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40章 紅燒肉風波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450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快快快,姑姑,快點兒拿飯來。餓死了,餓死了。”

安國靖看見飯桌上出現了有日子不見的紅燒肉,倆眼頓時亮閃閃的發出了異樣的光彩。胃口大開的他忍不住忘乎所以地囔囔起來。

“小祖宗,飯來了。”楊慧珠端來一碗米飯。進了餐廳,看見安國靖正夾起一塊滴著油珠的紅燒肉往嘴裡送,便著急忙慌的叮囑他:“呃,慢點兒,你慢點兒。小心別噎著。”

“好吃好吃好吃。”胖乎乎的安國靖一邊咀嚼一邊含混不清的嘀咕著。突然,他停止咀嚼,倆眼直愣愣的望著門口發呆。

楊慧珠詫異地回頭觀望,只見蔣菲菲面無表情,默然無語的站在門口。

“菲姑姑,我……”

安國靖輕輕喊了一聲,然後沮喪地垂著腦袋瓜。

蔣菲菲一聲不吭地瞧著傻呆呆站在餐桌旁邊的安國靖,她輕輕歎了一口氣,轉身就離開了。

安國靖茫然地望著蔣菲菲悄然消失的身影,沒精打采地重新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楊慧珠把米飯遞到了他的面前,輕言慢語地說:“好孩子,咱趕緊吃飯吧。”說著,她在安國靖的對面坐下,夾起一塊油嘟嘟,有肥有瘦的紅燒肉放在自己的飯碗裡。她樂呵呵地讚歎說:“瞧瞧,今天姚伯伯拿出了真功夫,這紅燒肉做得多地道!”

其實楊慧珠的這番話並非溢美之詞。

為了做這道菜,伙房的廚師老姚親自到早市挑選上好的五花肉做食材。用各種調味品醃制好了之後,再用文火細細的燜了好幾個小時。然後,又加上蒜瓣、大料之類的配料。結果,老遠老遠的就聞著濃香撲鼻而來。

“哎呀,嘖嘖嘖,這肉味道可好了。”楊慧珠輕輕咬了一小塊,仔細的咀嚼一番,忍不住自言自語的評價說:“瞧這肉燒的,瘦肉筋道有嚼頭,肥肉看起來油嘟嘟的,卻又不膩口。還有這肉皮,唔,燒得爛爛的,咬一口都粘嘴唇。”

說著,她又伸筷子夾了一塊肉放在安國靖的碗裡,笑眯眯的說道:“國靖哦,好孩子,發什麼呆呀,咱趕緊的吃吧。”

安國靖雙眉緊鎖,看了看自己飯碗裡的紅燒肉,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之後,他用厭煩的目光盯著嘮叨個沒完沒了的楊慧珠。突然,他“噌”的一下站立起來,順手一巴掌將餐桌上的那盤紅燒肉一股腦兒掃到了地上。

瓷盤子落地清脆的碎裂聲勝過一個驚天動地的炸雷,把正在有滋有味品嘗美食的楊慧珠震得目瞪口呆。

“你……”

愣了半天,氣急敗壞的楊慧珠倆眼直瞪著安國靖。她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由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會突然間如此翻臉。

剛才是一時衝動,安國靖居然將一盤香噴噴的紅燒肉全部橫掃到了地上。孩子畢竟是孩子,出手之後,眼瞅著撒了一地的肉塊湯漬和四濺紛飛的碎瓷片,他又開始害怕了。

等他發現姑姑用充滿怒氣的目光直愣愣瞪著自己時,更是緊張得不知如何才好。情急之下,百般無奈的安國靖忍不住“哇----”的一聲嚎啕起來。

安氏家裡面用餐有規矩,主人夫婦與女傭、孩子是分開的。雖然菜式都差不多,但是也可能是因為用餐時他們要商量生意上的事情,不方便讓旁人知曉吧。

此時,享受女主人待遇的蔣菲菲正獨自坐在隔壁餐廳裡的沙發上,她一邊看電視一邊玩手機遊戲。

這兒的男主人還在浴室裡洗澡,蔣菲菲靜候在此,為的是等他出浴之後共進晚餐。

突然間,她好像聽見一聲清脆的破碎聲。蔣菲菲以為自己的耳朵聽岔了,於是操起遙控器關小了電視機的音量。

就在這時,從隔壁的餐廳裡傳來安國靖的啼哭聲。

蔣菲菲一激靈,下意識的疾步奔了過去。

假如這個時候僅僅是安國靖和楊慧珠倆人在這兒,沒有旁人搭理的話,小孩子的哭鬧很快就會自己偃旗息鼓的。可是,不明就裡的蔣菲菲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也不知是感到撐腰的人來了,還是覺得挺不好意思,原本哭聲已經由大聲嚎啕變成低聲哭泣的安國靖突然間又拔高了嗓門。

