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0章別墅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7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我猛地想起陸偉才姥姥也提過鬼心,那時忘了問,“什麼是鬼心?”

“鬼心就跟人的心臟似的,只有修為強大的鬼才有鬼心。有了鬼心的鬼就連陰兵鬼將都不怕,陰差更不能隨意來勾魂。她可以長留陽間,不受陰間束縛。”

青淺說著,又把目光投向夏越,像研究什麼物件一般,“你都千年修行了,鬼心早已形成。怎麼會沒了?”

青淺自顧自的說,完全沒注意夏越臉越來越陰。

我把青淺拉到一邊,“鬼心很重要嗎?”

“廢話!沒了鬼心,千年肉.體不僅無法見到陽光,而且所帶的煞氣還會讓三魂七魄無法承受,要麼發狂變成失去心性的厲鬼,要麼被黑白無常勾走魂,靈魂永墜地府。”

這應該就是為什麼,夏越都醒了,去找我的時候卻是魂魄狀態。沒了鬼心,她的真身見不了陽光,根本出不去這個屋子。

聽青淺說完,我心都揪一塊了,“你不是有法子救她嗎?快說!”

“複生這個比較難。但只要有了鬼心,她就可以留在陽世了。她的鬼心既然沒了,那就去抓一隻更加強大的鬼的鬼心!下地府,去抓鬼!”我發現青淺跟陸偉才挺像的,說起這樣瘋狂的事情,兩眼發光比見到錢都興奮。

聽了青淺的話,蘇木冷哼了一聲,似是對剛剛自己竟然信了青淺而感到生氣。

“你不信我?”

蘇木沒有回答青淺的話,而是上下打量著我,像是第一次見到我一樣,隨後冷笑一下,“被我煉成厲鬼下去,這個法子倒還可行。”

蘇木目光閃過一絲殺氣,夏越把我拉到他身後,低聲罵道,“蘇木,你敢!”

蘇木看著我的目光陰冷,擺明就是敢這麼做的。以前他沒想要我死,所以這個方法他知道卻從未向這邊想過,但現在情況不同了,鎖魂網取不出來,要救夏越就只有下地府這一條路,蘇木遲早都會要我下的。他故意當著夏越的面說要將我煉成厲鬼,也不過想提醒我,他想殺我隨時可以。

我心裡對蘇木的厭惡感頓時更深了,蘇木不僅陰狠而且歹毒!

“幹嘛一定要死,活著也行。你我修行加在一起,打開鬼門關也不是不可能的,再加上陸偉才引魂,就算抓不到鬼,還能去地府轉一圈。”青淺說的去陰間就跟去旅遊似的,好像我多愛去一樣。

我額頭滑下三根黑線,但對青淺的主意,我卻有些動心了。至少青淺在這裡能保證我活著回來,總比有一天蘇木忍不住了對我下手,把我煉成厲鬼強。

夏越復活之後,就不需要結冥婚的我了,所以只要準備齊全之後,蘇木肯定會對我動手的!

我說剛說出口,夏越就開口拒絕了,“不行!”

她態度堅決,語氣強硬,有一種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不容任何人質疑。

夏越的態度似在蘇木的意料之中,蘇木整理了一下西裝外套,什麼都沒說轉身下樓了。青淺見大家都不接受她的主意,生氣的哼了一聲,鑽進隔壁的一間屋子,關上門睡覺去了。

我被夏越重新帶進房間,已沒了心情繼續方才的溫情。她輕輕的從背後抱我在懷裡,頭抵在我的背上。

我心緒亂成一團,又想讓她複生,又怕她複生之後,再也不需要我,我也就失去價值了……

陸偉才說過。人死後,沒有執念的魂魄會進地府,判官判善惡之後。或下地獄,或輪回轉世。只有有執念的魂魄才會變成鬼。怨氣弱的。畏懼陽光害怕人氣,在了卻心願後會化成普通魂魄進去地府。而怨氣深的。則不怕陽光不怕人氣,甚至還可以現行於人前。傷害人的性命。這些怨氣深的鬼便是厲鬼。

按照陸偉才說法,夏越無疑就是厲鬼了。可讓一隻鬼在陽世一千年,心底究竟有什麼樣的執念。

我問夏越為什麼要留在陽世。

夏越停頓了一下,才聲音平靜的回我。“太久的事情了,我忘了。”

夏越太能偽裝自己的情緒。讓我分不清她是真的忘了還是不想告訴我。但我總覺得,後者居多。我心裡有些不爽,又問。“那你跟蘇木什麼關係?”

