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62章 幕後黑手難道是他?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67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混蛋!”章大庸的話把蔣菲菲的肺都氣炸了。切齒痛恨之餘,她覺得自己面對的就是一個沒有廉恥的無賴,咒駡對於他而言已經毫無意義了。於是,斷喝一聲之後,她強迫自己鎮靜下來辯解說:“我是因為被你下了迷藥才會如此不堪!”接著,她又警告說:“你別口口聲聲不承認強姦。告訴你,迷奸就是強姦,而且更卑鄙、更可惡!”

“好好好。我該死,不該乘人之危睡了你。”章大庸好歹也是級別不低的官員,他不可能不知道“強姦”是如何界定的,於是矢口否認說:“但是我並沒有給您下藥哇。”

“如果連這一點都不承認的話,你還有一點兒人味兒嗎?”

“不是,我,我太冤了,真的沒有對您下藥。”章大庸裝出一副慘遭黑天冤枉的可憐相。

“照你這麼說,那就是我自己給自己下迷藥,然後故意勾引你,對吧?”

“我沒這麼說呀。至於你有沒有服迷藥,或者說是誰下的迷藥,我實在是不清楚的。不過,我只知道自己真的很冤枉。”說著,章大庸的口氣不由自主的硬氣起來:“其實,胡亂冤枉人也是很可惡的!”

這不是豬八戒倒打一耙嗎?

對待這種敢做不敢當的無賴蔣菲菲覺得真該說聲“我無語了”。思忖一下之後,她異常平靜地說道:“那麼好吧,既然是這樣子,看來我還得非報警不可了!”

章大庸似乎對蔣菲菲的警告有些不屑,他不慌不忙地說:“報警?沒問題呀。我早說過,如果聽了錄音之後還要報警說我強姦了你,章某決不會阻攔的。”頓了頓,他又說:“不過報警之前你該想清楚一個問題,聽過錄音之後,法官究竟會認為到底是我強姦了你,還是你勾引的我。再說了,你硬要說我給你下了迷藥,你的證據在哪兒?如果真的報警了,那麼我是不是就該告你誣陷罪呢?”

看來章大庸還真不是省油的燈,是多少年的官場浸淫以及情場鏖戰造就了他。狡辯的能力就不用置疑了,更值得稱道的是他深諳“凡事預而立,不預則廢”的精髓,一般人的精明算計根本就難以和他相提並論。

如此說來,今晚這場醜聞的發生、發展過程可以從章大庸事先制定的N套方案中尋到清晰的軌跡應該是大概率的事件。這不,最後章大庸不但連如何推卸責任的說法都想得清清楚楚,甚至靠著雄辯的口才竟然可以讓受害者百口難辨,有苦說不出來。

是呀,如果不是當事人的話,大概誰都會覺得,“假設法官認定章大庸是迷姦婦女的罪犯的話,或許真的是一件冤假錯案。”

當然,這件事情如果是發生在章大庸的家裡,或者晚宴是由他相邀安排的那又另當別論了。

可是,今晚的飯局並不是他安排的呀,來這兒K歌也是安博瑞臨時提議的。人家只是應邀赴宴、,到歌廳K歌,僅此而已!

難道此人能掐會算,就知道機會在等他,所以將迷藥揣在兜兜裡前來赴宴的?

這,可能嗎?

當然,一般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

假如他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個機會呢?或者說,今晚的飯局原本就刻意安排好了這最後的一幕呢?

沒錯,這件事情的發生,肯定是有黑手在幕後操縱。否則章大庸怎麼就能夠那麼順利、那麼從容的如願以償呢?

安博瑞!

頓時,此人的名字在蔣菲菲的腦海裡電光火石般轟然作響。

難道是自己懵懵懂懂的鑽入了安博瑞和章大庸狼狽為奸共同設計的騙局和圈套?

對了,開始她蔣菲菲是很不情願與章大庸一道用餐的。

為了說服她,安博瑞怎麼說來著,他說:“求人難呐!現如今正是求他的時候,咱得罪不起人家,你就勉為其難的會會他吧。”

這話當時聽著似乎很有道理,設身處地替老闆著想的蔣菲菲也就自然而然的墜了他的心願。

現在回想起來,肯定就是章大庸對於安博瑞請求貸款的事情死活不開口。為了獲得維持安氏集團得以繼續生存下去的銀行貸款,迫不得已的安氏掌門人只好送上自己的情人作交換。

如果這種說法貌似有些牽強,讓人覺得只是一種沒有根據的猜測的話,那麼就在準備前往歌廳去K歌的節點上安博瑞恰好來了電話,現在想起來怎麼著都覺得此事貓膩多多!

首先這事兒也太湊巧了,湊巧得人工雕琢的痕跡暴露無遺,無非就是讓安博瑞抽身撤離給個藉口而已。

那麼,這個電話真的是楊慧珠打的嗎?

如果坐在一旁的章大庸趁著蔣菲菲不注意,悄悄的撥通了安博瑞的電話呢,這種可能性不會沒有吧?

然後,安博瑞不就可以故意煞有介事的自話自說,演戲給人看?

再者,當蔣菲菲關切地問

他是不是國靖這孩子又犯倔了鬧姑姑時,安博瑞為什麼會王顧左右而言他,不願意正面回答蔣菲菲,只是一個勁兒與章大庸道別呢?

