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45章 奈何橋上拔河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67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楊媽,照你這樣子說,世界上還真的有鬼呀?”

蔣菲菲學著楊慧珠的樣子跪在神龕下面燒紙錢,望著神龕面前忽閃忽閃的燭光,她忍不住問道。

楊慧珠覺得這個問題有點兒幼稚,斜眼乜了一下蔣菲菲,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肯定的回答說:“有哇,世界上當然有鬼。要不然人老了、死了之後都上哪兒去了,不就都變成鬼了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有沒有人看見過鬼,或者聽見過鬼出現的動靜。”蔣菲菲已經徹底的墮落了,一夜之間便變得相信神鬼之說。為了從楊慧珠這兒獲得佐證,她緊張地問道。說話時,這人覺得自己渾身直冒冷氣,連汗毛都一根根的豎了起來。

問題似乎有點兒難以回答,楊慧珠沉吟了一下說道:“也許有人看見過鬼,但是這種事兒也不敢肯定人人都能夠遇得上。大多數的人是看不見鬼的,也聽不到鬼來的動靜的。聽老輩人說,就算鬼同時在幾個人的面前現身,也是有的人看的見,有的人看不見。說是因人而異,一些病病怏怏的人、體質虛弱的人看見鬼的機會可能多一些吧。”

“為什麼呢?”

現在,在楊慧珠的面前,蔣菲菲儼然成了無知而又好奇的小學生。

“因為生了病的人比較虛嘛。還有體質衰弱的人,他們身上的陽氣都不足。陽虛的話,陰就盛,對吧?”

蔣菲菲與楊慧珠接觸的時間還很短,接觸的機會也很少,在她的印象裡,這位長期待在安氏豪宅裡的女僕不聲不響,先前看見她在安博瑞的面前總是唯唯諾諾的。只是沒有想到這女人還挺能說,一套一套的都沒打個磕巴。

聽她說起陽氣陰氣的,覺得這與看得見看不見鬼有點扯遠了,便接嘴說:“你說的這個是中醫郎中的言論,和誰能不能見得到鬼有什麼關係呢?”

楊慧珠激動地一拍手說:“咳,這太有關係了!聽老輩人說,我們人生活的陽間和鬼隱藏的陰間相隔的就只是一條河,這河上架著一座奈何橋。橋這邊是我們的陽間,過了橋便是陰間。就好像拔河一樣,陽氣盛的人陽間這邊力量就大,陽氣越盛,離陰間就越遠。反過來也是這樣子,陽虛陰盛的人肯定就離奈何橋那邊更近。這離得遠的人肯定就看不見鬼,離陰間越近的人不就看鬼看得更加清楚。蔣小姐,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說句實在話,將菲菲真有點兒佩服楊慧珠了。儘管她說的這一套似乎有些牽強,但是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蔣菲菲不想和她探討這些東西,而是直截了當的問道:“你看見過鬼沒有?”

“我?”楊慧珠伸了伸又白又胖的胳膊,看一眼細皮白肉,嬌嬌嫩嫩的蔣菲菲,她自豪地說:“我陽氣盛,火氣旺著呢。在奈何橋上拔河,肯定是離陰間越來越遠。我哪能夠看見鬼嘛,鬼毛也會被我這陽火給燒跑咯。”

“是嗎?”蔣菲菲用羡慕的目光瞅著蠻富態的楊慧珠,既憂心忡忡,又心有餘悸的說:“那,像我們這種瘦不拉嘰,豆芽菜似的……”

“那也不一定。”沒等蔣菲菲說完,楊慧珠便打斷她的話,安慰說:“胖不一定就陽氣盛,瘦也不能說陽虛陰盛。主要看的是體質好不好,有沒有毛病。先前在這兒做飯的張媽比我還敦實,對了,人高馬大、胖乎乎的張媽就在這院子裡聽見過鬼的哭聲。”

“啊?”

蔣菲菲一聽,臉色立刻就變得煞白煞白的了。

楊慧珠沒有理會蔣菲菲神態的變化,繼續說道:“鬼也不知道張媽那樣的胖子也會陽虛陰盛。據她自己說,那天清早,應該是個冬天,天亮得比較遲。別人都還在睡夢裡,她就起床發麵粉為做早點作準備。在這宅子後面的廚房裡,她正和著面,就感覺一陣陰森森的風從身後吹來,緊跟著就有女人在她身旁嗚嗚咽咽的哭泣。張媽前後左右一看,人毛也沒有一個,嚇得她尿了一褲子。”

楊慧珠還在那兒喋喋不休、津津有味的講述張媽遇見女鬼的往事,卻沒有注意到蔣菲菲已經變貌失色。這時,再也沒有心情聽楊慧珠的繼續講述的她目光呆滯,渾身哆嗦著緩緩起身,然後搖搖擺擺的朝樓梯口走去。

楊慧珠回頭看了一眼不辭而別的蔣菲菲,生怕等下又要上樓去請她吃飯,於是趕緊勸她說:“呃,馬上就可以開飯了,蔣小姐你就別上樓了吧。”

佝僂著腰身,雙手緊抱胸前的蔣菲菲沒精打采,有氣無力的回答說:“我有點兒難受,楊媽,飯我就不吃了。”說著,她抬腿就邁樓梯的臺階。誰知腳下一軟,撲通一下就跌坐在地上。

楊慧珠一看,趕緊奔過去幫扶她。

“哎呀,蔣小姐,你的手怎麼這樣子涼冰冰的呀!”她一邊使勁兒拉著蔣菲菲的手,一邊有點兒著急的說道:“你哪兒不舒服,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叫生活車司機送你

去醫院看大夫。”

坐在地上的蔣菲菲呆愣愣的不吱聲,只是默默的搖搖頭。

看見她這個樣子,楊慧珠也不好勉強,便關心地說:“蔣小姐,你不舒服,我扶你上樓去休息吧。待會兒讓姚師傅做點兒麵條送上來。連早飯也沒吃,怎麼著也得往肚子裡填點兒東西嘛。要不然,餓出個好歹來怎麼是好?”說著就使勁的要把她攙扶起來。

蔣菲菲愣愣的好像根本就沒有聽見楊慧珠說了些什麼。突然,她一把摟住對方的胳臂,目光裡滿是恐懼的問道:“楊媽,張媽她,她真的,真的遇見了女鬼?”

