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54章 命懸一線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72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安氏集團大廈樓下早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雖然正在門口值班的保安試圖阻止外人進入院子裡,可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眾多的路人哪裡還會聽從勸阻。眼看著瞧熱鬧的人們蜂擁而入,滿臉無奈的保安只好垂頭喪氣的拿起對講機,結結巴巴地向自己的頂頭上司描述這兒完全失控的場面。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這樓下那偌大而又空曠的場院裡,不斷湧進來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

大家幾乎全都仰起脖子盯著那個準備跳樓的人。但見他在樓頂平臺的邊沿上來來回回的晃蕩,有時候他也會停下腳步,卻是暴躁地一會兒站立,一會兒下蹲。儘管根本就聽不清楚他在喊叫什麼,但是從他不斷揮舞的手勢裡,仍舊可以讓圍觀者深切的體會到此人激動和亢奮的程度。

在人們一以貫之的常識裡,安氏集團可是光環罩頂的明星企業,怎麼就突然間會有人躥到房頂上去準備跳樓自殺呢?

也不知道這兒到底發生了什麼異乎尋常的事情,居然會把人逼到採取試圖輕生的過激行為來吸引同情和惋惜的目光,從而達到解決通過正常管道、採用常規手段難以破解的難題的地步呢?

在當今互聯網空前給力,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新聞讓人目不暇接的時代裡,與此等行為似曾相識的爆料早已經讓人產生出一種少見多怪的漠然感。然而,眼見得面前這活生生的血肉之軀也許在下一秒鐘之後就要變成肝腦塗地、鮮血四濺的屍首,再冷漠的人也不可能無動於衷!

亂哄哄的人堆裡,雖然大家都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這並不妨礙人們緊張而又急切的向身旁的陌生人打聽這兒正在發生的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毫無疑問,有人第一時間報了警。

沒過多久,110警車呼嘯而來。動作迅速的員警很快就在樓前拉起了警戒線。

緊接著,帶有登高平臺裝置的消防車和車身上噴著紅十字標識的救護車也一路鳴笛相繼趕了過來。

圍觀的人們可以不聽保安的,但卻沒有膽量跟員警搗亂。當大家全都退到警戒線的外面之後,身著滅火戰鬥服的消防隊員們趕緊以最快的速度在樓頂上的那位有可能墜落的位置上鋪好了救生用的氣墊子。

就在消防隊員們緊張而又忙碌的同時,幾位穿制服的員警乘著電梯急匆匆的來到了大廈的樓頂平臺。

此刻,安博瑞已經置身於充滿緊張、焦躁和悲壯氣氛的樓頂上了。

別說樓下亂糟糟的,其實這兒也好不到哪兒去。這麼一大群的人全是本公司的員工,大家都是聞訊趕到樓頂上來瞧熱鬧的。

如果說他們全都是來這兒瞧熱鬧,未免有些武斷。這些人當中更多的是在討論如何才能化解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有些與何應生打過交道的人甚至已經在做他的思想工作,試圖讓他放棄不負責任的輕生行為。

一上來就看見現場如此亂哄哄的境況,安博瑞的內心很是煩躁。

“安董。”

緊跟在安博瑞身後的李尚陽輕輕的喊了一聲。

“嗯。”

聽見喊聲,安博瑞下意識的扭回了頭。

哦,是員警來了,安博瑞轉過身子準備打招呼。

“這位是我們安氏集團的董事長安博瑞先生。”大概以前沒有見過面,只見李尚陽上前向為首的員警介紹說。隨即他又向安博瑞介紹說:“我的戰友姜大勇,區公安分局副局長。”

“安董,您好。”姜警官一邊禮節性的與安博瑞握手打招呼,一邊用手指著何應生那兒問道:“這,怎麼個情況?”

雖然先前李尚陽急急忙忙忙的向他簡單彙報了一下情況,但是到現在為止,安博瑞還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不是特別的清楚。鑒於此,他挺客氣的回答說:“姜副局長,不好意思。我也剛剛上來,情況不是很瞭解,還是讓李部長向你彙報一下吧。”說完,他又扭回頭交代說:“蔣秘書,你去通知一下,讓這兒的無關人員全部回到自己的崗位上,該幹嘛幹嘛去。”

老闆在這兒,蔣菲菲的話還是蠻起作用的。剛才還亂哄哄的地兒,只見她一聲令下,隨著人群的迅速離散立刻就安靜下來了。

或許是因為圍觀的人們突然間銷聲匿跡,沒有觀眾的演說自然就索然無味;或許是因為剛才那麼聲嘶力竭、慷慨激昂的一番表演損耗了太多的體能和精力。總之,從一開始就處於激動、憤怒和異常亢奮狀態下的何應生居然安安穩穩,悄然無聲的在樓頂的腰牆邊沿上坐了下來。

“何經理,求求你別這樣好不好?”看來,何應生過激行為的產生于上官智勇不無關係。剛才圍觀在這兒的本公司員工們全都離開了,唯獨他留了下來做此人的開導工作:“我建議哈,咱們呢,先回到辦公室去好吧?有天大的事情不是都可以商量著辦嘛。”

何應生瞪了對方一

眼,沒吭聲。遠遠的瞅見有員警朝這兒走過來,他趕緊轉過身子,背向著上官智勇,並且將雙腿掛在了懸空的牆外邊。

這可是二十幾層的高樓哇!

