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13章 我是正當防衛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24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黑三已經被張明宇打怕了。但是當黑三看到來的人是朱存業的時候,心中頓時了然了,這是吳美文給自己請來的救兵呀。別人不清楚,他卻知道,這朱存業和吳美文是遠方的親戚,按輩分,朱存業管吳美文要叫姑媽的。

張明宇嘿嘿一笑,“我可以不跟你計較,黑三,以後別找我麻煩,見了我以後躲著走,懂嗎?”張明宇覺得自己說的這話有些重,足夠給他敲響警鐘。說完就打算回鄉政府。

作為鄉政府的工作人員,和別人打架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

“給我站住。”朱存業暴喝一聲,“誰讓你走的?現在是派出所已經介入了這次打架鬥毆事件,把態度給我放端正些!”

張明宇隱約覺得今天這件事兒有些棘手,他看出來了,這朱存業居然和黑三是一夥兒的,吳美文把朱存業搬出來是要給自己找麻煩啊。

果然,黑三從地上爬起來,“朱警官,我要向你舉報,這個小夥子打人,我現在覺得頭痛,我要去醫院。”說著,黑三裝模作樣的捂住了頭。

“我一看你傷的就不輕,這樣,你先去醫院吧。”朱存業說,“去醫院讓大夫幫你看看,回頭來派出所錄口供,可別到處亂跑。”

黑三答應一聲,嘴角露出惡毒的微笑,只要住進了醫院,老子就是不出院,倒時候看你個鱉孫怎麼求老子。

張明宇知道此刻自己中了他們的圈套,卻又無能為力。

黑三往外走的時候撞到了一個人。這個人四十多歲的年紀,一米八五的身高,體型偏瘦。“沒長眼睛嗎?”男人喝問道。

“吆,陳所長。”黑三連忙打招呼。這個人是派出所的副所長,叫陳有福,在副所長的位置上幹了十個年頭了,一直沒有提拔,估計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黑三雖然內心輕視他,但並不敢表露出來。

“怎麼回事?”陳所長問。

“他打我,把我的腦袋打壞了,一直覺得痛。”黑三笑嘻嘻地說。

“他打你?”陳有福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誰他媽的不知道你在黑水鄉欺男霸女,誰敢打你啊,是不是你故意找別人麻煩,反而被修理了?”陳有福笑著說。

“我哪敢啊。”黑三一臉的諂媚,“朱警官知道這件事情,他可以給我作證。”說完,滿懷希望地看著朱存業。

“陳所長,這件事情我可以證明,剛才張明宇打人的時候,我看到了。”朱存業說。

陳有福並沒有搭理朱存業,這讓朱存業的臉上很是沒有光彩。陳有福扭頭看著張明宇,“你叫什麼來著?”

“張明宇。”

“對對,你有什麼話要說?”陳有福給了張明宇一個分辨的權利。

“是他先向我挑釁的,拿椅子砸我,我這算是正當防衛。”張明宇解釋道,“最多也就算個防衛過當。”

“我沒有拿椅子砸他,我都不認識他,為什麼要打他?”黑三立刻矢口否認。

“我可以作證,這個人就是要打我哥。”李秋香站了出來。這群人不辨是非曲直,顛倒黑白,真是可恨。剛才張明宇教訓吳美文和黑三,李秋香看傻了,沒想到張明宇斯斯文文的居然打起架來這麼狠。幾下就把他們放倒了。

“你說

你能證明?”朱存業威脅道,“你如果拿不出什麼證據,可就是誣告。”

朱存業嚇唬她,這個不知道進退的女人,敢來壞自己的事兒。

“人證,人證不行嗎?”李秋香大聲說。

場面頓時尷尬起來。黑三眼睛露出惡毒的凶光,“你看清楚了嗎?”

“黑三,把你嚇唬小孩子的那一套收起來吧。”陳有福低聲喝斥道,“在我面前還敢撒野嗎?”

“沒有,沒有。”黑三連忙認慫。他知道陳有福的能量,雖然他不是所長,但是在黑水鄉這一畝三分地上,陳有福說句話,絕對要比派出所的所長還要管用。

“去年冬天的晚上,你糾集二三十號人,把五道溝的孫毅給打了,是從被窩裡把人掏出來打的,我說的沒錯吧。”陳有福問道。

“沒有,我是守法的公民。”黑三嘿嘿笑道。這件事當時鬧得很大,自己好不容易才擺平的,他可不想再提這件事兒了。

“三四月份的時候,你在集市上拿了別人一把鐵鍬,做生意的老闆不給你,你一鐵鍬把老闆拍暈了,是你吧?”陳有福又問道。

“這個不是我,我一直遵紀守法的。”黑三分辨到。

“前年春天,跨省的搶劫案是不是你也有參與?”陳有福繼續問道。他一連幾個追問,問的黑三冷汗直冒。這件事當時他參與了,但不是主謀,那天喝多了,那幾個人說是賺錢去,他也跟著去了,但是一看到那幾個人去搶劫,他就提前開溜了。

算不上主犯,深究起來,他也脫不了干係。好在自己並沒有參與分贓。

“我告訴你黑三,別給老子惹事兒,在我面前,你的那些靠山都不管用。”陳有福用手指點著黑三的胸口,一字一句地說。

“懂,我懂。”說完,黑三對著陳有福誠懇地點點頭,“放心陳所長,我不會給你惹事兒的。”

“走吧。”陳有福說。

黑三夾著尾巴灰溜溜地逃走了。

“陳所長,你怎麼能這麼辦案呢?”朱存業有些惱火。他可是奉了自己小姑媽的命令,來幫黑三解圍的,只有把張明宇搞進了局子,吳美文才會高興吧?這是朱存業的初衷。

沒想到黑三被陳有福幾句話就打發走了。

“我怎麼辦案,還用得著你這個協警來教我嗎?”陳有福輕哼了一聲。他自然對朱存業那一套看不上眼,這個傢伙狐假虎威,穿了一身警服就開始為非作歹,早就想給他點教訓了。

朱存業搞了個沒臉,灰溜溜地走了。

“謝謝你,陳所長。”張明宇感激地說。

陳有福擺擺手,他是上一任鄉鎮黨委書記的人。可是因為當年辦錯了一個案子,所以直到上一任鄉鎮黨委書記退休,陳有福也沒有被提拔,反而一輩子耽誤在了這黑水鄉。

張明宇不知道陳有福為什麼幫助自己,兩個人雖然早就認識,但是和他並沒有太多的交集,最多算是點頭之交。

“老闆娘,給我們上幾個菜,我要跟陳所長喝上幾杯。”張明宇說。陳有福看著他,本來他想拒絕的,但是看張明宇居然一身豪氣,索性就坐了下來。

酒過三巡,張明宇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問道,“您為什麼要幫我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