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正文 第63章 女神憤怒也瘋狂

書名: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作者:恬聖 本章字數:390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4


憑心而論,對於蔣菲菲這等前來京城尋夢的“北漂”一族,章大庸開出的上述條件並非沒有吸引力。

若是放在前幾年,錢包裡只剩下能夠買幾包速食麵的經濟能力時,章大庸的話必然會讓人激動得整宿整宿的在臥榻上一塌糊塗地翻燒餅。

就是現如今,雖然擁有都市高級白領的身份,在經濟上也已躋身中產階級的行列,但是解決不了戶口問題,沒當成正兒八經的北京市民,這依然是蔣菲菲的一塊心病。

要是沒有發生今天晚上的變故,章大庸能夠這樣子下決心使用手中的職權和人脈幫忙為她一攬子解決戶口和鐵飯碗問題,激動萬分的蔣菲菲必定會一反常態地拋棄矜持和古板,感恩戴德、溫情脈脈的上前擁住她的庸哥,甚至忘情地獻上一個熱吻也並非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即使就現在而言,如果蔣菲菲相信章大庸真有這等能耐,卻能夠做到絲毫都不動心,那也恐怕只是哄人的鬼話!

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餡餅而卻之千里的道理,只是現在還不是考慮這種問題的時候。凡事都有輕重緩急之分,此時此刻的蔣菲菲一門心思放在如何報仇雪恨的問題上,其他的一概都非題中之義。

再說了,經過這麼些年來歷練的蔣菲菲,雖然談不上老於世故,但也絕對不是初出茅廬、不諳世事。至少,她早已不是別人說啥都相信的黃毛小丫頭。

因此,當章大庸說出有能力幫她解決戶口和鐵飯碗的問題時,蔣菲菲的第一反應就是懷疑此人是否真有這麼大的能量。

說不定章某只是為了緩和矛盾,姑且用畫餅充饑的辦法來哄一哄人。等到時過境遷,再來個推諉搪塞,七挨八拖的不了了之。

都說是牛皮哄哄、大話說出來不怕閃了舌頭的人最不靠譜。

這種事情蔣菲菲覺得自己“沒得豬殺過,也聽見豬叫過。”傻瓜才會上當受騙,姓章的想在這兒輕飄飄的蒙混過關,沒門兒!

當然,章大庸果真有辦法解決上述問題也不是沒有可能。

論起來人家也是一位有權有勢,官位不低的人物。若是真想幫忙,憑著官場浸潤多年的人脈和手中的實權,倒也不至於空口說白話,整天靠騙人過日子。

就算是這樣子,蔣菲菲也不可能就痛痛快快的答應對方的條件,從此一拍兩散,誰也不找誰的麻煩。

如果這樣做的話,那麼蔣菲菲就不是蔣菲菲了。

從小,蔣菲菲就是一位靦腆而又矜持的姑娘。就算委身于億萬富翁,玩起了鳩占鵲巢的把戲,但她仍然十分注重形象,人前人後總是矜持得近乎矯情。

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前男友宋普洲和現任情人安博瑞,還沒有任何男人敢在她這兒耍花招、佔便宜。

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平日裡擺譜端架子,整得像個孤傲而又固執的貴族似的蔣菲菲做夢也想不到今日裡會慘遭歹人暗算。

更可惡的是,她不僅失身於人,而且形態癲狂、極其不堪。聽見章大庸重播的錄音,蔣菲菲覺得自己簡直就比當街拉客招嫖的娼妓更加卑鄙下賤。

別說是花容月貌、聰穎過人的都市白領,就是醜陋無比、愚鈍不化的女人遭此厄運都會痛不欲生。

在日常生活中,蔣菲菲是位恩怨分明的人,就算是說她睚眥必報也不會過於誇張。今日遭此奇恥大辱,她覺得復仇的怒火都快要把自己給燒焦了。

如若不給造孽的倆混蛋一個罪有應得的報應,還就真的自己對不起自己!

本想走法律的途徑來懲處惡魔、伸張正義,可是章大庸幾句話就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話雖這麼說,仇卻不能不報。

正大光明的法律之門關閉了,並不意味著旁門左道不可以通行。

蔣菲菲也就一弱女子,想來放火施爆、雇兇殺人之類犯法的事情不會幹,不敢幹,也不屑於幹。

那麼,耍計謀、玩手段,用鈍刀子殺人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她想,既然安博瑞可以出賣情人,那麼他與《杜十娘》裡的李甲又有什麼區別呢?

面對財迷心竅、無情絕義的負心郎,悲憤而又無奈的杜十娘使出出了怒沉百寶箱和投江殉情自盡的手段來博取世人同情的目光。

蔣菲菲卻絕對不會像此女那麼犯傻!

她不會輕易拋棄自己的財產,更不可能用自己的寶貴生命去作無謂的犧牲。她要讓負心的億萬富翁承受財產損失的痛苦,要讓絕情的男人永遠的時刻面對令其愧疚不安的女人!

安博瑞不是要從章大庸那兒獲得貸款救急嗎?

得了,就從這兒下手!

蔣菲菲覺得這是一個可以一箭雙雕的好主意:既抄了安博瑞的後路,讓安氏處於財經危機之中,又可以使安博瑞和章大庸心生嫌隙、反目成仇。

主意一定,蔣菲菲開口了。她說:“姓章的,除了能夠在這方面為姑奶奶我出力之外,難道你就不可以再幹點兒其他什麼嗎?”

