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7章 你對我做了什麼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301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晚上王慧琴回來的時候,張明宇正陪著呂勝利在看電視。兩個人一邊看電視一邊聊著國家大事。

“乾媽,你回來了。”張明宇禮貌地起身。

王慧琴笑了笑,“今天請你們吃大餐。”

“看來你今天生意談得不錯呀。”呂勝利笑呵呵地問。

“那當然了。”王慧琴一臉的志得意滿,“瀟瀟呢?還沒睡醒呢?”她換了鞋子,然後噔噔噔上了樓。

隨著她上樓,張明宇的心也噔噔噔跳個不停。他不知道呂瀟瀟喝醉了酒是不是還有記憶。

不到十分鐘,王慧琴和呂瀟瀟一前一後的下了樓。呂瀟瀟穿了一件紅色的T恤,下邊穿上一條緊身的藍色牛仔褲,別有一番韻味。張明宇看了呂瀟瀟好一會,想從她的眼睛裡看出點什麼。

奈何呂瀟瀟根本沒有和他眼神的接觸,更別提交流了。張明宇心想,她不會以為酒後同自己發生了關係了吧?

桃縣最好的酒店叫做桃花源。王慧琴早就在酒店裡訂好了包廂。四個人來到酒店,王慧琴點了一桌子菜。

“我晚上就不喝了。”呂勝利提前拿出態度來。他確實不能再喝了,一天一頓就難受的無以復加,如果一天喝兩頓,那第二天都別想好過。

“瀟瀟你也別喝了,跟你爸喝果汁。”王慧琴說。

張明宇也想說自己不喝了,因為他看得出來,呂瀟瀟的臉色一直不太好看。他心中忐忑。

“咱娘兒倆喝。”王慧琴對他說。張明宇不好說別的,讓乾媽自己喝酒不合適,自己只能陪著。

張明宇和王慧琴兩個人喝了兩瓶白酒。王慧琴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雖然她已經喝的到量了,但張明宇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乾媽喝不過你。”王慧琴甘拜下風。

“我也喝不動了。”張明宇說,“我得去趟洗手間。”說完他看了一眼呂瀟瀟,離開。

張明宇打開洗手間的水龍頭,他掬起一捧水洗了一把臉,頓時覺得一陣清爽。

“今天下午你對我做了什麼?”呂瀟瀟出現在他的身後。張明宇早就料到她會來找她。只是沒想到她居然這麼直接。

“姐,我也記不清了。”張明宇笑嘻嘻地撒謊。記不清?這輩子他都不會忘記。

“我要你說實話!”呂瀟瀟壓低聲音咆哮道。

“該做的事情,我們都做了。”張明宇索性直說了。

呂瀟瀟揚手就是一巴掌,“你混蛋。”

張明宇捂著挨打的半邊臉,“要不,這邊也來一下,不對稱啊。”

呂瀟瀟哼了一聲,風擺荷葉般地氣衝衝走了。張明宇連忙追了上去。他向對她解釋一番,自己本來就是想逗逗她!

偏巧這個時候楊國龍從牡丹亭房間裡出來,“瀟瀟,你也在這裡吃飯呐。”楊胖子問道。

“你是?”呂瀟瀟停住腳步,她對楊胖子並沒有很深的印象。

“我是黑水鄉的黨委書記楊國龍,跟你爸很好的朋友。”楊胖子說。

在桃縣的官場中,楊胖子是不入流的角色,身後既沒有官宦家族背景作支撐,又沒有家族式的企業做後盾,所以,他在官場中並不是很受待見。但是,楊胖子的兒子,和這群官場中的二世祖,玩的很開。從開始的跟屁蟲,到後來為非作歹的狗頭軍師,頗有威望。

楊胖子當上黑水鄉的黨委書記是個意外。縣委書記和縣長各有人選,僵持不下,最後楊胖子撿了個便宜。所以他對縣裡面的大領導很是恭敬,即使是他們的孩子,也是格外的上心。

呂瀟瀟點點頭,“楊叔叔好。”

張明宇看見半路殺出個楊國龍,走上前去,“楊書記也在這吃飯。”楊國龍看了他一眼,轉過頭繼續對呂瀟瀟說,“和朋友一起來的嗎?”