其實,蔣菲菲的出現何止是安國靖一個人的情緒起了變化,坐在孩子對面的楊慧珠也是感到尷尬至極。原本窩了一肚子惱火的她轉而意識到,聞聲而來的蔣菲菲很可能會以為在這兒剛才出現了虐待兒童的行為。

楊慧珠想解釋什麼,可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於是她乾脆脖子一擰,別轉臉面壁而坐。

蔣菲菲站在門口,眼瞅著滿地一派狼藉,就主觀的認定安國靖是因為無意間打潑了那盤紅燒肉而嚇哭的。可是一看室內的氣氛,覺得滿不像是這麼一回事兒。正猶豫是否要向楊慧珠瞭解一下是怎麼一個情況,恰巧安博瑞過來了。

安博瑞站在蔣菲菲的身邊用梳子梳弄他那濕漉漉的大背頭,看著屋子裡亂糟糟的一切,他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這時,安國靖已經停止了啼哭,。在父親威嚴的目光下,他低眉順眼的垂下了腦袋。

“這,是你幹的?”安博瑞用冷冰冰的語調追問兒子,目光卻緊盯著地上的食物和碎瓷片。

“是姑姑不好。她害我!”

安國靖突如其來的一聲發喊讓室內幾個大人全都睜大了吃驚的眼睛。

就在大家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檔口,這孩子又流著委屈的眼淚嗚嗚咽咽、斷斷續續的說道:“我,我好容易,好容易要減肥,肥。她偏偏拿紅燒肉來,來饞,饞人家。嗚,嗚……”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安博瑞下意識的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肉塊和湯漬,氣惱地責問兒子:“所以你就敢潑肉砸盤子?”

“誰叫她害人嘛!”安國靖挺不服氣的低聲嘟噥說。

“安國靖!”安博瑞突然提高了聲調,用不容質疑的口吻命令兒子:“你,向姑姑道歉

!”

“哼!”安國靖朝父親翻了一下白眼,以示對抗。

“怎麼著?”兒子的態度讓安博瑞非常生氣,他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起來。

眼看著此人似乎就要發作了,嚇得楊慧珠趕緊替安國靖求情:“先生,咱就甭跟孩子較勁兒了。自家孩子還用的著道什麼歉嘛。先生,求您好好跟孩子說,只要他知道錯了就行。”

“不行!”安博瑞斬釘截鐵地喝了一聲。他對楊慧珠說:“慧珠你別慣著他。‘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臭小子他這是皮癢癢了!”

父親的話裡滿含著威脅的意思,安國靖知道今天的一場痛揍又在所難免。但他生就的一副強牛脾氣,只是默然無聲的流著淚水,就是不肯向姑姑道歉。

眼瞅著父子倆就那麼劍拔弩張的僵在那兒,楊慧珠幾欲再次替孩子求情,可是她又覺得先生的話已經說到了那份兒上,自己幾乎沒有任何開口的餘地。因此她張了張嘴,卻並沒出聲。

“瑞哥。”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一直站在門口沒有吭聲的蔣菲菲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於是,她向安博瑞丟了一個眼色,然後徑直走到安國靖的身邊。

“小帥哥,”蔣菲菲緩緩的坐了下來,她輕言慢語的說道:“你下定決心要減肥,這是好事兒呀。我們大家都很支持嘛。今天姑姑給你上了紅燒肉,食用這種油膩膩的東西當然與減肥的目標不一致。你想沒想過,姑姑她那麼疼你,能害你嗎?也許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你在減肥,只是覺得你喜歡吃這道菜,才給你上的,對吧?”

“誰說她不知道?”安國靖急忙反駁說:“我都告訴過她,以後每天用餐全部按照您制定的菜譜來安排!不信,您問問她自己是不是我對她說過這話兒。”

“是嗎?”蔣菲菲眼珠一轉,不慌不忙的接嘴說:“喔,我明白了。既然知道這事兒,那麼姑姑肯定是用這麼一道你最喜歡吃的菜來考驗小帥哥你減肥的決心到底大不大。”說著,她朝楊慧珠眨眨眼睛,故意問道:“對吧,楊媽您是在考驗小帥哥,對不對?”