這分明是安博瑞的心中有鬼!

明明安國靖好好的在家裡由姑姑陪著做作業,他怎麼敢對蔣菲菲謊稱孩子犯倔鬧姑姑呢?

他完全知道,有了這麼些年的經歷,兒子與菲姑姑的感情幾乎勝過了自己的娘親。假如蔣菲菲不放心這孩子,打電話向楊慧珠瞭解安國靖的情況的話,西洋鏡不是立馬就該被人拆穿了嗎?

悲哀啊!

一種被愚弄、被出賣的屈辱感好似沉甸甸的一記悶棍,蔣菲菲頓然間被打得頭痛欲裂,打得心裡血流不止!

淚水滿面的蔣菲菲簡直是痛不欲生,她悲憤地仰天長歎:這個世界也太不靠譜了!

想來自己可是一門心思、死心塌地為安氏著想;衝鋒陷陣、赴湯蹈火為老闆賣命的。就算不敢奢望得到多少回報,但是也不至於悲催到如此地步!

這麼幾年下來委身于億萬富翁安博瑞,人前人後的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現在她終於明白自己在此人心目中的位置:作為員工,只不過是一枚老闆可以充分利用的棋子而已;作為情人,在利益的驅動下可以當成禮物毫不吝嗇的奉送給他人。

想起之前安博瑞對她的關心和寵愛,想起這位成功男人在她面前的信誓旦旦和令人難以抗拒的甜言蜜語。再將今晚發生的事情加以比對,此人虛偽下作和絕情無聊的嘴臉已然暴露無餘!

如果說蔣菲菲對章大庸是恨之入骨的話,那麼安博瑞對於她來說則是恨不能食肉寢皮的仇人!

事到如今,面對兩個沆瀣一氣、狼狽為奸的臭男人,蔣菲菲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孱弱,那麼的無可奈何。

她想過要報警。

可是作為受害者,蔣菲菲並沒有掌握人家共同犯罪的任何證據。就算員警厲害,他也得靠證據說話不是?

而且,章大庸已經明明白白的說了,她若報警的話,他就反告其誣陷罪。

萬一最後事情無法真相大白的話,自己就是整個一個“賠了夫人又折兵”——沒能將這個迷姦婦女的流氓繩之以法,受害者反倒成了誣陷他的嫌疑人!

倏然間,蔣菲菲籠罩在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立無援的感覺中。無比沮喪的情緒使剛才還暴跳如雷的她黯然神傷,沉默不語了。

看見蔣菲菲老半天了傻傻的一聲不吭,章大庸認定她的情緒已經趨於平穩。於是,早就想讓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他趕緊用盡可能懇切的語言說道:“當然,這件事情我做得太沒有底線了。怎麼能夠趁人之危呢?現在我覺得自己實在是一位思想無比骯髒、行為無比卑鄙,而且還寡廉鮮恥的小人……”

“夠啦!”章大庸的這番表白著實令人噁心,欲哭無淚的蔣菲菲憤怒地斥責說:“別在這兒演戲了,姑奶奶我噁心!”

“不是,不是演戲。我,我實在是後悔死了。”章大庸生怕蔣菲菲又打斷他,趕緊接著說:“我不是沒有責任心的人,既然是一時糊塗睡了您,這個問題出現了我肯定要給您一個交代。”

聽見章大庸如是說,蔣菲菲沉默了好大一會兒功夫。

看見蔣菲菲不吭聲,章大庸有些著急了。

就在他急得在屋子裡開始轉圈的時候蔣菲菲沒好氣的責問:“交代?章大庸,你能夠給姑奶奶我什麼交代?難道就因為趁機姦淫了姑奶奶我,你便準備與恩恩愛愛,發誓要與之白頭偕老的夫人離婚,立馬迎娶蔣菲菲當新娘?或者來個一夫多妻制,在家裡給孩子再添個姨娘,對不對?”

“說笑了,說笑了。蔣小姐還是如此幽默,令章某欽佩之至。”章大庸沒想到蔣菲菲處於如此惱怒悲憤的境地居然還能夠用調侃來與自己針尖對麥芒。於是他苦笑著,用商量的口吻挺認真地說:“要不,我給您經濟補償?”話一出口他似乎覺得不妥,趕緊自我糾錯說:“不對不對,我說得不對。我不該用金錢來褻瀆您的人格。”

蔣菲菲瞪了一眼對方,沒吭聲。

章大庸見蔣菲菲沒有言語,知道自己的話與她的思路對上了號,

內心有些寬慰。

他剛才提出經濟補償的辦法並非一時考慮不周說錯了話,其實是故意為之的。這樣做的目的只不過是以此試探對方能否接受這個解決矛盾、化解危機的方案而已。

據此,他又提出早就設計好的第二套方案,他說:“是的,凡事都往錢上面扯,未免俗氣了。當然,如果您允許的話,我想總可以找到為您出力的機會。比如,您目前還不是京城戶口吧?我在朋友圈兒裡找人幫忙解決一下,應該不會是太大的難事兒。還有,假如您願意,只要想想辦法,我完全有把握讓咱倆成為手捧鐵飯碗的同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