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4章夏越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1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29


不過豆叔顯然沒有興趣回答我,而是催著我快點進去。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進!

我硬著頭皮跟在豆叔身後走進了殯儀館。

當然我並不是沒有準備的,牛仔褲兜裡和上衣的兩個口袋各裝著滿滿四兜子沙子,後屁股兜裡還裝著一把防身用的小水果刀,真要是有什麼意外,也能阻擋一二。

和剛進到殯儀館大廳,我跟豆叔都愣在了原地,這麼晚了,居然還有人在這辦喪事?

殯儀館的大廳中央擺放著一口紅油漆的大棺材,四周擺滿了紙馬香客,正前方還有兩個一人多高的大花圈,在花圈的後面高高的立著一張遺像,畫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我估計這老人就是棺材裡躺著的這位,再看看棺材周圍不斷往火盆裡添紙的幾個中年人,看樣子這是喪事剛結束,在這守夜呢。

哎呦!

突然我腰間一痛,像是被人捅了一下,不經意間我發出了一聲呻吟,聲音不大,可在這空曠寂靜的殯儀館大廳裡卻顯得格外的刺耳。

豆叔你幹嘛?!

我下意識的轉頭看向豆叔,可豆叔卻是一副不知所云的看著我,頓時我這氣就不打一處來,捅我算了,現在還跟我裝無辜?

正準備質問豆叔的時候,耳旁響起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你們是誰?”

我抬起頭一看,眼前站著一個披麻戴孝,眼睛腫的像桃一樣的中年人,看著他滿臉怒容,我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趕忙問豆叔怎麼辦。

豆叔先是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笑了一聲,隨後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是來找學武老弟的,我是他之前的同事,平時我們哥倆老在一起喝酒,這不,他辭職之後我聽說換了行當,特意來看看,不知道……”

還沒等豆叔的話說完,中年人便甩了甩頭,說道,“喏,去上柱香吧,我爹剛走。”

我跟豆叔都是一愣,豆叔顯然沒想到他要找的這個學武老弟居然死了,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大侄子,你說,你是說學武老弟他,他走了,怎麼回事?”

中年人被豆叔說的似乎想起了老爹,眼淚刷的一下湧了上來,他擦了擦眼角,很是平和的說道,“三天前,我爹重病,殯儀館沒有及時把我爹送去醫院,昨天晚上八點鐘,他走的。”

什麼?昨天?

我渾身一哆嗦,那個時間不正好是我遇到胖子的時間嘛,這也太過巧合了。

不光是我,就連豆叔也被這消息嚇了一跳,我清楚的看到他的右臉都抽動了一下。

過了半晌,豆叔才緩緩開口道,“大侄子,人死如燈滅,節哀順變吧,今天我們來的匆忙,不知道學武老弟去了,改明兒再來送行。”

中年人輕輕的搖了搖頭說,“不必了老人家,今天上柱香就行了,我爹明天一早就要送去火化了,這該死的殯儀館,硬說我爹是得了怪病,還有那醫院,竟然也開具了疫病通知單,我根本沒法阻攔,不過這事沒完,我肯定要把真相揪出來不可。”

中年人說完後,豆叔也沒多說什麼,畢竟怎麼做那是人家的事,我們自己還一屁股沒弄明白呢,哪有閒心在這助人為樂。

上了兩炷香後,豆叔就拉著我走出了殯儀館。

回去的路上,我問豆叔該怎麼辦,豆叔想了想說還有個人應該也知道這事,他晚上去查查那個人現在在哪,告訴我今晚先回去等消息,明天一早他來找我。

就這樣,我倆在富麗堂皇大酒店的門口分開了,看著他坐著車離開後,我不禁歎了口氣,這可好,期待了老半天,結果知情人沒了,這事也太邪乎了。

但是回想之前那個中年人的話還有所謂的醫院通知書,似乎這兩者只是巧合而已。

回到宿舍後我也沒什麼心思玩遊戲,簡單的洗漱了下就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清早,我剛起床洗臉,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是豆叔,這麼一大早,他就來了。

打開門讓豆叔進來後,我又回到了洗漱間,繼續刷牙,一邊刷牙,我一邊問豆叔怎麼樣了。

豆叔顯然昨天休息的並不是很好,半倚著我的床鋪,有氣無力的說,“約好了,今天中午12點,在員工食堂東側第五個桌那見面。”

聽豆叔這麼一說,我頓時一喜,問道,“豆叔,您是說今天這個事情就能解決了嗎?”

