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1章問路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2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政治左輔和政治右輔是政治界的頭,軍事大臣是掌握國家軍隊的,他們的上邊就是總統了。在古代,這就是宰相級的人物啊。

我忙拉住青淺,跟這些人問路,我情願迷路而死。

我剛把青淺拉到一邊,別墅的門就開了,從裡面出來一個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我不認識。

但看著眉角眼梢,簡直跟夏越一般無二,難道這是夏越家?

只不過就不知道是哪個夏越了。

不到為啥,我總覺得這裡一定跟那個夏越有關。

中年男人臉色不大好,她身後還跟著一個女人,眼圈有些紅,和身旁的男人說著什麼。男人也一臉凝重。看他們的表情讓我想起了夏越的傷勢,豆叔說夏越七天就會灰飛煙滅,這都過了十幾天了,一直沒有他的消息,要是他還活著,不可能不來找我,他真的消失了?

心裡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七上八下的,有一種想沖出去確認夏越是不是還活著的衝動。

“你認識他們?”青淺見我臉色不對。

我只把夏越的事情告訴了青淺,還沒來得及說夏越。聽到我講完夏越的事情,青淺白眼一翻,“你是不是傻,聽你講的夏越……”

夏越的名字沒說出來,她的臉又紅了。香豔場景對她衝擊太大,怕是很長時間都忘不了。

看著青淺那副模樣,我真恨不得立刻給她找個男人,讓她發洩一下算了。

越想心越悶,我正惆悵著,一個迎面瘋跑過來的人跟我撞了個滿懷。

我一屁股跌在地上,兩眼都在冒金星。

“你這人怎麼走路的,走路不長眼啊!”青淺開口就罵,我生怕是哪位大官家的熊孩子,不敢得罪,趕忙去攔她。結果看清眼前這人的時候,我愣了下。

眼前的人是個胖道士。

他身穿著道服,帽子都跑丟了,胖臉煞白。腦門上全是冷汗,哆哆嗦嗦的。“鬼啊。真有鬼啊!”

廢話,我當然知道有鬼!

不過他這麼說也證明這貨肯定是個騙子。

我踹他一腳,“你不是能滅鬼嗎?走,帶我去看看。”

我可不是要多管閒事,我著急知道夏越的消息,鬼能在這裡鬧,應該多少也知道些夏越的事情。畢竟都是皇親國戚家的鬼。

胖道士聽到要回去,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這時候一群穿著西裝的男人追了過來。見到胖道士罵了一句,拎起來就要向回帶。

我趕忙跟上,“我能抓鬼。”

領頭的瞥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青淺,一臉的不屑。他們這些人雖然都是屬下。但都是皇城根底下長大的,見的人也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瞧見我們這等平民,眼裡全是鄙視。

青淺受不了這狗眼看人低的架勢,拿出一道黃符,用法咒貼在領頭的頭上。領頭的頓時身體一僵,就愣在原地了。

“學狗叫。”青淺命令說。

領頭的果真跪在地上,吐著舌頭,汪汪汪的叫了幾聲。

其他保鏢不知青淺用了什麼邪法,不敢沖上來。又見平日裡作威作福的老大如此滑稽,一個個想笑又不敢笑,硬憋著把臉憋的通紅。

領頭的臉色鐵青,估計是沒丟過這麼大的人,冷汗一層層的向外冒。

我見下馬威也差不多了,就讓青淺收手。青淺撕下黃符後,領頭的立馬從地上爬起來,恭敬的對著青淺說,“大仙,請跟我來。”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到了一戶別墅門前,我注意看了門牌,大將王軍鐵。大將是軍統的人,也就是歸蘇木管。我腦子裡快速捋了一遍人物關係。

進去之後才發現,這蘇木的手下可比蘇木會享受多了,大廳修飾奢華,梨花木的傢俱上面擺著一些古董玩物。在大廳中央,還擺了一個魚躍龍門陣,玉石雕刻的龍嘴裡含了一顆珠子,珠子材質非石非玉,倒有幾分看著像木頭。水不斷的從龍嘴裡吐出,滑過珠子落入青花瓷魚缸裡。

珠子被水沖刷的十分光潤,但整顆珠子從內到外透著幽綠的光。看到這些光,我就知道不好了,這跟在鬼門關看到的光差不多,這家肯定是招了鬼了。

大廳裡還坐著一位穿西裝的中年男人,軍人出身的關係,身上有種威嚴的氣質。他看到跟在後面的我和青淺,問,“這兩位是?”

