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13章洞房?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6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停住了,豆叔這肯定不是在開玩笑。

豆叔一伸手,夏越整個人化成一團黑氣飛入他手掌裡,“等她養好傷,你倆就洞房。”

房間門砰的一聲關上,我才反應過來,這他媽又把我自己留在這個僵屍房間裡了!

我從地上爬起來就向著房門跑。老僵屍肩頭上的黑狗一躍,就跳到我身前,黑氣翻騰化作一個兩三歲小男孩的模樣,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絨絨的貓耳立在頭頂上,尾巴搖在身後。一張小正太的臉。

“快去跪下!”

我向後斜了一眼老僵屍,老僵屍已經進了棺材裡,臉色更加難看,鼻息微弱,隨時會斷氣的樣子。

小孩見我沒動,拉住我的手就把我拉到了老僵屍身前,“跪下!拜師!”

我咕嚕一聲吞了吞口水,腿一軟就跪下了。拜不拜師的無所謂,只要不殺我,讓我活命就行。

“茅山派第四百零七代弟子郎飛,在此收……”老僵屍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你叫什麼?”

“慕小純。”

“茅山派第四百零七代弟子郎飛,在此收穆小純為關門弟子。”老僵屍看著我,面容嚴肅道,“為師已將正陽之氣打入你體內,已沒有力氣再遏制體內屍毒擴散。徒兒,師父教給你第一個任務,殺了我!”

還有殺了我之後,想辦法逃出去,去梅嶺找你師兄,帶上他,你師兄見到它就知道你是我派去的了。讓他想法子,把你身上鎖魂網解了。”

鎖魂網是茅山傳說中才有的法器,郎飛也是近幾年無意間發現這世上竟真有這件法器,一番波折之後終於得手。傳說中,鎖魂網作為至寶,發揮到極致,能強行鎖住死去之人的三魂七魄,也就是能逃過閻王的生死簿,獲得重生。如此逆天的能力,郎飛深知自己得到鎖魂網的消息一旦洩露,將引來殺身之禍。

於是,他將鎖魂網與怨靈融在了一起,以怨靈之氣壓制鎖魂網的陽氣,並把它交給我那素未逢面的師兄保管。但郎飛沒想到,消息還是洩露了,一心要復活夏越的豆叔找到了他,並把他關在了這裡,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折磨他,只為得到鎖魂網。

我不明白了,既然交給了那個師兄,為什麼又會到我手?

這一點郎飛也不清楚,估計我只能親自去問他了。

我聽得目瞪口呆,這他媽太玄幻了。且這逆天的寶貝融合在我身體裡,我沒聽出有任何的用途來,除了給我引來殺身之禍,好像沒別的卵用了!看著郎飛都要死了,我也不能再責備他。

郎飛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已經氣喘吁吁,眼瞅就要斷氣了。他最後叮囑小男孩,說我就是他的新主人了,然後堅決的看著我,要我把他殺了。

他拿鞭子抽我的時候,我是真想把他殺了。但現在,我知道了他抽打我是為了散去一部分我體內的正陽之氣,讓我不至於立即死掉,雖然方法殘忍了些,但終歸是為了我能活命。

現在又是我的師父,我要殺了他不就成了欺師滅祖了嗎?

我正猶豫著,郎飛堅持不住了,他頭一歪,斷氣了。

還沒等我難過,郎飛又“活”了過來。他一下子跳出棺材,嘴裡森白獠牙呲出,伸直的僵硬手臂向著我就刺了過來。

我去!這麼快就變僵屍了!

小男孩還在為失去郎飛痛苦,耷拉著個腦袋哭,根本不管我這個新主人的死活。

我邊逃邊大喊,“快過來幫忙,你主人要死了!”

“我主人已經死了。”小男孩抽泣著,眼角掛著淚珠,貓耳耷拉著,尾巴也不搖了。一副委屈的小模樣。

指望他我估計就只有死路一條,好在身體多了陰陽力之後,身輕似燕,逃起來腳下生風,我抱起貓男就向外跑。門外是一條長長的走廊,我逃出來之後,立馬圍上來十幾個鬼,估計是豆叔怕我跑了派過來看著我的。

“我要跟你們夏越洞房了,絕不能死,你們保護我。這只僵屍要殺我!”我麻溜的躲到了鬼們的身後。

十幾個鬼都被我弄懵了,故事豆叔吩咐的是看緊我,我出來應該是躲著他們的,沒想到我竟主動找他們。他們還沒反應過來,郎飛就沖了出來,尖銳的鬼爪,串糖葫蘆一樣的一條胳膊串兩個,就將離他最近的四隻鬼給滅了。

...

