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8章夜探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6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28


我有些沮喪的坐在床頭,發呆的看著天花板,現在我的心情很是複雜,明明來的時候是我們四個人,雖說我有些怕,但人多勢眾,也還好一些,可現在可好,一轉眼,夏越和偉才就失蹤了,而豆叔居然跑回了城裡,就這麼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了,這叫什麼事啊?

還有那個神秘的操控者,真是搞不懂,為什麼偏偏盯上了我?難道老子上輩子欠他的?

我心裡一邊罵著大街,一邊想著應對之法。

今天晚上絕對是個機會,如果真像那個操控者說的那樣,尋找周瞎子,那就證明周瞎子這裡一定有問題。

可問題是,現在我就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在周瞎子,怎麼我都覺得有些後怕。

嘟嘟……嘟嘟……

我正想著的時候,手機嘟嘟的響了起來,我拿過一看,竟然是豆叔的電話,這老小子,估計是打完電話了。

“喂,豆叔,你什麼情況?怎麼一直打不通?我現在已經在周瞎子家裡了……”

接通電話後,我立馬把進村後到現在的情況跟豆叔講述了一遍,雖然我一直覺得豆叔有問題,可現在我身邊跟本沒人,所幸只能抱著試一試的運氣,看看豆叔怎麼說了。

至少我覺得豆叔他不會害我。

豆叔那邊聽我說完後,先是一愣,隨後驚喜的問道,“小純,你說你已經在周瞎子家了?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哈……”

聽著電話那頭豆叔的笑聲,我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果不其然,豆叔真的是有備而來。

過了半晌,豆叔終於停住了笑聲,說道,“小純,一會你就偷偷去看看周瞎子他有沒有走?或者他在幹嘛?有沒有什麼異常?發現後你也不用在那住了,趕快回來就行。”

聽著豆叔這麼說,我冷笑了兩聲,硬邦邦的回應道,“是啊,豆叔,那你是不是也該跟我坦白一下了?究竟這是怎麼回事?”

豆叔那邊語氣一頓,隨後長歎一聲說道,“小純你記住,我是不會害你的,而且這件事對你我都很重要,你記住,你查的越細,對你就越有好處。”

說完這話後豆叔便果斷的掛斷了電話。

我握著手機聽著電話那邊嘟嘟的盲音,心裡不禁上下翻騰,媽蛋,這叫什麼事?什麼都不跟我,只告訴我不會害我,到底有沒有危險啊?

我不信邪的重新給豆叔回撥了一下,可惜提示豆叔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重重的用手錘了下床頭後,我憤憤的掛斷了手機,站起身開始在屋子裡轉起了圈。

究竟要不要按照豆叔說的,去外面看下周瞎子這會在幹嘛?還是我應該老實的就呆在屋子裡,哪也不去。

出去看,總覺得有些風險,可在屋裡呆著恐怕會一無所獲,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今天晚上錯過了,我估計很難再進入周瞎子家裡,如果沒法找到周瞎子的秘密,就有可能找不到夏越。

我一想到夏越那曼妙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頓時精神起來。

怕個毛,我一個大活人,還能怕一個老頭不成,就算這周瞎子有什麼邪門歪道,我也不怕,正所謂邪不壓正,我有什麼好怕的。

打定主意後,我從書包裡又掏出了那套黑色的運動服,隨後躡手躡腳的離開了屋子,朝著外面走去。

周瞎子家其實並不大,後院有兩間房,前面有兩間房,估計周瞎子應該在前面住。

我摸著黑走到前院,先是仔細的打量了一番,其中一間房子滅這等,而另一間卻是亮著燈。

周瞎子還開燈?不會吧?

我看著那邊開燈的房間,心裡充滿了疑惑。

正想著的時候,那開燈的房間突然滅燈了,我先是嚇了一跳,隨後把身子依靠在房檐下面,大氣不敢出一聲。

就這麼過了大概有兩分鐘,那之前滅燈的房子居然吱嘎一聲打開了門,一個人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我接著月光一看,是周瞎子,就見周瞎子肩頭上掛著一個口袋,裡面鼓鼓囊囊的揣著什麼東西。

周瞎子出門後,先是用他手裡的拐棍在地上左右戳了戳,隨後才慢慢的朝著門口走去。

這會功夫我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等了幾分鐘後,周瞎子的門外傳來了汽車聲,由近到遠,慢慢離開了。

竟然有人深更半夜接周瞎子離開?這事可有些奇怪了?