蘇木是軍事大臣,他是一隻千年僵屍。怎麼看也沒理由為了復活他,蘇木甘願去犧牲自己。

“他是我的僕人。”

夏越的話一下子就驚到我了。我轉過身看她,正對上夏越那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我的話似是引起了她的回憶,只是那回憶太久遠了,讓他也有著幾分恍惚。

夏越平整的眉蹙起,“夏家是京城

有名的風水師本家,蘇家是其中的一個分支。”

“風水師?那你也會法術?”越瞭解夏越就越覺得她身上的秘密不可思議。

夏越微微頷首,“但我終究是鬼,太強的法術我碰不到。”

我去,怪不得她看陸偉才做法時候,眼底總有那麼絲不屑,原來人家是祖師爺啊!轉念又覺得夏越十分小氣,會那麼多卻都藏著,一點也沒教我!

見我一臉的不高興,夏越饒有興致的打量著我,直把我看的心裡發毛,她才說,“學法術,要看天賦的。”

換著法說我笨唄!

不過笨就笨了,有個這麼強大的女人,老子甘願當小白臉了。想著我也是釋然了,抱著夏越的腰的同時,想著趁著今天她心情不錯,把心裡的疑問都問了。

我問十句,她能回答我一句。斷斷續續的,不過也讓我整理出了一個大概。

夏家是風水世家,千年前遭了變故,整個家族的人一夜之間全死光了。夏越與蘇家當時的當家人用禁術簽訂了契約,蘇家要世世代代保夏越真身不滅,靈魂不死。而夏越保蘇家世世代代高官厚祿,永享富貴。

至於夏越的鬼心去哪了,蘇賀兩家的關係,還有為什麼我們發現她的身體時,是在那輛車上,她當時一頭紫發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我最感興趣的,他都閉口不言。

問著問著,我就睡著了。

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夏越已經站在窗前,明媚陽光照進來,給她渡了一層金色的光影。

我嚇壞了,從床上跳起來就跑向她,可腳剛落地,眼前猛地一黑,雙腿發軟,身子向前栽了下去。

夏越一把把我拉住,柔軟的唇輕輕摩挲著我的脖頸,“不用擔心,小純,沒事的。”

我渾身發軟,就跟大病了一場似的。但卻無暇顧及自己,心裡想的都是夏越的安危。蘇木是不會拿夏越開玩笑的,難道夏越不怕陽光了?還是他故意瞞著蘇木……

見我奇怪,她的唇在我臉上輕輕點了一下,“雙修。”

我臉忽的抬起來,有些不大明白的看著夏越,她的氣色比昨晚好了許多,身上也不再向外散發不穩定的黑氣。

我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只要雙修就好了,你也可以留在陽世。”

聽我說完,夏越表情頓了一下,稍後嘴角揚起一絲壞笑,把我壁咚在大大的落地窗上,“再來一次?”

不得不說,夏越現在這幅模樣真的是又可愛又迷人。

“雙修會吸食你的陽氣,待你養好了身體,想要多久,我都滿足你!”

聽夏越這麼說,好像我多饑渴似的。

躺在床上,我待了一會就有些受不了誘惑了,開始往她身上蹭。

夏越嘴角的笑綻開,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

“雙修只能治標,幫我保持形態,卻治不了根本。而且雙修吸食你的陽氣,會縮短你壽命的。等你養好了身體,我再滿足你!”

說完之後夏越就出了門。

這就是傳說中的欲擒故縱吧!我有些不願意的呆了一會,才悻悻的起身穿衣服。

青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瞧見我和夏越一起下樓,她的臉一下子又紅了,低下頭不敢看我們。

蘇木已經出門了。我怕陸偉才擔心我們,跑這裡鬧出什麼事情來,便告訴夏越之後再來看他,順道告訴蘇木,不用費心的想讓我死了,我有了辦法把夏越留在自己身邊。

想到這,我臉又開始發燒,走時連夏越都沒敢多看幾眼。

出了蘇木的別墅,撲面而來的寒氣讓青淺打了個哆嗦,從令人羞澀的回憶裡醒過來,她嘟起嘴,“蘇木把名片收走了。

我找了找,果然找不見名片了。應該是擔心我們會無緣無故像昨晚那樣打擾他,不給我們放行了。不過管他呢,我現在身邊有青淺還有陸偉才,知道夏越在這裡了,隨便使個小法術我也能進來。

昨夜進來的時候天色已晚,又有人帶路,根本就沒記住是怎麼走的。現在自己走出去,對我這個路癡來說太難了。

青淺見我帶著她繞過來繞過去的,懷疑的看著我,“你不會迷路了吧?”

呵呵……

我歉意的看向她。她一副你果然不靠譜的表情,轉身就向著最近的一家別墅走了過去。

“你去幹嘛?”

“問路啊。”

青淺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道這裡的人地位有多高,我可是明明白白的。我趕忙跟上去,走近了才看清,門口的石牌上寫著政治左輔官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