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1章 送禮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26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張明宇今天早起上班後聽周慧說,黑水鄉要提拔一個副科級幹部。聽到這個消息,張明宇心動了。

他是畢業分配來的。在黑水鄉上班已經三年了。如果不是父親因職務上的問題被雙規,自己怎麼也不會被分配到江北市的一個鳥不拉屎的窮鄉里,至少要分配到江北市相當不錯的機關單位裡。

大三的時候,那還是他的父親還是江北市城建局的局長。因為在修建江北市第二大橋方面,施工方存在工程品質問題被問責,從此改變了他的命運。

大四畢業分配,他到市里去拿分配的調令,勞動就業保障局人事科的科長推了推眼鏡兒,對他說,“桃縣,黑水鄉。”說完將一張紙扔給他。

這個科長他是有印象的,是去過張明宇家的。看他陌生的眼神,張明義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世態炎涼。他發誓,一定要重拾父輩的輝煌。

黑水鄉的鄉黨委書記叫楊國龍,大家背地裡都喊他楊胖子。人是黑水鄉本地人,但早已經搬到了桃縣縣城居住。提拔,張明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因為是鄉里的唯一的大學生,所以,張明宇在鄉里主要的工作是給鄉領導寫材料。平時頗能的到楊胖子的賞識。

想要提拔就要送禮。有這樣的一句話,工作十年,不如送禮三千。當然,現在這個時代,早已經不是三千塊錢能辦事的年代了。張明宇沒有談戀愛,自從大學畢業後,他就徹底斬斷了情絲。況且分配到黑水鄉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他更覺得只有努力工作,才能早點去桃縣,去江北,才能早點離開這個地方。

今天是禮拜五,工作任務並沒有那麼多。他像往常一樣,打掃衛生,整理資料,然後望著電腦發呆。

挨到下午五點半他興沖沖地坐上了去桃縣的公共汽車。黑水鄉距離桃縣並不是很近,到達桃縣縣城的時候,已經是晚上7點了。

同福社區二號樓二單元二零二。張明宇手裡拎著一盒酒心理緊張極了。雖然他已經同楊胖子在一起工作了三年,楊胖子對待他還算客氣,但是楊胖子的為人他瞭解的太透徹了。對身邊的副科幹部和村書記張口就罵,像個潑婦一樣,毫不留情。

而張明宇私下裡和楊胖子並沒有太多的接觸,所以,他內心十分的忐忑。

深吸一口氣,他還是敲響了楊胖子的家門。

開門的並不是楊胖子,而是一個年輕的女性。

這個女人,張明宇是認識的,不僅僅是認識,是非常的熟悉,熟悉到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每一根毛發都歷歷在目。

她就是張明宇的大學同學,也是他的初戀女友,張明宇唯一談過的女友。趙美真見到張明宇的那一刻,也是明顯的一愣。然後她的臉迅速陰了下來,“三年了,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張明宇有些懵了,他並沒有和這個女人爭吵的心情,這明明是鄉黨委書記楊國龍的家,她,她和楊國龍是什麼關係?難道自己走錯了?

他真的希望是走錯了。

“這裡是楊國龍,楊書記家嗎?”張明宇問道。

趙美真玩味兒地看了他一眼,“你找我公公啊?進來吧。”

什麼?趙美真居然嫁給了楊國龍的兒子,想到這裡,他不禁一陣頭皮發麻。面前這個女人,曾經和他談戀愛的時候,對自己是有求必應,自己說什麼是什麼,可是當他的父親被雙規之後,態度明顯變了。

當趙美真聽到張明宇分配到了桃縣的一個小縣城的時候

,立刻拉黑了他的手機號——她是想留在江北市里的。結果押寶壓在了張明宇這個倒楣蛋身上,白跟他睡了好幾年。

趙美真也分到了桃縣,這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本來她就是桃縣本地人。憑藉有幾分姿色,心眼兒又活,會來事兒,工作不出半年,便和楊胖子的兒子勾搭在了一起。並且畢業不到一年,便奉子成婚了。母憑子貴,她也因此被楊胖子找關係,調進了縣財政局,著實揚眉吐氣一把。

此刻,楊國龍的家中,除了趙美真之外,並沒有其他人出來和他打招呼,他狐疑地四下望瞭望。趙美真看出他的疑惑,“我跟孩子在家,孩子睡著了,他們都出去吃飯了,你有事嗎?”

張明宇尷尬地搓了搓手,“我找楊書記,有點事兒。”

趙美真自然知道他有事兒,她倚在沙發上,真絲的睡衣裡露出兩條修長雪白的美腿。她兩隻腳交疊在一起,輕輕搖晃著。像是宣示著自己的優越感。

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上學的時候白白胖胖的樣子,現在變得黑瘦黑瘦的,身上的衣服一眼便能看出是地攤貨,他拘謹地坐在沙發上,樣子真好笑。沒有了官二代的光環,他還真像個土鼈。

看著他腳下的一個酒盒,趙美真噗嗤一下笑出聲來,“張明宇,你可真有出息,你爹下臺了,也不至於送禮送這麼一瓶酒吧?要不這樣,我給你二百塊錢,你再買一瓶,免得說起來,我的同學送禮送一瓶酒,太丟人!”

趙美真的話難聽到了極點,張明宇本來想找個話題,卻被她一席惡毒的話,堵了回去。張明宇站起身,“既然楊書記不在家,我就先回去了。”說著,就往外走。他是在沒勇氣接受這個女人的侮辱。

“等下。”趙美真站起身來,她居然挺著顫巍巍的胸脯貼了過來。張明宇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從那晃動的幅度來看,她沒戴胸罩。果然,走近之後,分明可以看到兩點隆起的小疙瘩。

張明宇已經好久沒有嘗到過女人的滋味,不由得咕咚一聲咽了口唾沫。

“我好看嗎?”趙美真眉毛挑了一下。

張明宇有一種衝動,想一把把她推到的衝動,他剛抬起手,卻被她打開,“明天上午,天鵝賓館等我。”她柔聲說道。張明宇仿佛一下回到了大學時光,回到了每一次與她同榻而眠的夜晚。

“好。”張明宇答應下來。

“把你的酒拿走,我們家可不缺你這一瓶酒。”趙美真的臉一下陰了下來。這個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她拎起酒盒就往張明宇的手裡送。張明宇自然不會接,他一邊推著,一邊嘴裡說,“我給楊書記送的,他知道什麼意思。”

兩個人你推我讓,趙美真唰地一下臉拉了下來,“把你的手拿開!”張明宇才意識到,他的手死死地抓住趙美真的手,他連忙鬆開了。

張明宇錯愕地看著她,這個女人到底什麼節奏?

許是他們兩個人的聲音太大了,臥室中的孩子哇地一聲哭了起來。趙美真拉開門把張明宇推了出去,然後把他的酒盒也一下扔了出來。幸好裡面沒有酒,如果真有酒,此刻早已經摔得稀碎了。

“趕緊走吧,別被別人看到。”趙美真說完,嘭地一聲把門關上了。

“喂。”張明宇抬起欲敲門的手,最終還是放下了。這個女人是因為欲求不滿才讓自己明天開房等他的。

看來自己只能明天使把勁兒,把她搞服了,再讓她給楊胖子說點好話,或許自己還能剩下一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