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18章 暴走的呂瀟瀟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347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到達桃縣是上午八點鐘,張明宇打了一輛車去了呂瀟瀟家裡。開門的正是她。她看到張明宇心中不由得一暖,“謝謝你這麼早來看我。”

張明宇見她穿了一件紅色的睡裙,鬆鬆垮垮的胸前露出一道很深的溝。“乾爸乾媽呢?”張明宇問道。

“我爸帶團去外地考察了,我媽去公司了。”呂瀟瀟說,“怎麼,你不是來看我的嗎?”說著她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我當然是來看你的。”張明宇趕緊哄她,“你那麼漂亮,那麼溫柔,讓我魂不守舍。”

“去你的,真肉麻。”呂瀟瀟坐在沙發上,兩條潔白的腿交疊在一起,“你昨天看到的他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她的眼睛有些紅腫,雖然塗抹了粉底,但是已然能夠看得出來。

“是。”張明宇肯定地說。

她已經把那張照片發給了陳政,圖片下麵只留了兩個字,離婚!

只有這次提到離婚,他沒有及時的打給她電話。往常只要一提到離婚,陳政早已經哭天搶地哀求個不停了。

“你說他們會不會還在一起?”呂瀟瀟問道。

這個問題讓張明宇實在難以回答,“這個不好說。”

“你今天沒事兒吧。”呂瀟瀟問他。

“沒有啊。”張明宇不知道她的葫蘆裡買的什麼藥。

“等我。”呂瀟瀟說完站起來就往樓上跑去。張明宇望著她柔弱的身影,心中一顫,陳政遇到這樣的美女居然毫不珍惜。

不一會兒,呂瀟瀟穿了一身牛仔服,腳上蹬著一雙白色的運動鞋,“跟我走。”說著風風火火地往外走。

“幹嘛去啊?”張明宇緊跑兩步跟上。

“捉姦!”呂瀟瀟跳上車,發動了引擎。

什麼?張明宇愣了,沒想到她居然是這樣風風火火的暴脾氣,想起一出是一出啊。

“你上不上來。”呂瀟瀟橫眉冷目地問道。張明宇不再猶豫,也跟著跳上了車。

“姐,倒時候你可別衝動啊。”張明宇見她把車開的飛快,油門已經踩到了底兒。他雙手不由自主地扶住汽車錢的中控平臺。

“怎麼,你害怕了?”呂瀟瀟問道。

“當然不是。”張明宇否認,“主要是你打架太影響你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

“屁。”呂瀟瀟嗤之以鼻。

“這樣,如果我們捉住他們,我先把這對兒狗男女暴打一頓,打的他們不敢還手,然後你再隨便處置。”張明宇說。

呂瀟瀟知道他是怕自己打起架來吃虧,才這麼叮囑自己的。

“不相信我的實力?”呂瀟瀟問道。

“這種事兒怎麼能讓你打頭陣呢,多跌份兒。”

“我不會跟他們打架的。”呂瀟瀟笑著說,“我要拿到他們搞破鞋的證據,讓陳政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死無葬身之地。”

“好。”張明宇答應一聲,“我們今天就搞死他。”張明宇故意給她加油打氣,真到了江北市,他們還不一定能不能找得到呢,就陪她個高興吧。

呂瀟瀟一路不停地超車,到達江北市只用了四十分鐘。車停到了一個社區旁。呂瀟瀟快速地沖進了樓中。

呂瀟瀟按了十七樓。兩個人在電梯間中,張明宇透過電梯裡的鏡子看著呂瀟瀟,她高高翹起的馬尾辮一晃一晃的,胸脯也起伏的厲害。張明宇覺得她現在一定非常的緊張。

“姐,你不要激動,待會我在前面,你在後面。”張明宇說。他覺得自己現在這個行為特別不是東西,居然帶著關係曖昧的女人,去抓女人的老公偷情。

想到這裡他噗嗤地一下笑出了聲。呂瀟瀟一臉懵地問,“你笑什麼?”

“我覺得你穿這一身太漂亮,我有種想把你就地正法的衝動。”張明宇一臉壞笑地說。

呂瀟瀟頓時臉一紅,“別胡說,都說男人靠的住,母豬都會上樹,我看一點都不假。”她諷刺張明宇道。沒想到在關鍵的時刻,他居然想著這種問題。

兩個人在電梯裡正甜言蜜語的拌嘴,電梯“叮”地一聲停住,電梯門“呼啦”一聲打開。

張明宇將耳朵貼在防盜門上,想聽聽裡面有沒有動靜。呂瀟瀟將身子往前湊了湊,看著他的眼睛。張明宇搖搖頭,表示沒聽到裡面的聲音。

呂瀟瀟一把把他拉開,掏出鑰匙開門進去。呂瀟瀟的家裡真漂亮,全部都是金色的,即使牆面也是金光閃閃。

呂瀟瀟在幾個屋裡找了個遍,沒有人。

“你這房子真是金光閃閃啊,不知道的以

為到了西天見了如來佛祖。”張明宇跟在呂瀟瀟的屁股後面。她出了門,他趕緊將門帶上。

電梯還在17樓停著,呂瀟瀟走了進去,“這都是他的主意,整個一暴發戶沒品位。”

