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47章 恐懼中獨守空豪宅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38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自從聽說昨晚家裡發生了蔣菲菲被女鬼糾纏的恐怖事件,安博瑞其實比楊慧珠還要擔心今天晚上女鬼又會再次光臨楓林灣88號院。雖然看見了楊慧珠設置在門楣上的鏡子和剪刀,但他對於這所謂的“法器”究竟具有何等的法力,能不能夠除鬼驅魔,實在是不敢苟同。

作為一位練家子,假如遇上一兩個圖謀不軌的歹徒,他倒也可以做到毫不怯陣。可是,作為一心向佛的居士,面對冥冥中的鬼魅怪異的糾纏只能是束手無策。

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

表面上安博瑞說是為了宅子裡上下人等著想才讓楊慧珠急著去請法師驅鬼,其實他最擔心、最害怕的還是女鬼再次出現時會糾纏和傷害兒子。

蔣菲菲還是大人都嚇得逃之夭夭,假如這種情況發生在兒子身上的話,後果真的就不堪設想了!

“惹不起,咱還躲不起?”

考慮再三,安博瑞終於作出了這麼一個最無奈,也是最保險的決定。

於是,他拿起手機通知司機老張送他們父子上街,並叫他在酒店訂一個總統套間。

也許是為了安撫受了驚嚇的女人,正好兒子也鬧著要菲姑姑給他補習功課,於是他在隔壁又開了一個標準間,讓蔣菲菲開車過來作伴。

要不怎麼就說“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這楓林灣88號院發生了有人被女鬼糾纏的事件,不管是誰,膽子有多大,但凡知道的人都會退避三舍,逃之夭夭。

可是,楓林灣88號院裡的女傭卻必須獨自守著這棟至少目前來說充滿著神秘和詭異的豪宅寸步不離。

處於同樣的驚懼和恐怖氣氛裡,安博瑞的離去和楊慧珠的堅守,這是一件多麼天經地義的事情,誰也無可厚非。

“手捧人家的碗,身服人家管。我不下地獄,誰來下地獄?”

望著安博瑞父子的坐騎絕塵而去的遠影,楊慧珠無可奈何地勸導自己。

話是這麼講的,但是,來自心底裡的怯弱和恐懼並不會因為自我勸導而有一絲一毫的衰減。隨著夜幕的完全降臨,對於今晚的命運無法預知的恐懼像山一樣沉甸甸的壓得她連氣也透不過來。

雖然廚師老姚的話讓楊慧珠排除了張媽在廚房裡遇見鬼魂的疑慮。但是,昨天晚上蔣小姐慘遭女鬼糾纏,對此她早已是深信不疑。

小的時候她就喜歡聽老輩們講述神仙鬼怪的故事,產生這些故事的背景場地要末就在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要末就在老財主家人少房多的深宅大院之中。

“也是了,人少的地方自然就人氣不旺。既然缺少陽氣,那麼陰間的鬼魂當然要光顧這種地方咯。”

想來想去的,楊慧珠總覺得就是這麼一個理兒。

就說楓林灣88號院,這麼大一棟豪宅,上下幾層樓,日常的也不過住著三四個人。

當然,院子裡面的工人也有十幾二十來個人,但他們只有住地下室的份兒。這些人上上下下、進進出出的都從宅子後面的大廚房裡經過。可以說,他們與這裝飾豪華、富麗堂皇的宅子處於一個完全隔絕的狀態,兩者不存在任何的關聯。

就這麼個情況,就這麼點兒人氣,狐仙鬼怪能不來光臨嗎?

現在好了,蔣小姐嚇得逃之夭夭,東家父子倆又連夜上街,今晚不再回還了。那麼,在這皇宮一般瑰麗的安氏豪宅裡,楊慧珠便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家寡人。

安博瑞父子離開之後,她立馬將樓上樓下但凡能夠發出光亮的燈具統統打開了。

為了彌補昨日中元節忘記燒紙錢的過錯,楊慧珠在廳堂的神龕前點起了香燭,燒起了紙錢。然後,她十分虔誠的一再跪拜磕頭,心中默默的祈求神靈保佑,祈求鬼怪原諒。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她迫不及待的鑽進了自己的臥室,再也不敢出門了。

雖然自詡火焰高,陽氣足,可是在這燈火通明,卻又靜寂得能夠聽得見自己心跳的宅子裡,孤身一人的楊慧珠內心的恐懼感絕對不會亞於昨天晚上的蔣菲菲。

蔣菲菲在女鬼的哭泣聲裡只不過是祈盼著駭人的鬼魂能夠儘快的消失。對於她來說,這個恐怖的故事已經接近尾聲,至於何時結束,那只是早晚的事情。

而楊慧珠呢,女鬼究竟會不會來,什麼時間來,來了又奔哪個房間去,這些問題對於她來說全部都是一個無法預測的未知數。

擔心、擔

心、擔心……

等待、等待、等待……

在這充滿著神秘和詭異的豪宅裡,孤孤單單的楊慧珠時刻擔憂的是那驚秫恐怖的鬧劇會隨時發生在自己的身邊。萬般無奈的她其實可以說就是守在這兒等待女鬼的再次現身。

如果說,在蔣菲菲的遭遇中,她等待的只不過是令人無法忍受的恐怖故事何時能夠儘快的結束。那麼楊慧珠擔憂和等待的則是這場恐怖的鬧劇什麼時候會再次上演。

“也許女鬼會在下一秒鐘之後現身?”

