱們還是要避點兒嫌的好。”

“那,那我要想你怎麼辦?”胡郭華急了,他嘟著嘴,有點不樂意。仔細思忖了一會兒,又滿懷醋意地說道:“你,我知道你是怕被安博瑞堵了門。這沒關係呀,老東西白天又不在家,怕什麼?”

“胡郭華!”

楊慧珠憤怒地喊道。

“啊,啊?”胡郭華不知道楊慧珠為什麼突然間翻臉,吃驚地望著她發愣。

“你當我什麼人呐,啊?照你這意思,白天伺候你,晚上又輪著安博瑞,你當我是臨街賣笑的‘雞’對吧?”楊慧珠覺得太傷自尊了,她又委屈地嗚咽起來。

“姐,姐。你別哭,別哭了。是我不對,是我不好,胡說八道的又惹你傷心。”胡郭華慌了神,趕緊挑好話哄著說:“姐,我……唉!你要是不樂意,我不來還不成嘛?如果我,我要是想你了,我就,我就使勁兒憋著唄。”

瞧著胡郭華說得可憐兮兮的,楊慧珠的心裡有些不落忍,她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撅起嘴似嬌似嗔的輕輕說道:“也沒說不讓你來嘛。”

一聽這話,胡郭華欣喜若狂卻仍舊裝出一副乖乖聽話的可憐相說:“姐,要不你看這樣行不行,我每天二十四小時待機,隨時聽從你的調遣好嗎?”

楊慧珠輕輕一點胡郭華的額頭,破涕為笑說:“冤家,我這是前世欠了你的。”

胡郭華趕緊接嘴說:“哦喲喲,我的好姐姐,親愛的,來世又該我欠你的了。”

“就你嘴貧!”楊慧珠忍不住抿嘴一笑。

“姐姐……”

胡郭華正想說些什麼,手機彩鈴聲就出人意料的響了起來。

接完電話之後,胡郭華臉都白了。

原來,今天下午學校提前放學,早晨安國靖都給胡郭華交代了接人的時間。誰知他倆在這裡沒完沒了、忘乎所以的黏糊,竟然把這事兒給忘得一乾二淨。現在都早過了學校放學的時間,電話裡頭聽了兒子告狀的安博瑞氣得大發雷霆,把胡郭華罵了個狗血淋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