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10章真假難辨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9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胖子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格外的大,生怕我聽不到一般。

不過人家都這樣說了,我也只能默認的點頭同意,先出村子再說吧。

跟著胖子一前一後上了靈車,坐在主駕駛的後面,我有些擔憂的回頭看了看,這是輛大的靈車,老人的棺材就裝在車的後面,我距離棺材只有一個座椅的位置。

我這邊自己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車子已經開動了,隨著無數鞭炮聲音響起,車子飛速的開了起來,一轉眼的功夫就離開了草塘村。

也不知是我的錯覺,還是一大早路上車少,沒多大一會車子就停在了縣城的旅館這。

我見車子停穩後,趕忙打開車門,跳了下來,隨後回身擺手沖著胖子道謝。

可謝字還沒出口,原本坐在車裡的胖子一伸手便砰的一下合上了車門,隨後車子一陣轟鳴,不見了蹤影。

這胖子有病?

我心裡一邊納悶著胖子的舉動,一邊朝著縣城車站的方向走去,可剛走兩步,身後突然有人喊道,“小純,小純……”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我立馬停住了腳步,又仔細的聽了聽,沒錯,是豆叔的聲音。

“豆叔,是你嗎?你在哪?”

我站在原地回身朝著聲音的方向尋過去,果不其然,真的是豆叔。

就見豆叔背著一個大包,鼓鼓囊囊的不知裝了什麼,面色有些憔悴,一看就是昨天沒有好好休息,尤其是他身上的衣服,幾乎沾滿了塵土,也不知道是剛從哪跑出來的。

豆叔見我回身後,露出了一個莫名的笑容,隨後兩眼一翻,整個人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靠!

這會我也顧不上其他了我趕忙跑過去,一把把癱在地上的豆叔扶了起來,一邊急切的喊著豆叔的名字,一邊用手輕輕的拍打豆叔的後背。

過了好一會,豆叔才悠悠的醒過來,他抬眼看見我後,又是欣慰的一笑,道,“小純,我知道真相了。”

真相?什麼真相?

我先是一愣,隨後看著豆叔身後的大包,下意識的問道,“豆叔,你說,你找到夏越和偉才了?”

豆叔輕輕的搖了搖頭,但隨即又點了點頭,嘴唇輕輕的顫抖了兩下,似乎要說什麼一般。

這傢伙,豆叔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現在再給我留遺言吧?

雖然在大街上,不過好在現在是早上,鎮上沒什麼人,我也顧不得形象,趕忙把耳朵湊到豆叔的嘴邊,嘴裡說道,“豆叔,你說,我聽著呢。”

可等了半天,豆叔什麼也沒有。

我抬眼一看,完了,豆叔又昏迷過去了,算了,反正旅店就在邊上,抓緊時間開個房間,讓豆叔先休息下吧。

打定注意後,我伸手架起豆叔,另一隻手提著那個大包,一搖一晃的朝著旅店走去。

等進了旅店大門後,我幾乎就要脫力的倒在地上了。

不是豆叔太重,而是豆叔的那個大包,沉的幾乎壓死個人。

把房間開好後,我跟前台小哥一起把豆叔扶進了客房裡,隨後我自己又跑去前臺那把那個大包提了進來,跟前台小哥道了聲謝後,就關上了門。

進屋後,我先是輕輕的把包放在地上,隨後躡手躡腳的走到門邊,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外面沒有聲音,估計那個前臺小哥沒有在外面偷聽。

不是我這個人多疑,而是這個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尤其是豆叔現在昏迷,身上還有一個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的大包,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確定沒人偷聽後,我才放心的把豆叔的那個大包打了開來。

草人,紙人,鐵人,銅人……

各式各樣的小人裝了滿滿一包,怪不得這麼重,這麼多金屬打造的,不重才怪。

我一邊嘟囔著一邊把玩著這些個小人,冷不丁間一個小人的身影吸引到了我。

那是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小人,女性,與眾不同的是,這個紅色小人是用蠟一樣的東西做的,我用手拿過後翻看了兩下,沒有名字,沒有編號,什麼都沒有。

我有些沮喪的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的一堆小人心裡不禁有些發愁,又看了看還在床上昏迷的豆叔,心裡不禁有些焦急,這可怎麼辦?

我有心走過去把豆叔叫醒,可聽著他那鼾聲如雷的呼嚕聲,確實有些於心不忍,算了,讓他睡,估計中午那會應該也差不多了。

確認豆叔只是睡著後我的心終於平靜了下來,先是用那個大包把所有小人一一裝好,隨後坐在沙發上,玩起了手機打發

時間。

臨近中午的時候豆叔終於醒了過來,還沒等我過去問,他卻搶先問我昨天晚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

遇到事情?

