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5章漸失五感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7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瞬間我就自行腦補了一下畫面,荒郊野外,一個小帳篷裡,夏越孤身一人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咳咳,我趕忙把自己這些齷齪的想法驅趕了出去,裝作若無其事的跟在夏越身後。

之前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是個這樣的人,可今天看到夏越後,我覺得自己有些原始的本能都被調動了起來。

逛了大概半個鐘頭,夏越已經買好了,出於男人的風範,我很是紳士的幫忙結了賬,也不貴,才200多塊錢而已。

出了超市門口,我倆一前一後朝著她的出租屋走去,食堂後廚的員工是不包住的,所以夏越在附近跟兩個同學合租了一間雙室的房子。

上樓走到門口的時候,我放下東西,本能的轉過身去,說道,“那個,夏越,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咱們微信聯繫。”

說完這話,我頭也不回的朝著樓下走了下去。

不是我不想和夏越多呆一會,而是剛剛夏越俯下身找鑰匙的時候,她胸前那兩隻小白兔差點跳了出來,我擔心再待一會,恐怕會做出什麼禽獸之類的事情來。

我這邊剛下樓,就聽見樓上傳出兩個女孩咯咯的笑聲。

“哎,越越,剛剛那是誰呀?”

“越越,你臉怎麼還紅了?”

……

我站在樓下仰頭看了看對應夏越屋子的窗戶,心裡暗自下決心說什麼也要快點把胖子的事情解決了,然後嘛。

要光明正大的追夏越!

離開夏越家以後我開始漫無目的的瞎溜達起來,原本想著去網吧玩,可現在卻完全沒了心情,滿腦子裡都是夏越的音容笑貌。

好容易挨到鄰近中午了,我來到食堂,按照豆叔說的找到了那張桌子,我坐下後四下打量了一番並沒有看到夏越的身影,轉頭又看了看時間,距離12點,還有不到半小時,估計豆叔說的那人應該也快來了。

“咦?!小純哥,怎麼是你?”

我這邊正百無聊賴的翻看手機的時候,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我抬頭一看,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剛剛還在想夏越呢,這會就見到了。

可我眼神一瞟看到夏越身旁人的時候,瞳孔瞬間睜大幾倍,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是那個胖子,他正詭異的沖著我笑。

我豁然站起身,抬腿就準備跑,開玩笑,這胖子明明已經死了,現在居然還大模大樣的站在食堂,而且看架勢,就是沖我來的。

剛站起身,肩頭卻被一隻渾厚的大手按住了,同時耳邊響起豆叔的聲音,“臭小子別動,人都來了,你跑個球?”

我身子先是一陣,問道,“豆叔,你該不會約的就是那個胖子吧?他不是已經死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豆叔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不慌不忙的說道,“坐吧,既然來了,躲是躲不掉的。”

看著豆叔那一臉的從容不迫,還有那馬上走到我面前的胖子和夏越,我心裡猛地一沉,不會吧?難道豆叔和胖子是一夥的,要害我?

我小時候聽村裡的老人說過,冤死的人是無法投胎轉世的,他們通常會想盡辦法去找一些替死鬼,但這種辦法通常是在一些偏僻的小溪或者人跡罕見的水庫附近,找一些尋死或者野遊的人,這大白天的在食堂找替死鬼,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等等……不對勁

夏越,她請假了,要出去幾天,還有她白天買的東西,分明就是去露營,難不成是她被盯上了?

想到這裡我終於明白了個大概,雖說事情可能跟我沒有關係,但事關夏越的生死,怎麼我還是如此不安?

我這邊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夏越和胖子已經走到了我面前的桌子對面坐了下來。

“小兄弟,沒想到,又遇到你了,呵呵。”

胖子從身上摸出一盒煙,分別遞給了我和豆叔一支,自己也自顧的點了一支,有些木訥的笑道。

被胖子的笑聲,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現實,傻愣愣的接過煙後,我重新坐在了凳子上,開始不斷打量胖子。

這傢伙又變了模樣,準確的說現在已經不能叫他胖子,這貨現在頂多也就100斤上下,瘦的可以說是皮包骨。

但,胖子似乎不是鬼之類的東西,因為現在是晌午,就算我再沒常識也知道,無論什麼邪祟都無法抵擋晌午的陽氣,但豆叔給我看的報紙,這就奇怪了。

“呼……好了,人都齊了,偉才,你說下吧。”

豆叔狠狠的抽了兩口煙,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說道。

叫偉才的胖子聽豆叔這麼說,趕忙把手中抽了一半的煙掐滅,隨後從身上掏出一部手機放在了桌子上,說道,“我叫偉

才,喏,這是原來的我,幾天前我醒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還有你們看,這是我之前在劇組的合照,簽名,還有這是我現在的簽名,字體是一樣的。”

我轉過手機看了一下,第一張照片是一個帥小夥,年齡也就20歲上下,後面幾張圖片都是這個帥小夥和一些人的照片還有幾處簽名。

看完之後我把手機遞給豆叔,準備讓他看看,但豆叔搖了搖頭,示意我,他不想看。

我哦了一聲,重新拿回了手機遞給這個叫偉才的人,隨後問道,“你說你變了樣子?還是你被換了身體?”

