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14章霖玲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3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話音未落,房間裡突然襲來一陣陰風,一團黑氣沖到霖玲身旁,一腳就將霖玲踢飛了出去。

黑氣漸漸凝成了人的模樣,竟然是霖玲?她穿著黑色女式禮服,周身鬼氣縈繞,看著有些嚇人。

“霖玲……”我驚的叫了一聲,怎麼回事?兩個霖玲?可這個霖玲的真的話,那剛剛的霖玲又是誰?

之前跟我說話的霖玲身體本就虛弱,被突如其來的一腳踢飛之後,撞在了牆壁上,一口黑血吐了出來,臉色越發難看。

後來的霖玲有些陰狠的目光射向她,周身縈繞著肉眼可以看到的黑氣,看樣子她是氣急了。

不行不行,這倒是怎麼回事?

我不能讓她倆打!連滾帶爬的跌下床抱住一身禮服的霖玲的腿,“不要打。”

霖玲低頭看著我,眼神憤恨,充滿殺氣,此時的她就是地獄來的厲鬼,好似沒有了感情,只知道殺戮。

先前的霖玲站了起來,抹掉嘴邊的黑血,化成青面獠牙的惡鬼模樣向著我們就撲了過來。

一身禮服的霖玲一腳踢開我,隨後她伸出五指,手指猛長出六七釐米長的黑指甲,向著撲過來的另一個霖玲插了過去。身穿禮服的霖玲一掌就將之前的霖玲打飛了出去,霖玲身子撞在書櫃上,剛跌下來還沒站穩,又向著她沖過去。

一身禮服的霖玲手臂縈繞著黑氣,每打出去的一掌都帶著強大的鬼氣,引來一陣陰風。先前的霖玲只有招架的力氣,但也不放過任何一個進攻的機會。

兩個人的鬼氣在房間裡蔓延,鬼氣侵蝕空氣,強大的氣壓讓屋子裡擺放的傢俱不住的抖動。我呼吸有些困難,如果不是我之前吸了霖玲那麼多鬼氣,讓身體已習慣,那現在我肯定已經窒息死掉了。

可眼下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兩個霖玲,一模一樣,到底哪個是真的?

兩人越打越凶,隨後後來的霖玲一掌打出去,先前的霖玲躲開,掌風打在了書櫃上,書櫃本來就搖搖晃晃的,受到這一擊,再也立不住了。啪的一聲櫃腳就斷了,整個書櫃就向我砸了過來。

先前的霖玲看到砸下來的書櫃,想也沒想就向我撲了過來,禮服的霖玲緊隨其後。

我以為後過來的霖玲也是來救我的,嘴角剛剛揚起喜悅的笑。然而下一秒,笑容就僵住了。

之前的跳躍站在我身前。用後背扛住了倒下來的書櫃。而後來的霖玲站在她面前,尖銳的指甲插進了她的胸膛,在她前胸上挖出了一個血窟窿。

我身前的霖玲瞧見我安然無恙。嘴角艱難的扯出一個微笑,那一抹笑就像她躺在醫院裡時的一樣。我仿佛看到了她將灰飛煙滅的樣子。我站起身。沖著後來的霖玲打了過去。

但我擊打造成不了任何傷害,我只能用身體護住霖玲。對視著後來的霖玲說道,“要殺她。你就先殺了我吧!”

面對我堅決的眼神,後來的霖玲顯然沒想到我竟這樣護著她。她眼神複雜的看著我,憤恨,陰毒。傷心,失望。每一種神情都像是在我心裡割上一刀。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錯了?

我正在納悶的時候,房門砰的一聲就被踹開了。周先生沖了進來,他肯定是感覺有人闖入的氣息才沖過來的。但時間也耽誤太久了,也不知他被什麼事情絆住。

周先生身上的氣場強大,剛進房間後來的霖玲就察覺到了。她瞬間移身到我們身後,一把扼住霖玲的咽喉,“放我們走。”

周先生看到兩個霖玲,而且其中一個已經傷成了那樣,眼底怒氣燃燒,冷哼了一聲,“做夢!”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股陽剛正氣從他體內迸發而出,就連我這個活人都覺得熱度太高要融化了,別說霖玲了。瞬間霖玲的神情頓時凝重下來,她只從周先生身上的氣場覺察到這個中年人很厲害,似乎不曾想到厲害到這等地步。周先生現在雙手還背在身後,若是一出手,怕她立刻就會被打的魂飛魄散。

拉過我,扼著霖玲的手又用力了些,先前的霖玲胸口的血窟窿,黑血潺潺不斷的向外湧,身體就像一塊破抹布似的被她提著,看先前的霖玲的樣子應該是失去知覺了。

“放我們走!”

