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28章 真相大白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25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蔣菲菲找著了安國靖?

安博瑞簡直有點兒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喜過望、異常激動的他對著話筒可著嗓門囔了起來:“什麼什麼,我沒聽清楚,菲菲,你,你再重複一遍!”

蔣菲菲明白,安博瑞並非沒聽清楚,只不過是這個消息完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已。因此,她字正腔圓、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道:“安國靖找到啦。我們已經在回家的路上。”

“好好好!謝謝,謝謝,菲菲,太謝謝你了!”安博瑞激動和興奮的情緒溢於言表。隨即,他又關切地問道:“孩子他,他怎麼樣,沒事兒吧?”

“您放心,咱小帥哥好著啦。”

說完,蔣菲菲就摘了機。

“慧珠,告訴老姚多弄倆菜,晚上我得喝兩盅。”撂下電話,安博瑞興致勃勃地囑咐楊慧珠。

車子總算回來了。

打開車門,看見從車裡出來的安國靖,一直陪著安博瑞在院子外面等候的楊慧珠絮絮叨叨地連聲念佛:“阿彌陀佛!菩薩保佑,菩薩保佑。阿彌陀佛!謝謝菩薩保佑……”

“爸爸,”憋得滿臉通紅的安國靖縮頭縮腦的來到父親跟前,耳語般的低聲說道:“對不起,我欺騙了你們……”

安博瑞望著低眉順眼的兒子,有點莫名奇妙:“欺騙?你是說……”

“楊媽,晚餐準備好了對吧?”蔣菲菲趕緊打斷了安博瑞,她對滿頭霧水的楊慧珠說:“快帶孩子吃飯去吧。”

看著緊隨楊慧珠走進宅子裡的兒子背影,安博瑞轉臉問道:“菲菲,快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蔣菲菲撇撇嘴,笑了笑,說:“剛才,安國靖不是向您道歉了嘛。”

安博瑞鄒起眉頭說:“你是說,安國靖被綁架是個騙局?”

蔣菲菲點點頭,沒吭聲。

“為什麼?”

“不為什麼。孩子淘唄!”

“哦,啥事兒沒有,鬧得驚天動地、雞飛狗跳的就為著涮咱玩兒?”安博瑞懊惱地自言自語:“這叫什麼事兒,吃飽了撐的!”

蔣菲菲不無怨艾地埋怨說:“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孩子。若不是你們家的管家婆楊媽沉不住氣兒,事情也不會發展到驚動您老人家的地步。”

“你倒說得輕巧。現在社會上這麼亂,聽說孩子被綁架了,誰還沉得住氣兒。”安博瑞為楊慧珠開脫說:“就別說她一個老實巴交的女人,剛才我都嚇得心裡直打鼓。”

聽安博瑞這麼一說,蔣菲菲也就附和道:“也是哦,乍一聽到這個消息,我也是六神無主,腳都嚇軟了。”

“對不起啊,讓你跟著虛驚了一場。”安博瑞略帶歉意地說道。

蔣菲菲微微一笑,說:“沒事兒。虛驚一場還不好哇?誰也不希望真的出事兒,對吧?”

“說的也是。”蔣菲菲的善解人意讓安博瑞感到很寬慰。想了想,他又說:“這臭小子也太不像話了。等會兒吃完了飯,真的好好修理修理他!”

“別!”蔣菲菲斬釘截鐵地阻止說:“瑞哥,您千萬別!剛才在西單商場那兒上車時我向孩子保證過,好好的跟我回家,老老實實向爸爸道個歉就一定不會有事兒。”

既然蔣菲菲如此說了,安博瑞也就不好再說什麼。隨即,他似乎想起什麼,於是

問道:“你剛才說安國靖在西單那兒上的車?”

“對呀。”

“你怎麼就知道他在那裡的?”

蔣菲菲神秘地一笑,說:“您隨我來。”

進了屋子,蔣菲菲按下了電話錄音鍵,說:“瑞哥您聽聽。”

安博瑞說:“這不就是剛才那臭小子騙人的對話嘛。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蔣菲菲再放了一遍,說:“您是不是還聽到旁邊的雜音?”

安博瑞仔細聽了一遍,說:“好像是公車到了西單商場報站的聲音。”

“這不就對了嘛!您想,他們京城實驗中學離西單就那麼幾步路,小孩子愛湊熱鬧,他不去那兒去哪兒?”蔣菲菲興奮地說:“其實,在您接到安國靖的電話之後,我就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合常理。”

“哦?”安博瑞好奇地問道:“怎麼個不合常理呢?”

蔣菲菲得意地微微一笑,說:“你沒發現這起所謂的綁架案,從頭到尾都沒有一丁點兒綁匪的身影?”

“對呀,從一開始的電話就都是安國靖這臭小子打的。嘿,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茬呢?”

“還有,為什麼這孩子老是跟他姑姑打電話呢?按道理綁匪肯定是要讓當爹的拿錢贖人,可是他偏偏一聽見父親的聲音就把電話給掛了,這不都有疑問嗎?”

安博瑞聽蔣菲菲說得頭頭是道,忍不住感歎起來:“嘿,都說頭髮長,見識短,怎麼到你這兒就滿不是這麼回事兒了呢?”

“嘿嘿,我聰明唄!”蔣菲菲自負地嘿嘿一笑,隨即又補上一句:“開個玩笑噢,我再聰明也比不上瑞哥您呐。當時您不是著急上火嘛,觀察和分析問題肯定就很難抓到要點。其實,這就叫做當事者迷,旁觀者……”

“喂,蔣菲菲同志!”安博瑞瞪著蔣菲菲,佯怒說:“身為董事長秘書,董事長家裡出了事兒你居然敢說自己是旁觀者,該打不該打?”說著,他抬手高高地舉起巴掌。

蔣菲菲調皮地吐吐舌頭,嬉皮笑臉地說道:“該打。但是,該打的不是我,而是您!”

“打我?你錯了還要打我,這不就沒有天理了嘛!”

“我跟您說,誰讓您雇了個什麼不負責任的生活車司機,接個孩子都會不準時。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出這事兒。”蔣菲菲埋怨說。

就在這時,楊慧珠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客廳,她恭恭敬敬地說道:“先生,您和菲菲小姐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本來,蔣菲菲的話已經讓安博瑞將滿肚子的不滿和氣惱都轉移到了倒楣的胡郭華身上。按照他的脾氣,絕對不可能容忍如此怠忽職守的員工繼續留任的,可是楊慧珠的到來讓安博瑞內心正在升騰的火氣頓然熄滅了。他暗自歎了一口氣,以十分冷峻的口吻輕言漫語的對楊慧珠說道:“慧珠哇,回頭告訴你那個親戚,以後做事情必須丁是丁卯是卯。行不?”

瞭解安博瑞秉性為人的楊慧珠知道自己的東家是一位有理不在聲高的人,聽見如此嚴肅的說話情知他已經很生氣了。同時,她也明白,這回東家是給足了自己面子,要不然的話,直接就得將胡郭華給炒了魷魚。因此,她趕緊陪著笑臉,畢恭畢敬地應聲回答說:“先生,實在是對不起,慧珠給您添麻煩了。回頭我一定狠狠的教訓不爭氣的侄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