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3章死而復生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2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29


我霍然站起身,準備去問個究竟,可沒成想剛起身,身後卻有一隻大手按在了我的肩頭上,隨之而來的是肩頭像被硬物磕了一下的痛。

“小純,你幹嘛?怎麼看我過來,你小子就想跑?”

豆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揉了揉肩頭,回身說道,“豆叔,我說咱能不能別老用你帶著大金戒指的手拍我了,每次都咯的慌。”

豆叔哈哈笑了一聲,把餐盤放在桌上,而後把弄了一下另一隻手上戴著的大金戒指,笑呵呵的說道,“小純,這戒指可是我從高人那求來的,是我的保命符,用它拍你,時間長了也可以保你性命的。”

豆叔這番吹噓已經跟我說了不下十遍了,一個金戒指還能當保命符用,那那些有錢的壞人豈不是可以隨便逍遙法外了?不過我這人就這點好,不喜歡抬杠,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重新坐下後,眼神朝著那邊的那群人瞟了下,就準備把剛發現的事情跟豆叔說下,看下他怎麼說。

沒成想還沒等我說話,豆叔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接起電話,先是嗯嗯了兩聲,隨後皺著眉頭看了我一眼,又說了句我知道了一會過去,便掛斷了電話。

我看著豆叔小聲問道,“有事?”

他點了點頭,慢悠悠的夾了一口菜,說道,“昨天的事情,不錯嘛!”

昨天?!

我腦子轟的一聲,難不成昨天那個滿是煙頭的地方真的有客人沒上來,該死的,那個胖子不是說他全能擺平嗎?現在可好,估計人家投訴到上面去了。

心裡正想著該怎麼解釋,卻聽豆叔說道,“走吧,先不吃了,一會去財務那之後,我得好好宰你小子一頓。”

說完這話豆叔便拿上手機朝著門外走去,我見狀趕忙跟了上去,臨出食堂門的時候還碰到了那個女孩,她站在門口的工作臺似乎在忙著什麼,見我過來後,還沖我羞澀的笑了笑。

不過現在我可沒功夫理她,雖說長得不錯,而且似乎跟之前拉到的那個紫發女有什麼聯繫,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哥眼看就要跟著說拜拜了,接下來等著我的估計就是結錢滾蛋。

想到失業,我心裡頓時有些不是滋味,而且豆叔這老小子還真是落井下石,居然還要宰我一頓,不過轉念一想,平日裡豆叔對我也算百般照顧了,吃一頓就吃一頓吧。

就這樣我跟豆叔一前一後走進了財務處,不過讓我大跌眼鏡的是財務的負責人竟然拿出了一萬塊錢給我,說是我這個月的工資和獎金。

突如其來的舉動別說是我,就連豆叔都愣在了當場,五千獎金,這是天上掉餡餅了嗎?

接過錢後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問清楚,畢竟白來的錢,拿著心裡著實有些不太舒服。

在我再三追問下,財務那邊才給了我一個答案,今天一大早財務這邊就接到了電話,是老總親自打來的,說給我五千的獎金,理由是我昨天拉的一個顧客在老總面前誇了我,並且還因為對我的信任,更是跟公司簽下了一份大合同。

說完這話後財務更是從桌子底下翻出一個捲筒形狀的物件,說這是顧客那邊送我的錦旗,讓我一併拿走。

聽完這些話後我有些發愣了,昨天?我昨天幹嘛了?不就是拉了一個胖子嗎?難不成是他?

我一邊想著,一邊伸手準備去接那錦旗,可沒成想豆叔卻搶先一步攔在我面前,笑呵呵的對著財務說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們那宿舍地方小,掛不了這東西,錦旗就送給你們吧。”

說完這話豆叔便拉著我走出了財務部。

回去路上我還打趣似的問豆叔想吃什麼,我請。

可豆叔似乎並沒有什麼興致,一路上只是皺著眉,期間還問了我昨天發生的事情。

我一五一十的把昨天遇到的胖子和後來的經歷老老實實的講述了一遍,等我說完後,豆叔原本那有些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嚇了人。

停頓片刻後,豆叔說,“小純呐,我現在出去辦點事,你回宿舍等我電話,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也不要做,更不要跑,聽到沒?”

我渾身一哆嗦,抓住豆叔,可豆叔只是輕輕了拍了拍我的手,並沒有說話,便轉身離開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後,我打開電腦玩起了遊戲,想著靠遊戲來麻痹自己,但玩了一會還是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什麼厄運要降臨一般。

就這麼一直熬到了晚上6點,豆叔那邊還是沒有出現,我實在是有些坐不住了,掏出手機給豆叔撥了幾次電話,全部都是無人接聽,這下子我有些徹底慌了神。

到現在為

止我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還有豆叔為什麼叮囑我不要跑?