……

問了兩遍豆叔都沒有

回答我,邁步走出來一看,就見豆叔靠在我的床上,呼呼的睡了看過去。

這傢伙,這麼快就睡了?難道豆叔昨天一夜沒合眼?

想到這,頓時一股歉意湧了上來,我悄悄的拉過被子幫豆叔蓋好,隨後輕輕的推開門走了出去。

看看時間現在才剛剛早上,距離中午還好長時間呢,想了想來這裡一個月了,哪都沒去過,索性在附近溜達了起來。

這裡雖然地處市中心,但周圍大多都是小的燒烤店,串吧之類夜晚開放的地方,除了三三兩兩從這裡穿過的人群,也沒什麼可看的。

眼看沒什麼意思,轉身朝著不遠處一個網咖走去,合計著在上一上午網,放鬆一下。

剛轉過去身,肩頭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我嚇了一跳,轉身看過去,就見面前站著一個女孩,正笑眯眯的看著我,這不是之前在食堂裡跟我互換微信的那個女孩嘛,她怎麼在這?

說實話我總覺得她跟之前在我車上見過的那個復古紫發女孩很像,但這倆人似乎並不是一個人,不管是穿衣打扮等等都不大一樣。

心裡想著,可嘴上卻沒閑著,我咧了咧嘴笑著說道,“呦,早啊,夏越,今天你怎麼有空上午在外面溜達,不用提前準備午餐嗎?”

之前加微信的時候知道這個女孩叫夏越,不過由於昨天事情太多,我也沒有在微信上跟夏越聊天,現在碰到了,自然是要聊一會了。

夏越臉還是紅紅的,聲音不大的對我說道,“小純哥,我,我今天請假了,而且這幾天都有事情,恐怕要下周來上班了。”

請假?!

我一愣,問,“什麼事啊,還需要請那麼多天的假?”

話剛出口我就後悔了,我可真是閑的沒事幹,非親非故的管人家請假去哪呢。

再看夏越一身小洋裝,長長的頭髮披散在肩頭,臉上還畫著淡淡的眼線,估計不是約會就是相親,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夏越被人包了,請假這幾天是要陪人出去旅遊。

一想到一個肥胖的身影壓在夏越那嬌小的身軀上,我頓時就有種掉進醋缸的感覺。

不過好在這會夏越的手機響了起來,這才緩和了我倆之間的尷尬。

夏越接通手機,先是嗯嗯了幾聲,隨後又看了我一眼,嘴唇輕輕的抖動了一下,我立刻明白了,這是不方便我聽。

我趕忙轉身朝著遠處走了四五步,回頭沖著夏越揮了揮手,示意她,我現在聽不到了。

夏越沖我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同時臉上還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我心猛地一動,那個笑容實在是太迷人了,可就不知道她笑是對我,還是對電話裡面的那個人。

現在我有80%的把握,給她打電話的要麼就是男朋友要麼就是包她的人,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就是夏越的家人也說不定。

沒錯,我心裡越想越覺得靠譜,一定是夏越的家人生病,急需夏越回家。

為了驗證我的想法,我估計在旁邊一直看著,並沒有離開,不大一會夏越那邊打完了電話,她怯生生的朝我這邊走了過來,說“小純哥,我要去超市買東西了,你呢,要去哪?”

啊?啊!我那個那個幫豆叔去超市買點東西,正好,咱倆一道去吧,你東西多,我還能幫你提一下。

我被夏越突然起來的話直接打懵了,索性反應快,及時搬出了豆叔做引子,順理成章的跟著夏越朝著超市走去。

現在剛剛早上八點,超市還沒有營業,我跟夏越只得走進超市對面的KFC裡,找了個靠窗的位置等了起來。

還真別說,就我倆現在這副模樣,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對小情侶在約會呢。

我倆就這麼各自玩著手機,有時候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通過聊天得知夏越是大四的學生,馬上就畢業了,之所以來富麗堂皇做後廚,純粹是覺得好玩。

至於其他的,我並沒有問,尤其是她有沒有男朋友的事情,萬一問了人家有男朋友,我豈不是很尷尬,可萬一人家沒有,我又該怎麼辦?直接表白嗎?可那也太快了吧。

心裡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夏越突然開口了,“小純哥,咱們走吧,那邊開門了。”

這話說的我心裡都一顫,隨後抬頭看了下超市那邊,果然開門了,收起了我那些漫天亂想後,跟著夏越走進了超市。

拖鞋、毛巾、牙刷,還有一些瓜子,香腸麵包牛奶什麼的,夏越買這些東西,難道是要去野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