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51章 原來鬼魅就是他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39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蔣菲菲怎麼也想不到把自己嚇得魂不附體的女鬼哭聲原來是一部手機來電話的彩鈴聲音!

當她知道事情是這麼一回事兒之後,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個令人哭笑不得、可憐又可悲的大傻帽。

毫無疑問,這是有人精心設計好了故意嚇唬她的計謀。

蔣菲菲杏眼圓瞪,咬牙切齒、惱恨恨地向安博瑞訴說心中的鬱悶:“瑞哥,這是誰呀,缺德帶冒煙的!”

安博瑞沒有吱聲,他反復的觀察和把玩手上拿著的一部舊手機。

“菲菲,明天你可以安排一個人到移動公司調查一下這個手機號碼是誰登記的。”安博瑞指著手機的來電顯示說道。

蔣菲菲似乎被安博瑞的話提了一個醒,她看了一眼手機上面的號碼,說:“瑞哥,我覺得用不著查號碼了。”

“為什麼?”

“因為目前移動公司發售的手機號可以不用登記使用人的身份資訊。再說了……”

“哦,”安博瑞點點頭,看見蔣菲菲欲言又止,覺得她似乎還想說點兒什麼,於是他問道:“然後呢?你想說什麼儘管說,不要吞吞吐吐的嘛。”

蔣菲菲用狡黠的目光盯著安博瑞,她微微一笑,說:“其實,不用想也應該知道是誰搞的名堂,還用得著查手機的來電號碼嗎?”

安博瑞瞅著蔣菲菲遲遲疑疑地說道:“你是說,她……”

蔣菲菲點點頭。

“也對哈,這宅子除了我們幾個,就慧珠有鑰匙,其他人怎麼可能有機會把這玩意兒弄進來呢?”安博瑞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隨即,他目光一閃,又說道:“欸。不對呀,如果說是慧珠幹的,恐怕有些說不通嘛。”

“怎麼說?”蔣菲菲對於安博瑞的反思有些不滿,她一眼不錯地盯著對方責問道:“難道不是因為嫉妒我和您這麼恩愛,所以她就使壞來驅趕菲菲嗎?”

安博瑞沒有計較蔣菲菲的態度,他心平氣和的分析道:“就算你說的在理,但是她怎麼可能在嚇唬你的同時,自己也會嚇得驚慌失措,摔跤住醫院呢?再說了,誰都知道慧珠在這宅子裡管事兒,把這玩意兒擱在你的臥室裡,一旦事情敗露,這不是明擺著讓人家抓把柄嗎?她怎麼會這麼傻呢?”

“哼哼,也就她那個智商。您以為呢,她很聰明是嗎?”蔣菲菲賭氣的頂了一句嘴。

“菲菲——”

從來都溫順得像只人見人愛的小貓咪似的蔣菲菲居然會當面頂嘴,這讓安博瑞始料不及。詫異之際,很不高興的他用低沉,卻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喊了一聲。

其實,剛才的那句話一出口蔣菲菲就有點兒後悔了。

與一位山裡來的女傭爭風吃醋,犯得著嗎?和她原本就不在同一個層次,如此言論豈不讓人覺得高等學府培育的才女與大字不識的農家女人一樣沒文化嗎?

再看看安博瑞的臉色,蔣菲菲的心裡更是“咯噔”一下。為了彌補剛才的失誤,她堆起笑臉,嘟著嘴巴嬌聲說道:“瑞哥,您生菲菲的氣了……”

安博瑞默默地瞟了蔣菲菲一眼。

見安博瑞沒吱聲,蔣菲菲的眼眶裡立馬汪起了晶瑩的淚花,她摟著對方的胳膊,輕輕的搖晃著說:“瑞哥,是菲菲不好,惹您生氣了……”

瞧著女人飽含淚花的雙眼,安博瑞有些於心不忍。他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說:“唉。菲菲呀,你這孩子,知不知道哇,一個人在背後詆毀和貶損別人的同時……”

“其實也是自身人格的一種缺失。”

安博瑞的話還沒說完,蔣菲菲便不由分說的打斷他,並且替他把要說的話給說圓滿了。

“怎麼,怎麼……”

“瑞哥,我補充的不對嗎?”瞅見安博瑞目光裡露出的些許溫柔,蔣菲菲不失時機的故意用傻愣愣的眼神盯著對方撒嬌說。

安博瑞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寬厚地笑笑說:“不是。怎麼我想說什麼倒是被你給搶先了。”

“嘿嘿。”蔣菲菲得意地嘿嘿一笑,說:“不知道了吧?告訴您,菲菲就是瑞哥您肚子裡頭的小蛔蟲!”

“小樣兒!”安博瑞微笑著輕輕刮了一下蔣菲菲的鼻子。

“瑞哥——”

“嗯,你想說什麼?”

