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57章 想開夫妻店?沒門!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45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或許意識到自己真的出言不慎,上官紫玉也就不敢計較安博瑞的態度了。至此,她覺得打了半天的口水仗並沒有和丈夫談到關鍵問題,於是,思忖一下說:“好吧,就算智勇這孩子做錯了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瞧上官紫玉這話問得,安博瑞覺得妻子這話說得怪彆扭的,明明知道已經解除了他的職務,還來翻燒餅,真的讓人心裡很不舒服,便反問說:“什麼叫做怎麼處理?”

“啊……喔?”上官紫玉裝傻說:“不用處理了?我就說了,自己的親姐夫哪會難為小舅子嘛。那敢情好,我替智勇先謝謝了。不過我會狠狠的罵他一頓的。你也得罵他,往死裡罵,看他以後還敢不敢!”

安博瑞突然間產生了一種想打人的衝動情緒,他使勁忍了忍,沒好氣的說道:“誰說過不用處理了?我沒向公安局報案就對得起這位枉法無天的小舅子。欸,利用職權擅自挪用公款,這可是犯法的勾當,撤了他的財務總監職務算是對他法外開恩。若是別人,哼哼,不關他進號子裡蹲個幾年才怪呢!”

“怎麼著?我的娘家人在你眼裡就這麼不受待見,啊?”上官紫玉激動地數落說:“別以為這安氏就是你一個人的。想當初,為了公司的發展我上官紫玉也是和你一樣沒日沒夜,拼了命的做事情的。告訴你,但凡安氏的事情你想獨斷專行,沒門!”

上官紫玉的話確實沒錯,安氏能有今天,這和她的努力打拼不無關係。但是,一碼歸一碼,弟弟犯了這麼嚴重的過錯她還要挖空心思護犢子,這就有些不講道理了!

想不到妻子竟然會糊塗到這種地步,安博瑞又氣又惱,只覺得內心滾鍋似的難受。生氣歸生氣,但是他並不想因為這件事情鬧得夫妻反目成仇,因此使勁的強迫自己鎮靜下來。

思忖了一下,安博瑞換了一個角度,平心靜氣的說道:“其實,我讓智勇離開這個崗位還真的是為他好……”

“呸!說得比唱的還好聽。”上官紫玉一聽,忍不住罵道:“你就是心口不一的老狐狸!”

“欸,衝動是魔鬼。我這兒還有情況沒給你說,麻煩你不妨耐心的聽一聽好不好?”安博瑞不急不躁的說道。

上官紫玉聽出來了,安博瑞似乎話裡有話,便很不甘願地說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你恐怕不知道吧,智勇動用這麼一大筆款子其實並非全部用來投資股票。”

“嗯?什麼意思?”

“我告訴你,智勇他可是澳門賭場的常客。”

聽見這話,上官紫玉嚇了一跳,她心虛地貌似自言自語地說道:“不會吧。怎麼會呢?”

安博瑞學著蔣菲菲剛才向他彙報時的口吻說:“就有人曾經親眼見他一擲幾十萬的豪賭。那情景,簡直豪爽氣派得令人瞠目結舌!”

“啊?這……這……”

“雖然沒有掌握證據,但是直覺告訴我,他很有可能是拿了這筆款子的一部分去當賭資了。”

上官紫玉將信將疑的輕聲問道:“是嗎?”

安博瑞肯定地說:“對,應該是這樣子的。因為財務部的人說智勇近日出了兩天差。”

“他一個財務總監,他出什麼差呀?”上官紫玉不解地說。

“對呀,他出差怎會連我都不知道呢?猜都不用猜,十有八九是籌得了頭寸又到澳門去瀟灑走一回!”

“哎呀呀,這個不學好的敗家子!澳門賭場是個啥地方嘛?那可是銷金窟,填不滿的無底洞。哪兒不好玩,怎麼就誤入歧途了哇!博瑞,你說這,這可怎麼辦呐!”似乎終於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上官紫玉也顧不上與丈夫置氣一爭高下,她火急火燎的向安博瑞討主意。

“所以呀,我趕緊撤了他的財務總監職務,最起碼可以阻斷他隨意提取款項的資金源頭。”

“是呀,他是財務總監,又是董事長的小舅子。人家財務部的人誰願意得罪他嘛,他若是想劃撥資金的話,那還不貌似是在自己口袋裡掏錢?”

“謝謝,理解萬歲!”安博瑞不失時機的埋怨說:“虧你剛才還怒氣衝衝的罵人家是心口不一的老狐狸呢?”