豆叔這人雖說平時有些不正經,但看他下午的神情似乎不像是跟我在開玩笑,左思右想之後我心裡有了決斷。

收拾東西,走人!

我這人什麼不都怕,可就怕死,我可不能為了賺錢連命都不要了。

說幹就幹,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李,便準備出門,可這會手機卻嘟嘟的響了起來。

是豆叔?

我第一反應就是放下東西過去拿手機,下一秒宿舍房間的大門就被人一腳踹開了。

豆叔粗脖子紅臉的站在門口,似乎是跑過來的,他一隻手扶著門框,另一隻手指著正在響動的手機,嘴裡大喊著,不要接。

不要接?

什麼意思?我跑過去把豆叔扶進了屋子,給他倒了杯水讓他先穩定下來。

而這會之前還在不斷嘟嘟響著的手機卻已經沒了聲音。

“小純,今天晚上你開完車回來跟我去見一個人,還有你的手機晚上不要帶了。”

豆叔喝完水後,喘著氣沖我說道。

我沉默了一會,緩緩開口道,“為什麼?”

這種事要是放在以前,我早就抬腿走人了,可今天不知為什麼,我還是想一問究竟。

豆叔站起身在屋子裡轉悠了幾圈,歎了口氣說道,“小純,我不想瞞你,只是我也對這事知道個大概,所以……這樣吧你先把今天工作做了,等晚上回來去我房間,我一定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看著豆叔極其為難的樣子,我猶豫了下,還是答應了下來。

今天晚上客人格外的多,手機顯示今天會有四個地點,可剛開到第二個乘車點,車上就坐滿了人。

不過這種事我也早就習以為常了。

一路順暢還不到九點半我就開回了富麗堂皇,把車停到停車場後,我來到了豆叔的房間。

豆叔這會正坐在床上出神的想著什麼,在他身邊還散落著幾份報紙,見我進來後,豆叔緩緩站起身把身旁的一份報紙遞給了我,隨後就轉身朝著窗戶那走去。

我接過報紙看了一下日期,這是一份十幾天前的報紙,不過由於保存的不是很好,有些地方已經沾滿了油漬,難不成是從食堂後廚找出來的?

不過下一秒我的注意力就被其中的一則新聞標題吸引住了。

某公司高管男性由於不堪工作壓力,於當晚11點自縊於富麗堂皇大酒店包間內,經過警方調查顯示此次事件排出他殺可能……

標題下面是當時的兩張配圖,一張是男子進入富麗堂皇的正面圖,一張是打了馬賽克的現場圖。

當我的目光停留在兩張配圖的時候,瞬間一股涼意湧上心頭,這,這男子分明是昨天坐我車的胖子,可,可報紙上說他自殺死了。

而且是十多天前就死了,那昨天上車的人是誰?

“豆叔?豆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胖子明明昨天還在和我聊天,他怎麼可能十多天前就死了?”

我一邊揮著手裡的報紙一邊問豆叔,這會功夫,我頭上已經滲出了密密麻麻的一排冷汗,說不害怕那絕對是扯淡,雖然我這人不信鬼神,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不信也得信了。

豆叔長長的歎了口氣,有些意味深長的對我說道,“小純,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鎮定,這事把說來話長,時間差不多了,我帶去你見一個人,之後是走是留……你自己決定。”

“好,豆叔,我相信你不會害我。”

我只是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不是我這人膽子突然變大,而是我的直覺告訴我,如果不弄個清楚,恐怕自己很難離開這裡。

出了富麗堂皇的後門,我跟豆叔一前一後的鑽進了一輛計程車裡,豆叔坐在副駕駛上對著司機說了個地名後,計程車便出發了。

可能是由於白天精神太過緊張的緣故,我居然靠在座椅背上睡著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車子早已停了下來,豆叔正一手扒拉著我一邊喊著讓我醒醒,說到站了。

我一邊答應著一邊揉著眼睛下了車,可抬頭一看眼前這個建築物的牌子,我瞬間清醒了,下意識的回身就往計程車裡鑽。

開玩笑,這大晚上的來殯儀館,找死嗎?!

身子剛轉過去,後腦勺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一巴掌,而後豆叔的聲音傳了過來,“混小子,你幹嘛?老子費勁巴拉給你找到人了,你怎麼還慫了?”

聽豆叔這麼說,我心裡更是狂跳不已,豆叔瘋了,一定是這樣,找人居然找到殯儀館來了,難不成讓我跟那胖子屍體對峙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