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42章 捉姦來了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453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今天,楊慧珠也縱情了,興奮得面呈酡色,呼吸急促的她渾身軟綿得快要成為一坨沒有骨架的泥巴,只是雙手吊著胡郭華的脖子,聽憑他胡作非為。

當下,兩情相悅的男女急忙寬衣解帶。期間倒鸞顛鳳、魚水之歡自然不在話下。

就在這時,有人站在臥室外,並且輕輕的叩了幾下門。

天啦----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這對赤身裸體,還纏綿在一堆的男女頓然間如遇黑煞神夜尋臨門,如聞霹靂炸雷當空轟頂。

“姐,姐。我,我,怎……怎麼,怎麼辦?”情急之下,胡郭華嚇得渾身發抖,連一句囫圇話也說不成。

怎麼辦?怎麼辦?

在胡郭華驚慌失措的一再追問下,焦急萬分的楊慧珠淚水不由自主的悄然而下。

人們都說“抓賊要拿贓,捉姦要捉雙。”

這可倒好,嬸嬸與侄子偷情,被人逮了個正著!

且不說曾經勾引東家,主僕成奸被女主人當場拿獲,已經算是有前科了。再加上這回與侄子偷情,可是將一頂無視長幼尊卑,人可盡夫的帽子穩穩妥妥的戴在自己的頭上了。

在家鄉那封閉保守的山村裡,楊慧珠自小受到的可是傳統思想的薰陶。女人的名節容不得絲毫瑕疵,這是她年幼時便在心裡劃定的一條做女人的道德紅線。

雖然事情的發生都有被逼無奈的因素,可她還是覺得自己背負著難以寬容的罪責。明明知道這條紅線的存在,縱有千條萬條理由,紅線就是紅線,就是拼死也不敢突破。而她心中的道德紅線偏偏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突破了。

楊慧珠清楚,今天的這件醜事若是張揚出去,她立刻就會成為千人手指、萬人側目的千古罪人。

此時此刻的楊慧珠悔恨至極。

她恨安博瑞、恨上官紫玉、也恨胡郭華,更恨她自己。

她後悔來到這座城市,後悔不該來到安氏家裡當保姆,也後悔不該求東家安排胡郭華來此處打工討生活。

想到這些,楊慧珠連去死的心都有。假如這會兒腳下的地面突然間開裂了,縱然是萬丈深淵,她也會毫不猶豫的跳將下去。

可是腳下的地面不可能會在此刻產生裂縫,事到如今悔也好,恨也罷,全都於事無補。擺在眼面前的難題是,就在這麼一間無處藏身的臥室裡,要把胡郭華這個五大三粗的大活人擱到哪兒才能夠做到匿影藏形,掩人耳目!

“快,鑽到床底下去。”

情急之下,楊慧珠終於想出了一個最原始,也最愚笨的主意。於是她焦焦燥燥的悄聲命令胡郭華。

就在胡郭華黑燈瞎火的胡亂尋摸自己的衣褲之時,門口的叩擊聲又再次的響了起來。

胡郭華慌了神,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楊慧珠的,他趕緊抓起手邊的衣褲著急忙慌的跐溜一下就朝床底下鑽了進去。

與此同時,楊慧珠也在尋找衣褲,伸手摸來摸去的都是白費功夫,她的衣褲早已經被胡郭華席捲一空。

“楊媽。”就在楊慧珠著急得束手無策的關鍵時候,門外傳來蔣菲菲的聲音。

三魂倆出竅的楊慧珠哆哆嗦嗦的蜷在床上,就算蔣菲菲在門外邊打槍放炮她也絕然不敢吱聲。

“楊媽。”蔣菲菲又喊了一聲,沒有聽見屋裡有人應答,於是又輕聲喊道:“楊媽您睡了嗎?”

這會兒感到走投無路的楊慧珠投河上吊喝毒藥的心都有了。聽見蔣菲菲的喊叫聲又起,她覺得再裝聾作啞實在說不過去。於是她胡亂抓過床上的毛巾毯裹住一絲不掛的身子,裝成剛剛被人叫醒的聲音,有氣無力的問道:“唔。誰呀?”