其他的鬼瞧見同伴被殺。叫囂著就沖了上去。不過看樣子都不是郎飛的對手,被消滅只是時間問題。我當然不會原地傻等著,郎飛被這群鬼纏住。我正好趁亂逃出去。

可我還沒逃出多遠,郎飛就把剩下的鬼都消滅了。鬼叫著向我沖了過來。

走廊兩側有不少貼著黃符的門。郎飛就在其中一間,也許其他的也關著什麼厲害的鬼。事到如今。我巴不得把這裡搞得雞飛狗跳,越亂越好。

我一路跑一路揭著黃符。黃符揭下來之後。有的房間當時就打開了,陰風溢出,是厲鬼。有的房間依舊緊閉著門,就像裡面什麼都沒有一樣。

郎飛生前是道士。中了屍毒後化為僵屍,身手靈敏。煞氣中還帶著股厲鬼最怕的道法,他這一路過關斬將般,將厲鬼一個個的撕碎。看著他所向披靡的樣子。我都要哭了,早知道這樣。讓我動手的時候我就不該猶豫!

身體剛融合了陰陽之氣,很快我就覺得身體疲憊沒力氣了,速度明顯慢了下來。而郎飛還保持開始時的速度,這樣下去我必死無疑了。

眼前就是電梯,也不知我能不能打得開。我想不了太多,直接就沖了過去。把注意力凝聚在手上,想像自己向外輸送法力的樣子。電梯的門緩緩在我面前打開。

臥槽?!我驚愕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我他媽還沒有碰上呢,難道我體內的法力這麼厲害了嗎?

“終於找到你了,趴下!”電梯裡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偉才?!

聽到偉才的聲音,我瞬間心安,十分聽話的就趴在了地上,現在這個節骨眼,隨便來個人替我頂一下就行。

偉才目光一怔,隨後往我身後看去,當他看清僵屍是郎飛,神情一怔但卻不敢含糊。手里拉起墨斗線,將銅錢穿在其中,另一隻手拿出驅邪符,口中低頌咒語。在郎飛靠近的時候,驅邪符打出,緊接著墨斗線纏了過去。

更讓我出乎意料,偉才竟然能跟郎飛打在一塊並且不落下風。

郎飛動作雖快,但畢竟僵屍身體僵硬。偉才幾次上躥下跳的,就用墨斗線將郎飛裹成了名副其實的大粽子。郎飛躺在地上掙扎,偉才手拿銅錢劍,也露出不忍的神色,但最終還是砍了下去。

“不要殺我的主人!”小男孩化作一隻黑狗叫囂著就要衝過去,我一把把他摁下。

不過小孩的說話聲硬生生的打斷了偉才的動作。

他的手攥緊又攥緊了拳頭,手上骨節分明,手腕暴起一根青筋。這個決定似乎對他太難了,我看他實在難以下手,站起身想去幫他。但我剛起身,偉才突然一聲大叫,銅錢劍就刺了下去。郎飛連慘叫一聲都沒來得及,就當場死掉了。

看著郎飛的屍體以肉眼可以看得到的速度腐爛,偉才不自覺的抹了一把眼淚。

隨後一聲不吭的拉著我往電梯那邊走。

剛到電梯口,一股強大的勁風就吹了過來,我本能的閉上眼睛,一旁傳來偉才的一聲悶哼,像是受到了強大的攻擊。

我趕忙睜開眼,這會功夫豆叔已站在我跟前,偉才雙腿蜷縮的倒在地上,表情痛苦,額上已溢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也不知豆叔剛剛打到他哪了,讓他疼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夏越在房間等你。”豆叔冰冷的說完,掃了一下偉才。也不知從哪又鑽出來一隻鬼,抱起偉才跟著就走。

豆叔連夏越都能打傷,偉才若被他帶去了,必死無疑。我剛想攔下那只鬼,豆叔那有些陰戾的眼神就射了過來。

“想他活命,你該知道怎麼做!”

我想偉才活著,就必須去找夏越。我不信豆叔他會信守承諾,但我相信夏越不會騙我。我讓小男孩偷偷跟上去,免得出什麼意外。

打開門。夏越整個人已經倒在床上了臉色蒼白,人事不省。

我一步步的靠近他,脫掉身上的外套,裡面的衣服被鞭撻的跟布條差不多,我不用太費力就一條條的撕了下來。

夏越突然眉頭一跳,似乎醒了過來。

她伸出手手輕觸我身上的鞭傷,似是在心疼。

我怕她又在用什麼鬼氣給我治療,忙抓住她的手,哀求說,“只有你能救偉才了,求求你。”

夏越用手指輕輕拭去我臉頰的淚,又心疼又為難,“他做出的決定,我也無能為力。”

“我知道,我知道怎麼救!”我起身,手忙腳亂的脫著夏越的衣服,估計豆叔就是這個意思,郎飛也說了什麼雙修,只要我睡了夏越,就沒事了。

雖然我有些不情願,但眼看著美麗的夏越,我也沒什麼好吃虧的。

夏越就這麼盯著我不知道在想什麼。

突然夏越用手捏住我的下巴,板過我的頭說道,“這一刻,你屬於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