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當老闆那些年

正文 第27章 開除風波

書名:我當老闆那些年 作者:條小火 本章字數:27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9


回到計生站以後,管廚師老李頭借來一把錘子,乒乒乓乓把所有的鎖都砸壞,換上新鎖,既然你們不想幹了,那就給老子統統滾蛋。

張明宇跑到黨政辦,打開電腦,張薇一見是他進來,鼻子冷哼了一聲,走掉了。張明宇苦笑著搖搖頭,都是酒害的人啊。

張明宇打開電腦寫了一則招聘啟事。

招聘

鑒於黑水鄉計生站工作任務繁重,特招聘兩名計生工作的合同工,試用工期半年,轉正後三年一簽合同,轉正工資一千五起,部分按績效發放。

招聘要求:一,高中畢業。

二,中共黨員、軍人退役優先考慮。

三,熱愛黨的事業,忠於党的指揮。

招聘時間,下週三之前,逾期不候,招滿為止。

黑水鄉計劃生育站

Xx年xx月xx日

張明宇拿出計生站的公章,啪地一下蓋在了上面。

隨後又打了一份關於牛頭和馬面的開除公告。日期寫的是後天,張明宇打算,如果他們第二天能夠醒悟即使悔改,他決定寬恕他們這一次。如果明天沒來,那就別怪自己心黑手狠了。

列印完畢之後,張明宇迎面正裝上了吳美文。吳美文把黨政辦徹底變成了養老院。她在黑水鄉沒人敢管,張薇更不敢管。

“張主任,這會兒不忙啦?”吳美文問道。

“是啊,不忙。”張明宇本來向敷衍兩句就走,卻被吳美文喊住了,“等一下張主任,我有兩句話想對你講。”

張明宇重新回到電腦前的座位上坐下,“什麼事兒,說吧。”他的態度很誠懇,畢竟吳美文掌管計生站多年,對老同志,還是要有基本的禮貌。

“聽說你要搞改革?”吳美文問。

張明宇點點頭,“也不算改革,就是改變一下工作方法。”

吳美文笑了一下,“改革這樣的事兒,還是謹慎些好。”她不能明說,按照張明宇的辦法,不僅僅向牛頭和馬面這種合同制的工作人員,沒有了經濟來源,勢必會給鄉政府的經濟帶來一定的壓力。

吳美文見張明宇沉默不語。吳美文知道他一時間難以轉過彎來,“你仔細考慮一下,另外還是要徵求一下領導們的意見,才妥帖。”吳美文的這番話出於好意,張明宇又怎麼能聽不出來。“謝謝你。”張明宇誠懇地說。

“聽說他們幾個今天都沒有來?”吳美文說。她覺得那幾個人確實有些過分了,也知道誰帶的頭,她今天中午的時候給小鬼兒打過電話,小鬼兒手機關機了。

“如果有事兒的話,我再來向你諮詢。”張明宇說完走了。他並沒有覺得自己一宣傳政策為主有什麼不妥,所以,並沒有把吳美文的話放在心上。

第二天,他們依舊沒有上班。臨近下班的時候,張明宇便把招聘的啟示張貼了出來。與此同時,也張貼出來開除牛頭馬面的告示。

這兩張紙一貼,頓時引起一片譁然。張薇是第一個看到的,她第一時間將這個情況彙報給了白俊偉。白俊偉聽了一臉懵,暗想,張明宇這是瘋了嗎?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他這把火燒的有些過頭了。白俊偉此刻想知道楊胖子什麼態度。

昨天的時候,白俊偉通過一個朋友得知,張明宇和楊胖子的兒媳婦居然是一個學校畢業的。於是斷定,張明宇一定是靠這種關係和楊胖子掛上的。

張薇見白俊偉遲遲不說話,心中有些生氣,“你好歹也是一鄉之長,怎麼出了這樣的事兒不管不問,長此以往,如何在黑水鄉立

威呀。”

白俊偉是有所顧忌的,那天晚上他見到了楊胖子對張明宇的態度,明顯有刻意討好的意味,難道僅僅是因為他救了吳美文?他不確定。

楊胖子也得到了這個消息。是吳美文對他說的。楊胖子一臉的淡然,“計生工作按道理來說應該歸鄉長管理,鄉長坐得住,我就不管那麼多啦。”

“可是,小牛和小馬在鄉政府工作了將近十個年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麼把他們搞下去,是不是有點·······”吳美文說。畢竟和她在一個戰壕裡摸爬滾打那麼多年,她有點不舍。

“放心吧,天塌不下來。”楊胖子寬慰她說。

晚上,張明宇溜達著去了李秋香那裡吃了飯。回來的時候已經將近十點鐘了。他看到自己的門口明明滅滅地有一點星火,不知道是誰在他門口抽煙。

走進了一看,是白俊偉。

“白鄉長,你怎麼在這裡?”張明宇有些不解。他向來和白俊偉打交道比較少,兩個原因導致自己不想跟他走得太近,一方面楊胖子大權獨攬,另一方面他總是覺的白俊偉是一個陰險狡詐的傢伙。

“我在等你呀。”白俊偉聲音低沉。

張明宇打開房門,摁開燈,“白鄉長,裡邊坐吧。”

白俊偉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示意張明宇也坐下。張明宇不知道他深夜等自己回來所為何事,便坐在了床上。

白俊偉掏出一包玉溪抽出一根遞給張明宇,張明宇也不客氣,接過來點上,“白鄉長,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呀?”

“聽說你把小牛和小馬給辭退了?”白俊偉開門見山,他本來醞釀了好大的一番話,想旁敲側擊來著,可是左等右等,他就是不回來,早已經把他的那點耐心磨沒了,索性就直接問了。

“是啊,我上班兩天,他們不打招呼,也不來上班,這樣的隊伍我怎麼帶?”張明宇說著有些躥火。

白俊偉一見他是這種態度,登時也有些惱火,“你剛剛當上計生站長,就把有經驗的人都辭退,那麼以後計生站的工作怎麼正常運行?”

“招新人,慢慢培養。”張明宇帶著情緒說,“他們不來上班,計生站的工作照樣也能夠運行得起來。”

“小張啊,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又沒批評你,你跟我躥什麼火?”白俊偉有些生氣了。是張薇一直攛掇著他來找張明宇的麻煩,說他在黨政辦的時候,經常不把她放在眼裡,給她小鞋穿,好不容易逮著機會,讓白俊偉給她報仇。

白俊偉自然不會因為張薇去過分苛責張明宇,畢竟,張薇在他的心理,不過是一個玩物。

但是,拗不過張薇軟磨硬泡,只能硬著頭皮來找張明宇談談。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對自己發起火來。

張明宇將頭扭向一邊,見剛剛白俊偉的煙扔在床上,抽出一支來接著點上。

“聽說你上班的第一天就搞什麼改革,你是不是腦子讓驢給踢了?”白俊偉終於把難聽的話說了出來,“你見到哪個鄉政府放著款不罰,去跟老百姓閒扯那些沒用的東西?”

“計生政策以宣傳為主,有什麼錯?”張明宇不服氣。“以預防為主,防治結合來管理計生工作有什麼錯?”

白俊偉一字一句地說,“我現在正式通知你,計生工作暫且擱置,等我同楊書記開會商量後再說吧。”說完白俊偉氣衝衝地起身,走了兩步,想起自己的煙沒拿,又回來拿煙。

張明宇一把抓起來床上的半包玉溪,“你去找楊書記吧,這半包煙給我留下,讓我順順氣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