我先是一愣,趕忙放下手機正色的把昨天晚上在周瞎子家看到的那具屍體的事情,還有後來奇怪的叫聲都說了一遍。

“你說你昨天在周瞎子家看到了一具跟偉才一模一樣的屍體,嗯,這就對了。”

豆叔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便沒再繼續說下去。

房間裡的空氣在瞬間凝固了一般,我皺著眉看著豆叔問道,“豆叔,你沒事吧?那具屍體真的是偉才的?可是看上去死掉好久了一樣,還有……”

嘟嘟嘟嘟……

我話還沒說完,豆叔的手機嘟嘟的響了起來,直接打斷了我的話。

豆叔眉頭先是一皺,擺手沖我說道,“先不用管它,小純,來,你幫我把那個袋子拿過來。”

袋子?

我用手一指地上那個大包,問道。

豆叔點了點頭說是。

我哦了下,隨後把包拿到了床上,按照豆叔指揮的把東西從裡面倒了出來。

隨著各式各樣的小人散落在床上,豆叔的臉色漸漸的難看起來,直到我把袋子倒空,豆叔狠狠的一拍床頭,怒駡道,“該死的,居然有這麼多,這麼多……”

這麼多?什麼意思?

我詫異的看著豆叔,但卻沒有說話,也沒有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還是少慘呼比較好。

不過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你想要它卻不來,你不想,它卻追著你。

“小純,你看這些個小人,都是我從周瞎子家里弄來的,每一個人都是活生生的人,但,但周瞎子這個混蛋,居然把他們活生生的困在了別人的身體裡,真是造孽,造孽啊。”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豆叔,又隨手拿起一個木頭做成的小人,問道,“豆叔,你說這些都是活人?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呢?還有,你什麼時候去的周瞎子家?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一連串問題問完後,豆叔卻重重的歎了口氣,隨後把之前一直不停響動的手機拿過來,翻了翻之後遞給了我。

“給,你自己看吧,我實在有些於心不忍,造孽啊。”

豆叔悠悠的說道。

我下意識的接過豆叔手裡的手機,看了下,是一段聊天記錄。

活人祭,取活人魂魄,移植同生體內,十年為限,借陰轉陽。

開頭是一段有些生澀的句子,隨後是對這句話的一些解釋。

所謂活人祭是一種邪惡的儀式,摘取活人的魂魄,然後植入到另一個活人的體內,形成一體雙魂,這兩人要同年生,同名同姓,魂魄入體後,一魂主白,一魂主黑,白晝黑夜勳魂交替,到了十年,就可以吸取這雙魂人的壽命了。

看完這些後,我的心不由得一緊,一股寒意忽的一下湧了上來,拿別人的魂魄來補充自己的壽命,這也太傷天害理了。

放下豆叔的手機後我問道,“豆叔,你是怎麼知道的?是那個操控者告訴你的?”

豆叔點了點頭,說“是啊,昨天咱們分開後,我就接到了他的資訊,讓我也趁著半夜去周瞎子家的後門,果然在那我找到了這個包袱,可惜我當時沒來得及看就昏了過去,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就在這了,不過之前我隱約的察覺,似乎是什麼人把我背回來的,但具體是誰,我就不知道了。”

被人背回來的,這似乎跟我見到豆叔時候不大一樣啊?

我回憶了下之前見到豆叔時候的情景,總覺得豆叔似乎在隱瞞什麼一般。

不過眼下可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了,我用手一指床上的這些個小人偶問道,“豆叔,那現在怎麼辦?去報警?還是要找那個操控者?還有,那個操控者到底要幹嘛?”

豆叔聽我這麼一說後,低頭沉思了一會,說道,“小純,你讓我想一想,想一想,我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而且偉才和你那未來小女友的失蹤也有些蹊蹺,我之前問過那個操控者,他的回復是,他並沒有介入任何事。”

什麼?沒有介入?

我聽豆叔這麼一說,腦子頓時轟的一聲,如果說操控者沒有介入,那偉才他們哪去了?不會是那周瞎子下的黑手吧?

但轉念一想,不對,事情有些不對勁,怎麼操控者能和豆叔直接聯繫,而且還會告訴他那麼多資訊,該不會是我們被利用了吧?

突然一個大膽的想法蹦入了我的腦海,我猛然抬頭開口問道,“豆叔,你究竟是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