我聽著汽車的聲音越來越遠,最後沒了聲響,才仗著膽子從房檐下走了出來,不過我並沒有第

一時間進周瞎子的屋子,而是趕忙跑到門口,四下張望了一番,確定不是故意引我出來後,才重新回到了院子裡。

我有些發愁的看著周瞎子的屋子,泛起了愁,我既好奇周瞎子這半夜的去幹嘛,又好奇他屋子的秘密,可我就一個人,根本沒法兩面同時盯著,而且又沒有交通工具,根本追不上,可直覺告訴我,周瞎子出去,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來想去我還是決定先進周瞎子的屋子看看再說,畢竟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好怕的,而且看周瞎子坐車離開的樣子,估計一時半會也不會回來。

我邁步朝著周瞎子的屋子走去,快到門口的時候我特意留意了下他之前用那拐杖戳過的地面,雖說不懂是什麼意思,但小心駛得萬年船。

來到周瞎子的門口後我停住了腳步,掏出手機按開照明後,看了看,果然,周瞎子的門是鎖上的。

這可不辦了,我又不會撬鎖,只能是從窗戶翻進去了。

我嘗試著推了推周圍的幾扇窗戶,還真別說,其中一扇竟然能推開。

我激動的推開窗戶,小心翼翼的一片腿坐在了窗沿上,剛準備翻身跳進去,忽然外面傳來了幾聲烏鴉般的嘎嘎叫聲。

我先是一愣,隨後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周瞎子屋子外邊一棵樹上,一隻鳥正嘎嘎的叫著,那只鳥我並不認識,但似乎並不是烏鴉,但聲音卻遠比烏鴉要難聽的多。

這東西該會不是報信的吧?

我帶著心裡的疑惑,又重新用手機照了照那只鳥,隨後安慰的勸自己,一隻鳥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重新穩住心神後,我翻身跳進了周瞎子的屋裡,借著手機的亮光,我找到開光把房間的燈打開,畢竟黑燈瞎火的,看什麼都不得眼。

不過說來也奇怪,我這邊一打開燈,屋子外面樹上的那只鳥便停止了叫聲,似乎是被遙控了一般。

啊?

我扭回頭自嘲的笑了一下,但瞬間就驚呼出聲。

只見周瞎子的屋裡還坐著一個人,不,準確的說是一個屍體。

一瞬間我渾身的汗毛全都立了起來,不得不說,這場面實在是有些嚇人,一個空蕩的屋子裡,只有一把椅子,椅子上端坐著一個年輕人。

不過詭異的是年輕人除了臉上還保存完整外,身體,四肢都是森森白骨,在白熾燈下一照,顯得異常的嚇人。

我大口的喘著粗氣,身子也死死的倚靠在窗戶旁,萬一這屍體一會要動了,我一秒鐘就能翻身跑出去。

可過了半晌,屋子裡的那具屍體並沒有動彈,而我這會也冷靜了下來。

我仗著膽子又仔細的看了看,心裡不禁大罵自己沒用,一具屍體而已,他還能動不成?

那句老話怎麼說來著?活人被死人嚇死。

自嘲的笑了一會,我才重新恢復了過來,慢吞吞的朝著屍體走過去,並且仔細的打量起來,不看還好,這一看,我又差點驚呼出聲。

不過還好,我及時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沒有讓聲音從口腔裡發出來。

這具屍體,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跟偉才一般無二,現在我還記得偉才給我看的照片,之前的他就是長這個模樣,可是,不對啊?

我撓了撓頭,有些不敢置信的重新看了看,偉才的屍體,怎麼會在這?

就算是真的,偉才的靈魂被塞進了胖子的身體裡,並且佔據了主動權,可偉才的家人怎麼可能允許他的屍體被人隨意帶走,而且,這時間似乎也有些不對勁呢。

看著眼前這具屍體的模樣,尤其是那森森白骨,估計都死了不少念頭了,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眼下似乎並不是弄明白事情的時候,我從五六個角度把這具跟偉才一般無二的屍體拍下了照片,並依次發給了豆叔還有那個和我在微信上對話的我。

做完這一切後,我常出了一口氣,又在周瞎子這屋轉了轉,除了屍體什麼都沒有,大功告成,走人。

我轉身朝著視窗走去,一邊走著我小心的半蹲在地上,用紙巾把地上走過的腳印擦掉,萬一周瞎子回來察覺到屋子裡進人,可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擦乾淨後,我抹了抹頭上的汗,就準備從窗戶跳出去。

吱嘎!

忽然屋子外面傳來了吱嘎的一聲響,緊接著周瞎子家的大門被人打開了,我心裡一驚,趕忙順著窗戶朝著大門那邊看去。

周瞎子回來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個節骨眼,周瞎子怎麼回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