領頭的過去,介紹了我們,還把剛剛他經歷的事情講了出來。

王軍鐵微微點頭,看向我們的目光睿智且鋒利.他一定猜到剛剛是我們給這些人下馬威。都說打狗還要看主人,我有些後悔衝動了。

“逸軒在樓上,帶他們上去。”王軍鐵

吩咐了一句,並未多和我們說話。

這並不算放過了我們,如果我們治好了王逸軒,自然能逃過這一劫,但如果治不好,估計下場會比胖道士還慘。

“等一下,”青淺大咧咧的往沙發裡一坐,看著王軍鐵竟開始講條件了,“我抓鬼價格可不低,還有,你這宅子的鬼不一般,我們還是先談好價錢,省得我動了手,你付不出錢。”

青淺說得輕鬆自然,我聽得心驚膽戰。王軍鐵是大將,隨便一揮手十幾杆槍就能對著我們把我們射成螞蜂窩。

王軍鐵幸好沒我想的那樣小肚雞腸,他聽完嘴角微微一揚,露出一個和氣的笑容,“你說說價,我看看能不能付得起。”

“我就要那顆珠子。”

青淺伸手指著龍嘴裡的龍珠。

王軍鐵愣了一下,稍後點頭,“可以。”

“算你識相,那顆珠子有問題,我收了對你也有好處。”青淺笑呵呵的伸手就要去取。

唰唰唰!

齊刷刷的十幾杆槍同時對準了我倆,子彈上膛。

我身子一下子就軟了,青淺扶住我,明媚的大眼睛帶了一絲怒氣看著王軍鐵。

我心裡那個苦啊,青淺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連槍桿子都不放在眼裡,這種情況了還敢生氣!

王軍鐵還是和善的樣子看著我們,“先不著急取,二位還是先上樓看看吧。”

話裡的意思很明白了,治好了王逸軒,我們下來取珠子,治不好王逸軒,我們下來吃槍子。

“你有幾成把握?”我還不想死,我緊張的拉著青淺。

青淺從布兜裡拿出一根金屬短棒子握在手裡,短棒子是銅質的,通體刻著梵文,兩頭都是尖的,中間是手握的地方。青淺見我不懂,給我解釋,“這是金剛杵,佛家的寶貝,我廢好大勁淘來的,一般邪祟碰上就會灰飛煙滅。”

說著話,她又拿出一張黃符,貼在自己腦門上,“這是神仙遮,能遮自身陽氣,不容易被鬼怪發現。”

我驚訝的看著她,真的假的?

弄完了這些,青淺像是做足了準備,抬腳就向二樓上。

我跟在她後面提醒她是不是也給我幾張符和法寶。

青淺特別認真的回答我,“你不用,你負責吸引鬼的注意力,有了寶貝防身,鬼就不敢靠近你了。”

我額上落下來三個黑線,頓時覺得,跟青淺在一起,還沒跟陸偉才在一起靠譜。幸好我沒去陰間,她和蘇木聯手,肯定能讓我死在下面!

二樓王逸軒的房間,門掩著,但遮擋不住的陰寒煞氣向外擴散,讓整條走廊都異常寒冷。地面結了一層薄薄的霜,與樓下溫度簡直就是一冬一夏。

青淺面容嚴肅起來,從口袋裡摸出一個青銅制的鈴鐺遞給我,“這只鬼有些修為,這個招魂鈴你拿著。鈴鐺不落在地上,鬼就靠近不了你,一定要拿好了。”

青淺是怕我被鬼附身,我小心翼翼的拿好鈴鐺,抱在懷裡。

到了房門開,青淺一腳踢開了房門。

房間裡,一個男人聽到聲音走了出來,他應該是剛剛洗了澡,身上只裹著一件浴巾,白皙的肌.膚裸露在外,身體略顯消瘦。髮絲還帶著水珠,劍眉微微蹙著。看到我們,上揚的桃花眼顯露疑惑。

我聽到青淺吞咽口水的聲音,心頭一跳。

糟了!

回頭看過去,果然!青淺鼻血都流下來了,身子一軟靠著門框就滑到了地上。

尼瑪,這是美男計啊!

我趕忙去扶青淺,她可不能倒下,她要是倒下了,我可怎麼辦!告訴這男的,我走錯房間了?

王逸軒居高臨下的看著我,一雙桃花眼閃著魅人心惑的光,他對著青淺勾勾手指,“你,過來。”

我心緒一蕩,下意識的一回頭,但瞬間,我的大腦轟的一聲。

隨後我的身子一軟,就暈了過去。

鈴鈴!

一陣招魂鈴突然的鈴聲,讓我清醒過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躺在了房間的大床上,而招魂鈴不知什麼時候摔在了地上,那聲響就是鈴鐺摔在地上發出來的。

王逸軒躺在我身側,他手指劃過我的臉頰,“陰陽的身子,吃了你,可對修為大有益處。”

我嚇得渾身哆嗦,因為我看他臉的後面隱藏著一張尖嘴紅眸的臉,是……是狐狸!

“你……你是妖妖妖……”我打著結巴。

王逸軒輕蔑一笑,“本尊可不是妖,本尊是七尾狐仙,這家人擾了本尊的清修,本尊無法煉成九尾,正為這事惱著,沒想到這家蠢貨竟給本尊送來了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