楊慧珠的腦海裡反復出現這麼一個令人時刻心驚肉跳的問題。

平時,楊慧珠挺喜歡看電視的,可是今晚面對電視機她卻坐立不安,一會兒看看關得嚴嚴實實的房門,一會兒瞅瞅被窗簾完全遮掩的窗戶。電視裡面放的都是些啥,恐怕她一點兒也說不上來。

電燈是不敢關的,電視也看不下去,睡覺嘛,那肯定是“今夜無眠”。在這“長夜漫漫何時休”的時刻,楊慧珠能做的僅僅是抱著一面鏡子和一把剪刀坐在那兒直愣愣的發呆。

現在,唯一能夠讓她得到一點點安慰的也就是這鏡子和剪刀了。

可是,這玩意兒她也只是聽蔣菲菲這麼一說,究竟是否真的具備除鬼驅魔的法力,那可就叫做“鬼知道”!

如果詢問楊慧珠,此時最需要的是什麼,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最需要的就是同伴。這種時候哪怕是有個不懂世事的小屁孩兒呆在身邊,怎麼著也會讓人感到心裡頭踏實不少。

“安博瑞,你也太不夠意思了!”

楊慧珠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對先生產生怨艾。當她意識到這一點時,自己也嚇了一跳。

不過這也難怪楊慧珠對東家的不敬,假如他們父子倆不在這種為難時刻溜之大吉的話,至少也能給宅子裡增加一些人氣。即使女鬼真的來,那也不至於讓一個啥時候都希望有個男人作主撐腰的女人來獨自面對鬼魅怪異的糾纏和侵擾。

“欸,既然先生在關鍵時刻可以對咱棄之不顧,那麼我楊慧珠為什麼不能夠求助於在這兒的親人胡郭華呢?”

思緒到此,楊慧珠不禁豁然開朗。

平日裡楊慧珠是儘量不與胡郭華會面的。自從倆人勾搭成奸,楊慧珠便給胡郭華立下了規矩,沒有她的電話通知,此人絕對不許踏進宅子半步。

雖說她並非不知道自己在安博瑞心目中的份量,但她畢竟做過東家的女人。

男人是最忌諱自己女人與他人有染的。上至皇帝,下至貧民,莫不過如此。就算是令人生厭、看都懶得看一眼的自家女人,閑著就讓她閑著,絕對不可以贏了別人。

因此,楊慧珠生怕胡郭華不知死活,毫無節制的前來糾纏。萬一被人拆穿了西洋鏡,她和胡郭華都將成為死無葬身之地的可憐蟲。她完全有理由相信,以安博瑞的身份和財力,滅掉個把人並不是什麼很難辦的事情。

今天的情況倒是一個特例。在這驚懼恐怖的狀態中,為了能夠有個人來共同應對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鬼魅,早就成了驚弓之鳥的楊慧珠也算是逼上梁山,已經可以無所顧忌了!

於是,她義無反顧的拿起手機,叫醒了正在夢中與情人幽會的胡郭華。

對於胡郭華來說,楊慧珠的電話召見簡直可以和宮殿裡的嬪妃們有幸被皇上翻了牌子奉詔侍寢有得一比。

猴急猴急的的他樂顛顛的疾步從地下室躥了出來,又一路小跑的直沖宅子的大門奔。

其實,夜幕降臨的時候胡郭華正好在院子門口的保安值班室裡上班,看見安博瑞帶著他的兒子坐車出去之後,這人就有些想入非非了。但是,想起楊慧珠給他定的規矩,胡郭華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下班後老老實實的在宿舍裡挺屍,踏踏實實的做他的春夢。

誰知道嬸嬸居然會連夜招呼他過去。

不但如此,他從電話裡感受到了對方的火急火燎和迫不及待,頓然間弄得他是血管賁張,雄性柯爾蒙劇增。

老闆出了門,一個獨自守著偌大一座宅子的女人深更半夜的召見男人。想想這事兒胡郭華都激動得要死!

就幾步路的事兒,趁著夜色,胡郭華像只夜遊的貓咪一樣格外敏捷的躥到了宅子大門口。他怕別人知道自己的行蹤,也沒敢叫門。好在之前學著電影裡地下工作者的辦法,瞞著楊慧珠偷偷的配了這兒的鑰匙。因此他悄悄的就開門進了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