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22章 革命的一塊磚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259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楊胖子大咧咧地做了上坐,拉著張明宇坐在他身邊。張明宇自然清楚,並不是因為今天解了吳美文的圍,楊胖子才刻意抬舉自己,所以也不客氣就坐了過去。

幾個人正說著,張薇走了進來,她看了一眼人們坐的位置,心中有些疑惑,楊胖子怎麼會拉著張明宇坐在他的身邊呢?

一起來的還有鄉長,常務副鄉長,副書記和一個副主任科員。按道理,鄉長白俊偉應該坐在張明宇的位置。

不過白俊偉微笑著推了一下眼睛,“小張今天居功至偉啊。”說著,便挨著張明宇坐了下來。

剛到的副書記、黨委副鄉長和副主任科員聽他誇張明宇,紛紛看了一眼楊胖子,都沒有說話。

楊胖子對白俊偉的意見很大。據說當時白俊偉就在鄉政府,聽說是吳美文出了事兒,他便找衛生院的院長和派出所副所長陳有福幾個人去打麻將了。

楊胖子對白俊偉恨之入骨了簡直。

“都說小張能喝,我們今天就試試他的酒量,一醉方休。”楊胖子拍著肚子哈哈笑著說。

張明宇的酒量有多大,黑水鄉沒人知道。因為之前在黨政辦的時候,由於工作性質的原因,他從來沒喝過酒。更重要的是,他那個時候謹小慎微,生怕做錯了事兒,惹領導不高興,耽誤了自己前程。

自從認識了呂勝利後,他明白了,再謹小慎微,頭頂上沒有人,照樣屁都不是。

“領導這麼說,就讓我惶恐了。”張明宇謙虛到,“我也就是一杯酒的量。”

“小小年紀,謙虛是好事,但是也不必事事謙虛嘛。”楊胖子打著官腔說完,大手一揮,“開酒,開酒。”

張薇幽怨地看了張明宇一眼,不情願地開酒,端茶倒酒的活本來應該是他的。張明宇見她有些氣惱,反而樂呵呵地看著她。張薇的心中更加生氣了,暗自罵道,小人得志便倡狂。

老書記也忙著開酒倒酒。他雖然年紀比較大,但是上下級的關係擺在這呢。

楊胖子端起酒杯,第一句話就是,“這第一杯酒,我們大家要跟明宇喝,如果吳美文今天發生任何事兒,那就是當黨人民的矛盾,非常嚴重啊,也借由此事,大家一定要當心了,工作上一定要認真在認真,仔細再仔細。”

“楊書記說的對啊,今天這件事兒,我聽了之後,脊樑骨直冒冷氣。”派出所所長朱振峰說。如果今天吳美文真出了事兒,他這個派出所在難辭其咎。眾人立刻端著杯子看向張明宇,紛紛讚歎,小張同志機智勇敢。

張明宇端著酒杯,“我今天先表個態度。”

大家以為他會要表決心,會說好好做好本職工作云云。卻見張明宇掃視了一周,並沒說話,反而一仰脖子,將杯子中的就一飲而盡。

楊胖子一拍大腿,“爽快,我就喜歡小張這樣的同志,所有人全都幹了。”楊胖子大聲嚷嚷道。

鄉長白俊偉心中一陣狐疑,就算張明宇幫楊胖子他們一夥解了圍,也不至於把他捧到天上去啊,難道還有其他的什麼事兒嗎?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記得,張明宇不久前剛被楊胖子下放到計生站,楊胖子還放出話來,只要他在黑水鄉一天,絕對不讓張明宇有好日子過,沒想到剛過了幾天,就完全變了。

白俊偉搞不清楚為什麼,但是話卻不能落下,“小張做事俐落,一看就是能幹大事兒的人啊。”

副書記陳兵連忙符合,“小張不僅做事兒勇敢果斷,又是大學生,材料寫的好,真是文武雙全呐。”

白俊偉和陳兵是穿一條褲子的,此刻陳兵如此說,分明是給楊胖子上眼藥,讓他難堪。眾人紛紛看向楊胖子。

楊胖子突然向張明宇的面前湊了湊,“我讓你去計生站工作,你對我的安排有意見嗎?”

楊胖子這麼問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張明宇說,我不喜歡在計生站,他會立刻說,是我忽視了年輕同志的感受,讓小張同志大材小用了,如果張明宇說沒有意見,他立刻拍桌子決定,給張明宇提股級幹部。

張明宇不知道楊胖子心理怎麼想的,他這個氣,你們兩撥人神仙打架,挨著我一個凡人什麼事兒呀。但還是挺了挺胸脯,“我就是革命的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

楊胖子一拍桌子,眾人嚇了一跳,楊胖子接著說,“好,小張同志就是覺悟高,這樣的幹部怎麼能不用。”

白俊偉早就料到他會下這步棋,搶著說,“楊書記,我看咱們黨政辦還缺個副主任,就讓張明宇來我們黨政辦吧。”他這麼說是有道理的,黨政辦的辦公室,離他的辦公室只有一牆之隔,他要立刻把張明宇拉倒自己這邊來,他想看看這個張明宇究竟有什麼神通,讓楊胖子如此青眼有加。

“黨政辦副主任怎麼能發揮小張同志的真實水準呢,我決定讓小張做計生站的站長,會議還沒開,你們都注意保密啊。”楊胖子警告眾人說。

此言一處白俊偉的眉毛動了兩下,楊胖子這是下了血本啊,都知道計生站是個肥差,沒想到他居然捨得讓給張明宇。他越來越對張明宇感興趣了,他甚至有些後悔今天沒去五道溝,不知道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白俊偉不是黑水鄉的人,他是大學生知識份子,具有知識份子的優越感,對於楊胖子這種泥腿子出身的領導幹部自然是看不上眼。這也就引發了鄉長和書籍不睦的現象發生。

“對對對,小張一定能擔此大任。”副鄉長先端起來杯子,他和楊胖子是鐵杆,知道他這是鐵了心拉張明宇加入自己的這一派,當即放低了姿態,主動跟張明宇喝起酒來,“我先恭喜張站長了。”說完一飲而盡。張明宇連忙也幹了。

放下杯子張明宇抬起左手來,“領導們,你們不是逗著我玩呢吧?”

“這是什麼話,楊書記豈能跟你開這種玩笑。”白俊偉說。

“我哪能當得了計生站的站長啊。”張明宇推辭到。

楊胖子端起酒,“喝了這杯酒,我就給組織委員打電話,我喝多了不要緊,這件事兒,明天咱就落實。”楊胖子一飲而盡。

張明宇連忙倒上酒,也喝掉了。雖然他現在的目光看的是副科長的位置,但是對於楊胖子這種赤裸裸的示好,還是要個給他面子的。

楊胖子今天在去五道溝的車上就想明白了,吳美文這些年鐵腕治理黑水鄉的計劃生育,雖然取得了不斐的成績,但是也埋下了種種隱患,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自己這個表妹下手太黑。只要今天這件事情解決,他一定第一時間把她從計生站站長的位置上換嘍。

沒想到今天解決問題的居然是張明宇。楊胖子這就坡下驢的功夫還是不錯的,讓張明宇頂替吳美文,一方面可以拉近他和自己的關係,另一方面,從今天做群眾工作看得出來,張明宇確實能夠勝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