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53章 有人要跳樓!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38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雖然和安博瑞相處的時日也不短了,蔣菲菲還從沒見他如此失態。眼瞅著平時連大聲說話都很少有的老闆如此震怒,完全明白他為什麼發火的她,不知道此時此刻究竟應該針對這件事情潑一潑涼水還是應該添柴加油。

于此,蔣菲菲覺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菲菲,”安博瑞很快就冷靜下來了,他輕聲的吩咐正要彎腰收拾茶杯碎片的蔣菲菲說:“別弄了,讓保潔員來收拾。要不你去忙別的事兒吧,這兒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好吧。”蔣菲菲也覺得自己在這兒呆著實在有些尷尬,於是微笑著點點頭說:“瑞哥您就別再生氣了。”

“嗯。”

安博瑞氣息平和的答應了一聲。望著蔣菲菲悄然離去的背影,他拿起了大班桌上的電話撥了一串數位。

“哈嘍——”電話那頭傳來上官紫玉的聲音:“喲,什麼風哈,咱當家的咋想起給妾身通電話呀?等等,讓咱瞧瞧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上官紫玉,你別跟老子打哈哈了。”大眾場合安博瑞是謙謙君子,在老婆這兒他是該暴粗口就暴粗口,絲毫也沒有顧忌。

“怎麼啦?咱倆牛郎織女、天涯海角的,都隔著千山萬水,誰也管不著誰,誰也礙不著誰,妾身實在想不起怎麼就能惹當家的發脾氣來著。”上官紫玉在電話裡陰陽怪氣的調侃著。

“上官紫玉,做人不要太過份了。你他媽的拆爛汙也不是這麼拆法,這不是打我安博瑞的臉嗎?”

“喲喲喲,有這麼嚴重嗎?我他媽都拆你啥爛汙了,啊?”

安博瑞不想和她再打啞謎了,直截了當地說道:“昨晚我把胡郭華給開了,你憑什麼硬要安排他在總部大廈當保安?”

“你說這個呀,我以為啥了不起的大事兒。你特麼至於嗎?”上官紫玉挺不以為然的說道。

“什麼叫不至於?這混蛋完全就是一流氓,居然偷偷的在人家女孩子的臥室裡安機關嚇唬人!”

“呵呵呵,”上官紫玉呵呵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不就一惡作劇唄。小夥子嘛,指不定看上那妞了。跟你說哈,現在的男孩子追女孩兒方法可多呢……”

安博瑞知道對方在故意轉移話題,氣得他忍不住吼了起來:“滾尼瑪的蛋!老子和你說正經事兒,特麼你扯什麼扯?”

“喲,吃醋了。感情那妞沒嫁人,更不是你老婆,憑什麼不允許人家年輕人追著玩兒?”

聽著上官紫玉越說越離譜,安博瑞只好開門見山的說道:“上官紫玉,我沒有工夫和你打嘴仗磨牙玩兒。這樣吧,你立刻通知李尚陽,叫他讓那姓胡的小子現在就捲舖蓋走人。”

“親愛的董事長先生,”上官紫玉咬著牙根兒說道:“難道上官紫玉會乖乖的聽從特麼你的差遣嗎?欸,欸,麻煩您老人家不要在那兒感覺良好了!”

“哼哼。”安博瑞冷笑一聲,說:“上官紫玉,給你打招呼是對你的尊重。別忘了誰是安氏的掌門人,莫以為隔著重洋萬里,憑著一個電話你就能夠遙控這兒的一切。告訴你,沒門兒!”

電話那頭的上官紫玉一愣,說:“你想怎麼著?”

安博瑞平聲靜氣、不慌不忙的回答說:“讓姓胡的小子滾蛋。”

上官紫玉氣急敗壞地大聲吼叫說:“你敢!”

“哦。我為什麼不敢呢?”

“為什麼?不為什麼!”一時間感覺有些語塞的上官紫玉突然想起一招可以制敵的策略,她咬著牙根輕輕說道:“你若是敢開了胡郭華……”

“怎麼著?”

熟悉上官紫玉的人都知道這女人是一位惹急了啥事兒都敢幹的主兒。聽見上官紫玉咬著牙根說話,安博瑞就知道對方發狠了,鬼才知道情急之下她想出啥損招來了,這下倒是輪到他心裡沒底了。

“姓安的,姑奶奶我不跟你廢話。你自己掂量著辦,到時候別後悔就行了!”

億萬富翁安博瑞表面風風光光,萬人敬仰。在公司裡面更是說一不二,完全就是一位金口銀牙的帝王。可是,他不可能沒有軟肋。若是外人想要對付他,當然是天狗吃月亮——沒法下口。作為共同生活了十幾二十年的夫妻,上官紫玉啥時候想點丈夫的死穴,其準確率那可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

剛才安博瑞也是憋著一肚子的氣,要不然他決不會火急火燎的找上官紫玉興師問罪。

正所謂

,“若要夫妻和,老公怕老婆”。看來上官紫玉的威脅還真的挺有效果,幾句話下來,安博瑞早已經銳氣全無,只剩下發牢騷的份兒:“真不知道楊慧珠給你灌了多少迷魂湯,這麼用心護著一個混蛋,你特麼至於嗎?”