門口的蔣菲菲總算聽見應聲。這人倒也善解人意,等了一下沒有聽見楊慧珠起床,便提高聲音說:“是我。楊媽,安國靖明天用餐的食譜我給送過來了。您睡吧,我把紙條子從門縫裡塞進來得了。您就甭起床了。”

隨即,從房門腳下的縫隙裡果然傳來紙片與地面摩擦的聲音。

“楊媽,我走了啊。”蔣菲菲總算離開了,臨行時並沒有忘記禮貌的道聲“晚安”。

高跟皮鞋與進口高級地板瓷磚相碰時發出的清脆悅耳的“篤篤”聲由近及遠,由強而弱,最終銷聲匿跡了。

這聲音簡直叫做天籟之音,它真的賽過世界上最美妙的樂曲!

“我的個媽呀,可把人給嚇死了!”胡郭華從床底下爬了出來。他一邊摸摸索索的在衣褲堆裡翻找屬於自己的物件,一邊大喘氣的自言自語。

“騷狐精,不要臉的臭婊子!”

半天沒有吱聲的楊慧珠一把掀開包裹身子的毛巾毯,終於咬牙切齒的罵了出來。

楊慧珠的罵聲讓胡郭華吃了一驚:原本老實巴交、與世無爭的嬸嬸怎麼會對蔣小姐有如此怨氣呢?

轉而一想,他不由得樂了----想必這女人是在吃那騷娘們兒的醋!

怪不得自從蔣小姐搬到這兒來住宿,他就發現楊慧珠總是有些悶悶不樂。

也許現在安博瑞這個老騷公根本就不會想到要碰一下這位徐娘半老的傻女人。

老牛偏愛吃能草嘛,其實安董他也沒有什麼錯!

胡郭華覺得現在的楊慧珠就如同一頭擱著安博瑞,一頭擱著他胡郭華的天平。哪頭輕了,這架天平的手臂自然就要傾向另一頭。

目前這種狀況對於胡郭華來說無疑是個福音,今晚楊慧珠的主動示愛,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不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嗎?

想到這些,黑暗中的胡郭華不禁啞然失笑。

“你笑了?”楊慧珠十分敏感的責問道:“連你也在看我的笑話對不對?”

哎呀媽呀,問題嚴重了。胡郭華意識到自己的笑聲實在是不合時宜,眼珠一轉,他趕緊搪塞說:“沒有。姐,您別多心。我要是看您的笑話,不就是看自己的笑話嗎?剛才我只是覺得您和蔣小姐摸黑傳紙條的做法好笑

,有點像電視劇裡頭潛伏的地下黨在傳遞情報。”

“哼哼,當地下黨,她也配?”楊慧珠氣哼哼地說:“她是個狐狸精。這臭婊子不是個好東西,她純粹就是媚主禍國的妲己!”

“是,我也覺得她不是啥正經貨色。走起路來屁股以扭一扭的,一看就知道這娘們兒是個人可盡夫的騷玩意兒!”

胡郭華的話讓楊慧珠有一種知音難覓的感覺,她高興的附和說:“是吧?你也看出了這臭婊子不是個好東西,對吧?”

從楊慧珠說話的聲調裡胡郭華感受到了她抱有一股強烈的貶損情敵的欲望。為了進一步討得她的歡心,胡郭華在心裡組織盡可能刻薄的詞語準備對將菲菲再作一番人身攻擊。就在這時,室內的燈亮了,嚇得他到了嘴邊的刻毒話一下子又咽回肚子裡去了。

“哎呀媽呀。”胡郭華睜大驚恐的雙眼環視一下,發現是楊慧珠捺的電燈床頭開關。於是,他不解的詰問說:“姐,您幹嘛開燈呀?就不怕……”

“怕什麼怕!”楊慧珠截住了胡郭華的話頭。這位老實巴交,一輩子都夾著尾巴做人的女人被強列的嫉妒心和難以遏制的醋意啟動了藏匿在內心深處的自尊。看樣子這女人是豁出去了,只見她眉毛一挑,聲音爽朗地說道:“嬸嬸和侄子相處在一起說話兒,誰敢嚼什麼爛舌頭?你不是怕嗎?趕緊走人好了,我不留你了。”

想不到老實人逼急了說出話來也會如此的戧人。不過胡郭華非但沒有對此心生嫌隙,反倒希望此話並非楊慧珠忿懣之時的豪言狀語,而是深思熟慮的肺腑之言。於是,他哈哈一笑,說:“姐,您看我像個當縮頭烏龜的人嗎?”

“那可說不準。”楊慧珠白了胡郭華一眼,命令他說:“去,給我把門口那張紙片兒揀過來。”

胡郭華屁顛屁顛的走到門邊。他揀起了蔣菲菲從門縫那兒塞進來的紙片,一邊看一邊說:“我看看啥玩意兒?噢,這不是一份菜單嗎?姐,這騷娘們兒鄭重其事的弄這玩意兒幹嘛?”

