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6章 家宴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467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張明宇聽到有開門的聲音,“姐姐,有人進來了。”他提醒她到,畢竟,兩個人現在的行為被別人看到,太過於尷尬。

呂瀟瀟松了手,臉色紅紅的。張明宇站起身來,對她伸出手。呂瀟瀟被他拉了起來。

王慧琴看到張明宇已經來了,心中很是驚喜,“小張,你來了。”

張明宇忙到,“阿姨好。”

王慧琴眼神在兩個人身上來回看了幾圈,暗想他們兩個怎麼回事,瀟瀟明顯是哭過的。“你坐吧,我去換件衣服。”

見王慧琴上樓了,呂瀟瀟才想起來,她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一個新手機來,“送個你,小弟。”

這個是新款的手機,張明宇拿在手裡一直看個不停,試著手機上的各種新功能。他早就在網上看過這款,心理早就想要一部。若是沒有提升副科這件事兒,他會咬咬牙買一部。

“這裡面有一個新號碼,我給你裝在手機裡了,回頭把你之前的號碼重新申請補辦一張卡放裡面。”呂瀟瀟說。

“好。”張明宇點點頭。

王慧琴出來看見兩個人湊在一起看手機,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玩什麼呢?”

張明宇將手機收起來,“瀟瀟姐送給我的手機,很喜歡。”

王慧琴點點頭,“你在單位主要從事那些工作啊?”張明宇一臉的尷尬,他總能說現在自己的工作是挨村發放避孕套吧。“我在計生辦上班。”

即使說自己是在計生辦,他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計生辦?王慧琴本來想找個話題,卻發現這個話題根本不適合跟年輕人談。

正在這個時候,呂勝利也回來了。他看見張明宇的時候,也一陣驚詫,“我儘快往回趕,結果還是回來晚了。”

對於女兒的這個救命恩人,他十分的在意。

中午就是在家裡吃的飯。呂勝利似乎很喜歡張明宇,東問西問一直不停。“你父親是做什麼工作的?”呂勝利問道。

“我父親之前在江北市城建局工作,他叫張放。”張明宇說這話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能感覺到他語氣中的低落。

呂瀟瀟自然不知道張放這個人。但是對於呂勝利來說就不同了。他頓時一陣震驚。張放當時是江北市市委書記的得力幹將,主張不破不立,對老城拆遷,城市規劃做出了很重要的決策,因此江北市在城市面貌上有了很大的改觀。可以說是一個有貢獻的人。

但是,張放卻因為在修建江北市第二大橋的時候,因建橋的品質問題被雙規。

表面上的原因是這樣。但是內部的因素,呂勝利也知道一二,當時江北市的市委書記榮升為副省長。張放被提拔為副市長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但是,在修建江北市第二大橋的時候,江北市代理市委書記、市長黃明川卻要求縮短工期、保證品質。

工期與品質本來是成反比的,讓他在短時間內完工,就難以保證工程品質。所以,在完工驗收的時候,存在著蒙混過關的情況。於是,江北市第二大橋出事了,張放被雙規。

呂勝利心中暗自搖頭,這個小夥子說話有條理,有邏輯,又能引經據典,筆墨功夫想必不凡。卻沒想到,黃明川他們居然連個小孩子都不放過,直接將張明宇下放到了黑水鄉。這是斬草除根嗎?

王慧琴看出呂勝利在走神,便對張明宇說,“你在黑水鄉有親戚嗎?”

“我在整個桃縣也沒有親戚,上次來桃縣也是個偶然。”張明宇笑著說。

“好,那你就把這裡當你的家吧。”王慧琴對這個男孩甚是喜愛。

“對對對,媽,你就認個乾兒子怎麼樣?我也就有了個弟弟。”呂瀟瀟在一旁眉飛色舞地起哄。

“好啊。”王慧琴一口答應下來,她樂得有這麼一個兒子呢。年輕的時候,生下了呂瀟瀟,再之後呂勝利忙著升遷,自己忙著做生意。等到兩個人的事業都有了起色,發現早已經過了適合生育的年齡。

呂勝利張了張嘴,他本來是要阻止的,卻沒想到一向謹言慎行的王慧琴,居然一口答應下來,根本沒有和他商量的意思。

太倉促了!