“我就說呢,滿屋子的牛屎黃,一進門我就覺得噁心。”張明宇貶低陳政的品味。這小子不光人品有問題,品味也爛的不行。

“去去去,我還在這裡生活了大半年呢。”呂瀟瀟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如果他們倆都在牛屎裡面生活,那成什麼東西了。

張明宇不失時機地在呂瀟瀟的臉上親了一口。呂瀟瀟看了一眼電梯間的攝像頭,“你幹什麼啊?”

“不管你是啥,我總是和你臭味相投的。”張明宇擺明瞭立場。

“討厭。”呂瀟瀟低下了頭。這麼露骨的表白,真讓人不好意思。

張明宇見她嬌羞起來太迷人,不由自主地向前湊了過去,“別鬧,有攝像頭。”呂瀟瀟及時喊停。

張明宇以為呂瀟瀟今天沒啥事兒了,可是她上了車以後,一腳油門車就沖了出去,依然很猛。

“你是不是開過賽車啊。”張明宇抓住車頂上的把手問道。

“怎麼了?”呂瀟瀟問。

前面一個急轉彎,張明宇緊張地閉上了眼睛。呂瀟瀟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男人啊?”她有些挑釁地問道。

張明宇最怕女人激他的火,他乾脆將車窗落了下來,把車上的音樂打開。暴動的DJ轟然響起。張明宇隨著動感的音樂扭動起了身體。

一個急刹車停住了。張明宇的頭嘣地一聲磕在了玻璃上。

“你刹車能不能打個招呼啊?”張明宇抗議道。呂瀟瀟也不答話,開車門下了車。張明宇趕緊跟了上去。

這裡是王朝大酒店。呂瀟瀟在前面走,張明宇忍不住問,“咱們兩個去開房嗎?”

“想什麼呢。”呂瀟瀟說。

她進了酒店的大廳也不去前臺,直接按電梯。張明宇狐疑地看著呂瀟瀟。電梯在6樓停下了。

到了6066房間門前,她看了一眼張明宇,“你敲門。”

張明宇敲了敲門。門不一會兒打開了。是一個裹著浴巾的女人。“你們找誰?”女人問。

張明宇用力一推,沖了進去。房間裡空無一人。呂瀟瀟臉色鐵青,“陳政呢?”

女人看著他們兩個,笑著說,“你就是陳政的老婆吧?今天單位開會,他今天走得早。”

“你和他在一起多久了?”呂瀟瀟厲聲問道。

“我們呀,在一起三年了。”她扭著水蛇腰,“土裡土氣的,陳政是不會看上你的,昨晚上他說了,要跟你離婚。”

呂瀟瀟登時火冒三丈,“你真不要臉。”

女人輕輕撩了一下頭髮,挺了挺胸脯,“沒辦法呀,誰讓人家有魅力呢。”

呂瀟瀟抬手就要打她,卻不料女人反應十分迅速,她猛地推了呂瀟瀟一把,劈頭蓋臉就是一巴掌。“我警告你,趕緊跟陳政離婚,老娘我等不及了。”

張明宇從來都不是君子,他也沒有不打女人的修養,一把抓住女人的頭髮,在她的小腹上猛地踢了兩腳。

這個女人是個狠角色,挨了張明宇的兩腳居然沒有哭天搶地,她捂著肚子,“你們就死心吧,陳政是喜歡我的。”

見她還嘴硬,張明宇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

呂瀟瀟拉住張明宇,“我們走。”兩個人下了樓。

張明宇見她氣的手發抖,搶過了車鑰匙,“你要去哪?”

“去他們公司。”

陳政的公司距離王朝大酒店並不遠。車拐了幾個彎,便到了陳政的樓下。

會議室中,地產公司的高管都在,見到呂瀟瀟進來,他們禮貌地和她打招呼。“陳政呢?”

“陳總剛剛還在這裡。”公司的一個部門經理說。

看來他是早就得到了消息,提前溜了。

呂瀟瀟又去了他的辦公室,也沒有人。

“呂姐,好幾天沒見你了。”陳政的助理起身跟她打招呼。

“陳政呢?”呂瀟瀟問。

“陳總剛剛急急忙忙的走了,剛走。”女孩推了推眼鏡,“可能還沒出公司呢。”

呂瀟瀟撒腿如飛,就往樓下跑。果然他們看見陳政的車出了公司的大門。

“追。”呂瀟瀟急眼了。她今天一定要抓住陳政問個清楚。為什麼幾次三番的騙自己。

張明宇一腳油門追了上去。呂瀟瀟不停地給陳政打電話。可是他就是不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