天呐,面前這位與自己怒目相對、苦大仇深的女人終於正兒八經的

和她的仇人說話了!

章大庸簡直比有幸撿到了一堆大額鈔票還要高興,他趕緊回答說:“可以可以,怎麼不可以呢?只要蔣小姐您有吩咐,章某又能夠辦得到的,自然願效犬馬之勞!”

蔣菲菲一聽這話就更確定此人是圓滑到家了,說話間這傢伙既向對方表明了態度,又暗示人家不要勉強他幹令其為難的事情。

“你大可放心,殺人放火、走私販毒的事情我不會幹,同樣也不會要求你去幹。”蔣菲菲盯著章大庸的眼睛,異常嚴肅地說道:“現在我只要你做一件事兒。”

“噢。”章大庸有些緊張的問道:“啥事兒?”

蔣菲菲看了一眼對方,慢條斯理、一字一頓地說道:“取消剛才對安博瑞的承諾。”

“您是說……”

章大庸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果真是女人的心思不好猜,這才多大點兒功夫,剛剛還為了給安氏爭取更多一點貸款在那兒拼老命,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呢?

為了更明白的表示自己的意思,蔣菲菲補充說:“對!我的意思就是要求你,從現在起,不要再給安氏一分錢貸款。”

“哦,哦。”章大庸終於回過神來,趕緊點頭應承說:“好的好的,章某保證按照您說的去辦。”

“還有,”似乎覺得章大庸應承得也太乾脆了,蔣菲菲用充滿疑竇的目光瞅了瞅對方,思忖片刻,她說道:“我這兒有一段錄音,本來不想現在讓你聽。但是我突然間改變了注意,覺得還是讓你聽一聽更合適。”

“錄音?什,什麼,什麼錄音?”

章大庸不知道蔣菲菲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他馬上意識到對於他來說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兒。

蔣菲菲晃了晃手機,用尖刻的目光盯著章大庸說:“我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說著,她按下了手機的錄音重播鍵。一段清晰的對話立刻炸雷般在章大庸的耳邊響了起來:

——“交代?章大庸,你能夠給姑奶奶我什麼交代?難道就因為趁機姦淫了姑奶奶我,你便準備與恩恩愛愛,發誓要與之白頭偕老的夫人離婚,立馬迎娶蔣菲菲當新娘?或者來個一夫多妻制,在家裡給孩子再添個姨娘,對不對?”

——“說笑了,說笑了。蔣小姐還是如此幽默,令章某欽佩之至。”——“要不,我給您經濟補償?”

——“不對不對,我說得不對。我不該用金錢來褻瀆您的人格。”

…………

“別放了,別放了!”著急上火的章大庸氣得簡直要跳起來:“蔣菲菲,他媽的你到底想幹什麼?”

“很簡單,不就是擔心你不會按照姑奶奶我的話去做嘛,所以讓你欣賞欣賞劇情精彩的廣播劇。”

“你他媽瘋了,竟敢對老子來這一手!”章大庸惡狠狠地說:“刪了刪了,趕緊給老子刪了。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樣,啊?”蔣菲菲用挑釁的口吻警告說:“告訴你,用不著張牙舞爪。手機裡的這段錄音倒也可以馬上就刪除,不過我已經發到姑奶奶我本人的電子郵箱裡面了。”

“你……”一聽這話,章大庸傻眼了。真沒想到蔣菲菲立馬就給他來了個以牙還牙,氣得他張口結舌的不知道說啥才好。

“章大庸,章先生,章行長,我親愛的庸哥——”蔣菲菲得意地嘲弄對方,她冷笑著說道:“怎麼樣,被人算計的滋味兒不好受吧?”

蔣菲菲的言行把章大庸激怒了,他脖頸一梗,怒氣衝衝的幾乎吼了起來:“那又怎麼樣?憑著他媽的你這段破錄音就能夠把老子弄到號子裡去是吧?告訴你,老子不吃這一套!”

“對,你說得太對了。”看見章大庸氣急敗壞的模樣,蔣菲菲的心情大好,她慢條斯理地說道:“正如你說的,我確實拿不出你迷姦婦女的證據,更無法將你繩之於法。不過你不是也沒有辦法阻止我讓你的愛妻和嬌兒欣賞這情節生動的廣播劇吧?”

“你敢!”

“姑奶奶我為什麼不敢?”蔣菲菲理直氣壯地回擊章大庸,她說:“就憑著這段錄音我蔣菲菲不但可以把你的家庭鬧得雞飛狗跳,而且你的上級黨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恐怕不會對此不感興趣吧?”

“你他媽臭婊子,就沒見過你這樣的瘋子!”章大庸氣得破口大駡。

“姑奶奶我是瘋了,那是被你逼的!沒見過瘋子吧?今兒個就讓你見識見識。”蔣菲菲微笑著,用勝利者的姿勢,目光炯炯地盯著章大庸調侃說:“章先生,我勸你別這樣沒出息,學老娘們罵大街有啥用嘛。”說著,她又進一步挑釁說:“要不這樣,你敢不敢我殺了?把人殺了,就滅了口,對你也就沒啥威脅了……”

“蔣小姐,您,您別再噁心人行不行?”在蔣菲菲的進攻面前章大庸無可奈何地敗下陣來,只好告饒說:“算你狠!罷了罷了,我照您老人家說的話去做還不行嗎?”

聞言,蔣菲菲冷笑著還要說些什麼,她正拿在手上的電話突然響起了彩鈴聲。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急忙捺了一下手機的接聽鍵。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