楊慧珠不知她為什麼突然間又問這個,便隨口應道:“是的。你不信可以去問問在這個院子裡頭做事的其他人。”

得到了楊慧珠肯定的回答,她更用力的抱緊了摟在懷中的胳臂。惶恐不安的回頭看了看神龕跟前忽閃忽閃的燭光,蔣菲菲嘴唇哆嗦著,斷斷續續的說道:“楊媽,昨天,昨天晚上我,我也聽見了女鬼,女鬼的哭……哭聲……”話沒說完,她竟然忍耐不住全身痙攣的哭泣起來。

“啊?”

楊慧珠聞言,不免大驚失色。

昨天晚上被那恐怖的聲音折騰得死去活來,今天睡醒了之後,蔣菲菲仍然心有餘悸。雖說當時又是拿剪刀,又是拿鏡子,但是身處陽光明媚的青天白日裡,她對這個世界上是否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多少還有些似信非信。

倒是與楊慧珠的這番交談堅定了她與無神論分道揚鑣的決心。而在獲取張媽曾經在廚房裡遇見女鬼的資訊之後,她覺得這不但充分的證明了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而且楓林灣88號院就時常有女鬼糾纏陽氣衰弱,陰氣強盛的倒楣蛋。

想明白了這一點,蔣菲菲內心的驚懼和恐怖感立刻就以飛快的速度迅速放大了無數倍!

聽說蔣菲菲和以前的張媽一樣遇見了女鬼,原本就很相信迷信的楊慧珠也嚇得心口怦怦直跳。

至於在哪個地方,具體什麼時間聽見女鬼哭泣,還有事情的經過是怎麼個情況,這些又都是頗有好奇心的楊慧珠極想知道的問題,於是她催促泣聲不止的蔣菲菲說:“蔣小姐,蔣小姐你別哭,求你快別哭了。你告訴我,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好不好?”

正好需要向人傾述自己遭遇的蔣菲菲定了定神,她擦擦淚眼,然後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的情況述說了一遍。

就像受到了傳染,蔣菲菲的敘述讓貌似身臨其境的楊慧珠覺得後背涼颼颼的直冒冷氣,大白天的身上也長起了雞皮疙瘩。

“哎呀,沒想到這剪刀加上鏡子還真的能夠打鬼!早聽說過‘照妖鏡’,原來這就是照妖鏡呀。”大有醍醐灌頂之感的楊慧珠感歎了一聲,又一疊聲的埋怨自己說:“嗐,都怪我昨天忘記燒紙錢,這不,怨鬼果然上這兒來纏人搗亂!”

也許是因為向別人傾訴了自己的遭遇讓內心的恐懼和焦慮情緒得到了一些釋放,蔣菲菲感覺心裡好受了一點兒。她鬆開了抱著楊慧珠胳臂的的手,自己從坐著的地上站了起來。

這楓林灣88號院她是沒有膽量繼續住下去了,甚至現在青天白日的她一個人都不敢在這棟房子的任何一個地方單獨行動了。

“楊媽,你能不能幫個忙,陪我上一趟樓去?”

蔣菲菲懇求說。以前她覺得楊慧珠有點兒怪怪的,似乎不那麼討人喜歡。今天不知怎麼突然間感到她是那麼的親切,跟她在一起就像有了主心骨,還特有安全感。

在楊慧珠的陪同下,蔣菲菲回到了樓上的臥室裡。她迅速將自己的衣物和日用品胡亂塞入小巧美觀的拉杆箱,然後逃也似的離開了楓林灣88號院。

離開安氏府第之後,蔣菲菲直接就回到了她自己租賃的屋子裡。

加入安氏集團不久,已經收入可觀的蔣菲菲便告別了終年累月不見天日、陰暗潮濕的蝸居生活。

辭退了她與宋普洲租賃的地下室,在這租價不低,但卻窗明几淨、南北通透的兩居室裡,轉眼間她就愉快的生活了一年有餘。

回到了自己的安樂窩,蔣菲菲頓時間便恢復了精氣神兒。雖然昨天晚上的遭遇已經在她的思維世界裡成了無法抹去的烙印,但是在這兒她完全具備能夠調整和控制自己情緒的能力。她可以強迫自己的思緒進入更加陽光的範疇,讓驚怵和恐懼的強度盡可能的壓縮到自己的心理可以承受的程度。

一個人在情緒強烈波動,心理承受巨大壓力,或者處於極度的驚懼和恐怖之中,那他基本上是沒有食欲的。

回到出租屋之後,蔣菲菲的精神一放鬆,肚子自然就鬧意見了。她不想虧待自己,就給餐館打電話送來了一份外賣。

吃飽喝足了,蔣菲菲覺得沒有什麼心情上班,於是又往床上一躺,踏踏實實的睡起了養顏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