蔣菲菲眼波一閃,說道:“也許您剛才分析的很對,楊媽是個老實人,不會做這種下三爛的勾當。我想,是不是有其他的人替她使壞的呢?或者是……,

也許是,是胡郭華?”她猜測著說道,隨即又補了一句:“據說這人對楊媽還有救命之恩呐。”

“欸,說起來還真是。”蔣菲菲的話提醒了安博瑞,他有點兒恍然大悟的感覺,因此說道:“對,這種事兒只有她那前夫的侄子才會幹得出來。”

蔣菲菲想了想,又給老闆出主意說:“瑞哥,您不妨問一下這兒的保安隊長,他肯定知道胡郭華的電話號碼。”

“用不著問了。”安博瑞拿起自己的手機翻看連絡人的資訊,工夫不大,他便指著螢屏上的一組電話號碼高興地說:“還真是巧了,以前他做生活車司機時留下的電話號碼還沒刪除呢。”

聞聲,蔣菲菲趕緊拿過剛才安博瑞從沙發下面找到的手機翻看了一下,興奮地說:“瑞哥,看,快看!果然是這混蛋做的壞事兒!”

於是,安博瑞連夜將楊慧珠和胡郭華召集到安氏豪宅的大客廳裡。

“知道為什麼這麼晚還叫你們過來嗎?”端坐在沙發上的安博瑞用審視的目光逐一打量了一下站在面前的兩個人。

早已經在睡夢中遊蕩的楊慧珠被安博瑞的電話叫醒,雲裡霧裡的她很是莫名其妙,這會兒又看見東家一臉的嚴肅,心裡不禁有些忐忑。她悄悄乜了一眼身邊的胡郭華,心想不知這混蛋又犯了什麼錯,因此眼瞅著安博瑞囁囁嚅嚅地說道:“不,不知道。先生您,您大概有什麼吩咐吧?”

安博瑞沒有搭理楊慧珠,他目光炯炯的盯著胡郭華問道:“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哇。我正在值班呐,還真的不知道您為什麼這會兒叫我過來。”

胡郭華故作鎮靜的回答老闆的話。他是從值班的崗位上被保安隊長的電話通知過來的,進門之後看見嬸嬸也在場,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聽見老闆的問話就越發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哼哼。”安博瑞冷笑了一聲。當他正要開口說話時,恰好有人在屋子外面輕輕的敲門,因此示意楊慧珠去開門。

“安董,晚上好!”

跟在楊慧珠身後的是保安隊長,進門之後,他恭恭敬敬的向安博瑞敬了一個禮。

“嗯。”安博瑞答應了一聲,說道:“好了,人都來齊了。坐下,都坐下,我們開個會吧。”說著,他從兜裡拿出手機,不動聲色的按了一串號碼,隨即,屋子裡立刻響起了女人悲悲切切、傷心欲絕的嗚咽聲。

“王隊長,你知道這是什麼聲音嗎?”安博瑞問道。

王隊長睜大倆眼正在用目光搜尋屋子的旮旮旯旯,試圖尋找到這瘮人的聲音發自何處,聽見老闆在發問,他趕緊起身,畢恭畢敬地回答說:“安董,我不知道這是什麼聲音,但是覺得應該是一個女人在哭泣。”

“不知道吧?”安博瑞的目光一閃,挨個掃視了面前的人,然後不慌不忙地說道:“這就是多日來糾纏蔣秘書的女鬼哭聲。”

“啊?”

驚詫和意外讓王隊長和楊慧珠幾乎異口同聲的喊了起來。

安博瑞朝胡郭華投去意味深長的一瞥,慢吞吞的從口袋裡拿出一部還在響著女人哭聲的手機,突然提高了聲調說:“今天我終於將鬼魅抓到了!”隨即,他又慢條斯理的吩咐保安隊長說:“王隊長,你幫我查一查,看看都是哪些手機號碼撥打了這部行動電話。”

胡郭華一看,傻了眼,他沒想到瞞著嬸嬸悄悄塞在蔣菲菲臥室沙發底下的手機竟然會讓老闆給繳獲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覺得沒有退步了,乾脆來了個好漢做事好漢當,從王隊長手中一把奪過手機,朗聲說道:“不用查了,這部手機是我放在蔣菲菲的臥室裡的。”

“哼哼哼,”胡郭華的表現有些出乎安博瑞的意料,為了掩飾,他冷笑了一聲,用諷刺的口吻叫好說:“好哇!是男人就要敢於擔當。胡郭華先生,有種!”

“你……”

果然有事兒!楊慧珠怎麼也想不到,鬧得安氏豪宅裡烏煙瘴氣的鬼魅竟然會是胡郭華耍的鬼把戲。情急之下,她用手指著這吃人飯不幹人事兒的東西,竟然啥也說不出來。

安博瑞看看胡郭華,又看看楊慧珠,輕言慢語的問道:“慧珠哇,現在應該知道這麼晚我叫你過來是為的啥事兒吧?”

楊慧珠正傻呆呆不知如何回答東家的提問才好,胡郭華趕緊接嘴說:“這件事情跟我嬸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一人做事一人當,老闆你痛快點兒,想怎麼處置我都沒問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