“乾媽好。”張明宇立刻高興地向王慧琴問好,如果他現在能攀得上呂勝利,那麼,自己在仕途上還有進步的可能。

“孩子他乾爹?”王慧琴戲謔地問了呂勝利一句。

此刻,呂勝利猶如騎在老虎背上一般,他很欣賞這個年輕人,但是,如果收他做乾兒子,他卻沒想好。

“乾爹在上,兒子給你磕頭了。”張明宇說著,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呂勝利一下愣住了,這個小子反應真是快啊。

“爸,你還不讓他起來。”呂瀟瀟提醒道。

呂勝利才恍若夢中驚醒一般,“快起來,快起來。”他雙手攙扶起張明宇,心想,算了,愛咋地咋地吧,自己妻女喜歡這個小子,就認下吧,以後自己嚴加督促點吧。

“明宇啊,既然我認了你做我乾兒子,乾爹有句話送給你,在單位還是要老成穩重一些。”呂勝利曾經的下屬,現在在黑水鄉當副書記,張明宇救了呂瀟瀟之後,他曾打過電話瞭解過張明宇。知道他很有能力,但是為人處世並不老成,所以,他才這樣說。

“哎呀,現在是吃飯的時間,你們能不能別談工作。”王慧琴有些不滿。丈夫是個工作狂,不管時間地點,總會把工作帶入生活中。

“好好好,我不說了,瀟瀟你去拿酒。”呂勝利說。他已經很久不喝酒了,因為酒量一般,另外就是喝酒容易誤事,但是他今天心情高興。呂瀟瀟答應一聲,取來一瓶茅臺,四個杯子。

張明宇接過酒,給杯子中斟滿酒。呂瀟瀟的酒量隨他父親,喝點酒就臉紅,但是王慧琴酒量不俗。幾個回合下來,呂勝利酒至微醺,搖頭表示自己不能再喝了。

王慧琴心中高興,“呂縣長這就不行啦?”她深知自己丈夫酒量,但是難得今天開心,故意將他的軍。

“不行?”呂勝利被她激怒。張明宇連忙打圓場,“乾爹公務繁忙,要是下午單位有事兒,別耽誤了。”

“今

天,哪都不去了,就陪你們喝酒。”說著端起酒杯,對呂瀟瀟和張明宇說,“你們兩個是我的孩子,以後要多親近,多幫助。”說完一口氣將半杯酒喝下去。

張明宇的酒量很大,喝掉自然沒問題。但是呂瀟瀟也強撐著喝掉了,隨即眼神朦朧起來。

王慧琴呵呵大笑對呂瀟瀟說,“喝不了就別硬撐了。”

呂瀟瀟是撐不起來了。張明宇又陪著兩個老人喝了一會兒,看看時間已經兩點多鐘了。呂勝利也明顯喝多了。張明宇覺得自己應該回去了,今天這一天幾乎是他這一年最高興的一天,對於義子這個身份,他在呂勝利面前還是有些如履薄冰的感覺。

這個時候,王慧琴的電話響了。王慧琴經營的是一家採石場,那邊的負責人告訴她,有客戶從外省來,需要她去洽談業務。

“乾媽,我去送你吧。”張明宇說。

“不用,不用,你照顧一下你爸和你姐姐吧,他們兩個是真喝多了。”王慧琴說著站起身來,“晚上我回來吃飯。”但是她瞅了昏昏欲睡的呂瀟瀟,“算了,我們晚上出去吃吧。”

“好。”張明宇答應一聲,把王慧琴送出了門。這麼說,王慧琴今天晚上也不希望他回去。張明宇心中有些激動,難得這個剛認的乾媽這樣看重自己。

回到屋裡,呂瀟瀟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呂勝利扶著椅子站了起來,他頭昏的厲害。張明宇趕緊將他攙進屋裡安置好。

張明宇輕輕地喊了兩聲,“姐,姐?”呂瀟瀟一點反應都沒有。張明宇拍了拍她的肩膀,依然沒有反應。又晃了晃她的肩膀,呂瀟瀟終於有了點意識,“不要碰我。”說著手一揮,偏巧碰翻了酒杯。

多半杯酒肆意流動著,一大半的酒順著桌子流進了她洞開的胸口,順著那深深的胸溝直下,浸濕胸前、小腹一大片。

張明宇一時間不知所措。他愣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晃了晃呂瀟瀟,“姐?姐?”呂瀟瀟壓根就沒反應。

