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23章 酒桌大亂鬥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25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張明宇暗覺不妙,八九個人都跟自己喝,自己肯定扛不住,張明宇眼睛故作迷離狀,“不行了,我有些喝多了。”他已經連續幹了四杯酒,加起來足足有八兩。現在說自己不能喝了,估計別人也不會說什麼,他猛地站起身來,捂著嘴巴飛快地跑了出去。

楊胖子哈哈大笑,“小張的酒量還是有的。”確實,一口一干,連續幹了四杯,酒量說得過去了。

白俊偉端起酒杯來,“楊書記,咱倆走一個。”

楊胖子並沒有看他,低著頭悠悠地說了一句,“不知道白鄉長今天下午打麻將戰況如何呀?”

白俊偉的臉立刻變了顏色,沒想要楊胖子居然知道自己去打麻將了,他輕聲咳嗽一聲,“打著玩解悶兒,下午剛回來才聽說吳主任這事兒,也沒人告訴我呢,都是楊老哥你呀,什麼事兒都抗在自己的肩上,讓弟弟我才這麼清閒呀,這杯酒我得敬你。”

白俊偉的話裡帶刺兒,讓楊胖子很是不舒服,沒想到明明是他在鄉政府不出面,現在反而成了自己大權獨攬了。

楊胖子不怒反笑,“哈哈,白老弟你這話說的,你不管我不管總得有人管吧。”

白俊偉推了推眼鏡兒,“先喝酒。”

“好,連幹三杯。”楊胖子喊了一聲,“服務員,拿四個杯子來。”

張明宇偷偷溜出去,就是找李秋香聊天去了,聽楊胖子這麼喊,張明宇閃身進了一個沒有客人的包間。

李秋香答應了一聲,給他們送去了杯子。張明宇對著她招手,“裡邊什麼情況了?”

“坐在你左邊的人和坐在你右邊的人,他們兩個要拼酒。”李秋香說。張明宇一聽這話,笑了。沒想到鄉長和書記倆人還幹這事兒呢。他一把摟住李秋香,“秋香,你身上真香。”

“是嗎?”李秋香抬起胳膊聞了聞袖子,“沒有香味兒呀。”

“你當然聞不見。”張明宇一副少見多怪的樣子,“你把眼睛閉上。”

李秋香聽話地把眼睛閉上,張明宇一下吻在了他香軟的紅唇上,他的舌頭像一條靈巧的小蛇,分開她的貝齒,在她的嘴巴裡挑逗著,不一會兒,便把李秋香搞的嬌喘連連。她終於一把把他推開,“我受不了了,喘不過氣兒來。”

“服務員。”楊胖子又喊。張明宇這個氣,他好幾天沒見李秋香,這會兒想跟他說說悄悄話,這樣胖子一直在搗亂。

李秋香整了整衣服跑了去,“你們需要什麼東西嗎?”李秋香問道。

“給我們再來一箱酒。”楊胖子喝酒臉紅,整個臉想一個大號的醬紫色的豬肝。白俊偉的臉色雖然沒變,但是胃裡已經燒的不行了。

張明宇見李秋香搬著酒過來,連忙接了過去,推開門看到楊胖子已經不成了,白俊偉也喝的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

“你們怎麼只讓書記和鄉長喝,你們怎麼不喝?”張明宇故作醉狀。他這一句話提醒了楊胖子和白俊偉,兩個人也說,你們喝,你們喝,今天誰喝不好誰不准走。

副書記首先和常務副鄉長兩個人開火了。副書記陳冰明顯比常務副鄉長酒高一籌,他們也是連幹三杯酒。

陳冰有些洋洋自得,他端起酒杯,“來,楊書記,我敬你一杯,咱哥倆幹一個。”他以為這一杯酒是壓垮楊胖子最後的

一根稻草。他怕楊胖子不喝,端著酒看著楊胖子。

楊胖子喘著粗氣,手放在杯子上,始終沒有端起來。

“看來楊書記喝得不少,先讓他休息一下,我來陪你和這一杯。”五道溝的老書記說。陳冰明顯一愣,沒想到這個老東西居然跟他們一夥的。

兩個人喝掉這一杯,老書記笑著說,“我還得回敬你一杯。”他說著一仰脖子喝掉了。陳冰端著杯子喝了三口才喝完。楊胖子拍著手說,“今天就數陳書記表現的最好。”

張薇一見兩邊的人都是不死不休的樣子,心中暗呼頭痛。她是黨政辦主任,雖然兩邊都能夠領導得到她,但是白俊偉明顯捷足先登了。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把她給徹底征服了。

明面上,張薇不參與楊胖子和白俊偉的明爭暗鬥,但是,相較於弱勢的白俊偉一方,張薇還是給他們提供了不少的情報。

張薇想表明一下立場,卻看到白俊偉一直在搖頭,便放棄了這一想法。

五道溝的老書記幫楊胖子擋了一把,畢竟楊胖子是本鄉本土的人。老書記站起身來,“不好意思各位領導,我先走一步,剛才月亮還掛在天上,這會兒就被雲彩遮住了,這頓飯算我的,天黑路滑我先回去了。”楊胖子揮揮手,“路上注意安全。”

老書記出去之前,回頭看了張明宇一眼。現在這一桌子人中只有張薇一個清醒的人。張明宇此刻怎麼能放過張薇這個小人,他端起酒杯,“張主任,一個辦公室工作這麼多年,還真沒和你喝過酒,今天弟弟我借這個機會同你喝上一杯。”

張明宇把酒杯放在唇邊,乜著眼睛看她。楊胖子指著張薇說,“這杯酒,無論如何你得幹嘍。”

“對對對,這就你必須得幹。”楊胖子努力睜著眼睛對張偉說。

張薇眉頭微蹙,憋著一口氣一下喝掉。立刻被嗆的咳嗽起來。她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不一會兒看東西也覺得東搖西晃。

白俊偉見楊胖子給自己的小情人下套,頓時不樂意了,“楊胖子,咱倆再喝一個。”

張明宇一聽這話頓時一激靈,他居然敢直呼楊胖子。

許是楊胖子是真喝多了,居然沒聽出來,倆人又幹了一杯。張明宇一件事態不好,全他媽喝多了自己怎麼把他們弄回去啊。

“楊書記,白鄉長酒喝的差不多了,咱們回去吧。”張明宇說。楊胖子晃晃悠悠地起身,曹國榮扶著他兩個人走了。白俊偉出門的時候拉著張明宇的手,“小張啊,世界還是我們年輕人的。”陳冰在後面晃晃悠悠地跟著。

只剩下一個副主任科員張海沒人理他。副主任科員雖然是副科,但是並沒有什麼實權,他是一個老實人,向來不喝酒。張海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張薇,對張明宇說,“小張,你把張薇給弄回去。”

張明宇答應了一聲。張海走了。

張明宇晃了晃張薇,張薇像個死人一樣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他索性將張薇抗在肩上,把她扛回去。

張明宇把張薇放在床上,給她脫掉鞋。這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的腳上居然塗著指甲油。張明宇鼻子哼了一聲。

“白哥哥,別動人家。”張薇迷迷糊糊地說。

“你說什麼?”張明宇沒聽清楚,他從到張薇的頭邊上,“你剛才說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