“好好好,算我說錯了行不行?”上官紫玉不好意思的應道。

“好了,這件事情就這麼的吧。”安博瑞輕輕的舒了一口氣。隨即,他又以商量的口吻說:“不過,還有一件事情得和你通個氣。”

上官紫玉已經被小弟沉淫賭場的事情攪得心煩意亂,聽見安博瑞說要商量事情,便不耐煩地說道

:“什麼事兒?哎呀,煩死了,煩死了。是公司裡面的事情吧?若是的話你看著辦就是了。”

“這事兒還真的要你點頭,否則……”

“好吧。什麼事情,你說,我聽著。”

“是這樣子,智勇不當財務總監了,他的位置總不能空著吧?”

“唔?”上官紫玉一聽是這件事情便有所警覺的問道:“那,你的意思是……”她故意把話留著沒說完,只等安博瑞把心思端出來。

“我反復考慮這個人選,最後覺得把蔣秘書調過去擔任財務總監比較合適。”

儘管安博瑞聰明過人,但是沉浸在自己成功說服妻子同意撤掉上官志勇職務的喜悅之中的他,以為上官紫玉真的很尊重自己的意見,竟然沒有聽出對方的問話有啥玄機,只是一廂情願的將自己的意圖和盤托了出來。

“哼哼哼……”

上官紫玉一聲冷笑讓安博瑞覺得有股寒氣從腳底板一直往上沖,他不滿地問道:“怎麼個意思?難道你認為蔣秘書不能勝任?”

“勝任,怎麼能夠不勝任呢?”上官紫玉拖腔拉調地反話順說:“人家是名校財會專業的高材生,當個財務總監還不是玩兒似的就能夠把事情料理得清清爽爽。”

“那你究竟有什麼想法?”

“問我有什麼想法?”上官紫玉突然提高了聲調幹乾脆脆的說道:“我不同意。”

“我想,你總應該給我一個理由吧。”

“沒理由。”上官紫玉蠻橫地回答說:“別人可以。就她?不行!”

“為什麼?”

“就因為她叫蔣菲菲!”

這叫什麼話兒?安博瑞覺得真的是無語了。

上官紫玉感覺到安博瑞是在用沉默來對抗自己,便採取自言自語數落對方的形式來接招:“這個臭婊子,鳩占鵲巢的壞女人居然妄想奪取公司的財權。一旦她的陰謀得逞,你倆就可以聯起手來,安氏立馬就成了姦夫淫婦的夫妻店。可憐我上官紫玉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就該拱手讓人了。”

安博瑞好心好意的和妻子商量事情,想不到結果會是如此讓人添堵。格外沮喪的他沒有好氣的頂撞說:“好了好了,不行就不行,哪來那麼多的廢話!”

上官紫玉本想借題發揮好好鬧一鬧,沒想到安博瑞這麼痛痛快快的就偃旗息鼓,弄得她無言以對了。

聽見對方沒有吭聲,安博瑞接著說:“若是覺得剛才這個安排不妥,那麼我收回成命吧。上官智勇還是繼續當他的財務總監好了,免得人家疑神疑鬼,成天擔心大權旁落。”

安博瑞這一招以退為進的戰術還真是管用,上官紫玉急忙接嘴說:“不行不行。若是讓他繼續呆在這個位子上,不僅僅是害了他,而且也是對咱千辛萬苦打拼出來的安氏集團極端的不負責任。”

“我說的都不行,那麼你推薦人選吧。”

上官紫玉認真的考慮了半晌,似乎很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說:“要不,咱還是把老劉請回來,你看可以嗎?”

“這事兒咱辦不了。”

上官紫玉一聽這話便氣呼呼的說道:“你跟我較勁兒是不是?”

“不是我跟你較勁兒,是老劉沒法幹。”

“啥意思?”

“老劉走了。”

“走了?”上官紫玉有些意外地說:“他走,去,去世了?我怎麼不知道?”

“昨天晚上。”

“噢。可惜了。”

“是可惜了。可惜咱安氏找不到適合當財務總監的人了。”

“別特麼陰陽怪氣的好不好。你不就是想要讓蔣菲菲這個臭婊子上位嗎?”上官紫玉罵罵咧咧的說道。

“我可是不敢想了。”

“姓安的,你裝什麼裝?”上官紫玉覺得一時半會兒還真沒有可以勝任這個職務的人選,只好妥協說:“你若是認為蔣菲菲合適,不妨讓她試試唄。”

“這可是您老人家的決定哈,行不行與我安某人無關了。”

“你別高興得太早了。”上官紫玉補充說:“我是說讓這婊子試試。試試,懂嗎?換句話說,就是讓她當代理總監,一旦找到合適的人,立刻叫她下馬。”

沒想到上官紫玉還有這一手,安博瑞也沒有別的招,只好哼哼唧唧的回應說:“哼哼,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還號稱生意場上女強人呢,依我看你們這些老娘們根本就不是幹大事兒的人。回家吧,看孩子去!”

“放屁!”

上官紫玉忍不住罵出了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