“是呀,和我弟弟。”呂瀟瀟說著看了一眼張明宇。

楊胖子恍然大悟,“你們是姐弟呀?哎呀,這個小張怎麼不早說呢

。”

張明宇心中一陣鄙夷,這傢伙翻臉比翻書還快。在一旁催促到,“姐,我們走吧,楊書記再見。”

楊胖子看著他們兩個人進了包間,暗暗記下了房間號。

吃完飯,張明宇想告辭,“乾爹,乾媽,我回去了。”他說這話是不想再叨擾的意思。但是王慧琴不悅,“你在桃縣又沒有其他親戚朋友,去哪啊?”

張明宇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回答。

“跟我們回家。”王慧琴說。她反正十分中意這個乾兒子。

呂勝利也說,“沒有別的地方去,就回家吧。”呂瀟瀟開車,等他們上車。透過反光鏡,她看了一眼張明宇,意味深長。張明宇一陣尷尬。

到了家,王慧琴幫他收拾了自己臥室對面的客房,“你今天晚上就住這間吧。”

床很軟,張明宇躺在床上望著潔白的天花板,怎麼也睡不著。他給母親打了個電話。

週四的時候,母親打電話來很焦急,這讓他內心十分內疚,從來沒有過這麼長時間不和母親聯繫。

他並沒有告訴母親現在與呂勝利一家的關係,等到下個星期回家後,再詳細地告訴她吧。

張明宇的母親並沒有睡,她剛剛下了班,拖著沉重的身體,在回家的路上,母親叮囑了張明宇幾句話,然後掛斷了。她現在並沒有對兒子有過多的期望,只希望他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足夠了。

張明宇上洗手間的時候,看到呂瀟瀟的門是虛掩著的,白色的光從門中傾瀉而出。看看時間,已經到了十一點鐘。呂勝利和王慧琴已經睡了。

張明宇剛脫掉衣服鑽進被子,手機中發過來一條短信,是呂瀟瀟發來的。睡了嗎?

沒有。張明宇給她回復過去。從今天晚上呂瀟瀟對他的態度來看,張明宇內心十分的不安。

短信又響了,只有兩個字,過來。

張明宇猛地一下坐了起來,呂瀟瀟居然讓他過去。他連忙打開燈,穿上衣服。輕輕地打開房門,呂勝利的鼾聲向海浪一般,透過房門此起彼伏地響著。他躡手躡腳地向呂瀟瀟的房門摸了過去。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向呂瀟瀟解釋明白,自己今天下午和她什麼都沒做!

可是,推開房門的那一刻,張明宇心中一陣激動,呂瀟瀟半倚在床頭,兩個白藕般的玉臂擺弄著手機。她低著頭,長髮垂在胸前,那樣子迷人極了。

什麼誤會,什麼解釋,此刻張明宇全都拋諸腦後了。

張明宇見呂瀟瀟並不理自己,輕輕揭開被子,鑽了進去。

“誰讓你上我的床!”呂瀟瀟低聲呵斥。

張明宇不說話,反而一把摟住她。

“你別碰我。”呂瀟瀟聲音有些顫抖。

張明宇一下翻到她的身上。

“你想幹嘛?”呂瀟瀟的聲音很弱。

張明宇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你別吻我·······”呂瀟瀟急的大叫。

張明宇管不了那麼多了,他像一支所向披靡的雄師,征服著她,攻城掠地。

“不要。”呂瀟瀟喉嚨裡擠出一個聲音後,便覺得自己徹底淪陷了。

零零零·······

一陣手機聲響。徹底關掉了兩個人準備做成熟飯的火。呂瀟瀟手腳並用,將張明宇從自己身上推下去。她拿過床頭櫃上的手機一看,心中頓時一陣恐懼。

“誰啊。”張明宇湊了過來,他一看來電話的名字,也傻眼了。手機上赫然寫著兩個字,媽媽。

張明宇一陣懊惱,呂勝利睡著了,不代表王慧琴也睡著了,他焦急地看了她一眼。

呂瀟瀟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媽?大晚上不睡覺,打什麼電話啊?”

“開門!”電話那頭說。

呂瀟瀟立刻從床上起來,打開出門,“趕緊進去。”

張明宇手裡抱著自己的衣服和鞋子,聽到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