周先生不敢讓霖玲出意外,只能選擇速戰速決。他的手剛拿到前面,想一招將後進來的霖玲打倒的時候,空中突然飄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豆師叔,好久不見。”

聲音冰冷,言語間透著絲絲寒氣。

周先生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

表情凝重,提防的看著四周。

“看來豆師叔還沒忘了我,要想動手的話,晚輩不介意陪師叔玩玩。”

“晴天!你竟然沒死!”周先生目光射向後進來的霖玲,“你們一夥的?”

“多餘的話我不想說,請前輩放人。”

周先生冷哼一聲,“你覺得我會怕你?”來到了我的地盤,就誰都別想走!

叫晴天的男人冷笑了兩聲,“奉勸師叔為你這寶貝孫女多想想。”

霖玲此刻已經失去意識,鬼氣渙散,她本就虛弱,再拖下去怕是周先生也都無力回天了。

周先生暗籲一口長氣,氣呼呼喝了一聲,“滾!”

周先生放行了,隨後後進來的霖玲也鬆開先前的霖玲,拖著我就沖了出去。沒有我估計這個霖玲可以直接穿牆,但帶上我就不行了,必須乘坐電梯上去。上去之後我才發現,在停車場的空地上擺著一個陣法。黑狗血在地上畫出五芒星,五芒星的五個角分別用黑狗頭和四隻狗爪鎮守,中間置一鼎香爐。

我上去的時候,一個男人剛將陣中的其他東西放入雙肩包裡,男人穿了一身黑色西裝,頭髮梳理的一絲不亂,瞧見霖玲拖著我上來,男人抬起眼皮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冰冷如刀。

我嚇得吞了吞口水,猛然想起郝哲還在下麵。

“郝哲還在下麵。”霖玲失去意識了,想幫忙求情都不行了,現在只能求眼前這個霖玲去救人。

霖玲將我放在地上,剛轉身,就聽男人低吼一聲,“你再下去試試,我絕不出手幫你!”

面對溫怒的男人,霖玲瞅都沒瞅他,身形化作一縷黑煙就鑽入了地下。

“MD!”估計男人沒罵過人,憋了半天憋出這樣的一句話。

我瞥了男人一眼,卻正對上男人射過來的陰狠目光,我嚇得忙向後退了退,生怕他趁這個穿著禮服的霖玲不在,氣撒我身上,沖上來把我撕了。

霖玲又下去了,他嘴上說不管,但還是從雙肩包裡向外拿法器。剛才與周先生對話的男人應該就是他,這麼強的一個人幫霖玲,估計也沒什麼問題了,我心瞬間就放下了。

他這邊剛要做法,霖玲一縷鬼煙又飄了上來。他手裡抓著小男孩,看到我後,將男孩扔到我懷裡,半空中小男孩化成了一條小黑狗。我剛要問他郝哲的情況,電梯就升上來了。

郝哲罵罵咧咧的聲音從電梯裡傳出來,“老子要是絕了後,絕不放過那死周先生!”

原來周先生當時竟然打的是二狗子的那個地方,我頓時一陣惡寒,幸虧我對周先生有用,不然我也夠嗆了。

霖玲再下去的時候,周先生撤去了所有的鬼,估計是給她孫女霖玲治療去了。郝哲掙脫開繩子都逃到電梯口了,見到霖玲後,二狗子直接把小孩丟給了他。

就這麼郝哲一拐一瘸的從電梯裡走出來,他臉上帶著傷,應該是後來又被打了。

“郝哲……”我見他活著走出來,瞬間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都怪我,都怪我,居然這麼晚才察覺周先生有問題。

“別廢話了!還有叫我全名,陸郝哲”他大吼一聲。

我忙點頭,記下了,你這次為我冒了生命危險,就算讓我以後叫你什麼都行。

我和陸郝哲是重傷沒有,小傷一堆,最後決定先去醫院再商量之後的事情。

叫晴天的男人有車,一路載著我們,臉拉的跟驢臉似的。一身禮服的霖玲不知道是不是還在介意我和先前霖玲的事情,一路沉悶著不說話。我心裡敲鼓一樣,想問的話太多,但看到她一張陰沉的臉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過了一會,我才輕輕問道,“霖玲,是你嗎?”

但霖玲並沒有回答,只是自顧的看著窗外,看著她的神情,我瞬間愣住了,這幅模樣,和那紫發女孩一模一樣。

難不成,她也叫霖玲?

車裡,就只有陸郝哲這個二貨一直在不停的說話。晴天最後煩了,車開到一半,路邊一停,一腳把他踹下了車。

還說什麼他自己可以找到醫院之類的話。

我在一旁看著也不敢說話,主要是看到晴天那張死人臉太嚇人了。

到了醫院,一身禮服的霖玲把我安排到一個單間,醫生開了藥,她也不讓護士給我上藥,而是自己拿過藥瓶,就把護士趕了出去。

霖玲這會一路黑著臉實在可怕,小孩化成一隻黑狗,乖巧的躺在床上,想裝乖逃過一劫,但還是被霖玲提起來丟到了窗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