在楊慧珠的眼裡,蔣菲菲搬進楓林灣88號院來,根本就是鳩占鵲巢的不道德行為。

來了之後,在安國靖的起居飲食方面她的大包大攬,完全改變孩子以前的生活規律和固有的習慣,這就更讓楊慧珠感覺她是在搶班奪權,是肆無忌憚的蠶食鯨吞自己好容易在安氏家中獲得的權力和地位。

聽見蔣菲菲說什麼考驗安國靖減肥決心之類的話她越發感到刺耳。因此,憋著一肚子怨氣的楊慧珠乾脆對她不予理睬,只是垂著眼瞼顧自發呆。

蔣菲菲是何等聰慧的人物,一眼就看出了楊慧珠對自己的不滿,於是她話鋒一轉,對安國靖說:“就算因為別的什麼緣故,但是有一點你是明顯的不對。”

說到這兒,蔣菲菲故意頓了頓。看看安國靖對她的話並沒有反感的意思,便接著說道:“再怎麼說,糟蹋食物總不應該。小帥哥,菲姑姑說的對不對?”

安國靖偷眼瞧了一下蔣菲菲,略顯愧疚的輕聲說:“菲姑姑,我把紅燒肉潑地上,糟蹋食物,不對。”

“唔。”蔣菲菲滿意的點點頭,又說:“那,對姑姑耍態度是不是也錯了呢?”

安國靖翻了翻白眼,仍舊不吭聲。

將菲菲知道這強牛的心裡頭還是不服氣。略一思忖,她認為窮追猛打不可能解決問題,於是換了一個話題問道:“小帥哥,這些天跟著老爸練功夫累不累?”

果然,安國靖很樂意談這個問題,他信心滿滿地回答說:“有點兒累,但是您放心,我能夠堅持下去的。”

“很好,有點兒男子漢大丈夫的樣兒。菲姑姑聽著就高興。”蔣菲菲讚歎了一聲,但她緊接著又說:“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你恐怕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

安國靖一聽,不樂意了,他撅著嘴追問說:“憑什麼?”

蔣菲菲表情嚴肅的說:“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應該是敢作敢為敢擔當的人。如果明明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兒,卻連向人家道歉的勇氣都沒有,那麼將來還能夠幹大事兒,成大器嗎?”

安國靖的目光暗淡了,他低垂著頭,不敢看菲姑姑。

蔣菲菲知道自己的話打動了安國靖,於是來了個趁熱打鐵。她問道:“安國靖同學,姑姑是長輩,你應不應該尊敬她?”

安國靖抬頭瞅了蔣菲菲一眼,無可奈何的回答說:“應該。”

“那麼我問你,對長輩耍態度對不對?”

對於菲姑姑緊逼過來的問題,安國靖覺得自己毫無退步,只好低著頭,耳語般輕輕回答說:“不對。”

“好!知道不對就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蔣菲菲不失時機的肯定了安國靖的表態。她知道,如果再督促一下,自己的說服工作就成功了。所以,她用商量的口吻說道:“接下來,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對吧?”

安國靖又看了蔣菲菲一眼,只見菲姑姑正用鼓勵的眼神盯著自己,於是他轉過臉,鼓足勇氣說:“姑姑,對不起。我不可以對您耍態度。”

“好了好了。知錯就改還是好孩子。”楊慧珠趕緊安慰說。

這場發生在父子倆之間的危機總算被蔣菲菲給化解了,安博瑞向她報以微笑,他說:“菲菲,,麻煩你帶國靖到隔壁用餐去。我和慧珠有話要說,就不過去吃飯了。”

蔣菲菲二話沒說,領著安國靖出了門。

可是仍舊坐在餐桌旁邊的楊慧珠卻對安博瑞的安排把心給攪亂了。

先生把蔣小姐和孩子都支開了,卻要單獨的和自己用餐,這意味著什麼呢?他說有話要和自己說,這只是一個藉口,還是真的有什麼要緊的話告訴自己呢?

轉眼間,這一個又一個格外敏感的問題鬧得怦然心動的楊慧珠像一位初戀的小姑娘,羞澀澀的紅暈竟然悄悄的飛上了臉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