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19章 重逢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6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28


我也是提前打好招呼,萬一有一天蘇木想殺我,陸偉才又打不過他,多一個青淺幫忙也是好的。

聽到蘇木的名字,陸偉才表情頓時就尷尬了,剛吹噓了自己多麼多麼牛逼,這一下子承認別人厲害,確實挺丟人的。

“蘇木厲害。”我替他回答了。

“那我們去找蘇木!”青淺拉起我的手,“我出來就是為了跟高手比試比試,如果我修行不到,那我再回山裡去。”

我問陸偉才要不要一起去,陸偉才直搖頭,說這輩子都不想見蘇木,也不知是不是在國都見過面,留下了更加不好的印象。小男孩和文姐一路沒吃香,只能先跟陸偉才回大酒店。

與青淺分開,文姐這叫一個不放心,最後還是我再三保證,文姐才放青淺跟我一起走。我心說青淺一定不能出事,否則文姐非得生撕了我不可!

打了輛車順著名片的地址就找過去。

司機一看地址,臉上表情立馬嚴肅起來,一路上連話都不敢跟我們多說,我問起什麼來,回答也是畢恭畢敬的。

青淺大眼睛看著我,“你是很有權勢的人嗎?”

最大的官見過個局長,算有權勢的人嗎?

我猛然想起來,仙姑說過,蘇無意涉政,官位好像還不小。蘇木是蘇無意的兒子,難道在國都也是個大官?

我沒胡思亂想太久,司機就把我們送到了地,看著眼前的建築,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肯定是個大官,門外都有武警站崗,是真的拿槍的那種。武警身高有一米八多,一身黑色特警服,身體挺拔硬朗,五官立體帥氣,面無表情守在崗哨上。

我壯著膽子向前走了幾步,武警一道嚴厲的目光射過來,嚇得我又退了回來。

“你怎麼這麼慫啊,不就是國卿後苑嗎,一個社區而已,瞧我的!”

青淺是不知者無畏,國卿後苑是國都大領導們共同居住的社區,最大的是總統,最小的也是軍需處處長。看武警手裡端的那把槍,肯定是上了子彈的。

我趕忙去拉青淺,但沒拉住。她已經走到了武警跟前了。

“我們要進去找人。”

武警斜了青淺一眼,“請出示證件。”

“身份證嗎?”青淺還真拿出來了。

我看到武警眉頭一跳,一副你逗我呢的表情,馬上就要發火了。我忙上去,拿出蘇木給我的名片,當時他說拿這個就可以找他,過個門崗應該沒問題吧。

武警看了名片,對我們的態度立馬恭敬起來。通過對講又叫來一個警衛,把我們帶了進去。

國卿後苑裡面都是獨棟的別墅,有自家的小院,每一戶和每一戶也都不挨著,說是社區,其實跟個度假村差不多。社區中央是一棟最大的別墅,通體白色,雕刻也是極其講究,應該是總統的房子。

警衛帶我們來到一戶別墅前就離開了。我看著他匆匆離開的樣子,好像怕極了這家似的。門口的石牌上寫著軍事大臣蘇木。我頭嗡的一下,腿都軟了,軍事大臣,掌握國家軍隊的。蘇木竟然是這麼大的官!

我有了開溜的念頭,但還沒開口,青淺就開始叫門了。她不知道門鈴,所幸跑到大門前一頓狂敲,木門被敲的哐哐作響。

好半天,門才打開。

蘇木披著黑色的睡袍靠在木門上,陰狠憤怒的目光,恨不能將我當場淩遲了。

我心裡委屈啊!又不是我敲得門!

我都開始想要逃命了,只是不知還來不來得及。

青淺站在門前,她的頭頂剛剛到蘇木的下巴,平視的目光正好看到蘇木赤.裸的前胸。青淺連活人都很少見,別說赤.裸著上身的帥哥了,她的小臉一下就紅了,害羞的低下頭,扭扭捏捏的一副小媳婦樣。

這是要淪陷啊,說好的幫我教訓蘇木呢!女人就是這樣不靠譜!

我後悔沒硬拉著陸偉才一起來。

蘇木垂眼掃了青淺一眼,又看向我,冰冷問,“鎖魂網取出來了?”

“沒。”

“不送!”

說完,蘇木就要關門。

“等一下,讓我見見夏越。”

“呵,做夢!”

