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55章 他攤上事兒了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94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一場令人揪心的危機被足智多謀的安博瑞一句話就給輕輕鬆松的化解了。

“瑞哥,您可真了不起!”對於安博瑞的遇事沉著冷靜和處理問題時四兩撥千斤的高招,蔣菲菲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事後,心有餘悸的她在由衷讚歎的同時忍不住問道:“您就不怕激怒了他,結果真的跳樓那不就糟透了?”

安博瑞微微一笑,十分肯定地說:“不會的,他不會真的跳下去。”

“您這麼有把握,根據什麼呢?”

“虧你這麼聰明,居然這個問題想不透。”安博瑞輕輕點了一下蔣菲菲的鼻子,笑著說:“他若是存心要跳樓自殺,恐怕早就粉身碎骨了,何苦要等那麼久,搞那麼大一動靜嘛。”

蔣菲菲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只是老闆這步險棋走得也太懸了。因此,她說道:“不過,萬一,我是說……”

“你是說萬一他真的想不通,對吧?”安博瑞接過蔣菲菲的話題說:“我覺得這樣的幾率應該是微乎其微。”

“是嗎,為什麼呢?”

安博瑞忍不住“噗嗤”一笑說:“為什麼為什麼,又來了,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呀?”

蔣菲菲不好意思的笑笑,隨即又嬌滴滴的說道:“什麼嘛。毛主席不是教導我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嗎?人家這是向您學習,咱瑞哥可不要保守哦。跟著您學上幾招,說不定將來我還果真能夠派得上用場呢。”

“嘿嘿。”安博瑞開心地嘿嘿一笑,說:“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何應生嘛,他為什麼要擺出跳樓自殺的架勢呢?此舉的最終目的明擺在那兒,他無非就是想要將原本就屬於自己的錢財要到手。”

“是的是的。”蔣菲菲頻頻點頭說:“他的自殺,說得不好聽,真有點兒訛人的味道。”

“唔,意思倒也差不多,但是你的用詞不恰當嘛。”安博瑞及時糾正蔣菲菲的說法。接著他想進一步闡明自己的觀點,於是,又說道:“你想,如果上官智勇按手續辦事,及時支付了他應得的款項……”

“唉!”蔣菲菲忍不住感慨地說:“那就根本沒有這場風波嘛。”

“對呀。人嘛,但凡做什麼事兒都有他的目的。何應生要跳樓自殺不過是一種手段,把錢搞到手那才是目的。如果目的沒達到,反而先採用極端手段,那麼這人絕對是傻子,否則就是瘋子。”見蔣菲菲聚精會神的盯著自己,安博瑞心裡很是得意,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問道:“美女,你說對不對?”

“對對對。太精闢了!”猶如醍醐灌頂的蔣菲菲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來:“瑞哥,您的唯物辯證法學得太好了!一眼就看透了事物的本質,怪不得您那麼沉著冷靜。哎呀呀,今天您這一指點,我可是受益終生啦!”

“咯咯咯——”

倆人談興正濃,卻被一陣輕輕的敲門聲給打斷了。

“誰呀?”

安博瑞對著緊閉的房門問道。

門外的人回答:“是我,智勇。”

“哦,進來吧。”

安博瑞答應了一聲。

“姐夫,”進門後,上官智勇恭恭敬敬的喊道。看了一眼蔣菲菲,他趕緊改了口:“哦,安董。”

安博瑞冷冷地問道:“有什麼事兒?”

“安董,”上官智勇瞅了瞅安博瑞,放下眼瞼囁囁嚅嚅地說:“是,是這樣子的,那個,那個……”

“瞧你這吞吞吐吐的,”安博瑞用不耐煩的目光斜視著這位令人生厭的小舅子說:“有事說事兒,利利索索的!”

“好吧,那我就說了。”上官智勇鼓起勇氣說道:“上午您對何應生許諾,他那幾百萬元基建工程款最遲明天下午就可以入帳……”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安博瑞不滿的打斷了上官智勇。

“問題,當然沒有問題。”上官智勇回應說:“您一言九鼎,無論如何我也得調度資金落實這件事情。”

上官智勇的話明顯的隱含著怨艾,但是詞面上並無錯誤。安博瑞也不是小雞肚腸的人,他不想糾纏些許小事兒,因此裝出沒聽明白對方的潛臺詞,只是不痛不癢的說了一聲:“那不就結了。”

“可是,這樣一來引起了連鎖反應。”

安博瑞皺著眉頭問道:“什麼意思?”

“現在我的辦公室裡坐滿了債主。”上官智勇挺委屈的說:“估計是何應生在挑事兒,鼓動其他幾個基建隊的頭頭都吵吵囔囔的要我給他們結帳。真煩死了,我這腦袋瓜子都快要爆炸了。”

安博瑞原本就對這位小舅子不待見,瞅著他愁眉苦臉的樣子便堵得慌,因此沒好氣地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該人家的賬,你給他們按規矩辦不就得了。憑什麼要等到人家找你吵吵鬧鬧的,啊?”

“這事兒沒有一兩千萬元的資金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上官智勇依舊皺著眉頭說道。

聞聲,安博瑞接過話頭責問對方:“那又怎麼著?欠人家的錢多了就可以不講信用?你就打算賴帳不還?”說著,他想起上午的這場風波必然要給安氏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便生氣的訓斥說:“‘誠實守信’是我們在生意場上

安身立命的根本,這個你懂不懂?我們安氏可沒有欠人錢款不還的先例,今兒個居然把人逼得要跳樓自殺!幹嘛呀你,財大氣粗的給人找不痛快是不是?”

