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3章 這是個圈套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314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張明宇聽他們要回家,而呂瀟瀟從床上站了起來,雖然臉色蒼白,但並無大礙。

王慧琴拉著女兒的手來到張明宇的面前對她說,“昨天晚上,是他救了你。”呂瀟瀟微微一笑,“謝謝你,小弟。”

她確實非常漂亮,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像是飛累了的蝴蝶,彎彎的柳葉眉,小巧的鼻子,朱紅的唇。

“不謝。”張明宇搖搖頭,“快回家吧。”

王慧琴拉著呂瀟瀟的手走了。看著她們的背影,張明宇不由得感歎,這樣的家庭背景,這樣漂亮的容貌,有什麼想不開的呢?

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是呂勝利。“呂縣長。”張明宇收回目光,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呂勝利並沒有在意,“有事情可以給我打電話。”他在病歷的背面上寫了一串自己的電話號碼,遞給他。然後走掉了。

張明宇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在大街上。淩晨三點多的大街還有些冷。他打個哆嗦,快走幾步,來到天鵝賓館。

天鵝賓館是桃縣規格最高的酒店。服務員熱情地問道,“先生,你是住宿嗎?”

“是的。”張明宇說。他四下打量了一下賓館的環境,儘管是到了晚上,賓館依然是燈火通明的。屋頂上的燈把地面照的反光,他感覺有些刺眼。

“120塊。”服務員說。

“什麼?”張明宇有些驚詫,“怎麼會這麼多啊,現在已經是淩晨三點了。”120塊是一整天的價錢,而現在住到明天中午12點,還僅僅有九個小時。

“對不起,這是我們單位的規定。”服務員打個哈欠,冰冷地說。

張明宇一咬牙,“開一間。”

房間的環境還是不錯的。張明宇沖了一個澡,一下子撲倒大床上睡過去。

他做了一個春夢。夢中的女人拉去身上的浴巾,露出潔白的胴體,輕輕對他勾著手指。他立刻撲了上去,親吻著她每一寸的肌膚。恍惚中,他感覺這個女人是呂瀟瀟,她疲憊的眼睛,眨呀眨的。他又感覺,這個女人是趙美真,她惡狠狠的眼神,露出欲求不滿的渴望,像要一口把自己吃掉。

嘭嘭嘭,一陣急促地敲門聲,把張明宇從睡夢中拉回到了現實。

“誰啊?”張明宇坐了起來,喊了一句。並沒有人回答,只是敲門聲依然執著。

他走過去打開房門,是三個男人,一個個膘肥體壯,兇神惡煞。

“你們走錯房間了吧?”張明宇問道。在桃縣,他誰都不認識。看樣子這三個男人來者不善,是來找麻煩的。

“你叫張明宇?”中間帶頭的人一把薅住他的頭髮問道。

“大哥,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不認識你們啊。”張明宇喊道。

“我告訴你,我叫金恒宇,你TM想撬我兄弟的老婆,我今天就要教訓你。”男子說著,迎面便是一拳。這一拳打的張明宇的鼻子直淌血。

後面早有人上來就踹了兩腳,“讓你勾引我老婆,我弄死你!弄死你!”

張明宇頓時火冒三丈,他抬腿一個撩陰腳,踢在那個叫金恒宇的男人的下體。那男子立刻捂住襠部蹲了下去。其他兩個人一看,立刻撲了上去。

張明宇抄起身邊的一把椅子,對著他們一頓掄。這兩名男子一時間,居然不能近前。

“好小子,你勾引我老婆也就算了,你還把金書記家的公子踢傷了,我看你今天是找死。”後面一個傢伙叫道。這個人長得圓頭圓腦,仔細一看,跟楊胖子頗有幾分神似。

我去,他肯定是楊胖子的兒子,趙美真那個賤人的老公。

“就是,你居然打傷了金恒宇,還勾引楊子龍的老婆,我們現在打電話,讓公安局來抓他!”另一個傢伙叫囂道。

金恒宇?莫非是縣委書記家的公子?張明宇不知道縣委書記的公子叫什麼,但是,他知道縣委書記姓金。他媽的,沒想到這些紈絝子弟居然合起火來欺負他。

張明宇怒了,以多欺少他們還有理了,打不過自己就搬出公安局來嚇唬他,他不是嚇大的。

張明宇不怒反笑著向楊子龍走去。

“你別過來啊。”楊子龍警告張明宇道。

張明宇伸手就是一巴掌,“告訴你,是趙美真來勾引的老子。”楊子龍一聽到他提到自己的老婆心中氣惱,輪拳砸向他。張明宇接住這一拳,反身一個過肩摔,噗通的一聲,楊子龍躺在地上,半天沒有站起來。