蘇木扯了一下嘴角,剛想關門,青淺一個狗腰從蘇木腋下鑽了過去。

“你!”蘇木氣得額上青筋都暴起來了。顯然沒見過這樣大膽的人,至少在他面前沒有出現過這樣膽大妄為的人。

趁著他愣的間隙,我也鑽了進去。

房間佈置的很簡單。木質傢俱真皮沙發,甚至都沒遼城王局家佈置的奢華,不過這卻很符合蘇木的性子。簡單而實用。

蘇木狠狠握了握拳,重重的把門摔上。一臉怒氣的看著我倆。

蘇木的惡

劣態度已經讓青淺從對帥哥的幻想中醒過來了。青淺從沙發上站起來。昂著頭與蘇木對峙,但因為個子的原因。總覺得她的氣勢低了一頭。

她四下看了一下,乾脆站在了沙發上。

“在我沒發火之前。趕緊走!”蘇木看到青淺站在了沙發上,臉色更陰了,眼神中的怒火噴出來都能將人燒焦了。

青淺對我揚揚下巴,“你去樓上看看。你那小女友有沒有在二樓,這裡交給我了。”

蘇木身份特殊。我篤定他不敢在這裡對我們動手,更何況我對他還有用。

我對青淺豎了豎大拇指,威武霸氣!轉身就蹬蹬蹬上樓了。

蘇木見我竟真敢往樓上跑。口中誦念法咒,想用咒法把我抓下來。

青淺跳到蘇木面前。伸手捂住他的嘴,甜甜一笑,“想打架嗎?我是茅山弟子,不介意與道兄在此切磋一下!”

蘇木怒視著青淺,氣得握緊了拳頭。以他現在的身份處境,絕不可以再出現任何把柄被人抓住,若是在此鬥法,他可以保證動靜小到不被人發現,但眼前這個瘋丫頭卻一定會把事情鬧大。

顧全大局,蘇木抬手將青淺的手打開,長籲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不至於被眼前這個瘋丫頭氣死。

我上了二樓之後,順著房間一個個找過去,在最裡側的一個房間裡,我察覺到了難以壓制的煞氣。

夏越!

我欣喜的打開.房門,房間裡漆黑一片,我伸手想去開燈,卻被一雙大手拉住了。

“你來啦”

夏越在我耳畔吐出粗氣,他把我困在他的懷裡,唇瘋狂的落下來。

我反手抱住她。手摸過的地方,是一張一張貼在夏越身上的紙。

我一愣,伸手又想開燈,我要看清她究竟怎麼了。

手剛伸出來,就被他拉了回去。她卻扣住我的手腕,把我按在牆上。

靈巧的舌撬開我的嘴,溫熱的蘭香氣味噴入我的口腔。

我一下子就傻了。

熱的?

這不是夏越!

我用力反抗,她沒想到我會突然掙扎,手讓我掙脫出來了一隻,我趕忙打開屋裡的燈。

夏越的身上貼滿了黃色的符咒,一層黑氣從她體內不斷的向外溢出,那些符咒應該就是蘇木幫她做的。她身體溫熱。

夏越嘴角帶著魅笑,拉過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這是真的我,喜歡麼?”

喜歡麼!

我剛想說,但夏越卻壓在了我身上。

“以前都是魂魄相交,這一次之後,我就是你的了。”

我心底泛起一絲歡喜,疼痛好像都減少了。然而甜蜜沒多久,就聽夏越聲音冷下來。

“記住了,別讓別的臭女人再碰你。哪裡都不可以!”

這麼濃情蜜意的兩人世界,就不能不提那個夏越嗎!還有,多久的事了,怎麼還在吃醋!

我伸手環住夏越的脖子,在她臉上啄了一口,想說些情侶間肉麻的話,但夏越卻突兀的主動,唇印覆蓋了過來,小手不安分的遊走,朝著我身上摸來。

砰!

門砰的一聲就被從外面踹開了。

第二次了!要是多幾次這樣的經歷,我真怕我心裡落下陰影。

一個嬌小的人影站在走廊裡,看到床上這樣香豔的一幕,青淺的小臉瞬間就紅到了脖子根,整個人都傻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和夏越,鼻血流了下來。

“蘇木!”夏越大吼一聲,似是不滿蘇木沒有看好青淺。

一陣陰風砰的一聲把門碰上。我推開夏越,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之後出門,發現青淺還是那個姿勢站在那裡。

剛剛所見對她衝擊似乎太大了,罪惡感油然而生。青淺雖然二十多歲了,但在男女之事上,單純的就跟個孩子一樣。

蘇木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換上了黑色西裝,身材高挑,身姿挺拔,也許是因為知道他是軍事大臣的關係,總覺得他身上透著一股軍人獨有的氣質,肅殺且果敢。

“我看到……”想到剛才所見的香豔場面,青淺鼻血又下來了。

我又羞又氣,把她拉到一邊,“你怎麼不找個房間睡覺,跑來幹嘛?”

“我想到怎麼救你物件了,怕自己忘了,就趕過來找你。”

蘇木聽了青淺的身份又聽青淺說有辦法救夏越,忙問道,“什麼法子?”

青淺沒有著急回答,而是繞著夏越走了一圈。夏越披著睡袍,裸露在外的部分都貼著黃色符咒,黑氣還是一絲一縷的向外冒著。

青淺是法癡,瞧見千年僵屍的身體,眼冒精光,“我就說你靈體異常強大,原來是千年僵屍啊,但是你為什麼沒有鬼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