他抬起她的胳膊,本來想把她攙起來。可是她就像軟軟的一灘泥,根本扶不起來。

張明索性心一橫,一下把她抱了起來。呂瀟瀟並不是很重,她兩眼緊閉,嘴裡喘著粗氣。

張明宇並不知道她的房間是哪個,但是1樓只有一間客房,他只好抱住她上樓。

樓上的左右各有兩個房間。張明宇打開樓梯右手邊的一個房間,這間房佈置的非常考究,房間也很大。床頭的上面掛著呂勝利和王慧琴的合照。

張明宇知道,這間房不是。索性向樓梯的左手邊的房間走去。一個大姑娘,肯定不會和父母住的那麼近。果然,樓梯的左手邊的房門上掛著一幅helloketty的畫。

成功就在眼前,張明宇打開房門的那一刻,感覺到呂瀟瀟的閨房佈置很卡通。

淺紅色的床單,淺紅色的牆壁上掛著她的照片,每一張照片都是那樣的顧盼生姿,嬌柔百媚。張明宇不由得低頭向懷裡的佳人看去。她像是一個做夢的嬰兒,眉宇微皺,像是在做一個噩夢。紅彤彤的臉,像一塊大紅布一般,嘴巴輕微地一張一合,像條小魚一樣,可愛至極。白皙的脖頸上已然殘留著剛剛灑了的酒。

再往下,張明宇的心不由得一動。

目光掃過鎖骨的那片平坦之後,便是高聳的山峰,白嫩的像兩個大饅頭。他的目光像是被下了禁錮一般,停留在哪裡,久久沒有移動。

忽然,呂瀟瀟似乎覺得非常的不舒服,她的胸口劇烈的起伏,眉頭也皺的更緊了。

“姐,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張明宇問道。

“嗷”的一聲,呂瀟瀟終於把自己咀嚼過的,胃裡的那些東西,原原本本地吐在了張明宇的身上。

一陣又一陣。

張明宇渾身上下,幾乎變了個裝一般。她連忙將呂瀟瀟放在地上,將自己的衣服脫掉,仍的遠遠的。又將呂瀟瀟的紅色的裙子脫下來,將她放在床上。

黑色的蕾絲胸衣,呼之欲出的山峰,他好想撲上去。他已經太久沒有經歷男女之事了。平時規律的工作、生活讓他逐漸淡忘了性之趣,但是現在,眼前的這一幕,勾起了他濃濃的欲望。

纖細的腰肢,柔若無骨,不由得讓他想起了那首:

盈盈一握若無骨,風吹袂裙戲蝶舞。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

想必楚王的妃子也不過如此吧。深深的肚臍,像是一個小眼睛,在瞅著他。

黑色的蕾絲內褲,依稀可見恥骨上的叢林。內褲是規規矩矩的三角褲,卻包不住幾根調皮的毛髮,它們探頭探腦地撩撥著酒醉後張明宇的神經。兩條如雪凝脂般的大長腿,輕輕動了下。

張明宇頓時感覺一陣口乾舌燥,他忍不住了,小腹下的那根棒子,已經要撐破他的遮羞布了。他的手向她雪白的腿上摸去,非常的光滑,而又有些涼。

向上。路過纖細嬌柔的腰肢。

再向上!張明的腦子裡一邊空白,他按捺不住了,所有的一切理性都拋諸腦後。

“渴,我要喝水。”呂瀟瀟搖著頭說。張明宇嚇得一激靈,忙伸手拉過薄被給她蓋上。

“好好,我去給你拿水。”張明宇端了一碗水進來,碗終究是比杯子還要大一些。

他把她喊醒。呂瀟瀟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兩隻手捧住碗咕咚咚一口氣喝光,然後有手臂擦了擦嘴上的水漬,將碗遞給張明宇。

“謝謝你,小弟。”

“沒事,你睡吧。”張明宇扶著她重新鑽進了被子中。幸好是她喝醉了,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剝了個精光!

呂瀟瀟感覺到渾身燥熱,他把被子一下掀開。張明宇怔怔地盯著自己的玉體,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醉眼迷離地看著他,“好看嗎?”她突然問道。

“好看。”張明宇看著她輕輕地閉上了眼睛,將手按在了柔軟的山峰上。

呂瀟瀟一陣急促地喘息,撩撥著張明宇的神經。他猛地撲了上去,卻被呂瀟瀟驟然推開,她將頭歪在床下,又嘔吐起來。

張明宇看著一堆污穢物,再也提不起興趣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