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52章瞧這小人,真夠嘚瑟!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451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安博瑞冷笑著對楊慧珠說道:“慧珠你看看,看看他是不是比我還要橫。”說完,他又吩咐王隊長:“你辛苦一下,現在就去門衛值班室,替他頂完這班崗。”

望著王隊長消失在屋門外的背影,安博瑞從衣兜裡取出錢包,抽出一把鈔票,數也沒數便拍在面前的茶几上。然後,他用和緩的語調說道:“去,拿著這些錢趕緊在這兒消失。今晚先上旅館去住宿,之後你該幹嘛幹嘛去。從此以後安某再也不想見到你。”

“別,別,先生您別生氣,”楊慧珠看見安博瑞要炒胡郭華的魷魚,急了,她趕緊作揖說:“這不成器的東西是太過分了,但是,但是求您高抬貴手原諒他這一回吧。”

安博瑞沒有理會楊慧珠的祈求,而是面無表情的吩咐說:“慧珠你明天到公司去一趟。”

“哦?噢……”楊慧珠不明白東家這句話的意思,只是含含糊糊的答應一聲。

安博瑞繼續說道:“你去找財務,替他領取三個月的工資。”

楊慧珠知道東家是堅心要辭退胡郭華,無奈之際,她噗通一下跪在安博瑞的面前,流著淚水說:“先生,您就看慧珠的薄面讓……”

不等楊慧珠把話說完,安博瑞便起身拂袖而去了。

“咱甭求人家了,沒有用的。”胡郭華看見楊慧珠仍然跪在當地,便上前攙扶說:“快起來吧,姐。”

楊慧珠甩開胡郭華的手臂,惱怒地低聲吼道:“姐什麼姐!都什麼時候了,還姐呀妹的。瞧瞧這兒幹的好事兒,不把老娘我氣死你這混蛋就不會甘休!”

胡郭華好心好意的反倒被楊慧珠一頓數落,心裡頓然感覺百般的委屈,因此他呆著臉分辯說:“人家這樣做也是為您著想,還不就是要千方百計的把那騷娘們兒給整跑嘛。您倒好,一點兒也不領情。”

胡郭華這一席話倒是讓楊慧珠覺得自己錯怪了人,於是,她一邊拉著他的手站起來,一邊發著狠說:“不行,我非得讓你繼續留在安氏集團不可!”

“算了,人家安氏集團是私人企業,董事長決定要炒我的魷魚可是誰也救不了咱的駕。”

楊慧珠瞅了胡郭華一眼,她沒有搭話,只是從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想不到京城聞名遐邇的安氏集團掌門人的家中居然會出現由下人製造的這種無聊至極的鬧劇和醜聞,安博瑞氣得幾乎整個晚上都翻來覆去的,根本就無法入睡!

清早,被鬧鐘叫醒之後,他還覺得腦袋瓜子似乎有些暈暈的。本想再睡個回籠覺,可是想起公司裡還有件重要的事情得跟幾位高管商量商量,於是只好起身下樓了。

“先生,早上好!”

安博瑞邁下了最後一級臺階。剛進客廳,候在一邊的楊慧珠便聲音爽朗的向他問好。

安博瑞原本還擔心楊慧珠會趁著自己用早餐之際為她那前夫的侄子求情。為此,他甚至連如何拒絕她的話都想好了。

可是沒想到人家該幹嘛幹嘛,好像昨晚上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他忍不住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楊慧珠,發現面前這低眉順眼的柔弱女人不但沒有一丁點兒向他祈求的意思,甚至還略微有些得意的神色時不時的在臉上悄悄流露。

雖然有些意外,但是由於心裡惦記公司的事情,所以安博瑞對這女人的異常表現也就沒有格外在意。

都說在北京工作的人,若是開車去上班的話,恐怕比騎自行車還要晚點兒到單位。

此話雖然頗有誇張和調侃的意思。但是在早高峰時段,南來北往、東奔西跑的汽車川流不息,長龍一樣的車流確實總會把京城裡的那些寬闊無比的大馬路塞得擁擠不堪。

這不,正趕上了。

蔣菲菲駕著寶馬車,一路左堵右塞、走走停停。好容易到達安氏集團大廈的院子門前,她翻腕一看,離公司規定的上班時間也就差不多快到點兒了。

雖然董事長上班遲到沒有誰敢說三道四,但是老闆帶頭破了規矩總不是個事兒。

因此蔣菲菲趕緊加大油門就要往院子裡猛衝,可是她想不到大院門口的電動伸縮柵欄卻嚴嚴實實的封住了“寶馬”的去路。

真是豈有此理!安氏的老闆坐在車上,門衛值班室的保安竟敢擋道不放行!

