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8章 因為遇見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30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王慧琴進來之後便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你今天早上哭了?”

“嗯?”呂瀟瀟從驚魂甫定中還沒緩過神來,“對,今天陳政來找過我了。”呂瀟瀟揭開被子,鑽了進去。

“您來就是為了問這件事兒啊?”呂瀟瀟瞅了一眼安靜的櫃子。

“瀟瀟,媽媽勸你,婚姻不是兒戲。”王慧琴很為呂瀟瀟擔心,她沒想到女兒居然為了陳政的出軌跳河了,自那時候起,她就一直悶悶不樂,以淚洗面。

在王慧琴看來,陳政的家庭、樣貌和自己的女兒絕對相配,對自己女兒又是一往情深,苦追了好幾年。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結婚不到半年,居然出軌了。陳政也去王慧琴的公司找過她,跪下來求她,希望讓她幫著勸勸呂瀟瀟。

可是她深知,婚姻是兩個人的事,她能做的只是輔助性的作用。

“我要和他離婚,這件事兒沒得商量。”呂瀟瀟說,“剛結婚半年就這樣,我這輩子要怎麼過?”她說著將頭埋在膝蓋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王慧琴摸著她的後背,“好了,好了,別哭了,離婚就離婚吧。”她頓了頓又說,“不過你要想清楚,離了婚可就是二婚了。”對於這些,王慧琴還是很傳統的。

“我現在沒孩子,一切都還來得及。”呂瀟瀟說。

王慧琴歎息一聲,“你早點睡吧。”她走了出去,關上門。呂瀟瀟給張明宇打開櫃子,只見他將頭藏在掛著的一打胸罩後面,隱藏的很好。

張明宇從後面一下環住她的腰。

“別鬧了,小心我媽。”呂瀟瀟拒絕道。

張明宇撫摸著她的秀髮,“沒事,一切都會過去的。”

呂瀟瀟伏在他的肩膀上,喃喃地問道,“你會嫌棄我嗎?”

“當然不會。”張明宇拍了拍她的後背,“我回去了,早點休息。”

“好。”呂瀟瀟答應一聲。張明宇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吃罷飯,張明宇便回黑水鄉了。黑水鄉只有一條街道,鄉鎮衛生院、中學、幾家雜貨鋪,雖然規模小,但也算五臟俱全。

張明宇下了車,打算去吃點東西。禮拜六和禮拜天鎮政府的做飯師傅回家的,他只能出去吃。鄉衛生院旁邊的油條攤上,黑乎乎的案板上老闆娘揮舞著菜刀剁著面塊。旁邊老闆穿著一見白色背心,一個手拿著筷子翻著鍋裡的油條,另一隻手拿著扇子扇個不停。

看到張明宇來了,老闆堆滿了笑容,“這個禮拜天又沒回家啊,吃點什麼?”

張明宇覺得老闆說話好笑,在油條攤子上,還能吃到包子嗎?“給我來兩根油條,一碗豆腐腦。”

“好嘞。”老闆答應一聲,很快就端了上來。

張明宇吃了第一口便開始後悔,太難吃了。每個不回家週末的早晨,總是在糾結是吃速食麵還是油條。總之在二選一的答案裡面,總有不盡人意和後悔。

老闆做的油條不怎麼樣,但是豆腐腦卻很正宗。張明宇喝了一口,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捂著肚子,在衛生院的大門口蹲了下來,似乎是生了病。

她穿著花格子的上衣,後面紮了一條失傳已久的麻花辮。張明宇一邊吃一邊看她。女孩只是低著頭,很難受的樣子。

張明宇掏出手機,已經是上午十點多鐘了,太陽逐漸地發揮出他的威力。張明宇快速地把豆腐腦喝完,抹了一把臉上的汗。

女孩已然蹲在地上沒有動。張明宇走了過去,“你這是怎麼了?”女孩蹙著眉頭,抬頭看了張明宇眼一眼。

他居然是前段時間自己放走了那個女孩。“你叫什麼名字來著?”張明宇問道。

“我叫李秋香。”

“你這是怎麼了,生病了為什麼不去醫院?”張明宇問道。

“我,我········”女孩的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張明宇不敢再耽擱,蹲在她前面,“來,我背著你去醫院。”

女孩猶豫

了一下,還是趴了上去。醫院的大夫也姓張,是個中年婦女。因為沒有病號,她正在剪手指甲,看到張明宇背著個人,跟他開玩笑道,“小張,這是撿了個媳婦嗎?”