叫偉才的人搖了搖頭鄭重的說道,“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已經死了,但被不知道的東西給復活了,而且那東西,就在我身邊。”

偉才的話嚇了我一跳,別說是我就連豆叔都睜大了眼睛,問道,“小子,你說你死了?什麼意思?”

偉才重新打開手機,劃開微信,點開一個對話方塊後重新擺在我倆面前說道,“你們看,有一個跟我名字一樣,頭像一樣,所有資訊都一樣的人,每天在跟我聊天,每天在指揮我做事,我,我……”

說到最後偉才的身體開始不斷的顫抖,似乎回憶起了什麼噩夢一般。

啪!

一聲脆響,豆叔竟然一巴掌打在偉才的臉上,同時他手中的煙頭也狠狠的紮在偉才的脖頸處。

突如其來的一下子直接嚇到了我,夏越更是驚呼出聲,不過下一秒她就意識到不對,趕忙捂住了嘴。

我趕忙站起身準備拉住豆叔,天知道他怎麼突然就情緒失控了,可馬上我就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豆叔,你打我幹嘛?”

被豆叔狠狠打了一巴掌的偉才,傻愣愣的問道。

別說是我,就連豆叔的身子也是猛然一陣,隨後豆叔緩緩的重新坐回了凳子上,喃喃自語道,“奇怪,怎麼這破煞回魂沒用呢?”

“偉才?你,你不疼?”

我看著偉才,顫聲問道。

這傢伙剛剛被豆叔打過的右臉,這會功夫已經腫起老高,而且脖頸處還被煙頭燙出了一個紅印子,滴答的鮮血流了下來,可偉才似乎並沒有察覺到這一切,就像剛剛被打的是別人一般。

被我這麼一說,偉才的眼神頓時黯淡下來,說道,“是的,我的身體失去了痛覺,而且我發現身體還在慢慢退化,似乎味覺和嗅覺也開始逐漸消失了。”

我被偉才的一番話徹底驚呆了,痛覺,嗅覺,味覺消失?那之後該消失的是……聽覺和視覺?

這個世界上還有讓人五感皆失的辦法?那下一個會不會就是夏越甚至就是我。

不知怎麼,自打偉才說完這話後,我就不自覺的把他的經歷往自己身上套,越想越害怕,我甚至想自己是不是該去看看精神病醫生了。

“咳……那個小純你冷靜下,還有偉才,別一副爹死娘嫁人的模樣,現在事情不還沒發展到那個地步嘛,來,把手機給我,我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關鍵時刻豆叔重重的咳了一聲說道。

聽豆叔這麼一說偉才趕忙把手機遞了過去,我也從之前的恍惚中反應過來,湊過頭跟著一起看。

微信上和偉才對話的是一個跟他頭像一模一樣的人。

最開始時候都是偉才問對方的身份,為什麼和自己一樣的資訊等等,但對方只是回應一句話。

“我就是你,你即是我。”

之後對方還發給偉才不少他現在這個模樣的證件照,工作檔案等等東西,不管是名字,生日等等,全都與偉才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偉才之前是個尖下巴,而他現在這個身體卻是一個胖子。

不過對方微信曾經告訴過偉才,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變得和原來一樣,在之後對方還要求偉才去看望胖子父母,朋友等等,還有。

還有特殊提到過晚上八點要坐我的車去富麗堂皇,還有一些注意事項等等。

末尾最後一句微信是昨天晚上發的,讓他今天中午12點去門口等一個叫夏越的女孩,跟她一起去食堂。

看完這些資訊後,我抬頭問偉才,“你說,晚上八點對方讓你坐我的車去富麗堂皇,那下車之後呢,為什麼沒有說?晚上發生了什麼?”

偉才搖了搖頭,臉色煞白的說道,“我不知道,不光是坐你車的那天,其他幾天我也都去了富麗堂皇,可每次下車之後我就如同失憶了一樣,什麼也想不起,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從自己的床上醒來。”

豆叔突然插嘴道,“等等,小子,你說晚上你不記得自己在做什麼?你確定,真的一點記憶都沒有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