今天這是怎麼哪?誰呀?難道吃了豹子膽,太歲頭上也敢動土哇!

蔣菲菲杏眼圓瞪,氣鼓鼓的使勁按響了一連串的喇叭聲。

“幹嘛?”俄而,從門衛值班室沖出一個身穿制服的保安,只見他氣勢洶洶的指著寶馬駕駛室吼道:“下車登記!打什麼鬼喇叭,發神經啦你?”

蔣菲菲一看此人,不免大吃一驚:這不是胡郭華嘛!昨晚上瑞哥不是已經炒了他的魷魚嗎?怎麼沒讓他在楓林灣88號院裡幹,這人卻在公司的總部大廈耀武揚威呢?

“瑞哥,您看,怎麼,他,他……”蔣菲菲指著站在大院門衛值班室門口的胡郭華,一時之間竟然張口結舌的不知說啥才好。

咦?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安氏集團昨兒晚上發生宮廷政變了?

不光是蔣菲菲,安博瑞也覺得事情的發展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明明昨天晚上自己把這混蛋給炒了,是誰有這麼大的權力,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把這小子安排在此處上班?

懷著一肚子的疑問,安博瑞忍不住按下按鈕。車窗玻璃下去了,他將頭探出車窗,大吼了一聲:“喂!幹嘛呢?”

聞聲,胡郭華看見是安博瑞坐在車子後座,便恭恭敬敬的打了一個舉手禮,然後大聲喊道:“董事長早上好!”

“你過來。”安博瑞命令說。

“是。”

胡郭華答應一聲,緊跑幾步來到安博瑞的車窗跟前。

安博瑞調整了一下情緒,聲音平和地問道:“在這兒幹嘛呢?”

胡郭華趕緊回

答:“上班呐。”

“誰讓你來這兒上班的?”安博瑞緊接著追問。

“安董您,您不知道哇?”胡郭華裝起了糊塗,他一本正經的回答說:“是保安部長讓我在門衛這兒值班的呀。”

這簡直是在開國際玩笑——居然有人膽敢擅自安排一個昨晚被自己親自炒了魷魚的混蛋在這兒眼皮子底下晃悠!

安博瑞氣得內心開鍋似的一個勁兒翻騰不止。

但是作為一位聲名顯赫的成功人士,必然是頗有涵養的人,一般情況下絕然不會將內心世界輕易的在人前展露的。

再說了,現在面對的是胡郭華這樣一位無賴和小人,他憑什麼在大眾面前與之較真兒呢?若是鬧將起來,豈不是有失身份,自己給自己難堪嗎?

“哦。”想到這兒,安博瑞使勁兒將滿肚子的怒火往下壓,臉上依然表現得一如平常的淡定。略一思忖,他換了一個話題問道:“那,剛才……”

胡郭華正為自己在與安氏掌門人的博弈中占了上風而得意洋洋,因此老闆還剛剛開口,他便搶過話頭說道:“您是說我剛才為什麼沒有放行對吧?”不等安博瑞回答,他又接著說:“外部車輛入內,司機一律下車登記。我這沒做錯吧?”

“胡郭華,你別在這兒扯!”坐在駕駛位上的蔣菲菲忍不住質問說:“我這是外部車輛嗎?”

“嘿嘿。”胡郭華奸笑一聲,說:“是不是外部車輛本人管不著,我只知道車輛經過這道門崗入內必須擁有公司發放的通行證。你有嗎?別的同事開車過來,駕駛室的擋風玻璃前面都有一張通行證牌子,可惜我根本就沒有看見你的通行證嘛!”

看來人家還真是目標明確,瞄準了往死裡打。

胡郭華理直氣壯的一番話頓時就把蔣菲菲說得啞口無言!