楊慧珠用不屑的口吻沒好氣的回答說:“減肥食譜!這是東家老闆特意請狐狸精弄來幫助二少爺安國靖減肥的。”

胡郭華隨口接茬兒說:“安國靖,笨狗熊,大冬瓜,是該好好減減肥了。”

“胡郭華!你怎麼個意思?”楊慧珠睜大眼睛,她瞪著胡郭華說:“你在幫誰說話呀,啊?”

胡郭華知道自己又闖禍了,趕緊改口說:“我,不是,我是說安國靖就算要減肥,僅僅憑著這麼幾道菜就能夠讓笨狗熊變成個瘦猴精兒?這不是開玩笑嗎?”

“就你能。油嘴滑舌的!”楊慧珠用手指點了一下胡郭華的額頭。說完,她撇撇嘴,又說道:“我們的東家老闆還就作興她。就因為今兒晚上我沒按人家的菜譜安排用餐,安董父子倆都對我耍態度。安國靖這臭小子竟然摔盤子發威。”

事情到這兒,胡郭華終於明白楊慧珠傷心痛哭的緣由,因此勸導說:“唉,咱手捧人家的碗,就得身服人家管。有啥法子呢,為了生活,看在錢份上嘛。老闆耍態度,咱忍忍不就過去了,犯不著生氣傷心。說老實話,身體是自己個兒賺錢的本錢,氣壞了,不划算。”

楊慧珠點點頭說:“說的是。我傷心的倒不是先生耍態度,其實他脾氣好,還真沒怎麼著我。”

“那,您傷心委屈得哭天抹地的,難道是因為蔣小姐欺負您?若是這樣我跟她沒完!”

楊慧珠的眉毛跳了跳,胡郭華的表態讓她感到很欣慰。不過她還是有些自負的說道:“她欺負我?應該說還沒有到這份兒上吧。”說完,她又歎著氣說:“唉,我氣的是安國靖這臭小子。”

胡郭華一聽差點兒笑了,他說:“啥?您跟安國靖治什麼氣來著,一個小屁孩兒!”

說起這事兒,楊慧珠又忍不住熱淚盈眶了。她痛心地搖搖手,說:“這小沒良心的,他可是我從小帶大的,怎麼著也有一半的母子情緣嘛。可是,不知道這蔣小姐使了啥魔法,在他面前總是說啥是啥,我的話都成了耳邊風。”

胡郭華大大咧咧的勸道:“小孩子嘛,喜新厭舊總是有的。您別把它當回事兒得了。”

“不對!”楊慧珠氣惱地說:“准定是那狐狸精挑唆的。原先那麼溫順聽話的孩子,今兒個竟然摔盤子打碗的沖我耍威風!”

“是嗎?”

胡郭華順著楊慧珠的意思說:“這小兔崽子子怎麼可以對您如此無禮呢?好歹也是您一把屎一把尿將他拉扯大的嘛!姐,爭奪安氏下一代的確是將來我們安身立命的大事兒,咱還真不能夠掉以輕心。”

“不掉以輕心又怎麼著,咱總不能把蔣菲菲給趕出門去吧?再說了,咱也沒這種能耐呀。”楊慧珠無可奈何地說道。

胡郭華奸笑了一下,洋洋得意的說道:“姐,就您老實本分,您不是知道安氏夫人的電話嗎?掛一個越洋電話,將安博瑞和蔣菲菲的浪漫故事如實講述不就大功告成了?”說完,他為自己的損招自負地笑了笑。

楊慧珠歎了一口氣,說:“小兒科!這個主意還用得著你出?”

“怎麼?您想夫人彙報過了?”

“你說呢?”楊慧珠輕蔑地反問說。

“夫人怎麼說?”

“她怎麼說?”楊慧珠苦笑了一下,學著上官紫玉的口氣拖腔拉調地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啥?夫人是這樣說的?”想不到安氏夫人如此大度,這還真的出乎胡郭華的意料之外。由此他想到,怪不得嬸嬸與安博瑞有這麼一腿,居然還能夠在這楓林灣88號院女主人的眼皮子底下相安無事。

“怎麼著,沒招兒了吧?”楊慧珠對胡郭華使出了激將法。

胡郭華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壞笑著對楊慧珠說:“姐,來,親我一下,保險給您想個好主意。”

楊慧珠白了胡郭華一眼,嗔道:“滾滾滾,滾你娘的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