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毒門盛寵:愛妃別跑

正文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只對你有感興趣

書名:毒門盛寵:愛妃別跑 作者:草荔1 本章字數:238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30


那利劍劃破在那桌子上,整個桌子頓時應聲而裂。

陌清影睨著那掉落在地面上的桂花釀,眼眸微微地眯起,臉上的神情含著一抹不悅和怒意,“竟然敢毀了我的桂花釀,找死!”

話音剛落,她手一把撐在了桌面上,終身躍起,手中的利刃躍出,在半空之中,一個迴旋,朝著那人刺了過去。

刀光劍影,另一人上前,手中的利劍劃下了一道銳光,立即朝著陌清影刺了過去。

陌清影身子猛地朝著身後仰去,那利劍從她的臉上劃過,透著嗜血的冰冷。髮絲揚起,斷了一縷。

怵地,她伸出手,一把扣住了那人的手腕,另一隻手用力,手中的利刃猛地朝著那人的手臂上刺了過去。

利刃刺破那人的力度,沒入到了手臂之中,殷紅的血液頓時濺出。

那人怒吼,一個反手,利劍迴旋,落在了他另一隻手上,下一秒毫不猶豫地朝著陌清影的腹部上刺了過去。

卻在這時,一道強大的劍氣震出,那兩人頓時被震開,猛地撞向了櫃檯後的架子上。

一聲巨響,架子上的酒倒落,砸在了地面上,碎了一地。

那掌櫃見狀,頓時一陣哀嚎。“我的酒啊!”

陌清影側首,朝著門外望了出去,只見黑羽帶著數十名侍衛率先地沖了進來。

“娘娘,黑羽來遲,還望贖罪。”黑羽手中的利劍猛地一震,揚起,落下,毫不猶豫地抵在了那兩人的咽喉處。

所有的侍衛散開,空出一條道,砰地一聲,半跪在地面上,臉上的神情恭敬。

只見,男人一身暗紅色的披風,慢條斯理地從外面走了進來。他走到了陌清影的跟前,看著陌清影。

男人的那一道眸光,太過銳利,深沉,令人難以招架。

那兩人朝著鏡澈和陌清影望了過去,下一秒,整個人卻雙目圓瞪,頓時倒落在了地面上。

黑羽立即伸出手,指尖探向那兩人的鼻尖,皺了皺眉,收回手。“王爺,竟然是死士。”

鏡澈擺了擺手,黑羽頓時會意,命人將兩人屍體帶走。

陌清影眨了眨眼,雖然有些醉意,卻還不至於不清醒。

死士?

難怪方才跟她交手,處處下了殺意。

鏡澈俯下身,伸出手,牽著陌清影的手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他掃了一眼地面上那些碎裂的酒壺,抬眼,看著陌清影。

片刻,他伸出手,指尖落在了陌清影的面頰上,慢條斯理地幫著陌清影擦拭著面頰上的淚珠。

陌清影一慌,隨即回過神,連忙地避開。

男人指尖落下,扼住了她的下顎,使得她不得不迎上他的眸光。

“告訴本王,跟著本王可是讓你受了委屈?”

陌清影搖了搖頭,“沒有,王爺待清影很好。”

“哦?”他揚了揚眉頭,薄唇輕啟,開口,“那你告訴本王,你這是為了什麼?”

陌清影心猛地收緊,抬眼,看著眼前的男人,她沒有辦法告訴他,她是為了玄影墨才會如此。

她回到九幽的目的,

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讓他對她的身份起疑。

她的眸光流轉,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的指尖,將他的掌心貼上了她的面頰。眨了眨眼,她那一雙墨色的眼眸蓄滿了淚珠,滿是楚楚可憐地望著他。

“王爺,可有失去過親人?可有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唯一的親人慘死在自己的眼前?”她喉間哽咽,那淚珠滾落,沒入到了男人的掌心之中。

“清影難過,是因為恨自己,恨自己依舊這般無能,依舊沒有選擇。”

如果她可以選擇,她寧願從未遇見他玄影墨……

鏡澈看著眼前的女人,雖然他知道,陌清影並沒有說實話,但是她的眼淚,卻還是讓他心疼。

他的指尖微微地收緊,輕撫著她的面頰,抿了抿唇,開口,道:“你有本王一人便好。”

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啞,不自禁間宛如情人間的呢喃。

陌清影心不由得猛地一震,她看著鏡澈,兩人的眸光相抵,她卻率先地避開了。

她抿了抿唇,伸出手,圈住了男人的頸項,整個人埋首在了他的胸前。眼簾垂下,她那秀長的睫毛掩住了她眼底裡的情緒。

沒有再說話,她雙眸輕闔,掩住了那一抹暗紅。

男人感覺到了陌清影的情緒,嘴角抿緊,臉上的神情掠過了一抹陰沉和銳利。他伸出手,將陌清影整個攔腰抱起,邁開步子,頓時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老奴恭送九王爺。”那掌櫃和店小二連忙爬出櫃檯,跪在了地面上,直到鏡澈一行人離開,這才敢抬起頭,整個人頓時嚇得癱軟地靠在了地面上。

那店小二看到桌面上放的幾錠黃金,頓時眼前一亮,猛地上前將那黃金拿起,“掌櫃,不虧是九王爺,這幾錠黃金,我們發財了!”

那掌櫃連忙上前,手接過黃金,掃了一眼四周,將其中一錠黃金遞給了那店小二,他拉著店小二的手說道:“你拿著這些,趕緊離開留龍城,去別的地方,今晚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那店小二連連地點了點頭,兩人頓時連夜地回家收拾行李,離開了留龍城。

隱在巷子裡的清羽走了出來,她抬眼,朝著那馬車的方向望了過去。她抿了抿唇,臉上的神情有些複雜難明。

片刻,她這才轉過身,朝著巷子的深處走了過去。

回到未央殿,鏡澈命人準備好了熱水,他將陌清影抱到了浴池裡。

陌清影在馬車上早已經睡著,此時並不知道,鏡澈正幫著她沐浴更衣。

男人伸出手,指尖落下,落在了她的領口上,將衣衫解開。怵地,女人睜開眼,手毫不猶豫地扣住了他的手腕,那銀針的低端抵在了他的手腕處。

女人的眼眸裡,含著一抹警惕和銳利。在看清楚來人時,她眼底裡的警惕和銳利隱了下去,收回手。

垂首,她卻在看到領口的衣衫已經散開時,連忙地伸出手,拽緊了衣衫,滿臉防備地看著鏡澈。

見狀,男人不由得勾起了嘴角,戲謔地問道:“你哪裡本王不曾見過?現在才想著遮遮掩掩,會不會晚了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