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32章 我耍流氓?誰證明?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96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那天也是神使鬼差,長期在公車和地鐵上吃女人豆腐的胡郭華居然會遇上一位難纏的對手。若不是憑著隨機應變的本領和能言善辯的巧嘴,指不定就得在公安局的號子裡蹲上幾天。

其實故事並不複雜。也就是因為口袋裡沒錢了,胡郭華去找嬸嬸,結果碰了釘子。之後,他十分沮喪的在大街上胡亂溜達。沿途看看街景,瞅瞅美女,這會兒感覺有點疲乏了,就想回住所去休息休息。

正好公車來了,也正好公車後排有座位,樂得他三步並作兩步奔過去就座。

在車上,眼看著身邊的美女在打瞌睡,流氓成性的胡郭華決然不會放過欣賞美女的大好時機。

這胡郭華已然是色膽包天的老流氓,以往擠在公車和地鐵裡,渾水摸魚的乘亂摸捏女人的大腿和屁股是屢試不爽。這麼近距離的盡情欣賞絕色美女,還是開天闢地頭一回。左看右看,反反復複的仔細品賞,結果讓他無法把持,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韙,壯著膽子偷偷的摸起了姑娘的大腿。

都說見過大膽的流氓,沒見過這麼大膽的流氓!

聰明的讀者應該知道這位被侵害的姑娘是誰了。

在這天子腳下,光天化日、大庭廣眾的,哪能讓色情狂如此肆無忌憚的耍流氓!

當義憤填膺的乘客們將胡郭華押到公安派出所之後,為了不影響乘客們的正常生活,員警讓司機趕緊開車走人,只留下了蔣菲菲和胡郭華。

“怎麼回事兒?光天化日的,滿車廂都是人,居然敢性騷擾。這也忒大膽了吧?”

滿屋子鬧哄哄的乘客緊隨著司機離開了派出所之後,一位膚色黝黑、面目冷峻的員警開始瞭解事情的經過。

員警的話音剛落,胡郭華就來了個先聲奪人,他說:“員警同志,咱講究的是實事求是,我堂堂正正的老實人怎麼可能做這種缺德事兒呢。您也說了,光天化日、大庭廣眾的,就算我有那邪念頭,不是也沒有那麼大的膽量嘛。”

蔣菲菲一聽這話,氣得大聲吼道:“不要臉的臭流氓!你還敢耍賴了啊?”說著,她“噌”的一下站起來,劈臉就朝胡郭華甩了一個巴掌過去。

胡郭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蔣菲菲的手腕,然後裝模作樣、慢條斯理地說:“員警同志,您看看,都到派出所了,還這麼狂。”說著,他鬆開抓住蔣菲菲的手,呲牙咧嘴的露出被對方咬得血肉模糊的肩膀給員警看:“您看,這女的是不是瘋了,把人都咬成這樣了。”

“你才瘋了。我咬你?誰叫你耍流氓,活該!”

蔣菲菲氣呼呼地罵道,同時,她又猛撲上前抓住了胡郭華的胸襟。

看見蔣菲菲的情緒有點過於激動,員警朝她擺擺手,用盡可能溫和的語調勸說道:“我說,這位女同志,有我們公安機關給你撐腰作主,就用不著生這麼大的氣了。有啥情況好好的說嘛,動手動腳的也解決不了問題,對吧?”

聞言,蔣菲菲鬆開了抓住胡郭華的手。

“好吧,什麼情況?”員警見倆人的態度都比較平和了,便開始發問了。他看了胡郭華一眼,隨即轉過臉對蔣菲菲說:“這位元女同志,當時是怎麼一個情況,你先說吧。”

蔣菲菲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把剛才車上發生的事情經過簡單述說了一遍。

“說完啦?”

員警覺得蔣菲菲還有話沒說完,而且關鍵的問題根本就沒有提。

其實蔣菲菲要說的事情經過還就真只有這麼簡單。當時一直在睡覺的她對於胡郭華上車後的一系列小動作根本就不知情,所以員警聽見的也就是她和胡郭華打鬥的情況。

看見蔣菲菲悄沒聲的點點頭,員警提醒說:“你說他騷擾了你,究竟怎麼騷擾的呢?”

“我根本就沒有騷擾她。”胡郭華急忙插嘴為自己辯解。

員警用威嚴的目光盯著胡郭華說:“我沒問你。”

或許員警的態度讓蔣菲菲覺得自己有了主心骨,於是她輕輕說道:“他摸了我。”

“摸了哪兒?”

蔣菲菲羞澀地問道:“必須說嗎?”

這位員警看了一眼旁邊正在作記錄的女員警,回答說:“對。”

蔣菲菲紅著臉,用憎惡的目光剜了胡郭華一眼,轉過臉對員警怯生生的低聲說:“他摸了我,我的下身。”

胡郭華一聽,裝出萬分委屈的樣子跳起來直囔囔:“誣衊!我要告你誣陷罪!”

“你吼什麼吼?”員警生氣地呵斥胡郭華:“我讓你說話了嗎?你給我老老實實一邊呆著!”說完,他又問蔣菲菲:“然後呢?”

“然後就是剛才我說的情況,我們就打起來了。”

“哦-----”

員警沒有再問什麼,只是叫蔣菲菲看過剛才的問話筆錄並且要求她簽字捺指模。之後,他又好言好語的安慰了蔣菲菲幾句並讓她留下聯繫方式便讓她先回家去了。

看見蔣菲菲做完筆錄離開了派出所,胡郭華知道接下來就該自己過關了。於是,不等員警提問他便主動的問道:“員警同志,現在我可以說話了吧?”