剩下的那個人早就跑到了房門外面。張明宇指著他說,“你給我進來。”

那傢伙露出膽怯笑容,“大哥,別打了,我們認栽了。”

“我今天就饒了你們,下次在惹到我,魚死網破我也不怕。”張明宇厲聲說道,反正自己也快被逼上梁山了,索性,就跟他們鬥到底。

楊子龍從地上站起來,兩個人架著金泰宇狼狽地逃走了。

趙美真這個娘們,居然對自己下狠招。都怪自己一時間色迷心竅,著了她的道。這下不僅僅把楊胖子得罪了,甚至把縣委書記金山也得罪了。莫說這次升遷無望,即使當得上這個鄉鎮副科,金山想搞垮自己,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張明宇躺在床上,心中的委屈不免潮上來。

父親尚在獄中,母親之前是全職太太,現在為了生計,也不得不幫人在酒店打掃衛生。自己好不容易攢了些錢,昨天晚上居然弄丟了。以為趙美真對自己餘情未消,沒想到她絕情到想害死自己。看來今後自己在單位上也不會有好果子吃了。

直到賓館的服務員來催他續費,張明宇才從床上爬起來,坐上了回黑水鄉的車。

第二天早晨上班,在全體幹部大會上,楊國龍佈置完工作任務後,拍了拍桌子。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要他發火前,一定會拍拍桌子,意在提醒大家,老子現在開始要罵人了。

果然,只聽他說,“我發現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不知道他娘滴自己幹什麼吃的。自己娶不到媳婦,居然調戲別人的老婆,這是一個黨員幹部應該具備的素質嗎?這是給我們黨抹黑。犯過錯誤的人要自我警醒了,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別怪我嚴辦了,老子說到做到。”

所有的人屏住呼吸,都在猜測,楊胖子到底又發什麼神經,他在罵誰?

緊接著,楊國龍話鋒一轉,“辦公室的小張,調到計生辦工作,大家散會。”說著擺著肥胖的身軀走了。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得罪楊胖子的是辦公室的張明宇呀。

他不是楊胖子身邊的一條狗嗎?難道狗把主人咬了?

面對眾人饒有興味的眼神,張明宇了然,這一切都是拜趙美真這個娘們所賜,他就是要自己萬劫不復啊。楊國龍更狠,他表明了態度,意思就是告訴大家,這個張明宇得罪了自己,從今往後,我看你們誰還敢給他好臉色。這是軟刀子殺人。

張明宇去辦公室收拾了東西,便去了計生辦主任那報導了。

計生辦一共加上張明宇一共有五個人。儘管黑水鄉在工業方面、農業方面統統倒數第一,但是計生工作卻是全縣正數第一。吳美文是一個十分有手段的女人,各個村安排的有眼線,只要這幾個人一出馬,准能抓到懷孕的婦女。

黑水鄉的群眾們管著幾個人叫牛頭馬面,索命的小鬼兒。兩個男人叫做牛頭和馬面,吳美文叫索命的,比她小一號的女人,也是圓滾滾的模樣,叫小鬼兒。這是張明宇後來才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別人背地裡喊自己什麼。

之前在辦公室的時候,因為時常能和楊胖子等領導班子成員接觸的多,這個計生辦主任吳美文見到他總是客客氣氣的,而今天,吳美文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小張,你以後就負責藥具管理和宣傳工作吧,雖然看起來這項工作沒什麼,但是你是年輕人,一定要幹出業績來,上級計生委給我們送來的五箱避孕套,都擱在倉庫裡呢,這兩個月,你負責挨村走訪宣傳,一定要起到效果,一定要提供群眾的節育意識,管好自己的褲腰帶,管好自己的騷棒子,別他娘地到處滴答,給老子惹麻煩。”

我去!藥具管理工作,說白了就是避孕藥、避孕套、節育環等相關計生藥具的管理與發放。讓一個年輕的未結婚的小夥子管這個,這計生辦主任真想的出來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