原來天天擱在駕駛室的擋風玻璃前面的通行證牌子她也不知道在哪一天、由於什麼原因就莫名其妙的拿下來放在了副駕駛座上。

也許先前值班的保安看見是她的寶馬座駕,大家瞧見老闆身邊的紅人,誰也不敢擋道,就算窗口前面沒有擱通行證也只當沒注意。

今天算是趕上了,被胡郭華這個冤家對頭逮著,這麼好的機會,人家不耀武揚威的出口惡氣,那不就白瞎了嗎?

“好好好。是我不對,沒有按照公司的規定出示通行證。”既然人家執行的是公司的規章制度,已經理虧的蔣菲菲只好一邊承認錯誤一邊將擱在座位上的通行證牌子重新放好。

電動伸縮柵欄徐徐開啟了,蔣菲菲將安博瑞送到大樓門口。臨下車,他交代說:“菲菲,通知保安部長過來找我。”

蔣菲菲不敢怠慢,立馬取出手機撥打保安部長李尚陽的電話。

之後,她趕緊將“寶馬”開進了地下車庫,又馬不停蹄的來到董事長的辦公室。

一進門她就瞧見李尚陽正以標準的軍人立正姿勢站在安博瑞的面前。端坐在大班桌子後面的安博瑞則默默地、一眼不錯的盯著此人。

都老半天了,老闆光瞧著不說話,把個李尚陽盯得心裡直發毛。

這位當特種兵出身的副團職轉業軍人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物,一般情況下應該不會怯場。可是,既然是這兒的打工仔,怎麼著也經不住東家這明顯是不懷好意的一直盯著。

“安董,我,我……那個……”

到底還是憋不住勁兒,面紅耳赤的李尚陽只好出聲了。可是他又吭吭哧哧、磕磕巴巴的實在是不知道說啥才好。

“李部長,”安博瑞終於開口說話了:“你好大的權力,啊?”

對於老闆的嘲諷李尚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情急之下,手足無措的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而且可以肯定問題絕對的出在這裡。要不然,平時溫文爾雅的安博瑞也不會如此的讓自己難堪,於是他囁囁嚅嚅地說道:“安董,您是說,您是說……”

“對!”安博瑞從李尚陽的目光裡讀懂了對方要說的話,他接過話頭慢條斯理的質問說:“你得給我一個解釋,為什麼要這樣做?”

果然沒有猜錯!不過,既然老闆是為這件事情找自己的麻煩,李尚陽也就膽壯了。只見他腰板一直,不卑不亢地回答說:“安董,這事兒您得親自問問夫人才好。”

“夫人?”安博瑞有些意外,他下意識的說道:“難道遠在異國他鄉的夫人會親自插手一個無賴的工作安排?”

“正是這樣。”李尚陽接著彙報說:“昨晚夫人直接給我來電話,指定了胡郭華必須安排在總部大廈當保安。”

“……”

聞言,安博瑞居然無語了。

看見剛才還對自己興師問罪的安博瑞焉了,李尚陽來了勁兒,他一五一十的繼續說道:“當時,我覺得很為難,說了要向您彙報一下再說。可是夫人很生氣,說是這事兒她說了算,沒有向您彙報的必要。她還警告說,如果今天早晨胡郭華沒有在門衛值班室裡出現的話,小心我自己的飯碗……”

“好吧,沒你的事兒了。”臉上毫無表情的安博瑞完全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兒,他打斷了李尚陽的話,揮揮手說:“去吧,該幹嘛幹嘛去好了。”

就在李尚陽的身影消失在悄然合上的房門外邊的同時,突然變貌失色的安博瑞抓起蔣菲菲剛剛給他端來的茶杯,連茶帶水的一股腦兒砸在鋪著厚厚一層地毯的樓板上。

一個人的忍耐必然是有限的。

就算他安博瑞再怎麼有涵養,到底也架不住上官紫玉如此的拆爛汙。

在保安部長李尚陽的面前,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他使勁的忍著沒有發作。可是,當這屋子裡只剩下幾乎與之形影不離的蔣菲菲一人時,素以儒雅風度示人的安博瑞再也端不住了,抓起桌上的茶杯就狠狠的砸了個稀巴爛。

毫無思想準備的蔣菲菲被老闆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渾身一哆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