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12章拜師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38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他看到我後,目光突然一聚,像是發現了什麼,隨後咯咯陰笑了起來,那笑聲像極了發春的野貓,尖銳刺耳,寒氣滲到了骨頭裡。

我還未來得及求饒,老僵屍一個閃現就到了我近前,強大的壓迫感讓我舌頭打結,求饒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了。黑狗此時已趴在了老僵屍肩頭,身上的傷口正用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痊癒,它明黃色的眼球盯著我,目光狡黠陰狠。

“咯咯咯……”老僵屍鬼笑著,用手臂把我架起來,上下打量著,漆黑眸子閃爍光澤,一副十分有興趣的樣子。

我心嚇得一抖,這老僵屍不會是個同性戀吧?看我的眼神明顯不對,要我在這陪老僵屍幹點啥,還不如直接把我殺了!

我正胡思亂想著,老僵屍突然口中快速念咒,一股熱氣從他的手掌傳入我身體,熱氣貫穿我的五臟六腑,疼痛頓時減輕了不少。熱氣在我體內迴圈一周之後,我有種身輕如燕的感覺,斷掉的肋骨好像都痊癒了,動一下竟不怎麼疼。最後,熱氣緩緩下沉,沉入我的小腹,在小腹凝成一個圓盤,順時針旋轉一周後,消失不見了。

這老僵屍在為我治療?我不敢相信,但身體的疼痛真的沒有了。

就在我心情複雜,搞不明白這老僵屍到底怎麼想的時候,老僵屍一甩手就把我向著牆壁甩了過去。老僵屍手臂的力量可比黑狗大多了,我這要砸到牆壁上,估計脊椎都得斷了,不死也得全身癱瘓。

我他媽就說老僵屍絕不是什麼好玩意!

我身體飛在空中,只想著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撞上去。在將要碰撞在牆壁的時候,我身體在空中反轉一周,雙腳踏在了牆壁上,利用反彈將自己再次彈起,空中華麗一個翻身,我就平安落地了。

這一連串的動作,連我自己都驚呆了。

可我還沒來得及高興,黑狗身形變幻,就化作了一條黑皮鞭落在了老僵屍手裡。皮鞭飛舞在空中,帶著風聲呼嘯,啪啪啪清脆的鞭撻,這一鞭子要落到人身上,絕對皮開肉綻。

我咕嚕一聲吞了吞口水。這老僵屍口味還真重,先把我治療好了,再他媽跟我玩!

我可沒受虐傾向,玩不來這重口味。硬碰硬我肯定不是老僵屍的對手,我瞟了一眼門的方向,現在只能不顧一切的逃出去了。遇到豆叔他們都比被這老僵屍玩死強!

皮鞭已向我打了過來,我深吸一口氣,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腿上,拼了命的向大門跑過去。

黑狗幻化的皮鞭不是普通的鞭子,就他媽跟長了眼似的,直奔我就來了。我向前跑,皮鞭啪的一聲就抽在了我後背上。後背一涼,應該是衣服被打爛了。緊接著,火辣辣鑽心的疼就蔓延開來。

“啊!”

我疼的大叫一聲,腿一軟就趴在了地上。

老僵屍揮舞鞭子,第二鞭又抽了過來。逃是逃不了了,我蜷縮起身子,護住腦袋。

“求求你別打了,要殺你就殺吧!”我哀求著,這一鞭子一鞭子的太疼了,我渾身就跟被火烤一樣。

老僵屍似乎打的挺上癮,一鞭子接著一鞭子。很快我身上的衣服就被打成布條了,空氣寒冷,身後卻著火一般的疼,當真是水深火熱的境地。

我以為我這次肯定會被活活打死了。沒想到,門卻突然開了。豆叔站在門外,看到房間情景後他眼神都變了。夏越跟在他身後,還是受傷的樣子,但是能動了。這麼長時間了,豆叔估計那個老頭也把我殺了,所以才治療了夏越,卻沒想到房間裡是這副景象。

我渾身上下都是鞭傷,衣服打成了碎布條跟全裸也差不多。就這樣暴露在夏越面前,我臉一下子就紅了。

夏越看到我這副情景就想沖上來,但又害怕身前的豆叔。她顧忌的看了豆叔一眼,這會豆叔正一臉氣憤的盯著老僵屍,沒說同意也沒表示不同意。

夏越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壯起膽子繞過來,走到了我面前,脫下西裝給我披上。

瞧見我渾身上下的鞭傷,夏越滿眼的心疼。她有些陰狠的陰鷙的看著老僵屍,周身忽然冒出黑氣,身體縈繞在黑氣裡,猶如地獄來的邪魅。

夏越一心要為我報仇,黑氣迸發而出,簇擁著她就飛向老僵屍。

強大鬼氣喋血煞氣撲面,老僵屍卻是神色不改,輕蔑的瞥了豆叔一眼,他的手臂僵硬不能靈活的結法印,只得口中快速誦咒。

他用的是茅山道術,以他對付老頭

的修為來看,比夏越高出不知多少。何況夏越剛剛被豆叔打傷了,老僵屍這一出手,很有可能就將夏越打的殘。

不過顯然豆叔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夏越被打。他一個閃現就沖到了老僵屍身前,一手扣在老僵屍手臂上,向上一揮。