此人若是一個不當心,身子稍稍往前推移,眨眼間的功夫便墜了地,結果不就是一個粉身碎骨、腦漿噴濺?

看見何應生又來了這一手,嚇得上官智勇渾身直打哆嗦,他煞白著臉勸說道:“別別別,何經理,您千萬別這樣。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商量個屁!”何應生又來勁兒了。只見他略微側轉身子改換了一下姿勢,將雙腿分開跨騎在腰牆上,然後聲嘶力竭的大聲囔囔:“上官你他媽的還是人嗎?上你辦公室找過多少回,你跟我都商量個啥呀?哪回不是愛理不理的盡讓老子忍受你那白眼,啊?感情你他媽欠錢的債戶是大爺,咱們當債主的倒成孫子了!老子帶著弟兄們沒日沒夜的為你們安氏賣命,嘿!活幹完了,不給錢,這還有沒有天理?”

“難道咱安氏還拖欠基建施工隊的工程款?”

隔著不算太遠的距離,清清楚楚的聽見何應生的這一席話,安博瑞的心裡情不自禁的“咯噔”一下。

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了半輩子,他從來就把“友善待人,誠信為本”作為安身立命的信條。其他姑且不論,僅僅“從不欠人錢財”這一條就足以讓安博瑞自我感覺良好,心安理得的自詡行善積德的佛家弟子。

然而,現在活生生的事實擺在面前,京城裡赫赫有名的安氏集團竟然會因為拖欠工程款而把人逼得要自殺輕生!

作為安氏的掌門人,安博瑞覺得這簡直比被人當眾抽了一個耳光還要丟臉!

當然,如果說在這個時間點兒安博瑞感覺到尷尬和恥辱,那麼毫無疑問,比他更加難受的應該是上官智勇了。

何應生的話說得難聽一些倒在其次,關鍵的問題是安博瑞恰好在此時此地出現了。這讓他猶如背負芒刺,簡直快要產生一種要替何應生跳樓的衝動。

果然,面對眼前的危機安博瑞不得不親自出面化解矛盾了。

“何經理。”安博瑞和顏悅色的打了一聲招呼,並且試圖上前做其的思想工作。

“站住!”何應生以為對方要上前來拖拽他,於是在大喝一聲之後威脅說:“你誰呀?若是再往前走一步我立馬就跳下去!”

很顯然,何應生是從未與安博瑞謀過面的人。

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作為擁有億萬資產的大公司,就算本企業下屬分公司的員工也不一定都有一睹自己的老闆尊容的機緣,更何況何應生這麼一位外聘的小小基建施工隊的經理呢?

意識到這一點的上官智勇馬上就使出了狐假虎威的伎倆,只見他變貌失色的喝道:“何應生,休得無禮!你他媽有眼無珠,竟敢威脅我們安氏集團的董事長,不想活了是不是?”

實際上上官智勇說的倒真是點到了何應生的死穴。想來他在這樓頂上使出準備跳樓的招數並非真的不想活了,走到這一步也算是被逼無奈,無非是通過自殺的威脅來迫使債務人痛痛快快的給他支付應該支付的款項而已。

聽說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安氏集團的大老闆,何應生張牙舞爪的模樣立馬就收斂了許多。

“何經理,咱們這也就算認識了。”安博瑞好言好語的打招呼說:“俗話說,辦法總比困難多。有天大的問題我們都可以商量著辦嘛,你就別這樣子讓大家都為你擔驚受怕,對吧?”

何應生瞅了瞅安博瑞,似乎想說什麼,卻並沒吱聲。

看見何應生的情緒緩和下來了,安博瑞用手憑空劃拉了一下整棟大樓,試探著說:“這兒,權力數我最大。說吧,到底是啥問題,看看我能不能夠解決,好不好?”

其實何應生也是一位爽快人,聞聲,他朝安博瑞伸出倆巴掌,冷冷的回答道:“問題很簡單,喏,就倆字‘還錢’。”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說,我們安氏欠了你的基建工程款,對吧?”

“對呀。你們……”

“不對!”安博瑞打斷了何應生,他自負地說:“自從扯起安氏這面大旗,我還未曾有過欠債不還的記錄。”

“嘿!瞧你這麼富有的大老闆,感情不會是賴帳賴出來的吧?”何應生被安博瑞的話惱得火冒三丈,他氣呼呼的吼了起來:“照你這麼說我是來這兒騙錢的是不是,啊?”說著,他衝動地一抬腿跳下腰牆,躥到上官智勇跟前拽住他沖著安博瑞委屈地直囔囔:“你們的財務總監在這兒,你問問他,你問問他呀。”說著,他拉著上官智勇的胳膊直往安博瑞跟前湊:“來,上官你告訴老闆,安氏是不是拖欠了我們的工程款子……”

憤懣之余何應生竟然忘了自己是在以自殺要脅對方。就在他惱怒地拉著上官智勇要與安博瑞對質的時候,上官智勇攔腰一把抱住了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