“張姐,你快給她看看,都站不起來了。”張明宇把她放在旁邊的長椅上。

“怎麼了?”張大夫問道。

“肚子疼。”張明宇解釋。

“多久了?”

張明宇看了女孩一眼,“問你呢,多久了?”

“你不知道嗎?”張大夫問張明宇。

“我怎麼會知道?”

“太粗心了,什麼時候開始肚子疼都不知道。”張大夫批評張明宇。看來張大夫是誤會他們的關係了,張明宇剛要解釋,“有十幾分鐘了。”女孩開口說話了。

“到這邊床上我看看。”張大夫說。

女孩吃力地站起來。張大夫一推張明宇,“你把她抱到床上,她現在不能動,你看不出來?”

張明宇只好走了過去,把李秋香抱到了床上。李秋香歪著頭,不敢看他。

張大夫撩起女孩的上衣,露出光潔的小腹,“你這是懷孕了?”

“對,她懷孕有三個半月了。”張明宇解釋道。

“你什麼時候結的婚啊,也沒請姐姐喝喜酒。”張大夫輕輕按了按她的肚子,“這裡痛嗎?”

“不痛。”女孩說。

“這裡呢?這裡呢?”張大夫一連換了幾個地方。

“痛啊。”李秋香喊了出來。

張大夫一愣,“她這是動了胎氣,給她開一點安胎的藥吧,別害怕啊。”

張明宇扶著李秋香坐了起來,“有什麼禁忌嗎?”

“別亂吃東西就行了,涼性的東西不要吃。”張大夫說,“你是不是昨天幹重活呢?”

“是。”李秋香回答。

“你怎麼能讓她幹重活呢?”張大夫生氣地對張明宇說,“得讓他好好養幾天,觀察觀察。”

“叫什麼名字?”張大夫在紙上開藥。

“她叫李秋香。”張明宇在一旁說。

“年齡?”

“20歲”

“家庭住址。”

“二道坎。”

張大夫開出藥,遞給張明宇,“娶了個本地媳婦,打算在黑水鄉生根發芽呀?”

“我在醫院門口碰到的她,跟她不是那種關係。”張明宇解釋道。

張大夫在他們兩個人身上來回看了幾眼,對李秋香說,“懷孕一定不要幹重活。”

張明宇去藥房拿了藥,問張大夫要了個紙杯子,倒了杯水給李秋香讓她把藥喝掉。

張大夫看著他們兩個,怎麼看也不像陌生人,搖了搖頭心想,現在的年輕人,一點道德觀念都沒有,瞎搞。

張明宇知道她誤會了,也懶得解釋。有些時候,相信你的人不用解釋,不相信你的人解釋也沒用。

李秋香坐了好一會兒,臉色漸漸恢復了正常。“我們走吧,謝謝大夫。”李秋香站起來說。

李秋香是搭了村裡面的順路車來的。張明宇帶著她回了鄉政府。

“我還是回家吧。”李秋香到了鄉政府門口,猶豫了一下。她對上次的計生辦抓她罰錢的事情,依然心有餘悸。

“那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騎摩托車。”張明宇說。

張明宇載著李秋香兩個人回了二道坎,看看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摩托車駛進了李秋香家的小院。

李秋香的婆婆正抱著柴禾準備做飯,看到李秋香和一個年輕的小夥子一起回來,臉色頓時變了。兒子剛死沒幾天,這個浪女人居然帶回來一個男人,真是傷風敗俗,丟自己家人的臉啊!

“媽,這是鄉里的領導,是他把我送回來的。”李秋香解釋道。李秋香的婆婆哼了一聲,便沒有搭理他們兩個。

李秋香尷尬地看了張明宇一眼。張明宇搖搖頭,“沒事兒的,我回去吧,記住醫生說過的話。

李秋香感激地說了聲“謝謝。”兩眼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