雖然自知理虧,但是面對沒完沒了的訓斥上官智勇著實煩透了,瞅著姐夫說話稍稍停頓的機會他趕緊辯解說:“我也不是成心刁難何應生,跟他們過不去……”

“那你為什麼不趕緊的利利索索給人家把事兒辦了,還跑這兒來訴什麼苦?”

安博瑞生氣的打斷了上官智勇。

上官智勇雙手一攤,做出無奈的樣子,他撇撇嘴說:“巧媳婦難為無米之炊呀。”

“唔?”安博瑞貌似很詫異的反問:“咱安氏還就真的窮到了要當楊白勞的地步?”

“當然。別看咱坐擁數十億資產,現如今捧著金飯碗餓肚子的企業並非鳳毛麟角。”

上官智勇肯定的回道。

隨即,他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些唐突,便補嘴說:“若是把這些債務全部清理完畢,接下來我們的員工還得發放工資,還有維持公司上上下下正常運轉的各項費用。更要命的是好幾筆貸款都快到期,銀行那邊都有人提前給我們打招呼了。安董,若是咱們開發興建的幾處住宅社區那一大堆房子繼續滯銷的話……”

“行了,別在這兒廢話。”

安博瑞不耐煩地打斷了上官智勇。

其實,上官智勇這麼絮絮叨叨的解釋簡直就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作為企業老闆,他還能不知道公司目前面臨的困境?

出現這種資金支付捉襟見肘的窘況並非安氏的經營策略或者財務支配出了問題。

眼下,政府調控房地產市場的風頭正緊,不久前還風生水起的房市根本就頂不住來自政策的寒流突襲,房價下跌那是誰也繞不過的坎兒。

這房地產市場實在與股市沒有多大的區別,買漲不買跌是鐵律,是真理。雖然開發商將房價一再的降價和打折,那麼多的住宅房卻成了賣不掉的臭牛肉,根本就無人問津。

房子賣不出去,開發商的日子真難過。

大量的資金沉澱在庫存的房源裡不用說,央行一次又一次調高銀行的準備金率簡直就讓開發商的苦日子雪上加霜。在銀根抽緊的檔口,像安氏這類響噹噹的名牌企業要貸款都得求爹爹拜奶奶,那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要想貸款就難上加難。

因此,這些公司的老闆整天憂心忡忡,不知道哪天資金鏈斷裂、破產關門的命運會不幸的降臨到自己的頭上。

當然,安博瑞做事是有原則的,儘管公司面臨著運轉困難的局面,但他必須嚴守做人的底線。看見上官智勇還在這兒磨磨唧唧,一臉嚴肅的他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說:“啥也別說了,你趕緊按程式跟那幾位元基建隊的老闆結帳,今天即使砸鍋賣鐵咱安氏也不能夠欠人家一分錢。”

既然老闆發了話,上官智勇也就覺得沒有必要再固執己見,因此懶洋洋的答應道:“好吧,我這就去辦。”

“你等等。”

看見上官智勇轉身就要走人,安博瑞把他叫住了。

聞聲,上官智勇停步回頭,疑疑惑惑地問道:“哦,安董您,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安博瑞用審視的目光盯了對方好一會兒,然後別轉臉,輕聲說:“蔣秘書,還是你來告訴他什麼事兒吧。”

蔣菲菲一愣,傻傻的瞅著老闆,不知道說啥才好。

安博瑞一看這情形,知道蔣菲菲沒有領會自己的意思,只好提醒她說:“就昨天下午咱倆說的事情。”

“哦,”蔣菲菲朝安博瑞會意的點點頭,看了看上官智勇,冷冷地說:“前幾天安董讓我出面與建行的劉行長談好的那筆五千萬的貸款沒有進咱公司的帳號,想必你應該知道這事兒吧?”

聽見蔣菲菲提及建行貸款的事兒,上官智勇的腦袋瓜“嗡——”的一下。頓時,他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呆著臉不敢瞧人,只是盯著眼前地毯上的花紋有氣無力的回答說:“這事兒,這事兒容我回去問問馮會計。”

“不用問了。”蔣菲菲用十分肯定的口吻說:“我找過馮會計,人家說這件事情是你親自去銀行辦理的。”

“是嗎?”上官智勇眼珠子一轉,裝起了糊塗,像個沒事人似的說道:“咦,有這碼事兒?蔣秘書,這件事情我有點兒犯嘀咕。要不,我先回去查查再說。”

“還查什麼查嘛。”安博瑞從抽屜裡拿出一張4A紙,“啪”的一下拍在大班桌上,生氣的說:“帳號是你提供的,手續是你辦的。看看看,仔細的,看清了,這是不是你親自簽的字!”

上官智勇瞅了一眼安博瑞拍在桌面上的複印文件,額頭上頓時滲出了亮晶晶的汗珠。

安博瑞用嫌棄的目光死死的盯了這位小舅子老半天,然後不慌不忙地說道:“上官智勇,我宣佈自即日起你不再是安氏的財務總監了。”

“啊?”聞言,上官智勇著急忙慌、可憐巴巴地說:“安董,噢,不,姐夫,您,您怎麼……”

“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不等上官智勇說完,安博瑞黑著臉低吼了一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