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15章 擁你到天明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228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我先回去了。”張明宇站起身來。或許是因為兩個人距離太近,他猛地一起身,居然撞在了她柔柔軟的胸上。

李秋香頓時臉紅了。張明宇驚慌失措地問了句,“沒有撞疼吧?”李秋香更覺得臉色發燒。張明宇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撞了就撞了,這麼敏感的位置,讓她如何回答?。

“你早點睡吧。”張明宇說。張明宇對李秋香絕沒有非分之想,因為在他看來,自己幫助李秋香,完全在於這個女孩的身世太可憐了。她就向一個小妹妹,需要自己去説明,照顧。這是出於一個良善的人,本能的反應。

可是,她只是呆在那裡不說話也不動。張明宇沒敢走,他輕輕地扳手過她的肩頭,“秋香,你怎麼了,很痛嗎?”他企圖從她的眼睛裡看出什麼。

“明宇哥,你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不祥的女人?”李秋香心中是無助的,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地在意別人的眼光。只是自從自己家破人亡之後,她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一個不祥的女人,克夫、克子、克父母。總之,和她沾邊的人沒有一個人有好下場。

怪不得她親生父母在她剛出生的時候,便把她遺棄了。看來他們所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你說的那套都是封建迷信,咱不能信那個。”張明宇被她這話問得好笑。

“啪”的一聲脆響,張明宇一愣,忙跑到前面一看,飯店的玻璃被砸碎了一塊。

張明宇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黑三那夥人幹的。他從牆邊撿起一根木棒,從後門出去,李秋香一把拉住他,“明宇哥,別。”

“放心吧,呆在這裡別出去。”張明宇繞到前面的時候,幾個晃晃蕩蕩的身影已經走遠了。李秋香擔心他,從後面偷偷的跟了來,她手裡居然拿著半塊磚頭。

“沒事了,回去睡吧。”張明宇對李秋香說。可是李秋香並沒有走。

“怎麼了?”張明宇問道。

“我害怕。”她說。她的聲音很小。

張明宇把她送回了屋裡,坐在椅子上和她聊天。因為還在病中,李秋香顯得格外的疲憊,便倚在床頭上。

床是雙人床,老闆娘早就看出兩個人的情況不一般,所以,直接把單人床換成了雙人床。

李秋香往裡面靠了靠,“哥,你也在這躺會吧。”

對於她的邀請,張明宇自然不會拒絕,這一天差點沒把他累死,他倚在床頭上,聞著李秋香頭髮散發出來的洗頭水香味兒,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張明宇覺得自己摟著一個人。他睜開眼睛一看,只見自己的一隻手正攀在李秋香的高峰上,一條腿也壓在她的身上。

李秋香忽閃著大眼睛,正對著他笑,張明宇睜大眼睛驚恐地看著她。自己在睡夢中侵犯了她,她居然沒有一丁點兒不高興。

早已熟稔此道的李秋香並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哥,你好重啊。”張明宇一下爬了起來。

“我不怪你的。”李秋

香說。可是她明顯會錯了意。張明宇調整個姿勢,一隻手輕輕抬起她的嘴巴,兩片鮮紅的雙唇,像是兩片玫瑰花瓣。張明宇輕輕地吻了下去。

許久,他才從花叢中采了蜜一般,滿嘴香甜地將嘴巴移開。她的身體像是早春裡剛剛抽芽的楊柳,處處散發這青春的朝氣。

張明宇解開她的衣扣,露出雪白的肚皮和兩個小碗一樣的白色小衣服。他一下將小衣服推了上去,像是餓了很久的孩子,撲了上去。沒多久,李秋香艱難地推開了他,“我剛小產過,不能那樣。”

她臉色潮紅,嬌喘地說道。張明宇點點頭,“我在這兩個地方留下記號,從今往後這裡就是我的屬地了。”說著他在兩個葡萄上點了點。

“明宇哥,你真壞,壞死了。”李秋香說完用被子蓋住了頭。她害羞了。

一陣急切的敲門聲,把兩個調情的男女拉回了現實世界。

“秋香,玻璃什麼時候讓別人打碎了?”是老闆娘的聲音。李秋香慌張地看著張明宇,自己第一天來飯店打工就偷男人,這讓老闆娘怎麼看自己呀?

“怎麼辦呀?”李秋香問道,她的眼神中滿是慌亂。

“什麼怎麼辦呀?”張明宇故意逗她。

“我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辦呀?”李秋香著急地問道。

張明宇笑嘻嘻地說,“沒事兒,老闆娘早晚得知道。”

“不行,你快躲起來。”李秋香推他。她的力氣很大,把張明宇一下推下了床。

“那你告訴我躲哪?”張明宇問。

“床下。”李秋香說著把他推到床邊,又使著很大的勁兒往床下塞他。張明宇只好很配合地鑽了進去。

“你幹嘛呢?怎麼這麼長時間才給我開門?”老闆娘懷疑地問。

“我,我睡覺比較沉,沒聽見。”李秋香故作鎮定地說。

“知道為什麼玻璃碎了嗎?”老闆娘焦急地問道。

“昨天半夜,大概十一點多鐘,有兩個醉漢砸碎了玻璃。”李秋香說,“我追出去的時候他們已經走遠了。”

老闆娘掐著腰怒氣衝衝地罵道,“別讓老娘知道是誰砸的玻璃,否則我扒了他的皮。”

“晚上別瞎折騰,剛小產完,不能瞎搞。”老闆娘說完,怒氣衝衝地走了。

老闆娘的幾句話說的李秋香面紅耳赤,她怎麼能說自己晚上瞎折騰呢?李秋香回身一看,張明宇的鞋子就在床邊擺著呢。原來老闆娘剛看到他的鞋子了。李秋香不由得一陣臉紅。

他把張明宇從床下拉了出來。

“我今天要回家。”張明宇說。他已經一個月沒有回家了,母親每天都在翹首以盼,想想這真是做兒子的不孝。

江北市距離黑水鄉還是很遠的,張明宇坐汽車整整走了四個多小時。江北市不是什麼大都市,甚至在整個江南省中經濟水準也在中下等。但是江北市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屬於古來兵家必爭之地。張明宇下了汽車後,擠上了一輛公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