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17章結親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28


“怎麼了?”難道真的是小男孩出事了?小男孩是郎飛留給我的,說到底郎飛也是因為把陽氣給了我,提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對我是有恩的,小男孩我必須照顧好。

“陰差出事了!”陸偉才聲音焦急,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出了停屍房,眼前所見景象猶如地獄一般,我胃裡一陣翻江倒海,扶著陸偉才的肩膀就吐了。

只見小男孩化成了黑狗的樣子,全身黑毛乍起,呲牙咧嘴的對著它跟前的一群鬼,隨時會撲上去的樣子。而方才看到的陰差此時已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紙糊的衣裳被撕的到處都是,鐵鍊斷在一側,一群新收的魂變成了厲鬼的模樣,正趴在陰差身上,撕其皮肉吃。

陰差還沒死,疼得渾身抽搐,內臟都被其他鬼扯出來了,黑血染了一大片。

我一下子把膽汁都要吐出來了,又噁心又恐怖。

“狗通靈,新死的人見了狗都會屍變,更何況是一群鬼見了黑狗,這下我們闖大禍了。”陸偉才聲音緊張,面對這一群厲鬼,他也沒有勝算。

我躲在陸偉才身後問他該怎麼辦。

“陰差死了,在地府是大事。這裡又出了這麼多厲鬼,黑白無常應該很快就到了。”

“我們呢?”

陸偉才看白癡似的看我一眼,“我們當然是跑了!”

說完這句話,陸偉才拉起我,抱起小男孩,在小腿貼了一張黃符,逃的是腳下生風。

陰差都是在陰間當差了幾百年的,身上陰氣重,他的肉對厲鬼是修行的大補品。厲鬼們只顧著享用面前的饕餮盛宴,無暇顧及逃命的我們。

逃回病房,卻見夏越已經在病房裡了。瞧見陸偉才拉著我,夏越的眸光冷了幾分。

陸偉才趕忙鬆開手,神色緊張的嘟囔著,我拉著你還吃醋啊,但是看到夏越的目光後,頓時停止了抱怨,說道,“收拾東西,我們要連夜走,這裡不能待了。”

夏越唇角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看著跑出去的陸偉才,眼神閃爍光澤。

我倒沒什麼好收拾的,換了衣服,看著心情大好的夏越,問,“你今天心情很好?”

夏越走過來,踮起腳,冰冷柔軟的唇在我嘴上點了一下,唇角蕩起淺笑,“有只討厭的蒼蠅,終於可以趕走了。”

我不明白夏越在說什麼,還想再問的時候。陸偉才收拾好東西過來了,“趕緊走,一會兒黑白無常來了!”

“幹嘛那麼怕黑白無常,黑白無常是來抓厲鬼的又不是來抓你的!”

陸偉才臉色變了變,“我是擔心夏越這個鬼有危險。”

夏越輕笑一下,卻也沒有反駁。夏越是鬼,黑白無常是陰差,的確不能見面。跟著陸偉才翻牆而出,連出院手續都省了。

剛跑出來我就想起停屍房裡的法陣,“你的法器還在停屍房呢?”

陸偉才神情沉了一下,稍後嬉皮笑臉的一樂,“香爐蠟燭銅鏡,去批發市場一買一堆。”

梅嶺離我們所在的地方並不算遠,走高速四個小時就到了。我去租車,陸偉才和夏越在一旁低聲說著什麼,等我租到車過來,陸偉才突然說有事要走。

我懷疑的看了夏越一眼,夏越一臉的淡然,毫無做賊心虛的意思。我猛然想起她在病房說的蒼蠅,感情是陸偉才!

陸偉才卻好像很著急的樣子。說別的地方有個大生意,他現在要趕快過去,去梅嶺。有夏越陪著我,他也放心。

見他真的是有重要事情的樣子。我也不能強留他。陸偉才獨自打車去火車站。上車的時候,他突然走過來,低聲對我說了句。“保重。”

但同時他的手輕輕的在我掌心劃了兩個字。

“小心”

沉重的氣氛直接把我搞懵了!。

空中突然襲來一股寒風。我跟陸偉才都打了個寒戰。

轉回頭,看到夏越坐在車裡正用清冷的目光看著我跟陸偉才。

我心頭一抖。趕忙鑽進了車裡,跟陸偉才擺手。

夏越坐直了身子,目視著前方。淡淡的道,“走吧。”

到地方的時候淩晨四點半。我們下車的地方是個農村,路都是土路,因為天還早,兩旁的人家大門都緊閉著,街上更是一個人都沒有。小男孩知道路,帶著我們穿過村子。村子後面是一座小山,小男孩說翻過山就到了。

我們一路疾走,不到半個小時就越過了小山。山坳裡零星有幾座毛坯房,白霧彌漫。我看了一眼手機,五點十三分,天還黑著,這裡晨霧起得也太早了。

夏越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眉頭微微蹙起,“這裡陰氣重,跟著我。”

毛坯房破落不堪,連窗子和門子

都沒有,屋裡的傢俱翻到在地上,落滿了灰塵,根本是沒人住的樣子。連續走了幾家都是這樣的情況。我不免心底生疑,郎飛是真心收我為徒,還是為了讓我那素未蒙面的師兄得到鎖魂網,把我騙來這裡的!