“對,我就應該護著胡郭華。”也許是故意氣安博瑞,上官紫玉爽爽快快地說道:“記得有一位偉人曾經說過‘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

“哼!”安博瑞一聽急了,他打斷上官紫玉的話,氣哼哼的說道:“怎麼,我竟然成為你的敵人了。不是,這,這哪兒還有天理了嘛!”

“哼什麼哼?還不服氣了你!”上官紫玉沒好氣的呵斥說:“姓安的你什麼意思嘛,啊?好端端的一個家,轉眼間就鬼魅橫行、狐媚當道!”接著,她冷笑一聲說:“哼哼,乳臭未乾的臭婊子登堂入室,居然膽敢在老娘的暖窩裡玩起了雀占鳩巢的把戲!把老娘支使到異國他鄉,你特麼卻在那兒胡作非為,難道姑奶奶不把你當敵人,還得將你當偶像供起來不成?”

上官紫玉就這麼厲害,往往是出其不意的就給丈夫來一橫炮。

安博瑞很明白,今日裡對方這一系列的言行並非心血來潮,最後的這番話更不像是隨便說說而已。

略一思忖,他放緩了聲調辯解說:“別忘了‘互不干涉’,咱倆可是有言在先的哈。再說了,蔣菲菲還是您老人家親自把關,千挑萬選才弄來的,怎麼……”

“對!咱是有言在先,而且也是老娘親自出馬為你‘選妃’。”上官紫玉打斷了安博瑞,她惱得幾乎咆哮起來:“那又能怎麼樣!啊?姓蔣的婊子無非就是一隻被你穿臭了腳的破鞋而已,她憑什麼在楓林灣88號院裡安營紮寨,威風凜凜的當起了女主人?”

咳,鬧了半天,原來這娘們兒是在吃蔣菲菲的醋哇。

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安博瑞暗自舒了一口長氣,他趕緊解釋說:“哎呀,紫玉你誤會了。”

“誤會?”電話那頭,上官紫玉不依不饒的說道:“我誤會啥啦?你特麼乾脆說老娘冤枉那臭婊子得了。”

“得得得。你要這麼說,還真是冤枉人了。”安博瑞理直氣壯地朗聲說道:“在楓林灣88號院,人家蔣菲菲是利用休息時間幫咱兒子輔導功課的。”

“你別拿孩子說事兒!”上官紫玉沒有好氣的頂嘴說:“得,不管你有什麼理由,今天姑奶奶沒別的說道,請你趕緊打發姓蔣的臭婊子滾蛋。老娘煩她!”

上官紫玉也太霸道了,安博瑞被她的話氣得七竅生煙。但他忍住沒發火,只是儘量用平靜的口吻說道:“紫玉,這是不可以的。咱得按勞動合同辦事兒,沒有說得過去的理由,隨隨便便解雇員工是違法的。”

也許上官紫玉覺得安博瑞說得在理,於是她想了想,說:“那麼好吧。既然蔣菲菲不能炒魷魚,合著胡郭華也必須留下來。”

天哪,費了多少口舌,繞了半天居然被上官紫玉給繞回來了!

看來胡郭華還真是這娘們兒鐵了心要留下來的。事情已然到了這個地步,安博瑞覺得為了這麼個不屑一顧的混蛋和妻子較勁兒實在沒啥意思。於是,他不耐煩地對著話筒說道:“好啦好啦……”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喧嘩聲。

異常的動靜讓話還沒有說完的安博瑞吃驚地撩下了話筒。

就在這時,“嘭”的一聲,房門被人使勁兒推開了。

豈有此理!誰這麼大的膽子,連門都不敲,竟敢擅自闖入安氏掌門人的辦公要地?

“也不知道蔣菲菲這董事長秘書是幹什麼吃的!”

安博瑞的心中感到很是不爽,等他定睛一看,發現門口的蔣菲菲已然變貌失色。只見她一邊慌慌張張的朝他奔過來,一邊結結巴巴、語無倫次的大呼小叫:“瑞,不,安,安董,董事長,不好了!快,快……”。

倒是緊跟在她身後的李尚陽還算沉著,聽見蔣菲菲老半天了並未說出個所以然來,便高聲報告說:“安董,有人要跳樓自殺!”

李尚陽的報告讓始料不及的安博瑞暗自吸一口涼氣,但他並沒有驚慌失措,只是用盡可能平靜的聲調連聲問道:“誰要跳樓自殺?在哪兒?”

李尚陽趕緊回答說:“是江南基建施工隊的經理何應生……”

“他,這會兒他還在我們這樓頂上站著!”

緊張而又驚懼的蔣菲菲忍不住插嘴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