員警不屑地瞅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得到員

警的允許,胡郭華裝出十分委屈的樣子,他苦著臉說道:“員警同志,我實在忒冤了。這女的也無恥得夠可以,根本就沒有的事情她都能夠編造得出來。”

員警是一位經驗比較豐富的老同志,等胡郭華訴完苦,他不動聲色的盯著對方瞧了半天,然後問道:“這女的你認識嗎?”

胡郭華一愣,他不知道員警問這個是什麼意思,但他清楚這種場合下員警絕對不是來閒聊的,也許一句話沒有回答好被人揪住辮子就不好辦了。看見員警用審訊的目光緊盯著自己,胡郭華心裡一點底也沒有,只好老老實實的回答說:“不認識。”

“哦,你們誰也不認識誰。”員警沉吟了一下,突然,他指著胡郭華肩膀上的傷口提問說:“那她憑什麼咬你呢,而且還咬得這麼厲害。”

對呀,無怨無仇的陌生人相互之間不可能隨便傷害對方的。

這個問題確實有些不好回答,可是胡郭華卻回答得很乾脆:“因為我抽了她一個耳刮子。”

員警接著問道:“你有什麼理由抽人家?”

“因為,”胡郭華猶豫了一下,回答說:“因為她欠抽。隨便罵人不該抽她嗎?”

員警糾正說:“她不是罵人,而是喊叫抓流氓。”

這員警還真不是吃素的,他提的這幾個問題都是圍繞著蔣菲菲的證詞來的。而且看似隨隨便便的糾正了胡郭華的說法,其實這一句話就給他定了流氓行為的性質。

然而,胡郭華也不是什麼等閒之輩,眼珠子一轉,說:“對,她是喊了抓流氓。但是,我為什麼不可以對小偷動武哇?”

此話讓員警有點意外,他說:“你的意思是,這女的在車上行竊?”

“沒錯。”胡郭華異常肯定地點點頭。

“她的行竊對象是誰?”

“是我。”胡郭華煞有介事地胡亂編造說:“當時我很疲勞,上車後迷迷瞪瞪的來了瞌睡。迷糊中,發覺坐在身旁這女的掏我口袋。正當我準備動手制服她時,誰知這娘們先發制人,我沒吭聲她倒大呼小叫起來。”為了徹底攪亂員警的思緒,他故意氣憤地反問:“像這種專門在公車上行竊的扒手難道不該打嗎?”

這回員警有些坐蠟了,心中有些不快的他為蔣菲菲辯解道:“你說那女的對你行竊,有證據嗎?”

員警終於著道兒了!

聽見他問到這兒,胡郭華心中一陣竊喜,於是趕緊接嘴反問:“那女的說我性騷擾,她有什麼證據?”

員警臉色一變,異常嚴肅的說道:“這麼一車廂幾十號乘客都說你騷擾了人家。怎麼著,你還真的想抵賴呀?”

面對員警的詰問,胡郭華似乎早就想好了應對方案。員警的話音剛落,面無表情的他便不急不忙地回答說:“這只能夠說明女賊騙術高明,整個車廂裡的乘客都被她忽悠了。”

胡郭華的這番狡辯讓經驗豐富的員警都語塞了。

就在員警沉默不語的當口,胡郭華試探著問道:“員警同志,我可以走了嗎?”

“不行。”

“為什麼?”胡郭華有些不耐煩的反問。

員警好像並沒有計較胡郭華的態度,仍然語氣平和地回答說:“因為你的問題還沒有弄清楚。”

善於觀顏察色的胡郭華從員警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茫然和困惑。

很明顯,現在員警對於剛才這輛公車上究竟是發生了流氓性侵事件,還是發生了小偷扒竊事件已經是難辨真假了。

胡郭華知道,這種時候自己如果表現得理直氣壯的話,就算員警不可能完全相信自己的話,但也不排除他會對那美女產生一些懷疑。

於是,他口氣生硬的說道:“員警同志,我不能夠贊同你的說法。原本我就是受害者,你卻相信那女賊的一面之詞。剛才我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了,你還說我的問題沒有弄清楚。這樣吧,我說的不算,那女的說的也不算,麻煩您挨個問問剛才車上的乘客,誰能證明我在車上耍了流氓,我是怎麼樣耍的流氓。”

這個問題還真是把員警給難住了。

既然拿不出真憑實據,公安機關也就沒有不讓人回家的道理。

在這件事情上,胡郭華覺得自己能夠戰勝員警,實在是太偉大了。什麼時候想起來他都覺得飄飄然,美哉,樂哉!

“師傅,小心!哎呀……”

胡郭華正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之中,突然間聽見後座傳來驚恐的喊叫,他下意識的一腳猛踩刹車。

可是已經遲了,只聽見“咣當”一聲,他們的坐騎扎扎實實的追上了前車的尾巴。

一場車禍就在這麼不經意間突如其來。

多虧系了安全帶,胡郭華雖然嚇得半死,但卻沒有傷到身體的任何部位。

坐在後面的蔣菲菲卻與此相反。雖然汽車撞得不是太嚴重,但是由於沒系安全帶,汽車追尾的瞬間,她被強大的慣性牽引著往前沖,也不知道腦袋磕到了車子的哪個部位,一下子就昏迷過去了。

120急救車將人送到就近的醫院之後,大夫趕緊為蔣菲菲做了腦CT檢查。還好,只不過是輕微的腦震盪。問題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必須留院觀察一兩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