“你師兄真的住這?”

小男孩認真的點頭,“她就住後面。”

她?是女的?

我懵了,師兄不是男的嗎?

小男孩話音剛落,一條白影子從屋後猛地竄出來。

夏越把我往後一拉,帶著我向旁邊移開一大步,與白影子拉開一段距離。

白影子輕飄飄的落在地上,是個女人,不,是個女鬼。她穿著白色紗衣,皮膚青灰,頭髮垂直的披在身後,臉上青筋跟盤踞的老樹根似的,看上去很滲人。

“你們是誰?”女鬼問完這句話,突然看到了小男孩,神色一震,“小黑子,你怎麼來了?爺爺呢?”

我擦!爺爺?這個師兄是女的,而且還是個女鬼?我果然被郎飛騙了!

“你是他師兄?”

夏越眉目裡透露著陰冷的光芒,散發出的鬼氣讓女鬼向後退了幾步。

許是感覺到了威脅,房子後面唰唰唰又出來幾條白影子,有男有女都落在女鬼身旁。

我緊張的抓住夏越的手。夏越察覺到了,沒回頭的說道,沒事。

小男孩聽到有人問郎飛,小臉一耷拉就哭了,“主人死了,死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

他哭的很傷心,後面的話斷斷續續的,伸著小手指著我。

我知道他是想介紹我,可他媽不是這樣介紹的。那些鬼看我的眼神瞬間就不對了,怨恨陰毒,摩拳擦掌的就想上來生撕了我。

我嚇得吞了吞口水,趕忙解釋,“我沒殺郎飛,郎飛是……”

“郎飛也是你叫的!”屋後又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聲音清脆帶著怒氣。

鬼們聽到女孩的聲音,一個個都自覺的讓開路。女孩幾個身影閃動就到了我身前。

女孩穿了白色羽絨服,烏黑的頭髮在腦袋上盤出一個髮髻,上面插一根玉簪子,打扮的跟個道姑似的。年紀二十六七,皮膚白皙,因與鬼相處較多,身上陽氣不足,臉色有些蒼白。五官清秀,大眼睛含著怒氣瞪著我。

“清淺姐。”小男孩一下子撲到女孩懷裡,大哭起來。

“是他殺了爺爺?”這個叫清淺的目露凶光,雙手已做好結法印的準備。

我又向夏越身後靠了靠,這要是解釋不通,只能先打一架了。

“不,不是,”小男孩終於意識到大家對我的誤會了,“他是我的新主人,主人收的關門弟子。她體內有鎖魂網,主人讓清淺姐幫忙取出來。”

聽完這番話,這個叫清淺的女人神色放鬆下來,她上下打量我一番,“那個小瓶子被偷走,原來是用到你身上了。你的身體竟然能承受鎖魂網的陽氣,來來,讓我研究研究。”

隨後她看著我就像看著什麼新奇的玩意兒,一雙眼睛就跟餓狼見了羊一樣。我覺得我要到這個女人的手上,她肯定能把我解剖了。

夏越把我護在身後,冷眼看著她問道,“鎖魂網能取出來麼?”

郞琪這時才注意到夏越,一雙眼睛精光更盛,欣喜的撲上來,想拉夏越的手,卻被夏越躲開了。

郞琪也不覺得尷尬,興奮的說,“好強大的鬼氣,你修煉多少年了?不對,你魂魄不穩,受過傷?”

夏越眉頭微微一蹙,顯然不喜歡別人研究她的身體。

最先出來的女鬼,大家都稱呼她文姐。她跟我講了清淺的事情,我才發現,清淺其實極其單純。郎飛為了保護她,從小把她扔到這個山村裡,跟鬼一起長大。郎飛對這些鬼有恩,這些鬼這麼多年照顧清淺,就跟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清淺很少接觸過外面的世界,跟人在一起的時間還沒跟鬼在一起的時候多。

我跟她講了我的來意,清淺嘴角的笑一下子就凝住了,低著腦袋,沉思了半晌,“這個我也沒辦法,都和你身體融在一起了,這世上估計沒人能把鎖魂網和你分開。”

聽到分不開,我失落的看了一眼夏越,夏越神情依舊,冰冷的一張臉,沒有欣喜也沒有失落。

郞琪又想了想,說,“如果你真的什麼都不怕,也不是沒辦法。”

“什麼辦法?”

我又重新燃起希望,可清淺還沒說,就被夏越拒絕了。

“不用了。危險的事情,我不會讓他去做的。”

夏越像是知道一般,直接拒絕了。

清淺眼睛瞪成圓形,像是對夏越突然打斷她的話感到生氣。轉而,大眼睛裡顯露一絲驚奇,“你倆冥婚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