看似輕鬆的一揮,老僵屍身體竟被豆叔整個掀飛了出去。僵硬的身體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地上砸出一個深坑。這樣大的力道,想必骨頭都摔斷了幾根。老僵屍卻沒事人一般,一個打挺又站了起來。

豆叔畢竟是人,他有活人的身體,與老僵屍不同,但他方才用的那招閃現,與老僵屍用的一樣。這老傢伙的修為超越了人體極限,當真是深不可測!

我忽然覺得自己沒有貿然對豆叔動手是正確的,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豆叔出手。夏越識相的退了回來,守在我身邊。見我疼的呲牙咧嘴的,冷汗直往外冒。豆叔也顧不得有人在場,把我抱在懷裡。薄唇就壓了上來。

就這麼,我的初吻就這樣草率的沒了。

夏越的舌靈巧的撬開我的嘴。一股清涼之氣灌入,滑過我的咽喉進入我的身體。盤踞在我小腹的熱氣被這股寒氣勾起。兩股氣流在我體內衝撞。熱氣更盛一籌,很快就把寒氣吞沒了。我體內溫度上升,如身體在火上烤一般,渾身的骨節都在疼。

我就像一個沙漠迷途的人見到了水,夏越嘴巴裡的寒氣能讓我的疼痛稍稍平復。我拼命的索取著,用於抵禦體內的熱氣。

夏越似是發覺了不對。身體一震,剛想推開我。我雙臂就環了上去,我勾住他的脖子不讓他離開。學著他的樣子,將舌頭探進了他的嘴巴。

夏越遲疑了一下。但馬上他的舌頭就纏繞了上來。

吻得昏天黑地,我吸入的寒氣越來越多,與體內的熱氣達成平衡,兩種氣體在我體內相互融合,化成了一個八卦陰陽圖案。八卦陰陽旋轉融匯,最後緩緩下沉,隱沒在了我的小腹。

身體沒了異樣,我剛剛松了口氣,身體就被豆叔揪了起來。

豆叔震飛了夏越,一手扼住我的咽喉,將我提起,他眼神陰戾,是真的想殺了我的。

“不要。”

夏越虛弱的跪在地上,哀求著。他就在我腳邊,我被豆叔提起來。

夏越雖然被豆叔打傷了,但也不至於這麼虛弱!我瞥了夏越一眼,他身體已近乎半透明了,虛弱的奄奄一息,好像隨時會消散一樣。

我心頭一顫,這是發生了什麼?

夏越不是人嗎?怎麼會這樣?

“你想要什麼樣的得不到!卻偏偏愛上了這個男人,你如此墮落,竟然甘心讓這個女人吸幹你的鬼氣!”

豆叔掐著我咽喉的手稍稍用力,我悶哼了一聲,豆叔再用力一點,我脖子就要斷了。

“不要……”

“師弟,我要是你就不會這麼做。”老僵屍一開口就驚到我了,他竟然叫豆叔叫師弟!

老僵屍慢慢的道,“關心則亂,你也不想想,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吸這麼多的鬼氣還活著。”

聽了老僵屍這些話,豆叔這才正眼打量我。如鷹隼般銳利的眼,似是能將我整個人看透。我渾身差不多都裸著,別說,一個中年人這樣看我,實在有些別捏,我在心底把他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當他的目光下滑到我小腹的時候,瞳孔猛地一縮。

“郎師兄,哈哈……你還真捨得!”

“從進你這裡,我就沒想著活著出去。你給我找了這麼好的一個徒弟繼承我的衣缽,我還該謝謝你。”老僵屍咯咯的陰笑幾聲,一副老奸巨猾的表情,“你把我關在這裡,不就是為了拿到鎖魂網麼?現在鎖魂網與這小子融在了一起,你要把他殺了,夏越也會魂飛魄散。這小子現在是陰陽共用的身子,還用我這個師兄教你麼?”

豆叔瞪著老僵屍的眼神都在噴火,我眼瞅著就要斷氣了,他一甩手將我仍在地上。夏越哭著想爬過來,但她太虛弱了,自己身體都變成了半透明。

我看著虛弱的夏越,心底全是內疚,我差點害死她。想到這,我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滾了下來,“你是不是傻,你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你肯定察覺到了,為什麼不推開我!”

夏越牽強的扯出一個笑臉給我,微微眯著眼睛說道,“我自願的,不怪你。”

見我哭得這麼慘,豆叔冷哼一聲,“內疚就補償,用身體!”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